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雷宇就被烈特爾貼上「卑鄙勿近」的標籤......

雷宇微微笑著,看著窗外,「烈你晚上要在這邊夜宿吧?可是我剛剛問過似乎已經沒房間了!」

「那我跟伊萊斯睡一間。」烈特爾這般說著。

「伊萊斯狗狗是我的!」把兒子搶過來!

「他明明就是我的!」抱住弟弟擠開狐狸!

「他剛剛認我做媽咪了!」搶過來搶過來!

風在一旁汗顏著,怎麼覺得這兩人相處的好還是不好呢?不過為了脫離戰圈,他悄悄的把伊萊斯帶到床邊免得被他們拉來拉去,變成兩半就不好了,任他們去吵。

「你自己不當的!所以他還是我的!狐狸就到別處去吃肉吧!」

「......我和風哥哥睡一間好了。」終於,伊萊斯垂下肩膀,略顯無奈地說著。不過,烈特爾與雷宇一起睡會不會更糟呢?

風微笑著看著他們,「放心,他們沒理由吵自然就不會吵了,根本不用擔心會更糟。」只是他的頭好像越來越昏了,不能被發現。

而雷宇則是瞪了烈特爾一眼,看著伊萊斯,「伊萊斯,跟媽咪回房間去。」

「別跟他回房!要也是跟我一起睡!」烈特爾回瞪著雷宇,兩人之間又激起了對立的火花。

「我和風哥睡,不然我就自己去找其他旅店或露宿。」為了阻止兩人繼續爭吵,伊萊斯這般說著。

風面無表情的說著,「就讓伊萊斯跟我睡吧,還有……你們真的該適可而止了。」風說罷,露出了不容拒絕的表情,而且笑的非常燦爛。

見狀,伊萊斯嘆了口氣,他怎麼覺得衝突的範圍似乎越來越大了?唉,未來的旅途堪慮呀......

接著,黑夜來臨,雷宇克羅咬著麵包,在午夜十二點的時候,換上了夜行衣,還拿東西遮住了他那顯眼的金髮,躍上了聖殿教堂的屋頂。

而伊萊斯與烈特爾則也跟著去,他們沒有咬麵包,不過也跟他一樣都一身黑,在黑夜中隱藏自己,以免被人發現。

雷宇看著他們,「你們怎麼也來了?怎麼沒人在旅店看著風……那傢伙正在發燒呢……」雷宇小聲的說著。

「沒關係,我有跟烈特爾哥哥要來小小烈,他正照顧著風。」伊萊斯回答著,他的觀察力一向都不弱,所以也有發現。「為了以防萬一,我和哥哥都做了層結界。」

雷宇克羅點了點頭,而後看著下方的巡邏,就如皇宮一般,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陰謀』的味道真的很重。

看著一隊巡邏兵離開之後,雷宇躍了下去,躲藏在樹後面,將氣息降的最低。

而烈特爾則是隱去了自身氣息,化成了一般的蝙蝠,飛到了下方去看情形。

雷宇克羅躍到了屋前,透過窗戶,看著裡面,只見裡面的景象,根本有如地獄一般,一群非人族少女,只圍著白色的透明衣物,個個站在神像前,而牧師不知道對她們說了什麼,讓她們個個用鮮血祭『神』。

烈特爾也看到了那一幕,蝙蝠的他倒掛在外邊的樹上,思考著自己現在該做什麼。他本身善惡的意識並不清楚,他只是想保護重要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或是偶爾心血來潮才會出手。

雷宇克羅看了看,覺得很無趣,再加上他突然肚子痛,於是打算找個地方去方便一下。

想了想,烈特爾對著裡面的牧師使用攻擊魔法將他們擊飛,而後便往回飛,避免還很純淨的乾弟弟伊萊斯看到那一切。

但是,牡師並未被他的魔法所攻擊。倒是驚動了附近的巡邏兵,害的正在方便的雷宇來不及反應,急忙的跑開,還抱怨著烈特爾不通知一聲。

就在這時,一道銀色的人影從牧師的身邊閃了過去,等牧師反應過來時,牧師已經全部的被綁住。

雷宇連褲子都來不及穿,也還沒解決乾淨,就很倒楣的閃入暗巷,而且想上廁所的感覺也因為緊張而縮了回去......只能說可憐。

所以他現在光著屁屁,好像跟人家說……來吃我吧!來吃我吧!

那道人影閃進來後又以極快的速度閃出去。

倒是那些少女,似乎是因為受到驚嚇,而四處逃竄著。

烈特爾和伊萊斯分別使起了催眠魔法,讓那些士兵全昏睡過去,避免麻煩發生。接著,他們開始尋找雷宇,還不知道現在的雷宇著實狼狽......

雷宇克羅從樹後面繞出來,可是卻因為踩到狗尾,而被狗追,接著掉進了一個深深的黑洞之中……

而且,他的褲子勾到樹枝,所以也完全掉了......

雷宇克羅掉進的黑洞之中,似乎是一個連結到其他世界的點。他從黑洞爬了起來,順便在黑洞解決一下生理需求,接著看到地上一個金色的星星亮片,好奇的撿了起來。

他看了看四周,發現褲子還勾在樹枝上,連忙伸手去拿它,隨後趕快穿上去,以免不小心飽到色狼變態們的眼福了。

接著他才去找烈特爾會合,順便給他一個戰利品,也就是那個金色的星星片。讓他去研究。

「這是什麼?」烈特爾好奇地問著,拿起來看,一旁的伊萊斯也跟著看,好奇那是什麼。

「誰知道?我剛剛在地上撿的。」雷宇克羅看著那星星片,「不知道值多少錢……」

「搞不好賣不了錢也不一定?」烈特爾反問著。

雷宇克羅看著像天上的星星的碎片,突然之間,對他有一種懷念的感覺。感覺像是很久以前,他也曾經擁有過它。

而其他人則是沒有什麼感覺,只是很好奇那到底是什麼罷了。那是他們所沒見過的東西,怎麼研究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也因此,他們也不再做多餘的研究,決定先回去後,再慢慢討論接下來該往哪裡去。

在路上,他們也經由小小烈的通知撿了方才的銀色身影,也就是應該待在旅店休息的風回去。

小小烈買了藥,讓風服下,此時風已經睡著了。手也緊緊的抱著小小烈,似乎怕什麼重要的東西會消失。

小小烈覺得他好像會被勒死,所以急忙通知烈特爾叫他們快點來,一邊用小手小腳掙扎著想爬出。

似乎覺得他似乎很痛苦,風稍微放輕了一點,睡夢中,喃喃唸著幾個名字,而後又繼續沉睡。看來小小烈給他吃的藥,似乎加有嗜睡的功能。

小小烈鬆了口氣,接著受到風的「傳染」,眼睛開始眨呀眨,漸漸打起盹來了。

風輕輕的摸著小小烈的頭,睡夢中幫自己和小小烈拉上了被子,而後沉沉睡去。

而小小烈也在不久後跟著睡著了。

當雷宇等人回來時,看到的就是風抱著小小烈很安心的睡著。臉上似乎還掛著淡淡的安心的笑容。

見狀,眾人是鬆了口氣,總算是安心多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