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海上怪物‧魔王的召兵史

當三人走到甲板上時,船帆上坐著兩隻……通體全白的海豹,說是豹其實也不對,因為那雖然有豹的身體,可是卻有龍的尾巴。那達亞斯大陸上的人稱牠為佛格迦。

佛格迦平常生長於海上,被喻為神獸的一種。脾氣很好、非常的好。但是若是太餓或者是太久沒被祭拜,就會破壞經過的船支,達到牠們想要達到的需求。

見狀,這讓藤封瀾等人鬆了一口氣。原本他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心裡準備,想著若是魍酖來的話,已經準備要……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在他們出來之前,已經先與船伕知會過路線。

雖然這個行為很懦弱,但這是保命的唯一方法。沒人想在這個時刻與他正面衝突。他們在此時此刻,需要的是力量。而不是逞強之後讓自己送命。

但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此時魍酖不只沒事而且正在『招兵買馬』?招兵買馬的方式是……他在路上撿了一隻狗,那隻狗一直向他搖尾乞憐,說他肚子餓了,再不給他東西吃他會死掉。

這是史上最滑稽的魔王招兵買馬方式了吧?魍酖在心裡想著,只見赫辛爾吃的很愉快。但那些東西想當然爾不會是他煮的。他也不向一般的魔王那般,有個華麗的城堡、數千名奴僕,高貴的紅酒,美麗的貴婦伺候還有忠心耿耿的臣子。

數萬年以前,他確實有這一切,城堡、紅酒、貴婦還有臣子及……朋友。但隨著他的心漸漸的驅向於邪惡、權利、利益、嗜殺、嗜淫、無上的力量之後,那些人漸漸的從他身邊離開。直到他發現時,他只剩下自己。

回想起封耀、赫安斯‧葛立、伊蓮娜斯、艾晝菲納、特斯塔蘿莎……以及他得屬下,魍酖凝目看著藍天。那些離開他的人都該死、該死一千次、一萬次,這樣才能撫平他千萬年來痛苦的等待!

他的孤獨、他的寂寞!誰能懂!

想著想著,他不禁捏碎了前方的杯子。玻璃割傷了他的手,鮮紅的血液、溫熱的血液從上而下流去。他抬起了手,極為邪魅、極為魅惑的,舔了舔他的血盡數飲下。

赫辛爾看著他。他知道也非常的清楚,他遇上的人是史上無敵大魔頭,如神一般強大;但與神不同的是,他的心已經死了。活著的只是一具驅殼,而他的心也是邪惡的、孤獨的,看到他將自己的血盡數飲下,他雖然感到一陣反胃,可是那魅惑的表情,卻吸引了他。

再說,他找來的食物真是太好吃啦啦啦──還有雖然此時此刻還看不出來,但他的確有獨霸天下,將世界上的螻蟻揉鑭的資格。睥睨天下唯我獨尊,他也有那種本事,把人當成機器使喚。

但是,他想像中的魔王,都是要有很多人圍繞在他身邊,膜拜他,恭敬又膽怯的服侍他。而不是孤獨一人到處亂闖!

決定了!他要為魔王招兵買馬!用食物賄賂!

此時,赫辛爾的腦袋裡,已經出現一幅場景。一幅黑暗世界,魍酖手中拿著美酒,斜倚在椅子之上,旁邊抱著兩女美麗優雅的貴婦,四周有許多百姓在膜拜他。而他則是冷漠的看著他們。身邊有他和其他三名夥伴。這些人的效忠,雖然是他以……食物賄賂來的,可是有著他們的幫助,魔王的黑暗帝國將會進入史上無敵的強大。

