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海上生活

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而自那天起,維斯瓊琳和晝林比的狀況,就一直很不樂觀。

雖然對晝林比這個人沒有好感,但看在他盡心盡力的在救援大家,瀰亞也沒有說什麼。倒是法塔尼特他在讓維斯瓊琳和尤莉瑪蓮兩個人『醒』來之後,就一直在沉睡。特別是維斯瓊琳到現在都還沒有真正的清醒過。

幸好傷兵雖然很多,但真正危急到性命的卻沒有。只是他有點擔心維斯瓊琳小姐,畢竟被地獄之荊棘所綁住的人,在每月的那一刻,都會感到如地獄般的痛苦。

這是藤封瀾說的,其實瀰亞自己也不懂,那是怎樣的痛苦。

天空晴朗無雲,海面的風徐徐的吹來,空氣中帶著略微的鹹味。一波又一波的海浪起起伏伏,帶給瀰亞莫名的暈眩感。就在這時,瀰亞突然腳步一頓,突然嘔了一聲,手捂住口,迅速的跑到船邊,開始大肆的嘔吐起來。

「唔……嘔……」瀰亞此時不禁怨嘆起自己的父親有路不走偏偏要讓他們坐船,唔……難受死了。

雖然瀰亞這麼想著,但其實他很清楚自己的父親的選擇是對的,沒錯,在那種情況之下還能迅速做出正確反應的,也只有比較老的那一輩的。

看著紀禮亞公國,對於父親和弟弟妹妹,他就算有再多的不放心。可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跟著大家一起亡命天涯了。

但是,總有一天,他們會回去的吧?

就在這時,尤莉瑪蓮走了出來,雖然她看起來無恙,但心裡卻相當的難過,畢竟姊姊的情況一直時好時壞,再加上那個討厭鬼每次都待在小瓊姊姊的船艙裡,讓她根本無法進去探視。

在甲板上吐的昏天暗地瀰亞一看到她便虛弱的笑了笑,拿起自己的帕子,擦了擦嘴,「尤莉瑪蓮小姐,你的眉頭都皺在一起了,放寬心吧,藤封瀾已經在想辦法了,更何況隨行的還有法塔尼特,有他們兩個軍師在,不會有事的。」

「嗯,我知道,可是心裡還是免不住會擔心。」尤莉瑪蓮苦笑著。

瀰亞見尤莉瑪蓮如此擔心,思索了一下,以前只要弟弟妹妹心情不好或受傷時他都會用一些不起眼的小魔法搭配一點花招,討弟弟妹妹們歡心,這是自己目前所能辦的到的吧。

「不如我弄個法術讓你看,或許你會開心一點也說不定喔。」

「好啊。」

瀰亞微笑著,隨即用手凝聚一顆魔法球,「這是火系最低等的魔法──火球術,如果再加上水系魔法,嗯……雖然火水相剋,但這是用在敵人身上,如果只是要變一點小花招的話那倒還可以。」只見瀰亞將火球發射到天空之後,又隨即發出第二顆包含水在其中的火球,結果火碰到火炸了開來,接著又有水噴了出來,「這招我取名叫『煙花散霧』,還不錯吧,每次我弟和我妹都看的很高興。」

「嗯……很美。」尤莉瑪蓮看著直拍手,臉上總算出現了一絲笑容。

「公主感到高興那就好了,我陪你去看看維斯瓊琳小姐吧。」瀰亞微笑著看著她,知道她不肯一個人進去探視,所以提議著。

「謝謝,以後大家都是同伴了,你喚我小蓮就可以了。」她並不希望自己的同伴喚她如陌生人一般,更何況現在是在皇宮並非在皇宮,那些俗禮其實早該免了。

「不,論尊貴您是公主,我是平民,論文學、才識、膽量,公主更是要比我要強上太多,在我還沒有能力保護大家,做為大家的後盾之前,我並不想跟大家稱兄道弟。」瀰亞微笑著眼神堅定。

