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被關起來了?」藤封瀾看著不肯死心,仍究與魍酖拼鬥的晝林比,那個即使已經滿身是傷,卻仍然拼鬥的男子,阻擋魍酖的攻擊,進而波及到他們!同時他也注意到法塔尼特則是時不時的望向他們這邊,似乎用眼神示意他們快離開。

心中感到相當的複雜和迷惑,他究竟是誰?為什麼要這麼拼命,那個人又是誰?目的是什麼?看他的樣子,似乎認識自己?但他可以確定他並不任識魍酖;為什麼他說晝林比只是在利用他們?雖然不是很懂,但仍可以從一些話得到端倪,他在尋找的……究竟是什麼?是維斯瓊琳?

他看著兩人的戰鬥,不管招式、武藝的凌厲程度,都不是此刻的自己可以比擬的……不管是維斯瓊琳還是尤莉瑪蓮,都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讓她們安心當依靠的對象。

此時,雨緋仿佛看到主人臉上出現從沒有過的認真。雨緋雖然心中微微的吃著醋,因為主人已經不是牠一個人的了。但只要主人認定為『好』的,牠絕對不會說『不好』即使他將成為全大陸男性的公敵,畢竟他可是喜歡『所有』的女性呀!

與此同時,只見又是煙灰瀰漫四周的牆壁已經被打的坑坑洞洞,晝林比常常在用的武器,已經被打成了兩半,而晝林比的手無力的垂下鮮血從肩上緩緩的流下,明眼的人都看的出來,那隻手已經斷了廢了,甚至可以見到白骨。

「快點走!你們還在磨蹭什麼!」晝林比大喊著,看著他們咬牙切齒,想想他苦苦硬撐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們離開此地!而他們居然還在那邊發呆。

「哼!想走,恐怕已經沒那麼容易,皇城禁衛軍是你在管的吧?但你私縱犯人逃獄……你想紀禮亞公國的王,會怎麼懲罰你呢?」更何況那位王,此時泚刻,恐怕已經成了一個……無靈魂的空殼了! 

「你!」無法反駁的晝林比,只能瞪著他。

就在這時,藤封瀾站了起來動作極為緩慢,看他的樣子,似乎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心一班。

言靈之力,一天可以使用三次。這是之前自己在遠方國家學到的。不過言靈的力量對魍酖來說有多強,就不得而知了,他現在必需想辦法,帶著維斯瓊琳和尤莉瑪蓮等人離開。當然……雖並非他所甘願,不過晝林比確實幫了不少忙,所以他也該帶著他與法塔尼特離開。

必需帶著他們回去,特別是晝林比的手非常需要醫治,否則搞不好今後將會廢了。魔法雖然可以治癒外傷和擦傷。卻無法完全治癒骨折和內傷。

但是憑他的力量,他不認為自己有帶著眾人離開的能力。他將眼神投向法塔尼特。趁著魍酖與晝林比對峙之時,以兩人聽不懂的東方語言問著忌殤天在哪。

法塔泥特馬上意識過來藤封瀾的想法,雖然猜的到,但卻不甚明白。也因此他也不確定藤封瀾的想法就如同他所想的一般。但這也是因為夥伴間的默契不夠導致。

就在這時,維斯瓊琳醒了過來,環視一圈,看著晝林比的慘狀不禁皺著眉,但所幸其他人都沒什麼大礙,至少除了晝林比和法塔尼特之外,其他人身上的狀況都算是『小傷』有些是被血跡波及,但幸而也只是髒罷了。但同時她也疑惑著……

「忌殤天和瀰亞沒有來麼?」難道是因為老伯傷的太重,所以瀰亞才沒有來?

可是忌殤天是有架打就會想參上一腳的人,她不認為他會樂意待在瀰亞家,陪著瀰亞照顧老婆。

更何況……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藤封瀾似乎不太喜歡瀰亞或者是……如果她沒有猜錯,他應該是不喜歡男性,可是,像這樣的地方這麼的危險,她不認為藤封瀾不會多帶一點幫手。

雖然以她的立場來說,她並不希望他們為她涉險。但……又有一些些的感動。她感謝他們,居然毫不猶豫的就前來搭救,不因她是罪犯。

就在她問出的同時,藤封瀾也想到了應對的方法,而他的應對方法就是……「咦,忌殤天那隻豬是睡到哪去啦?怎麼這麼久都沒出現,想當豬王嗎?」

聞言,法塔尼特忍住笑,以同樣的口吻回答著,「啊!那隻豬好像是睡在對面那扇門後面的房間裡呢!因為是豬搞不好正在大吃大喝呢!」

藤封瀾雖然聽到了想要的答案,但卻……卻很想一手掐死忌殤天。在這個時候他居然正在大吃大喝!?

『反正我本來也不期望拖油瓶和豬會做事了。』現在還得勞煩他這個大忙人去救那些臭肌肉男!

魍酖聽著他們豬來豬去,不禁感到有點頭暈。他最討厭的就是那些醜陋的低下生物了。

但晝林比卻聽出了他們在講什麼,於是冷冷的說著,「豬,哼!殺了來吃還差不多,小法你要還有力氣,就去獵頭豬吧!反正大概也逃不出去了,不如就趁最後一晚,好好的殺頭豬,喝點美酒明天好上路!」言下之意就是要法塔尼特若是還有力氣,就去放了一條豬,而後聯合眾人之力逼退這隻笨腦袋的敗類!

他相信以小法的聰穎程度,應該聽的懂他在說什麼。

沒錯,法塔尼特是聽懂了,沾滿血跡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微笑,當他這麼笑時,就表示有『好事』要發生了。

「小晝說的沒錯,既然要死了,我才不要當一隻餓死鬼!要嘛也要吃飽在上路,既然要上路,免不了就要尋找食材,我說那個……『魔王大人』啊,求求你讓我去找隻豬料理一下,晚上大家圍在一起吃烤魯豬,吃完好上路呀!」 

魍酖似乎少了一點大腦,猶豫了一下,還是讓法塔尼特去了,只是他也留了一點意識體,讓意識體跟了過去。

當然法塔尼特也並非沒有注意到,只是遇到這種東西的最好辦法就是……忽視他。畢竟對方若不是魍酖就算了,若是冒然消滅靈識,那樣就會讓魍酖知道。進而裡面的人恐將性命也會不保。

為了晝林比、為了他們,他不能隨意出手。

當然,藤封瀾和維斯瓊琳也發現了,維斯瓊琳此刻雖然身體虛弱,可是意識卻強過在場的每一個人。因為她並非人類。所以如果要消滅魍酖的意識體並非難事,只見她將自己的意識體送了出去。

維斯瓊琳的意識體,還是如前世一樣,金黃色及腰的頭髮,湛藍色的眼眸。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整個人感覺相當的賢慧。她讓自己化為一隻透明的鸚鵡而飛到外面,並且在不遠處看到了法塔尼特以及跟在他後面的魍酖的意識體。

她悄悄的用靈界將意識體給封鎖在一個第四元空間之中,在那個空間之中,魍酖的意識體會一直看到他有跟著法塔尼特,但其實只是在原地打轉而已。而後當確定空間凝固之後,她才返回了原來的地方,回到了維斯瓊琳的體內。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