……

……

……

啊啊,短暫的認真過後,他發現他好懶啊。還是不要動好了。懶啊懶啊懶。還是問問魔王有沒有地方可以供他休息好了。赫辛爾懶懶的打了一個哈欠想著。

魍酖看著他表情變化萬千,不禁感到相當疑惑。冷冷的掃了他一眼,讓他不再胡思亂想,而後站了起身。

看著他,問著,「吃飽了?」

「啊啊……是啊。」看魍酖那個樣子,他又不敢問了。

魍酖看著海的方向,嘴角微勾,露出了一抹殘忍的笑。而後看著赫辛爾,又恢復成平靜無波,「要跟我走,就要對我發誓效忠,不離不棄。」

「好!只要魔王大人願意給我無止盡的東西吃,我就對您發誓效忠,不離不棄!」

魍酖聞言瞬間無語,這大概是史上最滑稽的發誓辭了。

「可以,若是你背叛了我,那就會永遠找不到東西吃。」魍酖看著他淡淡的笑著,那是一種很高興很純真的笑。不似平常的殘忍,不似平常的輕篾,而是發出真心的。

這一幕,讓路過的臨夜看到了。不知道為什麼,他第一眼就認為能夠讓那個人發出那樣笑容的人很不容易,看了一會,他主動的走了上去。

魍酖似乎發現了他,又恢復成了平時的表情。甚至是有點冷意。這不禁讓一向狂妄的臨夜也有些退縮。

但……他相信,他們會需要他的!畢竟,他方才其實已經在附近站了許久。原本他是受人之託,前來殺人的,可是走到這裡,卻發現那個人──孤獨、高傲、優雅、獨特的血腥,就是他想要效忠的對象。

但是,他不會平白無故的對他效忠。因為這世間,並沒有那麼好的事!

臨夜一開始就使出了他的絕招,『巨人的車輪陣』這個陣法雖然裡面的土偶沒有自己的思想,但卻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攻擊對方。只見土偶開始拾起地上的土泥,往魍酖的方向擲了過去。魍酖在他來之前就已經發現了他,不過因為他身上沒有殺意,所以他只是靜靜的觀察,卻沒料到對方會突然對他發動攻擊,這讓他相當不解。

不解的同時,他在心裡突然有一個想法,殘酷的一笑之後,他上前,不理那些土偶,而是用腳踹飛了來人──臨夜,而後將他壓住了他,「你想幹嘛?找砸、殺我?還是……你要說是那個老頭派來的。」

他說的老頭,是瀰亞的父親,也是他的僱主吧?

臨夜狂笑了一翻之後,站了起來,「你的確是有讓我臣服的力量與智慧,雖然那老頭說你不太用大腦,不過看來你也不笨嘛,怎麼樣,要不要收我當部下,我願對你發誓效忠,此生不離不棄,如何?」

看他的狂妄、看他方才一瞬間就招出土偶的魔法能力,魍酖也狂笑著,「好!你比那隻狗要強多了!以後你就當那隻狗的部下,供他使喚!」

等等等等等,再怎麼樣他也是使喚那隻狗的人吧!!他信服的可是只有魔王陛下,可沒有連他收的手下都信服,不可以!他嚴重抗議!!

