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隨後微笑著,將兔耳和兔尾收了回去。

此時擎瀅也理好了情緒,便開口對兩人道:「......我們走吧。」

「嗯。」夜澄點了點頭,三人便悄悄的走向後山的樹林裡,走到一半他們便發現有人跟在他們身後,從他們這邊跑了過來,一頭栽進了夜的懷裡。

仔細一看,那人不是外人,是鱗漓,只不過不曉得他來此處是要做什麼的?

「鱗漓你怎麼會在這?這裡很危險快點回去。」夜澄汗顏著,不過鱗漓卻搖了搖頭,「小舅舅要去哪,我也要去。」

「......戀舅舅情節?」乘風很小聲地說著。

站在他身旁的擎瀅當然是聽進耳裡,不禁笑道:「因為許久未見了吧?」

「是啊,小舅舅讓我跟好麼?」鱗漓微笑的說著,夜澄苦笑著,「那你待會要躲在我身後,不要亂跑。」

於是,夜澄一行人由三個兩隻增加成四個兩隻,繼續前進。

過了一會夜澄便帶著他們到山腰,也在那邊看到了承和晴鴛。

見他們來了,承天也不浪費時間,運用白虎的身體化為人身。

夜澄將手中的劍交給承天,當然那不是白虎劍,只是他平常帶在身上的劍而已。

而擎瀅則是抽出他平日便佩帶在腰際上的愛劍,做著預備動作。

夜澄抱著鱗漓讓他坐在樹上看著,免得刀劍無眼被傷到,而後才又躍了下來。

乘風站在夜澄斜前方,以免萬一兩人的攻擊不慎朝著夜澄這位皇帝去的時候,自己能先行將它擋下。

四周一片靜默,沒有人先行動手,兩個人都在審視著對方,良久,只見承天先行發動了攻擊,這一擊他就用了五成的內力,想試試對方的能耐。
見狀,擎瀅也沒有閃躲,同樣使用內力,以愛劍同承天手中的劍相撞擊。此舉讓雙劍發出了金屬碰撞的聲響,也冒出一點點的火花。

承天見狀,又多加了幾分力下去,他對自己相當有自信,絕對不可能會輸給這小子,所以出手也毫無保留。

面對著上一輩的天才,擎瀅雖不畏懼,然而無論力道、經驗等等,全部居於下風,陷入了危機當中。

「怎麼?這樣就沒力了?」承天變了個劍招繼續攻擊。

夜澄在一旁看的冷汗直流,微微的嘆了一口氣。擎沒贏沒關係,只要不要受傷就好了。

擎瀅輕咬著下唇,沒有做任何的回應。他側身閃過承天這次的攻擊,而後反手將劍擊向承天。

承天擋了下來,反身擊向擎的左肩,「不使出全力麼?」他看的出來擎還保留著一些實力,那些實力想必他也沒發覺。

已經冒汗的擎瀅,旋身閃過,翻到空中,而後從上而下地劈向承天。

承天一擊向上,劍與劍又再度碰撞,強大的勁力再度相撞,四周的風似乎也因為兩人而強烈的吹拂著。

力量較小的擎瀅,感覺手被震得有點麻,然而卻是將手中的劍握得更緊,並且對著承天的右肩擊了過去。

承天不閃也不躲,只是冷笑著,用劍背檔著,而後一躍躍到了他身後,一記側踢踢向擎的左腹。

見狀,擎瀅雙手往後一撐,低身閃了過去。下一刻,他以右腳掃向承天的腳,欲將他掃倒在地。

承天左手撐著地往上一躍,借力引起更大的衝勁擊向擎瀅。

夜澄汗顏著,想著該不該喊停了。

見狀,擎瀅連忙往旁邊一閃,而後雙手握劍,斬向承天。

承天見狀,腳踢了一下樹,而後躍上了另一顆樹,不過此時半個時辰的時間已經到了,他又變回了白虎。

擎瀅見狀,鬆了一口氣,卻也沒有力氣了,以手中的劍撐著身體,跪倒在地,急速地喘著氣。

夜澄走了過去,看看他問著,「擎還好麼?」問著又抬頭看向承,發現變回白虎的他似乎比人時還糟糕,只是因為逞強沒有表現出來。

「呼......呼......我沒......呼......」擎瀅喘著氣,對夜澄輕搖了頭,然而他的臉色相當蒼白,顯然狀況不佳。

而承天久未戰鬥,又是用別的身體,非常不習慣,所以才會有如此的狀況。

夜澄擔憂的看著擎,看他似乎很累,便撫著他的背,鍍了一些內力給他,讓他稍微緩和一下。而後從背後抱住他,讓他在懷中休息。

見狀,乘風躍上了樹,把鱗漓的眼睛摀起來,以免下面發生什麼不適合小孩子看的畫面。

晴鴛則是飄到了樹上,擔憂的看著承,『承臉色不太好,累麼?』

『還好......』承天淡淡地說著,撇開了臉。

只消一點點的時間,他就能將擎瀅給擊潰。

晴鴛將他的靈魂拖了出來,看著他,「不甘心麼?」

『......只要再一點點時間,那小子便玩完了。』承天冷冷地道。

『呵呵……不過他玩完的話小夜會難過的,你忍心麼?』晴鴛微笑的看著他。

『那又如何?這小子根本配不上夜澄!』承天回答著。

『你啊……』晴鴛有點無奈的搖頭,『總不能讓他去跟一個不喜歡的人在一起,例如那位戚公子。』
『......那人是龍,隱隱擁有著王者的氣息,天生就應該要居於上位才對。』承天若有所思地說著。