「……這樣嗎?其實我覺得以瀰亞先生的氣度,已經相當可敬了。」尤莉瑪蓮認真的說著,「試問天下間,像瀰亞先生這麼堅毅、這麼堅忍的人有幾人?」

「公主太誇獎我了。」瀰亞一邊走出船艙,在維斯瓊琳的房前頓了頓,「其實……我對自己沒有那麼足夠的信心,我只是比一般人較為不服輸而已。」

瀰亞打開了門,看了看尤莉瑪蓮,「公主請進吧。」

尤莉瑪蓮點了點頭,踏了進去。

踏進去之時,維斯瓊琳已經醒了過來,看到身邊的晝林比她感到有些意外,原本以為在他身邊照顧她的應該是小蓮或者是小緋,卻非想到是只有幾面之緣卻為他們出生入死的晝林比。

她有些疑惑,不過還是爬了起來,看著晝林比,「晝林比先生,謝謝你。」

原本正在磨藥汁的晝林比看到了她,臉上似乎閃過什麼,不過還是淡淡笑著,「維斯瓊琳小姐,你醒了?」

「嗯,你的傷好了嗎?」維斯瓊琳擔憂的看著他,上下審視著,不知道為什麼,晝林比總是給他如兄長般的親切感。

「外表來看是治好了,但我知道那隻手大概永遠是治不好了,所以也不能過度的使用,否則骨頭將會脫節,就算可以接回去,大概神經也壞死了。」晝林比不甚在乎的說著,臉上的表情依舊淡淡,依舊有著些微的威嚴,但卻沒有大將軍的那種嚴肅了。

就在他說完這句話的同時,尤莉瑪蓮踏了進來,看到了他,將頭偏到一邊去,可是過了一會又用擔憂的眼神看著維斯瓊琳,維斯瓊琳見了,搖了搖頭,「小蓮不用擔心,我沒事。」

「姊姊的氣色依舊很不好……」

「我的臉上本來就是這樣,可能是你沒有發現吧?」維斯瓊琳安慰的說著,「藤封瀾和忌殤天呢?」

瀰亞苦笑著,「藤封瀾在跟法塔尼特研究……怎麼讓忌殤天變成美美的『姑娘』家。」

「呃……他們這是做什麼呀?打算演戲嗎?」她應該沒有聽錯才對?還是她今天身體不適導致腦袋壞掉或重聽了?

「他們說想要解決鬱悶的心情……還有,想要讓姊姊開心一點。」尤莉瑪蓮自己剛聽到時也是相當的汗顏,她沒想到他們會想出這種『怪』方法來。不過其餘的不談,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方法。畢竟真的很搞笑。

「不止如此,原本他們還打算邀晝林比一起玩,誰知道晝林比會那麼激烈的『逃』到維斯瓊琳小姐的閨房來。」瀰亞苦笑著回憶晝林比像一陣封逃到這裡的景像,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呃……」他們正常嗎?維斯瓊琳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非常奇怪的事,讓她感到很汗顏但又有些喜悅。

汗顏的是他們用了很奇怪的方式想讓她開心。喜悅的是自己擁有了很好的夥伴。但她一直沒發現到,晝林比看到她的欣喜,自己似乎也跟著高興了起來。晝林比看了看她和小蓮,默默的退出船艙了。

尤莉瑪蓮看到他走出去,覺得很疑惑,就她來看,晝林比並沒有立刻的與妹妹相認,這是為什麼?魍酖說的為了她,連她的朋友都可以利用的意思又是什麼?晝林比想利用他們達到什麼目的嗎?但……至少他現在對他們是沒有害的吧?

