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澄悠閒的站在大樹底下,吹著笛子。

 

此時悠揚的音樂如他的此刻的心情般,悠閒而自在,雖然是在逃亡中,可是他卻不為未知的命運所打亂心情。

 

此刻的他,逃開了那個大牢籠,那些欲想殺他的人,沒有任何雜事所束縛,他現在只是一個輕鬆自在的獵人。

 

雖然說與『悠閒』稱不上邊,只能說他是為了逃避而逃避,不如說是為了逃命而逃命。

 

在逃命的過程之中,他選擇了獵人這個職業。這個職業在埃波帝尼斯大陸上是一個相南令人不能接受的職業,因為所謂的獵人,就是『被獵』和『狩獵者』,簡而言之就是『被殺』與『殺人者』而已,但是,這樣的職業,夜澄卻不覺得有什麼。

 

雖然一開始曾經質疑過自己的職業,也曾經心痛的看著那些曾經欲取他性命卻敗在他手上,甚至死在他手上的那些狩獵者。

 

但為求保命的情況下,殺人與被殺,神若是讓他選擇其中一條,他會選擇活著。

 

這樣的過程之中,只要不因此失去了原先的那顆心,那就是最好的結局了。因為,不是因為殺人邪惡,武器最主要的,還是在於保護自己。當你舉起手中的那隻劍時,也就是迫於無奈的時候。

 

此時的他,在心裡嘆著氣。

 

-沒辦法,自己偶而也想要逃避呀-

 

就在這時,他發現自己的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隻小白貓,小白貓張著眼睛看著他,似乎因為他的心境而受到影響。

 

「喵~」小貓蹭了蹭夜澄,似乎是在跟他說,『叫他不要難過。』

 

聽說小動物的心是很敏感的,這隻貓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感覺到他無奈的心嗎?微微苦笑著,原來這個時候,還有一隻貓可以瞭解他的心情。

 

夜澄微笑著將小貓抱了起來,而後看著牠,「看來是一隻貓妖精呢……」

 

所有的妖精,在額頭上都會有一種青色的寶石般亮眼的晶片。那是與生俱來的,若是修行到一種程度,顏色就會漸漸變深,當變成深藍色時,妖驚便可以化為人型。

 

而且可以決定自己的樣貌。

 

這隻貓的水晶顏色已經接近可以變化成人的程度,大概就只差一個契機而已。夜澄低頭看著那隻貓,「小貓啊小貓,謝謝你出現在這裡。」

 

小貓似乎聽得懂他說的話般,可愛的喵了一聲。

 

夜澄坐了下來,拿起笛子繼續吹著。而貓則是舒服的窩在他的旁邊。此時的瀅喵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適和安全感。

 

不知不覺間,牠睡著了。

 

夜澄看著睡著的瀅喵,站了起來,「我不能帶著你離開,抱歉。」

 

說罷之後,夜澄依著到這裡的路,回到了暫居的木屋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瀅喵感覺到自己身旁的那股安全感似乎消失了,醒了過來。慌張失措的四處找著……不知道找了多久,當他要落寞又失望的在原地嘆氣的時候,上天似乎為他指引了一道明路般,他的眼前漸漸的出現了一間木屋。

 

這時已經接近傍晚,夜澄正打算去獵一些雞和野豬回來吃,再把剩下來的肉拿到市場去賣,以換來生活用的銅幣等等。

 

就在這時,他看到瀅喵居然站在他家面前,在錯愣過後,夜澄苦笑著,「如果你要跟著我,可是有數不盡的危險喔……」

 

「喵~」小貓眼神堅定,看著夜澄,似乎在說著,永遠不分離。

「嗯……那我幫你取個名字……總不能一直叫小貓嘛……嗯……你覺得叫瀅如何?晶『瀅』剔透般的心,怎樣,很美吧?」此時的夜澄笑的很溫柔,那是瀅第一次,看到那麼溫柔的表情,也因此自此之後,原先便已經有的安全感加舒適感,多加了一條……好溫柔的笑容。

瀅當然沒有什麼意見,就算有意見看到那個笑容之後也沒意見了。

也因此,在那天開始,夜澄的生活中多了一個貓夥伴。

之後夜澄帶著瀅喵去獵山豬、野雞,再把東西分裝,拿到市場去賣。

回程的時候經過一條河,瀅喵一直對著河喵個不停,也因此夜澄只好幫牠去河裡抓魚,搞的一身都是魚腥味。

夜澄後來常常在想,為什麼那個時候,瀅似乎看透了什麼般,出現在他的眼前。就如同上天派了救贖他般的。

回家之後,夜澄忍著魚腥味,幫瀅做了一道簡單的煎魚,配上一點青菜給瀅吃,而自己則是坐在沙發上看著書,而後發著呆。

「瀅喵似乎比任何動物都來的敏感,是因為牠是妖精,還是因為奇怪的緣份呢。」還有最近那些人都沒出現,現在身邊又多了一隻貓,萬一讓瀅貓因此遭到……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這時的瀅,正抓著魚吃著看到夜澄又逕自的消沉起來,牠不懂。為什麼夜澄總是不陪牠玩,只是一個人常常沉思著。

也因此牠爬下了桌子躍到夜澄面前,喵了一聲,蹭了蹭他,抓著他的衣服,要他陪自己玩耍。

「小瀅,你要我陪你玩嗎?」夜澄微笑的看著瀅喵……不過聞到牠身上的魚腥味,夜澄不禁皺了皺眉,有點想吐的感覺。

「喵凹嗚……?」怎麼了怎麼了,小夜不舒服嗎?看著夜澄鐵青著臉,一副快吐出來的樣子,瀅喵歪著頭看著夜澄不明所以,以為夜澄病了,將頭伸到夜澄的面前,用頭靠頭的方式,試著夜澄的體溫。

