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疑點重重,讓白也不敢輕忽大意。不過……他幫那和尚擋下那一擊是事實。白認為不管是要放還是要赦,都不是他能決定的。

「把這個交給利穎哥看。」秋微笑的說著,而後變成了小蛇,窩在地上。

「遵命。」白不由得恭敬了一些。若此時是納在這裡,應該會質疑他是個野種吧,但他並不認為,因為他以前曾經看到,夷親王妃變成蛇精在落日的陽光下沐浴的樣子。

白推想王現在也差不多該醒了,於是便到王的房門前,敲了敲門。看到王果真醒來之後,他將方才的事又重述了一遍,而後君利穎則是要他帶秋過來。

不過帶來的卻是一隻還在睡覺的蛇蛇秋……君利穎看著秋,微笑著,這世界若是有誰敢對他無禮,大概也只有秋了吧?

他抱著蛇蛇秋,窩在床上陪他睡著。覺得他冰冰涼涼的抱起來很舒服。

等兩人都睡飽之後,君利穎一邊著衣,一邊問著秋,「為什麼要擋那一擊?」

「利穎哥不覺得那老和尚招的太快了嗎?」秋微笑的問著。

「的確是,那是為什麼?沒有人會想代替人死,難道那老和尚不想活了?」君利穎看著秋,而秋微笑著,「我怎麼知道,搞不好是吃飽太閒搶著等死。」

「我想……這件事疑點重重,離京太久也不是辦法……不過最讓我好奇的是,為什麼從小到大,我都只有在水中才看的到你。」君利穎看著他問著。

「因為……當年兄長無故暴斃之時,父王就認為我會剋兄帶衰他,連夜命人將我丟到河裡隨我自生自滅。」秋微笑著看著他,「他大概沒想到,我不但沒死,還一直處在御花園之中。」

君利穎看著他,將他抱在懷中。

「知道我被丟入河中之後,母妃憑著自身的靈力一路尋來,而後……給了我一樣可以證明我身份的東西,畢竟那條手捐,是先王所賜,母妃要我一定要想辦法認祖歸宗,她相信父王最後一定會後悔尋回我,但我並不想。」秋看著君利穎微笑著的說著。

「為什麼不想?」

「……沒什麼。」秋撇開了頭,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君利穎突然有種,下一刻秋就會在他眼前消失的預感。不自覺得,他抱著他的手加重了許多。

「利穎哥,能不能不要抱那麼緊?」秋微笑的問著,而後微微的掙脫。

「不要……」君利穎低著頭說著。

「為什麼不……唔……」秋的嘴突然被吻,驚楞的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動作。

一吻過後,君利穎看著秋,「留在我身邊……」

「……」秋蛇蛇沉默的低下了頭。

君利穎趁他毫無防備時,將他撲倒在床上,抽起他腰間的腰帶,不論他怎麼掙扎,便將他的雙手綁在頭上。

「不准變回蛇。」君利穎說著,看著秋。

「為什麼?」秋看著他問著。

「我不想要你離開,或許你不知道,小時候因為有你在那邊,所以當我感到孤獨和寂寞的時候,才有支撐下去的力量。」君利穎解開他的衣服,在他的胸前撫摸著,再度的吻向他。

利穎帶給秋一波直到兩人都到達高潮時,秋才輕輕的在利穎耳邊說著,

『利穎哥,其實……那段日子也是因為有你的陪伴,我才能支撐下去。』

不過因為秋說的很小聲,利穎聽進去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