魍酖看著他,冷冷的說著,「難道你不願意?」

見他的眼神,臨夜哈哈笑著,「好!不管是誰都好,但前提是他要跟我比一場!」

赫辛爾聞言,「啊?沒搞錯吧?我不要不要,太麻煩了,魔王陛下我想睡了……哈啊……你就隨便他吧,他要不信服我就信服你,反正我們現在已經是生命共同體。」

當他話一說完時,只見四周捲起了暴風,是由魍酖的身上發出的,黑色的暴風圈在空氣中急速的流動。魔王高高的飛了起來,「告訴我,你現在還想睡不睡?」

「啊啊啊,我不睡了。」赫辛爾汗顏的看著震怒的魍酖。

「你說過了,吃飽就會辦事,難道我沒讓你吃飽?」魍酖冷冷的說著,看著下方,前方是碼頭,碼頭前方有四、五艘小船和一艘特別大的帆船。

而後看向他們,「臨夜你與赫辛爾兩人比賽,若誰先到那艘看起來很大的帆船誰就勝了。」

「哈,就憑他哪比的過我!」臨夜自信滿滿,不改狂妄本性的說著,他那好勝的樣子十足向個未長大的孩子。

他那個樣子,魍酖似乎看到了自己,自己也如他那般的狂妄,甚至是殘忍的,不過對待自己人並不需要如此,他得要他改一改才行。

不過,對於初次見面的人,他並沒有打算要那麼做。畢竟這時的他尚未完全信服自己,不似赫辛爾一般,他要的是完全的信服。

封耀曾經說過,要讓他信服,除非是他能把全天下的女人都拿來當他的後宮,其餘免談。照他那個條件來看的話,赫辛爾真的是太好養了。

不過他並不會告訴赫辛爾,因為……人心是貪婪的他是、任何人都是。他不知道他家的小狗什麼時候會反咬他一口,或是向他索求無止盡的食物。

當他回神過來的時候,發現那兩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聊開來了,赫辛爾似乎告訴臨夜,他很會賭博,而且從來沒輸過!

聞言,臨夜不服氣的看著他,「要不然我們不要比賽跑,來比賭博!」

「你沒看魔王大人那麼兇,惹到他就會沒食物吃了……」赫辛爾無奈的垂著一條可憐兮兮的狗尾。

聽到他們的對話,魍酖眉頭緊蹙著他並不喜歡虐待動物,雖然那場戰爭造成了很多人死亡,但是他趕保證,他從來沒虐殺過一隻動物。牠們會死,都是被波及的!

他很清楚,不管是赫辛爾還是臨夜,其實都不足以領導,而他以後的人馬肯定會越來越多,他需要的是一個擁有領導氣質,可以適當的差遣他屬下的軍師型人物。

原先,這個領導著千軍萬馬的位置是艾晝菲納和封耀輪流擔任的。當時的他們似敵似友似夥伴,但是因當時的他並不懂得把握,所以才會落到這般地步。

不論如何,他們現在已經是完全的敵人,而他也沒必要對他們留情。就算現在精靈王、魔龍王、影妖王、影狼族的人站在他面前,他也照殺不誤。

這個世界以及這個世界的最強大幾樣武器,將會落入他的手中!

赫辛爾和臨夜看他的表情越來越恐佈,不禁有些奇怪,他們不比也不用這麼生氣吧?

臨夜雖然對魔王的任何表情都很感興趣,但還是最喜歡他原先的那種淡淡的笑容,那樣子的笑給他一種溫暖的感覺。

被打斷思考的,是一種突如其來的惡意想法。他向狗招了招手,惡意的笑著,「小赫,你想不想有更多可口美味的東西吃?」

「當然要!」赫辛爾的狗尾巴晃的更用力了,哪怕這時魍酖突然說不給他東西吃,他就會開始阿嗚阿嗚叫,悲泣。

「很好,那你跟臨夜在這裡賭博,誰輸了,以後每天早上,就來這裡招兵買馬!」說罷,他用著魔影寄宿,讓這附近的人全都被寄宿。所以這裡有的一切資源,都已經落入他的手中。

而後,他的手上突然出現一塊木板,魍酖不知道拿來的刀子,開始切著,這讓兩人相當不解。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手上的木板已經做成了一隻狗的模樣。而後他又開始切起木板,這次是貓的模樣。而後他開始在木板上面塗鴨,沒過多久,一隻可愛的狗招牌和一個貓招牌已經出現在他們面前。

上面寫著:愛狗愛貓人士,請加入魔王龐下。不加入這世界將會毀滅,你們將會沒有地方可以生存。

而後出現了一張桌子和兩張椅子和一本登記簿。

前方則是出現一個擂臺。

惡意的笑容消失了,「好了,我也不麻煩你們動手,只要在這裡顧著攤子就好了!」說完摸摸小狗和小貓的頭,一瞬間不見人影。

赫辛爾和臨夜面面相覷,而後同時哄堂大笑。這大概是史上最有趣的魔王招兵買馬方式了!!居然以狗和貓做為號召力。

或許,連魍酖自己也沒有想到效果會那麼好,短短十幾天就有數十萬……愛狗愛貓人士加入魔王陣營。而一隻愛吃的狗和一隻狂妄的貓,也被魍酖大大的講勵了一番,獎品內容是……一大桌豐盛的料理。只是當赫辛爾和臨夜問起他是從哪找來這麼好吃的料理時,他卻沒有回答。

