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他這樣不是正在做違心之論嗎?他明明說了他不想嫁過去的呀!他到底是怎麼了!

「項公子,你在想什麼?」東方翎好奇的問著。

「我在想鎮國公的餘黨......」他絕對不會承認他在想衛驥恨!

「這樣呀......」不是在想王上真是太可惜了。

「我要睡了,如果你要待在這裡,就到隔壁房間去,我會讓人去照料你。」項灝薩冷冷的說完,便爬上床蓋好被子......過了不久便進入了夢鄉。

東方翎看他說睡就睡,笑著不在意的走到隔壁去,但心裡實在搞不清楚,項灝薩的神經怎麼會粗成這樣,說睡就睡,不過,能睡也算是件好事吧?看來今天是沒辦法回去告訴樂樂結果了,不過......能在項公子四周,看著他有趣的舉動也是相當有趣的一件事呢。

另一方面,衛驥恨方上床,就感覺到了屋頂似乎有輕微的腳步聲,這讓他神情一凜,基本上他處於的這座離宮,守衛相當森嚴,如果沒有一定程度的武功,根本不可能在完全沒有被發現的情況下進入,也因此能進入且悄身無息的,絕非一般人,他考慮再三之後,決定先看看情況再說。

但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會在深夜造訪的想當然爾,一定是刺客,衛躋恨閉上了眼,凝足了一定程度的內力之後,便開始打算看場好戲了。當然那個好戲最後的悲劇主角絕對不會是自己。

屋頂上的人輕輕的扳開了屋瓦,動作非常小心翼翼的,當然如果他今天要刺殺的不是衛驥恨,不是南燿國的國君的話,那他此時的行動絕對是具備一流殺手的素質,但很可惜的他今天要刺殺的人,剛好就是那個有大漠之狼素稱的衛驥恨,所以......

『七步斷魂釘,入骨即斃命,只要悄悄的將他射入衛驥恨體內,他便會必死無疑。』冰閻冷冷的看著下方的人,拿出七枝銀針,準備往下方的人射去。

銀針,射出。但原本百密無一疏的狀況,卻在此時產生了變化,只見衛躋恨不但捉住銀針,還反朝刺客的方向射回去。

幸虧冰閻避的快,否則這下使命尚未完成,他就反而會掛在此地了。如果被那個人知道,一定會被笑死。

正當他在發呆的時候,他的身後突然有個面帶笑容的......羅剎──也就是衛驥恨本人,正站在他後面,微微的燦笑著,「刺客大人你好,敢問你是哪一派派來要殺我的?坦白從寬喔......」

「你沒必要知道。」冰閻冷冷的說完後,便一瞬間離開了那裡,不過衛驥恨會讓他跑走他就不會衛驥恨了,只見刺客不管跑到哪裡他都能追到哪裡,當然臉上的笑容也越加的恐佈,不進讓冰閻頭皮發麻。

早知道就該先從項灝薩下手。是誰說碧柳山莊不好惹,讓他先從衛驥恨下手的?

「怎麼,你還不願意說嗎?」衛驥恨笑的很親切溫柔的說著,但看在冰閻的眼中,跟死神沒什麼兩樣,但他就算死也不可能會說的,他已經答應了那個人。

那個一直不被重視的人。

冰閻不說話,只是把身上的武器抽出來,而後反而以極快的速度往衛驥恨的方向奔過去,迎頭就是一擊。當然衛驥恨也不是省油的燈,當他反身時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也因此才能夠擋下那一擊,但卻相當驚訝沒想到這人的臂力如此之強......

「你還蠻強的嘛,冷冷的樣子倒是跟他有幾分相似,不過......我對你沒興趣。」衛驥恨微微笑著,他知道不能將人給殺了否則就問不出他想要的消息來,所以只是扣住他的手,欲要點住他的幾處大穴時,卻被一枚暗器傷了左臂,而冰閻往後跳了一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之後,轉身離開。

『該死,暗器上有毒!』那個主使人是誰,為什麼如此想要他的命?衛驥恨冷冷的想著,他在赫連的土地上遇刺,這件事赫連也要負一些責任,明天他非要段崇樂『好好的』去跟赫連傲天打聲招呼不可!

