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是傲天和爾簫的事。」銀皎說著,「其實他若想見見他們,我可以辦的到,只要他說一聲便可以了。」

「不要你多管閒事!」祥淩說著,把牠捉過來咬了一口,而後又一把丟開,顯然是在鬧小孩子脾氣。

銀皎爬到了他身上,安撫著他。

鱗漓在一旁也悲傷的嘆了一口氣,『娘親,我好想娘親啊……』想著想著眼淚又快要掉下來。

見狀,乘風也無奈地抱起鱗漓,輕拍著他的背,默默地安撫著他。

看了一室的哀傷,銀皎受不了的,法術一施,就讓在房間裡的人到了九泉之下,不過只有一柱香的時間可以說話。

此時乘風抱著鱗漓,還搞不清楚狀況,但他知道方才轉變了什麼,而此地並不適合他們久待。

銀皎用了法術保護著他們,將他們帶到了傲天與爾簫的面前。正在冥界裡發呆的爾簫看到了他們,疑惑著,「祥祥?小鱗?」

此時傲天正在辦公,不知怎的,他居然當上了地府的王,也就是閻王。

今日的爾簫很閒,所以躺在一顆青色的樹下發呆,突然一道金光出現,就看到了他們。

「娘?」鱗漓歪著頭看著,衝上了前,抱住了爾簫。
「娘親?」祥淩回神後,也衝上前去抱住爾簫,抱得很緊、很緊。

「怎麼會突然來這裡?」雖然說著他還是抱起了兩個兒子,微笑著,許久沒見,他們倒是長大了不少。

「是我帶他們來的,我還多帶了兩個。」看著還在睡的擎和乘風,銀皎說著,「小鬼嚷著要見你們,因為難過還跟夜澄賭起來,呵呵……」雖然有抱怨的意味,但看著祥淩的眼神皆是寵溺。

「娘親、娘親!」祥淩用頭蹭著爾簫,不斷撒嬌著,顯然真的是非常想念他。

爾簫微笑著,「祥祥這麼想娘親麼?這幾年有好好的吃飯麼?感覺好像瘦了許多……」

鱗漓則是緊緊的抓著爾簫的衣服,不肯放,也沒有說話。

此時祥淩已經哭得說不出話來了,緊緊窩著爾簫,絲毫不想離開他的身邊。

爾簫苦笑著,摸摸了祥淩的頭,緊緊的抱著他,「對不起……娘親不能一直陪著你們。」

就在這時銀皎又用法術喚了喚傲天,想讓他見見兩個兒子。畢竟有一次可不代表下一次還能順利的啟動法術。

過沒多久,傲天便出現在眾人面前,因為還不是很清楚狀況,所以他的臉上並沒有顯露太多的表情。

「你們一家子要聚就快聚吧。」銀皎說著,看著傲天,纏上了他的脖子。

「想勒死我啊?」傲天有點汗顏,隨後才走到爾簫他們身邊,看看祥淩與鱗漓。

「父皇?」鱗漓滾滾的淚水終於落下,緊緊的抓著父皇與母后的衣服,不肯放開。

「你們都長大了一點啊?」傲天笑道,輕輕摸著兩個孩子的頭,安撫著。

「嗯,父皇母后,擎瀅皇兄和小舅舅要結婚了喔,連天叔叔也答應了呢。」鱗漓緊緊抓著邊哭邊笑的說著。

「喔?擎瀅和夜澄?」傲天微挑起眉,似乎不是很高興,但也只是一瞬間,下一刻便消失無蹤。

然而,他那瞬間的神情,卻是入了乘風眼中,只見他回以忿怒的神情,似乎對傲天早有不滿。

「父皇不高興麼?」鱗漓歪著頭問著,「乘風大哥為什麼也不高興呢?這不是一件喜事嗎?」

「沒什麼。」傲天冷冷地望了乘風和擎瀅一眼,隨後又笑著摸摸鱗漓的頭。

而乘風則又瞪了他一眼,這才蹲到擎瀅的身邊,不再看他。

乘風大哥和父皇究竟是怎麼了呢?鱗漓不解的看著他們,又歪著頭。爾簫摸了摸他的頭苦笑著,「那小泉呢?」如果夜澄沒跟栩泉在一起,那孩子又該怎麼辦呢?現在想必很孤單吧?

「栩泉皇兄離開了,不知道到哪裡去了。但擎瀅皇兄說暗部的人有跟著,所以應該不用擔心才對。」祥淩如此說著,抱著爾簫的腰不放。

「這樣啊……」爾簫苦笑著,摸了摸祥的頭,「派人將他帶回赫連吧?他一個人在外面我很不放心。」

「可是......」祥淩皺起眉頭,回頭看了看熟睡的擎瀅,而後又轉回頭,好似很為難似的。

「嗯,如果不方邊的話就找到人就好,至於去處再寫張紙燒給我便行了。」爾簫看著傲天,不明白他跟那位乘風是否有什麼過節,打算等他們回去後再好好的問一下。

「嗯嗯。」祥淩點了點頭,又窩回爾簫的懷裡。

爾簫將鱗漓放下,改成祥淩抱著。而鱗漓則是窩到了父皇身上,「父皇抱抱……」

見狀,傲天立刻抱起鱗漓,溫柔地輕撫著他的頭,微笑著,就像一般的父親。

鱗漓蹭了蹭傲天,「父皇不可以討厭乘風大哥喔,小鱗是因為他才肯努力上進的呢……」

「喔?小鱗開始認真了麼?相信你將來一定能成為好王爺的。」傲天笑道,抱著他。

「我會努力的,假以時日也會讓乘風大哥和連叔叔認同我,希望將來我可以幫助祥祥,讓他坐穩天下。」

「嗯嗯,這樣才是我赫連傲天的兒子啊!」傲天大笑著,撫著他的頭。

鱗漓晃著小小的狐尾,在傲天的腹部上蹭了蹭,又緊緊的拉住他的衣服。

「咦?小鱗漓也有長狐尾啦?」傲天好奇地說著,捉著他的狐尾看著。

不同於爾簫的白狐尾,小鱗的狐尾是紅色的,連狐唵也是紅色,「對啊,是這幾天突然跑出來的……」怎麼會覺得有點癢呢?

「喔喔?好奇妙喔?」大狐狸的尾巴甩呀甩,耳朵晃著,好奇地看著自己家的小狐狸。

「不知道祥祥會不會長……」鱗漓很好奇的往母后的方向看去,只見他抱著祥祥正在一旁看著風景,不知道在跟祥淩說什麼兩人似乎相當開心。

「不知道耶,以後就知道了吧?如果有的話,再燒信到地府來告訴我好了。」傲天笑著說,又摸了摸鱗漓的頭和狐尾。

「好。」鱗漓晃了晃狐尾,臉有些微紅,但反應似乎沒有爾簫那麼大。

「嗯嗯。」傲天笑著,開心地甩了甩大大的狐尾。

「父皇的狐尾好大喔,母后的也這麼大麼?」鱗漓好奇的看著。

「沒有啊,爾簫的白白的很可愛的。」傲天笑著說,把狐尾捲到鱗漓身上。

「這樣啊。唔……小舅舅現在不知道在幹嘛耶,想必找的非常著急。」看著擎瀅,鱗漓微微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耶?」傲天說著,又摸了摸鱗漓的頭。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