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月大陸共分三界,人的世界,自然有人類所管理。但人們可能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不小心踏入了其他的世界。但,只要是人,一但踏入了其他世界,輕者重殘,重者慘死,皆不下其數。

幸虧那樣的地方,很少人可以發現。

但近來魔心蠢蠢欲動,魔王更是策劃者要併吞三界。使的人、靈、魔三界,皆由他一人所管轄。也因此,他開始帶領著屬下,進行研究著人形兵器,所以,在一個不起眼的小村落,一瞬間十幾人瞬間被抓,這些人都是在上山砍柴或是在河邊釣魚,較為人煙稀少的地方所被抓的。

看來,千年前的封印雖然解除了。但魔王似乎還不打算大肆的在人類世界進行破壞行動。但這些準備的過程當中卻也更加的可怕。

就在此時,仙界同時掌握了魔王的行動。上神,立刻派出了仙羽,為他傳遞消息。

仙人羽化飄落於仙界靈臺,這是一個佈滿著桃花空氣相當清晰的地方,瀑布由東西南北四個地方泊泊流下,仙羽在四周飄了一圈,這時才看到守護此界的守護靈。

守護此地的,自然就是五靈中,守護著中方地界的麒麟獸,只見牠只是站在重重金光之下,仰望著藍天,似乎發現仙羽的到來,牠瞬間化為人形,將仙羽接落於掌中。

只見在他接過不久,仙羽即化為一道金光,瞬間變成一道金色的人影,那是一名有著金色長髮及地的女子,容貌端麗無雙卻又淡然無波的身影,「上神已發現魔族蹤影,請嚴加戒備,守護中界的安危,有勞。」

仙羽說完,即為化為一道金光,消失無蹤。

已經非常習慣仙羽長話短說的性子,所以麒麟也不介意,反正他也同樣的淡然,聽到這個消息,臉上表情未改,只是在心裡嘆了一口氣,「這件事......」

自然得讓他們知道了。

神為中靈界之主,他有必要讓更直接守護著人界的四神獸,也就是東方青龍、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知曉。
只是,幾千年未傳訊息給他們,不知道他們......還會不會把自己的話當一回事。

更直接者,或許會過耳即忘吧。但,至少他已經盡到傳訊的職責。

麒麟淡然的想著。就在他發出訊息的那一岔那,一隻他未察覺的烏鴉,從他所處的上空飛過去,而那道白光,在射向四個方位之後,麒麟也隨即化為獸態,苧立於金光之中。

青龍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名為清幽峽谷的地方。四周環著山嶼,地勢險峻且四周佈滿著強烈靈氣,是有別於仙界靈台──麒麟所居住的森林不同,在青龍所住的地方環繞著山脈。青龍此時盤旋在清幽峽峽谷的上方,看著一道光落入他的地盤,他漠然的看著它突然闖入,在他面前爆開。

只見一道淡然一身的白色長袍,白色及腰長髮的身影出現。

「神界有示,魔蹤初現,務必守護好東方地帶,若有需要可以請求支援。」

麒鱗淡淡的說完了話,隨即身影由一道光一閃而逝。

青龍──藍隱冷漠的看著那道光消失無蹤,思考了一下子之後,在半空中轉了個圈,決定繼續待在此地休息。

人界的安危關我什麼事。他冷漠的如此想著,隨即便闔眼繼續休息了。

朱雀地處幽蒼山的火山口此處四季炎熱更時不時就有岩漿噴出,但擅於火燄,且對火燄有高度防禦,近乎無敵的朱雀來說,火山的岩漿,就像是在幫他洗澡一樣,涼爽不已。

此時的朱雀,正躺在大樹底下休息。並未發現那道白光的到來。幸而那道白光似乎不像他如此沒耐心,所以那道白光,只是停留在一旁等著。

等待著要傳遞的消息的主人醒過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道在休息的人影,轉於醒了過來,在他揉好眼睛,仔細看清楚那道白光的時候,那道白光才終於爆了開了。

同樣的身影,同樣的淡然,幾乎沒有任何分別的話。但是,在朱雀聽完之後,卻有了不同於青龍的反應。


「原來人界發生了這麼重大的事,幸虧對方現在或許還沒有展開具體行動,如果這個時候進入人界遊盪的話,應該可以幫到不少忙。不過......也要讓人類知道這些事才行吧,對了......如果有必要,可能需要借助妖族的力量。」赤燁低著頭思考著,認真的同時也不忘記對方應該盡到的義務,畢竟是自己的世界,雖然保護人界祂們有責任,可是人類也該盡到部份責任才對。

與人類和妖族都有相當良好關係的赤燁,是五靈中最接近人類思考模式的存在,對人類也有一定的喜愛和好奇,所以常常偷偷的溜下山去,扮成一般的人類一起生活。

雖然上神有規定,若非嚴重的大事,五靈不得與人類相處太久,以破壞自己本身的靈氣。對於祂們來說,人族的地方有著一定程度的污穢,但是對於赤燁來說,那些污穢對他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因為有善必有惡,見到惡者,便將行除之,才是守護人界的根本之道。

