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居然還有貴族的名字,而他,居然一點都不懷疑。但......此刻他跟之前的感覺也相差的太多了吧?』雷宇克羅直盯著他看,正面看還不夠,他還側面看、後面看,再向右側面看,發現真的是本人之後才疑惑著離開。

而被看著的雷宇‧克羅,則是沉著臉,不過倒是沒有跟他計攪這種算是有些失禮的舉動,畢竟,自己能站在這裡,應該算是他的功勞吧?

雖然雷宇‧克羅沒有生氣,但是桑德那斯和雷宇克羅都未說半句話,讓等著他們開口的雷宇‧克羅疑惑著,氣氛有些陷入膠著。

「這麼問吧,你到底是誰,我不認為你只是赤龍皇族的人,在你的身上,有一股相當強烈的黑暗能量,這股能量,若是不及找找出解決的辦法,很有可能你會被那個人取而代之,後果,將是你無法想像的。」桑德納斯用著無比認真的眼神看著他,語氣雖然透露著關切,但卻讓雷宇‧克羅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明明對方還是露著微笑,可是他卻覺得有些呼吸不過來。

他知道桑德納斯會刻意露出魔王的威勢一定有其用意,但不管桑德納斯如何試探,在雷宇‧克羅的體內的那股力量──或者說是那個人,像是完全不痛不癢似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對雷宇‧克羅來說,他完全不懂桑得納斯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是,他身為赤龍族皇子的尊嚴還是有的,他不認為自己身上會有什麼黑暗的能量。也因此,他也以同樣的氣勢反擊,雖然這樣的氣勢尚還有不足的地方,不過,他眼神堅定的看著對方,沉著臉,「我不懂你在講什麼,我身上沒有什麼黑暗的能量,再說我的國家雖然已經滅亡,但是,我貴為王子的尊嚴還是有的。吾不會讓人如此欺侮吾而不自知,請閣下勿用尚未確定的事實,加諸在吾之上。」

「百密仍有一疏啊。」雷宇克羅涼涼的在旁邊打哈欠,雖然個子小,可是會在這麼緊繃的氣氛下還敢如此說,表示他的膽量不容小覷。在說他也確實感覺到雷宇‧克羅的不尋常之處,雖然他......也說不上來哪裡不對。

桑德納斯聞言苦笑著,「若對方已經強大到讓你察覺不出個異常的話呢?或許......就像前鎮子的金龍族與各族之間的戰爭一樣......」

桑德納斯會有如話,無疑是提醒他,將來將要面對的情況,或許當那股力量成熟之後,雷宇‧克羅,所有面對的將是來自各族的挑戰和暗殺者。

「如果是那樣,那我也有我的辦法,總之我不需要你們的憐憫。」說罷,看著與自己神似的某人,「你最好不要做出有辱赤龍族的事,畢竟你我長的如此神似,若是認識的人看到了,或許會以為你就是我。」

「我的為人我自己清楚。」雷宇克羅放下了放在腦後的手,認真嚴肅的說著。

「呵,你知道就好,如果你無法做到,將來必定會有人來取你的性命。」雷宇‧克羅略顯傲慢的說完之後,便消失在那個地方。

「唉唉......我是招誰惹誰了。」雷宇克羅嘆了一口氣,但話有說回來,剛剛那傢伙意圖對自己非禮的時候,體內似乎曾經出現一股強烈的力量,那是什麼回事?

看來自己身上的秘密似乎蠻多的,如果解開這個謎......或許就能知道他來自哪裡,為什麼會被親人丟在這個荒野十多年......

桑德納斯縱然有機會將那個危險的人留住,但是在情況未明之下,也只能先觀察看看了,而且自己雖然體力稍有恢復,但生命將到盡頭的他,也得想辦法讓自己有活下去的可能......

微微笑著,看著身旁的雷宇克羅,「你......嗯......?」他現在才發現似乎未問過男孩的名字,「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雷宇克羅,那是我給自己起的名字,不過正確的來說,應該說一出生就有這種記憶了......」雷宇克羅微微笑著看著眼前的男子,「對了,你似乎也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呢......」

「桑德納斯,一個將死之人。」桑德納斯微微笑著,似乎一點都不在意,用著略為複雜的神情看著他,「東方日初,必得奇遇。」

桑德納斯說了意味深長的一句話後,便離開了那裡。

看著人一個接著一個離開,雷宇克羅思考著那句話的含意,「東方日初‧必得奇遇。」嘆了一口氣,雷宇克羅心想,或許自己也該離開這個住了十一年的地方了。

身旁的小米看著他吱了一聲,似乎是因為離別在即而感到不捨。

不知道從何時下起了雨,風雨蕭瑟的拍打的樹枝,雷宇克羅抱著小米進了他的茅草屋,將一些自己做的小斗笠帶在頭上,自己一身的衣服也換下。此時的他雖然相當落魄,但是......至少還是人模人樣的。

簡單的收拾過後,雷宇克羅看著小米,「小米,謝謝你陪了我這麼多年......」

「吱吱!」小米拉著他的手,眼眶泛著淚,「吱吱吱!」

「我不能再留在這裡,身上的謎題需要我解開,還有想找尋父親和母親,當然,我不會忘記猩猩媽媽和爸爸的養育的!」說著說著,對感情看的很重的雷宇克羅,抱著小米,一個人和一隻猩猩,就這樣抱了許久。

而後,在逐漸的風雨過後,雷宇克羅一個人離開了那裡,一個人滑著船,任竹筏飄流在海上,看著汪洋大海,心裡確信著,自己一定還會在遇到桑德納斯。

而且應該不會很久。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