維斯瓊琳看著她,看著一直看著門的尤莉瑪蓮沉思,而後過了一會,才問道,「小蓮,你在想什麼?」

「不,沒什麼。」尤莉瑪蓮苦笑著,她認為這是晝林比和維斯瓊琳兩人的私事,所以她不便透露,就算她與維斯瓊琳相識、相知再久也不方便。

見狀,個性淡然的維斯瓊琳也沒在追問,她認為她有必要知道的事遲早都會知道,若是沒有必要知道或別人不肯透露的事,就算她問再多次也沒用,所以她並不浪費任何時間在這上面。

就在這時,瀰亞突然跪了下來,兩人看到了他此舉,紛紛的疑惑的看著他,問著,「瀰亞,你這是做什麼?」

「請維斯瓊琳小姐拜託請教導我武功。」瀰亞堅定的看著維斯瓊琳,這讓維斯瓊琳感到相當疑惑,而後搖了搖頭,「我怎麼能教導你武功呢?」

「不,您是目前最接近神器使用者的人,請您務必教導我使用赫禮斯之弓的方法,及基本的防身術。」

「……瀰亞,不是我不教你,而是我沒有能力教你,噬魂刀已經不見了,就算我手上還擁有噬魂刀,我也沒有能力可以教你。」以她現在的狀況,要爬起來都難了,又怎麼會有能力可以教瀰亞?

「不,噬魂刀還在,在您的心裡。」

見瀰亞這麼篤定,維斯瓊琳卻相當的疑惑。看到瀰亞手上的蒼鷹手環,她疑惑的盯了很久。而瀰亞似乎也發現了維斯瓊琳正在看他的蒼鷹手環,將手舉了起來,「這是赫禮斯之弓的煤介。」

「我想……就算你有赫禮斯之弓也沒用。」她說這話不是故意要打擊瀰亞,而是此時瀰亞的力量尚不成熟,就算她教了也沒用,不過她倒是可以教他一兩招保命招式。

於是她轉頭,「小蓮你可以先出去嗎?」

「嗯?好……」尤莉瑪蓮點了點頭,便先退出去了。就在她退出去的同時,她看到忌殤天打扮的相當恐佈。臉頰上畫上了淡淡的腮紅,這倒還好,可是嘴唇上卻塗上了又紅又厚的口紅,這不禁讓她當場笑了出來,更別說那一身……有違美感的洋裝,還有那個看似走一步就快要跌倒的高跟鞋……
看完之後,尤莉瑪蓮完全不顧形象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聲不絕於耳,而可以看到藤封瀾和法塔尼特也拼命的忍著笑。

唯一沒什麼感覺的似乎只有晝林比,只見他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後,便走到外面去了。讓讓藤封瀾和尤莉瑪蓮相當不解,難道他們弄的不夠好笑?

法塔尼特看他們不解,於是解釋著,「晝林比並不會因為這種事而覺得好笑。」意思就是說不是他們的化妝功力差,而是他本來就是那個樣子。

對於這番話,尤莉瑪蓮有另一種層面的讀解。

「……或許,要讓姊姊笑比登天還難?」意思是說,姊姊語晝林比是兄妹,或許姊姊也不會覺得好笑?

「此話怎麼說?」當時沒在場的藤封瀾,完全不明白。

「這個嘛……或許你應該去問問晝林比。」尤莉瑪蓮微笑著看著他。

藤封瀾聞言,覺得此事一定相當重大,所以尤莉瑪蓮才沒有說,應該說她沒有立場說那些話,所以他聳了聳肩,打算找個時間跟晝林比談一談。

而從化妝開始到現在,忌殤天都苦著一張臉臉,雖然他對很多事都不在乎,可是這、這種事他不能不在乎啊!而他之所以會答應這個怪異的要求,無法是希望維斯瓊琳能夠開心。

藤封瀾見他苦著一張臉,嘿嘿笑著,「你可以繼續苦著一張臉,不過等一下進去時,可是要笑的開心點喔!」

「為什麼?」

「……因為這樣才夠滑稽嘛。」

「……」有時候忌殤天真的很想一掌劈死藤封瀾,不過最後還是都是笑笑的帶過。

雨緋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轉過頭咬了他一口,「不可以欺負主人!」

『好兇的的鳥。』不知道烤來吃好不好吃?

