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無雲的天空驟然烏雲密佈,雷聲一陣陣的響著。閃過之後,神洲大地上的土地,一瞬間的暗了下來,開始出現了閃電。但詭異是,即使雷聲響的再大。閃電彌漫著各地,但卻絲毫沒有下雨。

當朝皇帝派出了許多部下前往各地查探,但卻一無所獲。有人說天象異變,是人類到處破壞生靈,才會惹得龍神震怒,導致此異變。也有人說因為上帝錯殺了龍神的愛人,所以龍神在哭泣,但因為哭不出來,所以才會導致此異變。

當朝皇帝震怒,立刻把那個造謠惹的人心惶惶的人處斬。

就在斬人的那天,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

水淹遍神洲大陸。

當時的皇帝莫名的被殺害。隔年新帝登基,國號祈憐。

從君利穎三歲的時候,他就發現御花園的池塘之中,有一隻……小小的白白的東西。看起來像蛇又不像蛇,他常常很好奇的來看他,甚至是登基之後,也常常來看他的小白蛇。因為是在秋天看到的,所以他為他取名秋。

當年父皇莫名被殺,全朝震動,他以十三歲之齡登基。登基之後,徹底的查探著當年父皇被殺的主嫌,可是至今卻無所獲。一年一年的過去,他知道,要查到是不可能的了。

當天晚上,他來到秋的身邊,看著他,「睡不著,所以來看看你。」他拿著酒一邊喝著一邊說著。

這時的他,似乎發現月光之下的身影,並不是蛇,而是一個白髮,不雅於他的俊美男子,男子看著他,微微笑著,指著東邊。

他還想跟他說什麼。但風一吹,他的形體立刻消失。

「等等!」 

但不管君利穎怎麼看,那條小蛇卻再也不在那池塘之中,這讓他感到有些失落。畢竟在這深宮之中,除了幾個得力的臣子之外,他的精神依靠,就屬那隻白色,從小陪伴著他長大的小蛇了。

小蛇指著東方的方向,那是指殺他父皇的在東方?亦或者他可以在那裡找到他?

不管是哪一種,似乎只有往東方找去了,從他所在的長安、他命人往洛揚、宣洲、杭洲、廣洲找去。經過一路追查,他們終於在一個偏僻的小廟,找到了躲藏了數十年的兇手。

但那兇手並不像兇手,因為他們找到的是一個老和尚。
和尚代表著神,或許當年的事,真的是與神諭有關。這讓君利穎猶豫了。

「你當真是當年殺害父皇的兇手?」君利穎臉色沉重的看著他。

「阿瀰陀佛,老納既然殺了人就不會否認當年的罪行。」老者恭敬的看著佛像說著。

「為什麼要殺了他,你知道殺了他,會引起多少人的不安,以及讓人民身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嗎?」君利穎拍著椅子說著,臉上已經沒了笑容。

「天象異變,施主可知為什麼?」老納看著君利穎問著。

「這不是我所在乎的重點!」君利穎走上前,而老者則是一步步退後。

和尚並不畏懼,而是看著他,「您貴為九五之尊,是龍,金龍與白龍有宿世情緣,您的父皇雖貴為金龍,卻殺了白龍欲轉生的父系一家,導致天象異變。」

「胡扯!」他根本不相信什麼前世今生!

「……老納的話已經說完,就任憑施主處置吧。」說完,老者閉上了眼,一副等死的樣子。

君利穎抽出了手上的劍,而後刺向老和尚,卻在要刺到的時候,被一名白髮男子擋了下來,他微微笑的看著他,而後風一吹,他又不見了人影。

「喂!等等!」君利穎下令將和尚擒下,關住此地縣衙的大牢,而後他丟下了劍追了出去。

但這次與上一次一樣,不過,這次他非常確定,小蛇確實有肉體,不再是化影即逝。

秋坐在樹上,蛇尾晃了晃,微笑著,「利穎哥,捉迷藏好玩麼?」他說的話迴盪在樹林之間,君利穎聽的到卻抓不到、摸不到。

「你在哪裡?」君利穎並未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在樹林中四處張望著。

「就在利穎哥的上面啊。」秋變成了人形落了下來,微笑著看著他。結果君利穎整個人趴倒在地上,在一旁的護衛則是拿劍指著秋。

秋微笑的看著他們,「失禮了,但我並不是刺客。」而後從君利穎的身上跳下來。因為被劍架住,再加上他覺的現在要落跑似乎不太妥當,所以乖乖的站在那邊,免得被當成了刺客反而麻煩。

白跟納對視一眼,而後看著秋,思考著該如何處理,這個人,方才幫那老和尚擋下那一擊,或許是一夥的,所以他們兩個認為應該要押住大牢。

秋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微笑著看著他們。

「殺了他?」

「不太好吧?」

「他對王有威脅。」

「這……我覺得不太像。」

不管白怎麼說,納的劍沒離開過秋。

不過卻被白搶先一步,叫人把秋拿下,聽後王審理。而後,他們兩人看著王,只好把他抬回去再說。 

白讓納看顧著王,而自己將秋押住了地牢之中。

而秋被關進去之後,則是拿出方才來之前,在街上買的紅豆餅吃著,還問在外面的白要不要吃。

白無言的將餅拿走。

而秋秋則是微笑的,拿出另一件東西,夷親王妃的手娟……夷親王妃有著異族的血統,是當年皇帝賜給他弟弟的妃子,聽說夷親王的兒子生下來之後還沒滿三歲就夭折……現在,這東西怎麼會在秋的手上?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