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躺在地上的男子,斐依低下了頭,看了一會,伸出手來,探著他的鼻息。確認過後,發現他尚還有一口氣在,斐依鬆了一口氣,站了起來,往四處查看著。想著現在該怎麼辦,該怎麼把他帶回家呢?

此時正逢冬季,濃濃的雪,蓋住了風的身體。就差那麼一點,他就要到黃泉去找閻王喝茶聊天了。但上天似乎認為他命不該絕,所以安排了一個小天使,出現在他面前。

斐依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請村子裡的人來幫忙。於是,她簡單的讓男子溫暖了一點之後,便迅速的回到了村子裡,請村子裡的壯丁來幫忙。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斐依領著人回來之時。男子卻已經不在那邊。人也不知道到哪去了。

「咦……人呢?」斐依在原地轉了好幾圈,卻沒有看到倒在地上的人。無奈的她,只好跟村裡的人道歉,而後請他們回去。

而自己則是不放心,一再的在原地找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發現後面有個腳步聲。此時的她,不知道該說是害怕還是期待。害怕的是,自己現在孤單一個人在荒蕪的雪地之中,萬一是壞人……她並不認為自己有太多反擊的機會。期待的是……也許那個人回回到原地。

自己的丈夫,已經死去好幾十年。她一直認為,他說的話很有道理。他們誰都沒有等誰的必要,他們所要的是,今生今世,擁有彼此,已經足夠。

此時,站在她後面的人,緩緩的開了口。

「小姐,天色晚了,不要一個人待在森林裡。」銀色及腰的長髮,藍色的眼眸,淡淡且無奈的表情,這告訴斐依,其實……他原先並不想出現。

可是,這是為什麼呢?斐依不解的看著他。

風看了她一眼,並沒有告訴她為什麼。只是撇開了頭,往村子的方向走去。見到他走著,斐依也只好跟著他走過去。只是男子不發一語,這讓斐依不自覺得認為,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惹得對方不開心了?

只是她發現,男子一路上雖然沒有說什麼話,卻悄悄的用劍……不,那應該是鐮刀,將雪剷到兩邊去。他那無聲的溫柔,讓斐依覺得很窩心。

兩個人就這麼靜靜的走著,風不發一語。而斐依則是一邊走,一邊想著男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倒在雪地上呢?

當風轉過頭的時候,就見到她低頭沉思著。想著他似乎還沒有問她的名字以及家的方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小姐,請問芳名,以及你家所住的方向。」

這句話乍看之下很想搭訕的一句話。但由風的口中問出,其解釋就是……請告訴我你的名字,我才能送你回家。他,就是那種不解風情的人。

斐依微微笑的,「你終於說話了?」

風眨了眨眼,疑惑的看著她,「嗯,對呀?」他本來就會說話。而且他剛剛不是在跟她說過,要她不要一個人待在森林裡危險嗎? 

見他一臉茫然,斐依反而覺得自己小心翼翼讓自己覺得……有點好笑。為什麼她要想那麼多呢?

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低笑了幾聲之後,斐依看著眼前的男子,「我叫斐依,家……就往前走五百公尺左轉就到了。」

「我叫風。」風說完後,便又繼續往前走。

這時斐依又有另一個問題了,從方才到現在……她似乎沒有看過風笑過?

風點了點頭,繼續往前走著。

斐依心裡有很多問題需要解答,可是與風初識,她不確定風是否會告訴她。再加上她看的出風的話不多,也沒有什麼笑容。猜想或許他曾經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所以才會……

兩個人的腳在雪地上踏著,就在快要到達斐依家的前方十公尺時。斐依被一個下陷的雪地絆倒。而一路上就發現斐依常常在發呆的風,情急之下,也只好扶住要倒下去的斐依。 

當兩人抬起頭來時,只見斐依微微笑的向他道謝。可是風也因為那樣的笑,而顯得很不好意思,臉微微的紅著。

這讓斐依覺得,風真的很可愛。

可是男女授受不親,風在臉紅過後,連忙將斐依扶了起來,而後將臉別到一旁去。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