玄武──赤龜趴伏在鏡湖深淵的水底洞之中,深淵洞中四面牆上環繞著煦煦的的晶瑩白光,將四周更是襯托的美輪美煥。

對他來說,飄在水面上或是趴伏在水面底下,這是吸收天地靈氣最好的方式。也最可以維持他『正常速度』的最佳辦法。一但上了陸地,他就會變成一隻『貨真價實』的龜類,不管怎麼走都走不快。

所以如果沒有必要,一般他是不會隨意上陸地的。

就在這時,一道光閃入了他的地界之中,赤龜睜開了雙眼,看著那道白光,在眼前化為一道人型,那是他許久未見的友人......麒麟。麒麟已經上千年沒有傳過訊息給他們了。

這也代表了必定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赤龜看著麒麟將仙羽的話轉述完畢後──第一個想法是,看來,自己是非得到陸地上去跑一趟了。

如果可以的話,真的很不想上去呀。

楓殞山上到處都是楓樹,在楓樹的葉片之上,處處皆是紅豔無比的葉片,白虎──白浮趴在地上打著哈欠,幾千年都沒有什麼重大事件,已經快要讓他無聊死了。

因為上神有規定,若是沒有重大事件,不能隨便跑到人界去玩。所以他很乖的就靜靜的待在楓殞山上,每天看著日出日落,還有鳥兒飛過蟲鳴鳥叫的聲音,起初看了還蠻有意思的,可是看了幾千年,不膩也膩了。

他用掌刨著泥土就這樣挖起地洞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光閃到他面前,咦......是麒麟哥哥耶,這麼久沒見,麒麟哥哥還是如此的青靈動人。一邊刨著泥土,白浮一邊想著,結果麒麟在說什麼,白浮也有聽沒有進去,逕自刨著自己的泥土。

看著麒麟哥哥的嘴在眼前一張一合,白浮又打了個哈欠,怎麼覺得麒麟哥哥的話好像催眠曲,害他都快要睡著了。直到最後光消失,白浮才聽進去一句......

看著白光漸漸消失,刨著泥土的手向前伸去,等等,麒麟哥哥剛剛好像說了什麼魔什麼的,啊啊──光不要消失啊。

因為剛剛在亂想加玩泥土,結果導致他跟本就心不在焉。也因此,只聽到了他最感興趣的一個字。

也因為完全沒聽懂,使得白虎整隻都呆了。

他想著接下來該怎麼辦?如果有『魔』的話,那應該是出現在人類的世界吧?呵呵呵,這樣子小白浮就可以去人類世界玩了呢!

噢耶......

小白浮動了動他的小白耳朵,很開心的去整理包袱了。

此時,黑暗的島嶼上,一隻蝙蝠飛進了魔王的居處,在中靈界所聽所聞全部報告予魔族的眾位大使。

這幾位大使,是魔王被封印的期間,所統領著魔族的大使,也掌管著神月大陸中所有的魔獸,當然也可以透過這些魔獸,得到想要的情報。

「呵,看來神界的人也開始行動了呢,不過光只是中靈界的『靈』是無法扳倒我們的,唉呀,真是越來越期待與他們交鋒了。」一名笑的很嫵媚的少女,手執鞭子,站在魔王的身側笑的很開懷。她是魔王的寵姬之一──魔鞭使,埃卡奈,據說出生於西方世界,後因流浪到東方大陸,後來因為犯科太多,被魔王收入龐下,最後成為魔王的寵姬。

「哼,急什麼,等那項計畫完成之後,我們就可以到人類的世界跟他們玩玩了。」魔王──浪衵冷漠的說著,而且似乎抱著極端的好玩心態,想要把人界搞的一團亂。

「是呀,埃卡奈姑娘就好好的在這邊等吧,等我們的計畫......魔造機器實行的那一天......」一名灰髮男子微笑的說著,似乎一點都不懼怕於魔王,甚至連魔姬的名諱也直接喊著。

「唉......真不知道那些破銅爛鐵能做些什麼,希望可以讓我玩的盡興。」說罷,埃卡奈便跌坐在浪衵的胸膛之上,在上面畫著圈。

「那可不是什麼破銅爛鐵喲,是注入了已死的亡靈,所產生的兵器,也就是人造兵器呢,啊──也只有像我主這麼聰慧的人才想的出那種方法。」

「少在那邊拍馬屁了,時宇,在那些東西還未完成時,就暫時小小的搗亂一下人界吧,當然,那些人以及『龍行者』與『暗行使』也要注意一下,雖然是未形成的力量,但多注意總是沒錯。」

「我明白。」

「呵,真是變態呀。」

此時浪衵突然看向埃卡奈,對她指尖上的挑逗一點感覺都沒有,反而反過來撫摸著她的臀,「難道你怕了麼?」

「不,相當有意思的研究呢,那麼我就拭目以待。」

這三人就是此時魔族的中樞,其餘手下約還有六人左右,只是皆散佈於人類世界,平常是肉眼看不到的東西。

比如說,潛行在人影之中的影魔。
隱藏在人類心中的心瘴──心魔。
還有喜愛錢財的錢魔。
處於虛幻空間中的幻魔。
還有冤死的亡魂,冤鬼。
對人類的淫思有著相當控制能力的淫魔。

這六個人,掌握著成千上萬的人類,這些魔類就處於在人類平時的生活之中,其實在眾人都沒察覺得情況下,魔族已經悄悄的在人類世界進行了一連串的活動。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