只是瞪了他一眼,而後離開。不過,不知道多久之後,赫辛爾和後來加入的恃棠在魔王舊居找到了十幾本食譜。

而那天的賭博,自然是沒輸沒贏,兩個人一起顧著擂臺。一起對抗那些來打擂臺的不服者。

這時魔王的黑暗帝國,已經有著初步的規模。魍酖佔領了紀禮亞公國的皇宮,以此做為據點,開始大規模的掃蕩,這些都是維斯瓊琳等人目前尚不知的狀況。

而此時的藤封瀾等人,這是看著那兩隻可愛的佛格迦。似乎在討論著究竟該怎麼辦。

尤莉瑪蓮提議著,上前問問牠們為何阻止他們前行。而瀰亞則是覺得那兩隻很可愛想收來當寵物。

但畢竟他們衝撞了他們的船,所以藤封瀾並未表示贊同。海浪輕輕的拍他著他們的船身,而藤封瀾此時卻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看著佛格迦,藤封瀾問著,「兩位海神,為什麼衝撞我們的船隻?」

兩隻佛格加極有耐心的等他們討論完,又極有耐心的……說出了以下會讓人噴飯的對白!幸好藤封瀾等人方才已經用過了飯,否則一定會當場笑出來!

「此海是我開!」一隻佛格迦揉揉的聲音傳了出來。

「此海是我守!」另一隻佛格迦的聲音則是略顯鋼毅和堅定,

「要買過路費,交出祭品來!」

聞言,就連站在一旁默然不語的晝林比也有些愣然。雖然這麼說很不敬,但尤莉瑪蓮和瀰亞也不禁輕笑了起來,而藤封瀾則是繼續與佛格迦交涉。

「你們想要什麼祭品。」不會是女人吧?這可不行,女人是全世界最最最該好好保護的對象啊──就算是神也不可以把她們都吃了啊啊啊──

看著藤封瀾,佛格迦那圓圓的臉,微微一笑,但說出來的話,卻讓藤封瀾等人不得不警戒起來。

『我要,你們的記憶、你們的性命、還有你們的……人生。』這個過路費,不為過吧,佛格迦在心裡想著。但,這也只是佛格迦『個人』的想法,只見藤封瀾等人個個皺起了眉。我的天啊───這代價也太高了吧!!藤封瀾等人在心裡想著!

試問,一個被奪取了記憶、性命、人生的人,還能存活嗎?答案是,不!沒辦法。

因此,還想要活的藤封瀾等人警戒著看著兩隻佛格迦。他們知道,他們不一定打的過佛格迦。雖然他看起來又白又嫩,但是,畢竟是神獸,擁有神的部份力量的他們,可以操控那達亞斯大陸上面的任何純潔的生靈。當然,也包括水、大地、甚至是已消失的精靈,這些,都在他們的管轄之內。

但就在這時,只見波克比飛了上去,那拍動的翅膀,突然變的巨大無比。那如雞蛋般的身體……似乎顏色變的不像雞蛋一般,似乎帶著微微的怒意。

這讓尤莉瑪蓮相當的好奇,畢竟,波克比的來歷,真的如一團迷一般。

只知道它是神獸、千萬年前,是人魚的寵物。其餘的,皆不得而知。

海風,依舊呼嘯著,捲起了陣陣的波浪,打上船上。船帆上,依舊坐著兩隻天使般的惡魔海豹──佛格迦。但氣氛卻不再的輕鬆,空氣中凝聚著一股不明確的暗潮洶湧,似乎,將會一觸即發。

但,這樣的氣氛,似乎只維持了一小段時間。因為,波克比接下來的舉動,卻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只見它那大大的翅膀往兩隻佛格迦身上一拍!把兩隻佛格迦給拍到了船板上。

而後開始碎碎唸起來,雖然沒人聽的懂。不,其實有個人聽的懂,只是……他自己也是方才才知道,自己有此能力。


但在旁人聽起來,大概只有波波!波波波波等語。

或許對他來說,聽不懂反而好。因為,接下來的話題,已經觸動他體內的那個人,前世的他──赫安思‧葛立。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