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咳了一聲掩飾著尷尬,風看著前面的屋子,「這裡便是小姐的家了,那麼我就告辭了。」

「嗯,再見。」斐依微笑的看著風,風朝她點了點頭之後,便連回望一下都沒有,就往回走去。

而斐依則是目送著他離開後,才回到家裡面。家裡空盪盪的,沒有任何人,斐依嘆了一口氣,坐了下來。

「為什麼他會倒在那裡呢?為什麼他都不笑呢?」斐依不明白,但她認為,如果還有機會遇到風的話,一定要問他為什麼。雖然她不是那種喜歡探人隱私的人……但就是一種不放心感,讓她這麼做。

風一個人回到原地,他不是那種適合待在原地的人。因為這世界上,想殺他的人太多了。只因為自己並不是人類,更是稀有種族之中的極少數。有很多人類、很多賞金獵人,巴不得活捉他去做實驗。

畢竟對這個世界來說,非人類種族的人,相當稀少。幾乎面臨絕種。有很多人想要非人類種族的力量和青春。

之前,他之所以得以逃脫,全是因為一名女子的幫忙。雖然他非常清楚,那名女子之所以救他,一定有原因,但他並不想深思這個問題。

不停的逃脫,被補已經讓他既疲倦又麻木,雖然他可以動用自己的力量。但那只會讓人類更加想要活捉自己,甚至更慘烈的研究。所以在可能的範圍之下,他從不動用自己的魔力。只以武術解決。

他不能拖累那名初次見面的女子,這是他的想法。所以,他直接說再見。不停留只能繼續往前走。

而他,之所以會回到原地,那是因為這裡是這個村子的外圈,他必需在這個村子的外圈,留下一道結界。這道結界只能出不能進,當然,村子裡的人還是可以照常出入。只是必需防止『外來客』,因為他知道,那些人,遲早會找上門來。他必需保護這個村子的安全。

設完結界後,他也離開了此地。

但他的這些行徑,都被一名金髮男子給看見了。

金髮男子目送著風離開,沉思著風方才的舉動。他是這個村子裡的人,但卻不是一般人,應該說,在風踏進這村子外圍時,他已經感覺到風的來到。只是因為對象不明,也沒出現敵意,所以他默不作聲。

但看他的舉動,似乎是怕自己會為村子帶來敵人。而不得不做出結界,守護這個地方。

只是他怎麼能天真的以為,他做了結界就百分之百能讓村子安全?他方才是與斐依在一起吧?男子在心裡想著。

如果真的會有敵人到來,那第一個遭殃的……一定是斐依。男子回到了自己的住處,抱起了一隻小狗,坐在沙發之中發呆。

就在風離去後的隔天晚上,斐依也感覺到自己家附近,有幾道埋伏起來的敵意。人數眾多約二、三十人,她不知道那些人是什麼時候闖入的,自己居然沒有察覺到。這代表對方不弱。看來不是自己一個人能解決的。這不禁讓她覺得有些苦惱。

雖然她可以用結界撐很久很久,也在家裡準備了足夠的糧食。嗯……雖然丈夫曾經警告過她千萬不要自己煮東西吃,可是如果她出去或許會外面的村民帶來不好的結果,那……現在在逼不得已之下,看來她也……

也因此接下來幾天,不管對方怎麼攻擊,甚至用魔法衝撞房子。對斐依來說都不痛不癢。也因為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金髮男子──雷宇克羅反而不知道該不該出手。而已經到下一個城鎮的風,雖然感覺到自己設下的結界被破。而覺得有些暈眩,也感覺得到遠方有一股強烈的氣,那股氣是那麼的純潔、正義凜然。他知道他必需回去看看,卻定斐依的安全,可是……

他不知道自己在猶豫什麼,唸了幾聲魔法咒語,一隻有著與他同樣身形的Q版小孩出現在他眼前,「用飛的,先去看看,小心不要被抓到了。」

「噫呀。」小小風拍拍翅膀,往天空飛去。

而此時斐依在第一天下廚之後,也察覺到了東西不能吃,也因此她只好吃……泡麵。

對方似乎沒辦法,連續攻擊了好幾天,屋外的因素,全被一股不明的力量化解。也因此沒有任何村民受害。而屋內的人更加難纏,物理攻擊、魔法攻擊全然無法對裡面的人造成任何影響。所以他們累壞了,決定在明天一早徹退。只有其中一名女子不死心。因為她知道,在這裡一定可以等到那個人。

『風,我不會讓你逃出我的手掌心。』女子微笑著,看著手中的懷錶,『半夜,你一定會出現在我眼前,到時候,我會讓你赤裸裸的躺在我身上。』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