『你是說那位戚公子麼?』晴鴛有點訝異的問著,看著下方的戚乘風。

『對,那人的眼是望著遠方的,就像赫連傲天一樣。不過無論如何,身為王者的是夜澄才對。』

『我看的出來,夜澄的希望並不是當王者,而是像跟你所處的時光時那樣,平淡的快樂過日子。』

『我知道,但是那小子保護不了現在的夜澄。』

『不要緊的,他們身邊還有戚公子,不是麼。』晴鴛看著他們,『如果真有什麼事,諾天應該也不可能不聞不問的。』

『不要提到他!否則別怪我翻臉了!』承天瞪視著晴鴛,這般地說著。

晴鴛沒有被他嚇到只是微笑著,『別氣,我只是就是論事,抱歉讓你不愉快了。』

『......不需要你多事。』承天冷冷地說著,將頭轉到另一邊。

晴鴛微笑著,牽起了他的手,頭靠在他身上。

此時乘風看這狀況是兩對在一起,便苦笑地問鱗漓要不要和他一起先走了?

「呃……好啊,乘風大哥哥,承天叔叔說你很厲害呢,你真的很厲害麼?」鱗漓好奇的問著。

聞言,乘風想了想,回道:「厲害麼?應該吧?舉凡煮飯、洗衣、修理桌椅、縫衣服、辨認物品真偽、買菜殺價、掃地拖地、劈材......等等的我全部都會。」

「那個不厲害吧?小舅舅也會。」鱗漓笑的說著,「乘風大哥哥的內力很深厚呢。」

聞言,乘風便不以為然地回道:「怎麼不厲害?那些都是活著的必備技能啊!我的內力是不錯,但兩者若要我擇一,無論選幾次我都會選擇生活技能呀!」他輕輕地笑了。

「這樣麼?是不是乘風哥哥差點餓死過,所以才會強加生活技能呢?」鱗漓歪著頭問著,眼神似乎略帶了點擔憂?

乘風想了想,偏著頭,道:「不......嗯......也可以算是吧?因為我家家道中落,爹娘被陷害而死,家裡的僕人們都捲款逃走,剩下我和弟妹們。雖然另有親人,但我們不願連累他們,所以搬到外地去生活,什麼也都要學。」

「真的很辛苦呢,娘和小舅舅也是這樣過來的吧?」鱗漓苦笑的說著,「比較起來我跟祥真的幸福太多了,除了從小沒了爹娘這點之外……」

「不,王者也有王者的心酸啊!王,常常是孤獨的,僅管身邊的人離得很近,但始終有身份上的距離,往往臣子們不敢跨越那條線。雖然小王爺現在沒有感覺到,不過長大後大概就會發現......當然最好是沒有那種事啦!」乘風笑著,伸手摸了摸鱗漓的頭。

鱗漓微微笑著點了點頭,「我也是希望這種事不要發生。」不過,高坐在龍椅上的祥淩,從上方俯視著下方的臣子時,是什麼心情呢?想必會覺得寂寞吧?不過幸好在他身邊還有銀皎。

「是啊。」乘風說著,又摸了摸他的頭,看著那兩對還黏得緊,便抱起鱗漓,準備回皇宮去了。

鱗漓也乖乖的讓他抱著,「小舅舅和皇兄想必會非常辛苦吧?還有連天叔叔那關要過。」

「沒錯,他們要走的,將是一條很艱辛的路。」乘風苦笑著,又道:「但我想,他們可以度過的。」

「栩泉皇兄現在不知道在哪?」鱗漓看著遠方,「乘風大哥哥會成為王者麼?」

聽他如此道,乘風先是苦笑的搖搖頭,表示他不知道;而後,他有點訝異地問:「成為什麼王者?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啊。」

「乘風大哥哥沒有想過麼?」赫連的王者也好,祈龍的王者也罷,難道乘風哥哥都沒想過麼?