就在此時,房內的維斯瓊琳站了起來,走到了瀰亞的面前,將他拉了起來,「關於神器的事,只能靠你自己,但是我可以教你一些基本的防身術。」

瀰亞聞言,欣喜過望,看著她,「我一定會努力學的!」

「首先,你想走的是武術路線還是魔法路線?」

「武術!只有學好武術,才能保護好我所想要保護的人!」瀰亞堅定的說著,維斯瓊琳看著他,看到了他眼中不容置疑的堅定,「那好,我可以教你,首先學武必需先練氣,每天早上起來,在甲板上靜坐一個時辰!」

「是!」

接著維斯瓊琳看著他,思考了一下,「你所使用的武器──弓需要練的臂力、腰力、腕力,所以……」維斯瓊琳拿出兩手環,那是一個跟瀰亞手上的手腕有相同刻印的手環,維斯瓊琳走了過去,將兩個手環套在瀰亞手上。頓時瀰亞覺得自己的手似乎重了許多,都垂了下來。

「這是讓你練臂力的,你每天帶著它,手心內縮向上九十度,每次一百下,一般人大概需要三個月手臂就會很有力了。你的話,我希望在船上這趟旅途完,你能達到我的需求。」

想了想之後,維斯瓊琳又拿出了另兩個腳環,將他套在瀰亞的腳上,「每晚各練三十下伏趴之勢,練完可以拿下來,畢竟帶著也會造成筋肉的負擔。我想到岸上之前,你就可以脫胎換骨了,但切忌不可以太過勉強自己,若是覺得累就拿下來休息。」

「我知道了。」瀰亞知道這段路不好走,所以他一定要趁這時好好的修練。就算不能幫上大家的忙,至少也不能讓他的存在成為累贅。

「如果你都準備好了,那麼你就可以拿下來,到時我會教你基本的武術。」維斯瓊琳看著他,淡淡的笑著。

經過這次的談話,瀰亞對於維斯瓊琳比原先的純粹欣賞變成更加的欽佩。他想的果然沒錯,維斯瓊琳一定可以教好他武術。雖然他也曾經想過想要去找藤封瀾、忌殤天和晝林比等人。但是自己曾經與藤封瀾有些小過節,所以他覺得有點尷尬因此沒去找他,而且藤封瀾似乎很討厭自己。而忌殤天武可以,但他並不認為他教人也可以,所以瀰亞選擇放棄。至於晝林比……觀察入微的他看出晝林比此時並沒有心將事情放在維斯瓊琳和尤莉瑪蓮的事之外,所以他還是只能選擇放棄。

「好。」瀰亞點了點頭,而後略為艱辛的站了起來,因為手上腳上的東西讓他感到相當的沉重,差點就要往前栽去。幸好他及時的扶住了一旁的桌子,才得以悻免摔的四腳朝天。

維斯瓊琳見他這麼辛苦,有些不忍,想幫他把腳上的腳環拿下來。可是轉念一想,還是選擇放棄。

這就是現實的殘酷,瀰亞不加緊練習。不止會在之後的旅途造成重大的麻煩,還有可能會因此而賠掉一條小命。同時他們也不知道魍酖會不會追來,也因此真的是時間緊迫。

不過瀰亞本身是無辜的,是因她而被捲入,所以她認為自己有責任。至少要教導瀰亞武術的基礎。

瀰亞並不明白維斯瓊琳的心思,所以並未表示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船艙的門打了開來。

維斯瓊琳首先印入眼簾的是──一個身穿很奇……特的『女人』。之所以會頓了一下,那是因為維斯瓊琳一時找不到適合的辭來形容。

感覺會化著超濃的妝,穿著超長的裙子的人並不多。和看起來不太搭襯的高跟鞋,背後的毛髮是深深的黑,整個感覺就是怪異。特別是對方一進來,還朝著自己猛笑。

這讓她覺得更加怪異。她認識她嗎?

