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夜一開始就使出了他的絕招,『巨人的車輪陣』這個陣法雖然裡面的土偶沒有自己的思想,但卻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攻擊對方。只見土偶開始拾起地上的土泥,往魍酖的方向擲了過去。魍酖在他來之前就已經發現了他,不過因為他身上沒有殺意,所以他只是靜靜的觀察,卻沒料到對方會突然對他發動攻擊,這讓他相當不解。

不解的同時,他在心裡突然有一個想法,殘酷的一笑之後,他上前,不理那些土偶,而是用腳踹飛了來人──臨夜,而後將他壓住了他,「你想幹嘛?找砸、殺我?還是……你要說是那個老頭派來的。」

他說的老頭,是瀰亞的父親,也是他的僱主吧?

臨夜狂笑了一翻之後,站了起來,「你的確是有讓我臣服的力量與智慧,雖然那老頭說你不太用大腦,不過看來你也不笨嘛,怎麼樣,要不要收我當部下,我願對你發誓效忠,此生不離不棄,如何?」

看他的狂妄、看他方才一瞬間就招出土偶的魔法能力,魍酖也狂笑著,「好!你比那隻狗要強多了!以後你就當那隻狗的部下,供他使喚!」

等等等等等,再怎麼樣他也是使喚那隻狗的人吧!!他信服的可是只有魔王陛下,可沒有連他收的手下都信服,不可以!他嚴重抗議!!

魍酖看著他,冷冷的說著,「難道你不願意?」

見他的眼神,臨夜哈哈笑著,「好!不管是誰都好,但前提是他要跟我比一場!」

赫辛爾聞言,「啊?沒搞錯吧?我不要不要,太麻煩了,魔王陛下我想睡了……哈啊……你就隨便他吧,他要不信服我就信服你,反正我們現在已經是生命共同體。」

當他話一說完時,只見四周捲起了暴風,是由魍酖的身上發出的,黑色的暴風圈在空氣中急速的流動。魔王高高的飛了起來,「告訴我,你現在還想睡不睡?」

「啊啊啊,我不睡了。」赫辛爾汗顏的看著震怒的魍酖。

「你說過了,吃飽就會辦事,難道我沒讓你吃飽?」魍酖冷冷的說著,看著下方,前方是碼頭,碼頭前方有四、五艘小船和一艘特別大的帆船。

而後看向他們,「臨夜你與赫辛爾兩人比賽,若誰先到那艘看起來很大的帆船誰就勝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