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他如此說,項灝秋微笑著,卻一點同情意味都沒有,「經你這麼一說,我倒是覺得……肥肥的你也……蠻可愛的。」

「……」段崇樂沒有回應,只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既然來了,要不要陪我喝杯酒?」項灝秋微笑的問著他。

「好。」

項灝秋微微一笑,輕道了一聲等我一下,便自行離開了。已是深夜,自然不好叫醒樸人,也因此,他也只好自己去弄一桌下酒菜和找一罐酒了!記得宇那邊似乎有一些不錯的老酒,項灝秋微笑著,繞到到項灝宇居住的逸楓居。

在項灝宇的倉庫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幾潭不錯的酒,於是項灝秋很愉快的到了廚房,準備『大顯身手』只是他的廚藝真的不怎麼精湛,所以……

他和段崇樂兩個人之後的幾天,可能要在茅廁度過了。

果不其然,段崇樂回去之後,真的在茅廁裡度過了三天。連衛驥恨都相當汗顏,真不知道段崇樂去『夜遊』後,到底吃了什麼,居然會得拉肚子拉的那麼嚴重,整整瘦了一圈。

而另一個人則是怎麼拉都瘦不下來,自然比較好一點。

因為段崇樂病了,所以衛驥恨癟也無法如期的啟程回國。所以閒暇時,他只好到市集去晃一晃,最近他在逛市集時常常聽到一件事……就是朝中的『某』將軍,最近常常被禮部尚書的女兒給纏著。

這件事雖然沒有什麼好在意的,可是當他看到項灝薩,正返回府中身邊跟了一名女子之後,就不一樣了……

隱忍著,沒有當場爆發出來,悄悄的跟在兩人後面,當然……他要進門時要守衛不要通報,就這樣的待在外面。

看著廳中的兩人,僕人照往常一樣上了茶。而項灝薩則是拿起茶來,喝了一口,冷冷的看著她。

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據說是他那已死的爹,在他還是小寶寶時,就已經指定的婚配人選,在他知道這件事之後,非常的不爽!

也因此,這三天他完全沒跟那名女子講過話。更甚者,根本當她是空氣。

女子雖然這三天都跟他同進同出,對於他的態度,她也只是微微笑著,沒有說什麼,『一派溫順』的任勞任怨,四周的人都因此而相當的同情她。

而這也是她想造成的效果。她雖然天天來他家門前報到。可是,卻從不主動要求什麼,當然,除了表面上的『培養感情』之外,而她的培養方式,便是項灝薩到哪兒,她就跟到哪兒。不求退,也不求進,就只是這樣,他不說話,她也只是靜靜跟著,畢竟她向來極有耐心,所以也不覺得什麼……反正對方雖然冷漠,但卻沒有掃她出門。所以她能跟就跟。絕不放棄。

至於那個南耀王,她根本就不看在眼裡。只要有時間,讓她跟項灝薩培養感情,她不認為自己會輸給對方。

她跟他的差別,也就是性別上的不同。

此時她該想的,便是要怎麼讓項灝薩,跟她說上一兩句話。

看著他雖喝著茶,卻蹙著眉,顯然不是很喜歡喝茶,卻硬要喝,這讓女子感到很好奇,於是抱著好奇的心,她開口問著,「項公子既不喜喝茶,為什麼不改喝別的……」

「……」項灝薩沒理會她,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見他沒有回答,女子也不氣餒,微微笑著,「項公子對行軍打仗很有一套,可是對於茶就不太行了,喝茶,首要的是細細品嚐,略聞一下茶品的香味,再慢慢的喝……一口接著一口會發現茶的甘醇和甜美,並不是像項公子一般,直接就用灌的。」

「……」項灝薩並不想聽煩人的蒼蠅說話,所以喝完了茶,他就丟下女人進房裡去了。

女子看著他離開,嘆了一口氣,「唔……還是不行麼?」女子低垂著頭,有點無力,但還只是三天而已,她不會放棄。

見項灝薩回房,衛驥恨冷冷的看了女子一眼,用可以殺人的眼光看著她之後,便閃到院落的另一邊,進了項灝薩的房裡。

項灝薩正在換衣服,察覺有人進入他的房裡,聽到了熟悉的腳步聲,所以他並沒有請來人滾出去,而是繼續脫著衣服……

當他衣服脫到一半時,感覺上腰上有一道溫暖的手,正微微顫著抖,將他抱入懷裡,項灝薩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可是心裡卻在嘆氣。

「你該對我有信心一點。」

「很難吧?她是誰?怎麼會跟你在一塊?」

「柳御荷,禮部尚書之女……是我的未婚妻。」 

「我不准你娶她!」手抱的更緊。

對項灝薩來說這種力道已經有些痛了,不過項灝薩並沒有說話,而是轉過身抬頭看著他。那冷淡的臉上,此時正無比嚴肅的……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