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一點祈燄簫並不是很茍同。但是......這其實也不失一個好辦法。再說對方是何人,現階段『暫時』還查不出來。萬一是想像中的那個人物的手下的話,或許不要直接逮補比較好,畢竟放線釣大魚的觀念他還是有的。

「對了,傲天。」祈燄簫微笑著看著他。

「嗯?」

「那隻狼該叫他去安撫一下吧?」指的便是衛驥恨和項灝薩。

「嗯,的確是,把他送過去的話,也可以暫時分化南燿王的注意力,至少在現階段,別讓他大肆的要求找出嫌疑犯,可以爭取更多時間,找出最適合當代罪羔羊的倒楣鬼。」壞壞的一笑,赫連傲天將祈燄簫抱至壞中,低頭吻住了他。

「唔?」祈燄簫不解的任他吻著,完全不明白他現在幹嘛要吻他?

「這是獎勵喔......」赫連傲天放開了他,故意在他耳際邊說著,「獎勵小簫簫的聰慧啊。」

「呃......」其實只是想吻他吧?

不再理會祈燄簫疑惑的眼神,赫連傲天叫來了一名隨侍,讓他去傳喚項灝薩過來。

而後他便帶著祈燄簫,先至書房候著。祈燄簫在旁邊看著那些寫著古代文字的文書,雖然不是很懂,但還是一一的記了下來,打算等赫連傲天有空時,再問他。

過了一會,項灝薩被領了進來。項灝薩依禮向赫連傲天行了一揖後,便直接了當的問著,「什麼事?」

看到他桀驁不馴的樣子,赫連傲天有些無言,沒想到衛驥恨會喜歡這匹難馴的豹。不知道什麼時候反而會被這隻野豹咬傷。

「南燿王在離宮被刺客所傷。」赫連傲天故意頓了一下,想看看項灝薩的表情。

項灝薩眉頭一皺,想問什麼,但又撇開臉。「關我何事?」他昨天才跟東方翎說他不願意嫁過去,今日他就被刺,他甚至可以想像下一句赫連傲天會說的話了!他一定是指名他去照顧吧?

赫連傲天在心裡不由得偷偷一笑,明明很擔憂,卻又不老實的追問。項家居然有此怪胎。

「他指名要你去照顧他的起居。」赫連傲天又落了一個會讓項灝薩拍桌案離去的爆炸宣言。果然,在他說完的同時,他的桌案上又出現了一處凹痕。赫連傲天無奈的看著他氣憤的離去,心想下次絕對要衛驥恨付維修費!

當他走後,祈燄簫泡著茶的手才又停了下來,轉頭看向赫連傲天,微笑著問著,「你想他會去麼?」

「這還用說嗎?他當然會去!而且一去就準備落入狼爪裡了。」說罷,赫連傲天拉過祈燄簫,「小簫簫要不要試試在御書房做......」

「......不要。」祈燄簫一說完,已經學了一點輕功的他,便快速的躍離了他的束縛。而後微笑著,「你還有許多事要做,等哪天你有空再說吧,我去找小夜了。」

赫連傲天揮了揮手,並沒有追上去。既然說只是獎勵,他就不會來真的。

此時赫連冀烈在府中大肆的宴客,這些人都是地方和外族上響噹噹的人物。這件事很少人知道,或許赫連傲天的探子也很難得知。這件事連他的未婚妻,剛從南燿國回來的項灝風都不知道。

雖然他並不喜歡偷偷摸摸的,但由於這件事無法光明磊落的明著來。所以在舉行宴會時,也空前的低調。而這次主要的招待的對象,則是南燿王的胞弟。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