「這樣呀......貴國似乎以捉弄我們這些小國為樂。」祈龍爾簫苦笑著嘆了一口氣,「南邊的大國應該是塞那吧?」

「塞那是北邊......祈龍國主的地理似乎不太好?」司徒鏡雲汗言地說著,覺得自己好像快昏倒了,自己的主人最喜歡捉弄別人,而鄰國的王看起來也脫線脫線的,不禁在心中感嘆著人民好可憐呀......

爾簫苦笑著沒有回答,看著祈郁秋,「祈公子,我們其中一個人留在外面好了。」

「那麼我進去,你就留在這裡好了。」祈郁秋微笑著,「萬一中途暈倒就不太好了。」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