「為什麼要想呢?我並不是皇家的人啊?」乘風問著,臉上寫著不解。

「雖然那個位置很孤獨,可是卻能夠讓一家溫飽。」鱗漓思考了一會,說著。

「是啊,不過這話有點不對,是能夠讓天下許多家的人得到溫飽。」乘風笑了。

「所以乘風哥哥有想過囉?這樣大家都能溫飽,可以減少一些流浪者,那不是皆大歡喜麼?」鱗漓微笑的看著他。

「是啊,不過這些就是小王爺您們的工作了。」沒有多說什麼,乘風笑著摸摸鱗漓的頭。

「可是我只想好好的下棋和畫圖……」鱗漓皺著眉頭,似乎有些傷腦筋。

「但在您悠閒下棋和畫圖的期間,或許已有許多人餓死。」

「嗚……欺負小孩子。」鱗漓無力的趴在他胸前,「我會盡力做好我份內的工作的……」不過他的悠閒時光是不會改變的。

「嗯嗯,那麼就希望您好好努力了。」乘風露出微笑,輕撫著他的頭。

「嗯,我會努力的。」對了,「乘風哥哥……我只是小孩子也沒那麼偉大,不用特地用敬語稱呼我。」汗顏。

「您是小王爺,又是皇上的雙生兄弟,相當於是位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當然偉大囉。我原先是赫連的子民,也希望您能好好照顧這個國家。」

「喔……」他不覺得自己偉大呀,可是如果是他赫連鱗漓想做的事,就算會累死也會讓他完成吧?可是他又想要下棋和畫畫……嗯……該怎麼辦呢?

「不過當然不是希望您累壞身體啦。」乘風笑著,又摸了摸他的頭。

「沒關係,因為我們身上都流著祈龍家努力不懈血啊……」不過如果比起野心的話,他搞不好比祥多了那麼一點點。

「呵呵,只要您有這個心願意去努力,我們就很高興了。」

「嗯。」鱗漓點了點頭。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回到了皇宮裡,可是當他們回來時,卻發現全宮上下都在找小王爺。

一看到鱗漓回來,眾人這才鬆了口氣,而後便立即詢問他到哪裡去?

「我跟乘風哥哥去看人決鬥。」鱗漓微笑的說著。

眾人點了點頭,雖然很好奇鱗漓去看誰跟誰的決鬥,不過小王爺似乎不想說,所以也沒人敢問。

而後,他便被人帶回自己的寢宮去了。

另一方面,夜澄看擎似乎好些了後才問著他能不能站起來,或者是他抱著他回去也可以。

擎瀅聞言,便立刻說自己沒事了,然後站起來準備回去,擺明了是不想給他抱著走。

「真的沒問題麼?用揹的也可以。」夜澄蹲下來,做勢要揹他。

「不用了謝謝......」擎瀅聽了整個有點無言,同時也感受到承天那殺人般的目光。

苦笑著,夜澄看向承天和晴鴛,「我先跟擎回去了。」

承天撇開眼,算是默認了這事。

見狀,夜澄微微笑著,「謝謝承,接下來就剩連天叔叔那關了。」

『不要謝我!我並沒有完全承認這小子!』挑了挑眉,承天如此說著。

「那真是傷腦筋啊。」夜澄苦笑著,「沒關係,只要有點承認就可以了。」夜澄晃了晃兔耳說著。

承天無言,頓時冒出了青筋,狠狠瞪著擎瀅。

「不要氣了,承,愛這種東西不是可以控制的。」夜澄微微笑著又說,「雖然擎的身份無法保護我,可是卻有一起度過的力量,不是麼?」

『隨便你們。』承天又撇開頭,冷冷地拋了這一句,算是同意他們在一起的事了。
夜澄微笑著,拉著擎對承做了一揖後,便帶著擎先回去休息了。

而承天則和晴鴛又留了一陣子,隨後才也跟著回去赫連的皇宮。

兩人回到了函祐宮,坐了下來,想著接下來該怎麼過連天叔叔那關。

「擎沒事了麼?」夜澄略為擔憂的問著,他在一旁看可是看的冷汗淋漓。

「沒事了,晚一點會回復更多,不用擔憂。」擎瀅苦笑地說著,想著自己得變得更強些才行。

「嗯,那我先去找連天叔叔,擎休息一會。」夜澄微微笑著,吻了吻他的頭。

「不......如果要去找連天皇叔的話就一同去吧?」擎瀅說著,準備要起身。

「……那明日再去好了。」夜澄看著他,似乎是在詢問,因為他不知道接下來是否還有什麼考驗。

「嗯,就明日好了。我想,似乎必須長期抗戰才有可能......」擎瀅說罷,微微地嘆了口氣。

夜澄點了點頭,微笑著,牽著擎的手,「不要嘆氣,就算再艱難總會有度過的一天。」

「嗯......」擎瀅苦笑地點了點頭,反握住夜澄的手,同時也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

「唉唉,來,我們去市集逛逛好了,不要這麼愁眉不展的。」夜澄拉起了擎,「沒什麼好擔心的。」

「呃......可是已經快正午了耶?」擎瀅苦笑地說著,又問道:「還是就在外頭找地方用午膳?」

「好。」夜澄沒什麼意見,跟擎在一起好像什麼事都他在主導,不過他還是希望擎可以表達意見。

「嗯,那我們走吧。」擎瀅說著,一邊由座位上起身,和夜澄並肩走向外面。

夜澄跟著他走出了皇宮,因為他對這裡不熟,所以只是跟著擎,看他想去哪逛逛。
擎瀅帶他到自己以往喜歡的飯館去用膳,兩個外貌出眾的人聚在一起,自然也惹來不少目光。

也因此一直有人注視著他們。不過夜澄擎也只是點了些菜和酒,兩個人一起吃著,完全不管那些目光。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