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感覺到危險就快回去,你家會有人保護你的。」

『好……』她不會回去的,她一定要等到大姊姊回來,平安的回來才要回去。

維斯瓊琳順著尤莉瑪蓮所指的方向走了過去,看到的是四、五個男人,正在補捉一隻鳥──一隻有著凌厲如蒼鷹般的鷹眼,威猛如虎的臉、耳似象、身形優美如豹,一身的黑。

她知道那是一種魔獸,只是她不知道牠的名字。男人們將牠圍了起來,拿了一個鐵網子要抓牠。她看到地上倒下了不少屍體,似乎是魔物攻擊人所留下的,但牠知道這種成形的魔獸是不會主動攻擊人的,因為牠們必需修練幾千幾萬年才能化形,牠們想要的是生存,而不是殺戮所以牠們不會主動攻擊人類。否則像這種體型壯碩又有如此凌厲攻擊力的魔獸,是不可能處於下風還被人類團團圍住,發揮不得。

維斯瓊琳站在遠處靜靜的看著,既不幫助人類也不幫助魔物,因為她認為人類自私自利,抓了魔物必定有所圖。不幫魔物的原因是牠們在成形前一定會或多或少攻擊人類,或食人類的靈魂,所以她也不幫助魔物。

所以她選擇袖手旁觀。

「風鱟是很值錢的,趕快抓到牠,而後拿去賣吧!」其中一人收著網子,另一個人拿著大鎚,準備要打暈魔物。

「看我的!馬的,牠殺了我們這麼多弟兄,一定要血祭這隻魔獸,殺了牠好賣錢,我家老婆和孩子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他並不打算只是打暈魔物,他還要殺了牠,為死去的弟兄報仇!

「吼……」

魔獸嘶吼著,牠並無意傷害人類,牠只想靜靜的待在這裡晒太陽,為什麼這些人類要來招惹牠。牠忿怒了,張了大嘴咬了一個人的頸子,那個人類死了,牠又用利爪抓死了一個人,可是牠並不是故意的,誰叫那個人要一直拿一把尖尖的東西刺牠,牠只是想叫他不要刺了,哪知道人類那麼脆弱被牠揮了一下就死了。

他們拿了網子要抓牠,可是牠真的有錯嗎?牠生在這裡長在這裡,自成形之後從未傷害過任何人,牠只是想要有自己的生活環境! 

『呵,我就快可以為死去的同伴報仇了!』

拿著大鎚的男子心裡的怨氣越來越深,眼神越來越邪惡。他並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事實上在被魔影寄宿前,只要那個人感覺到誰的心裡擁有怨念或邪念,那麼被魔化的成功率是很高的,最高可以到達百分之八十。但那個人也不是能夠掌握到所有人心裡的邪念,所以他可以控稚魔物的內心,達到他想要的成果。

『是魔影寄宿!』不好,要是讓他成功那就不妙了。

維斯瓊琳皺著眉,她本來並無意插手管此事,她只是想來看看,但如果被魔化,那就另當別論了,最近那個人的行動似乎越來越頻繁了。

殺了那個人類?還是要殺了這頭魔獸?維斯瓊琳皺著眉,嘆著氣,覺得自己的頭有點痛。

不管是哪一種都不符合她的風格,但她也知道除非現在有淨化師或軀魔師在,否則是沒有辦法可以……等等,她自己,不就是驅魔師嗎?

只要把那個人類身上的『怨靈』驅逐,讓他恢復原先的神智,再讓他忘卻所有的事,不就行了嗎?

但……問題又來了,該怎麼讓他忘卻呢? 

註:風『鱟』 唸:(後)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