就在這時,離這不遠的住處,段崇樂剛要睡下,卻聽到有打鬥的聲音,正往這邊跑了過來。現在的他不再是一團肥肥的樣子,而是恢復成了原本的樣子,高眺的身材,俊逸的五官,擔憂的問著衛驥恨,「公子,你沒事吧?」

「有......」看著流出黑色血液的手臂,他連忙點穴以免毒液蔓延全身,造成無法收拾的後果,他現在感到頭有點發暈,全身無力,並且體溫似乎越來越高,體內還有種莫名的刺痛感,「去告訴赫連傲天......說有人在離宮意圖刺殺本王。」

「屬下知道了,屬下現在就帶你回去,並傳太醫。」段崇樂嘆了一口氣,將衛驥恨扶好,將他帶回了他自己的住所。

南燿國的王在赫連遇刺一事隔天就在街道上傳的沸沸揚揚。赫連傲天震怒的把離宮護衛長給關入了大牢,打算秋後問斬。畢竟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怎麼安撫人心,怎麼跟南燿國交代?

當然追查兇手是首要做的,赫連傲天馬上下令封閉城門,並要皇城禁軍統領在城內城外一一追查,但這樣大肆的搜查馬上就引來人民的不安,也因此赫連連天建議暗訪,不要讓大軍在城內破壞人民的安寧。

下了朝之後,赫連傲天走回寢宮之時,在想著,『究竟是誰?鎮南王的餘黨?邊境那些小國?還是赫連裡有人想要南燿王的命?』這件事他可以肯定不是他做的,雖然他的確很想盡快的吞併南燿,但他也知道南燿是一個不太好吞的餅。不,是非常難吞,若搞個不好噎死也有可能,所以當初他才會讓項灝薩去和親......至少跟南燿還能保持友誼。

這著棋他相信自己沒下錯,所以,問題又回來了,究竟是誰?

突然,身後一道聲音傳來,溫和又能安撫人心的聲音,「怎麼了?連我在你身後站這麼久了都沒有發現,發生什麼事了麼?」

赫連傲天苦笑著,回頭望著祈燄簫,「沒事,最近城裡有點亂,你沒事不要出宮去,小心危險。」怕祈燄簫待在皇宮裡無聊,所以他答應他在一定的日子裡可以出宮去晃晃,當然身邊要帶著護衛,不過今天連衛驥恨那種武功高強的人都能被暗算,那他實在很擔心他身邊這隻狐狸......

「嗯,我知道了。」祈燄簫微微笑著,「夜澄方才告訴我,似乎是因為南燿國的王遇刺是嗎?」

「是啊......」赫連傲天無力的嘆了一口氣,既然知道了又何必特地問他發生了什麼事?祈燄簫苦笑著,「既然如此,那我想最可疑的應該是......南燿國的人和赫連方面的問題。」

「喔?怎麼說?」赫連傲天饒有興致的看著祈燄簫,只見祈燄簫微微笑著,「派系爭鬥,以及......有人不想讓南燿王順利的回到南燿國,當然,赫連的部份有人暗通也很有可能,不是麼?」

「嗯,這點的確也很有可能。」赫連傲天點了點頭,「那鎮南王和邊境的小國呢?」

「鎮南王餘黨所剩不多,想要東山再起還需要一段時間。而邊境的小國還沒有太多的力量與我們抗衡,自然不會自討苦吃,萬一餅還沒吃就先噎死,不是很可憐。」祈燄簫微微笑著,繼續替赫連傲天分析。

「沒錯,你想的也就是我所想的,不過,這倒是很有意思了,簫簫也許我們這塊餅不用太用力吃,只要靜靜等著,搞不好大餅自然會落入我們手裡,隔山觀虎鬥,真是一個不錯的方法。」赫連傲天抱著祈燄簫,而祈燄簫則是看著他,「那這件刺客的事你不先解決?」

「當然,不過......把人放回去,隨便找個替死鬼不是更快?」

「呃......」祈燄簫汗顏。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