此時的維斯瓊琳並沒有把他當成了一個『男性』只當是個穿著很怪異的『女人』,以為他喜歡化濃妝和穿著一身不搭稱的衣服。

同時她也忘了,這船上不會有他們以外的陌生人。

疑惑著看著他一會,感覺有點熟悉,又不知道是在哪見過。她將頭轉向藤封瀾,「藤封瀾,這個穿著奇異的『小姐』是誰呀?」

聞言,藤封瀾差點沒笑出來,只能故做疑惑的轉移話題,「維斯瓊琳小姐,以後請叫我小封就可以了。」

「這樣好嗎?」維斯瓊琳看著他,並不是很贊同。

「嗯!以後大家都是朋友了,而我的責任就是保護……小姐的安全,所以請小姐把我當成朋友一樣。」藤封瀾微笑著,執起維斯瓊琳的手,在上面輕輕吻著。十足的像個紳士。

維斯瓊琳因他突然的舉動,靈魂深處似乎輕顫了一下。感覺不知道多久以前,初識時『他』也曾經這樣對待過自己,這一刻讓她覺得熟悉。

同時藤封瀾也沒想到,他小小的舉動,會牽引出靈魂深處的前世感覺。同時他也看到了,前世的維斯瓊琳……戰火瀰漫,耳邊傳來痛苦的呼救,她的身影穿梭在其中,不停的拯救著族人,以及受傷的夥伴。當時的她力量並不強大。但她有堅毅的眼神和慈悲的心和強烈的親和力。

那就是前世的她。其餘的,他就再也看不到了。

就在這時,忌殤天看到他們彼此凝視著對方,不禁哪裡來的不悅,他自己也說不上來,也因此他穿著那身奇怪的洋裝往外走去。

瀰亞和尤莉瑪蓮見狀,疑惑著看著他。而藤封瀾則是笑笑沒說什麼。

維斯瓊琳則是問道,「那個穿著怪怪衣服和一臉不搭稱的濃裝的到底是哪位小姐?」

瀰亞看了看離開的忌殤天一眼,「那位與維絲瓊琳的英氣不同,完全沒有女孩子的感覺,我想應該是……」怪物吧?瀰亞在心裡疑惑的歪著頭。就在這時,他似乎也忘了方才進來時,自己和尤莉瑪蓮所說過的話。

藤封瀾苦著一張臉,這樣的效果到底是算好還是算不好?好的是,維斯瓊琳沒有他想像中那麼低落和痛苦,以及代表著自己和雨緋的化妝功力還不算『差』;壞的是……搞不好忌殤天會有一陣子在哀怨中度過。不過其實這也不關他的事。他現在的目標是超躍晝林比。

不過他想,以晝林比的態度來看。或許還會把這樣的目標視為無聊。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所搭乘的船巨烈的搖動了起來。維斯瓊琳緊張的從床上爬了起來,但卻被藤封瀾給阻止了。

「小瓊,這件事就交給我就好了。」藤封瀾微笑著看著她,給她一點強心劑一般的笑容,畢竟他並不想當個無用的男人,處理這類的小事他辦的到。

「是呀,姊姊在這裡躺著就好了。」尤莉瑪蓮微笑著看著她。

「沒錯,維絲瓊琳小姐就好好的休養,若是不休養好或許反而會成為大家的累贅呢。」瀰亞看著她,而後首先往外走去。他並沒有因為方便行動而拆下那些手環和腳環。他認為這是測試自己的好時機。

維斯瓊琳看著他們,雖然有些不放心,但還是只能看他們的了。夥伴之間要互信,不要太過逞強,這點她比誰都懂。畢竟若是不相信自己的夥伴,但也無法達到互信互助了。

「那就拜託你們了,不要太過逞強。」維斯瓊琳看著他們,眼上有的是全然的相信。

就因為她全然的相信,毫無保留的信任,讓三人都相當的高興。三人點了點頭,而後便走出去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