這麼近距離的聞傲那股魚腥味,讓夜澄終於忍受不住,捂著口,飛快的跑到洗手間大吐特吐了起來。

看到夜澄似乎病的不清,瀅喵更加的慌張了起來,嚇的臉都白了。牠在屋子裡左右晃著,感覺就像一般人著急時會有的反應一般。

此時的夜澄終於吐完,用毛巾擦著嘴,看著瀅喵……

瀅喵疑惑的看著夜澄,覺得他好像又沒病的那麼嚴重了。只是好像變得比較危險,牠疑惑的喵了一聲……

「小瀅,我們來洗澡吧。」

夜澄微微笑著,讓瀅喵感覺到不同於方才的笑意,此時的笑意讓他整個身體的毛都豎了起來……瀅喵開始在屋子裡跑給夜澄追。

也因此……家裡似乎經過一場世紀大戰,夜澄雖然成功的把瀅喵給抓住,可是瀅喵卻垂著雙耳和尾巴,想著『嗚……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小夜要突然這麼可怕的抓我。』

接著又經過一翻大戰,他雖然把瀅喵洗乾淨了,可是手上也因為抓貓和洗貓時多了好幾道抓痕,夜澄苦笑著嘆了一口氣,「對不起嘛,因為我不喜歡魚腥味一聞到就會想吐,所以才會勉強你洗澡。」

剛剛要幫瀅抓魚已經弄了一身都是魚腥味,有些受不了了,誰知道瀅吃一吃又爬到自己好不容易清理乾淨的衣服上,還靠自己那麼近。也因此再也忍受不住了。

正當夜澄拿著毛巾,想要幫瀅喵的身體擦乾淨的時候,突然門碰了一聲,幾個穿著黑衣的人闖了進來……

夜澄看了一眼們口,微微嘆了一口氣,「果然還是來了嗎?」真是陰魂不散呀,方才才想到這些人許久都沒有動作,居然馬上就來了。

上天似乎很喜歡玩弄他。

「沒錯!」其中一名黑衣人說著,「殺了你,公爵大人就可以坐擁大權,吾等更是可以肆意糙控整個挨波帝尼斯大陸,而且……如此美色當前,怎麼不叫人……」

此時夜澄迅速的將瀅喵的身體擦乾,而後微笑著,拿起了弓,在他未出出更不敬的說辭時,一道箭就往男人的方向射了出去。

黑衣驚見箭往他飛了過來,嚇的連忙閃了過去。此時的他也無暇再說其他,只見此時夜澄抱著瀅喵,就連人帶貓從破窗離開。

幸虧他對這一帶很熟,也知道附近有個山洞,也因此,他威嚇了敵人之後,就往那個方向飛奔而去。

那些人,是帝國屬於公爵也就是他表哥的人。表哥對於王位一直有相當大的興趣。而他雖然曾經以離家做為表示他對那個位置沒興趣,但是屬於直系中的直系的他,不管到哪裡,即使因為受不了而逃避。而選擇了『獵人』這條可以保護自己的道陸,他們還是窮追不捨。

「瀅……我究竟該怎麼辦呢?」夜澄神情落寞的看著瀅。

瀅雖然不懂,可是卻可以感覺到小夜的心情,也因此瀅似乎是在為夜澄打氣般,舔了舔他,而後喵了一聲。

「謝謝……對了,雖然山洞有儲備的糧食,可是卻沒有魚乾或魚類食品,這幾天就只能將就一下了。」夜澄歉然的看著瀅,而瀅則是喵了一聲……

此時的瀅喵雖然對事情不是很瞭解,可是卻很瞭解一件事,那就是那些黑黑的人……想要對小夜意圖不軌,絕對不能讓他們得澄。

就在夜澄抱著瀅喵進入山洞之後過了一天半左右。那些黑衣人也找了過來。那名黑衣男子的臉上多了一道擦傷,雖然沒有傷及性命,可是他那英俊的臉多了一道疤痕讓那名男子氣怒的大吼著,「夜澄‧埃斯卡特‧挨波帝尼斯,給我滾出來!」

裡面的夜澄正在思考著晚餐要吃什麼?當然不會理會他。

「好,不出來是吧?我今天就你帶這座山一起燒了!」說罷,他就命人去取柴火。

夜澄無奈的在心裡嘆一口氣,「瀅,看來我們是沒辦法躲了。」

一天半,已經是極限了嗎?

「喵夜……」瀅舔了舔夜澄,「喵喵喵喵喵……」我會保護你的,瀅眼神堅定的看著小夜在心裡發誓。對他來說,小夜是最重要的人,所以他一定會保護他的。

夜澄不懂瀅在說什麼,只是微嘆了口氣,「等一下我來想辦法,你就趁機快跑吧。」夜澄的笑容有著傷感、有著堅毅,以及似乎下了什麼決心般,那種複雜又堅強的笑容,又再一次的把小瀅喵給迷住了。

這時的瀅突然害怕了起來,他覺得自己若是不跟緊夜澄保護好夜澄,似乎會再也看不到他。不是那種永遠的別離,而是相處於兩個世界的人的分離。

也因此,小瀅喵低下了頭額頭上的水晶似乎有了變化,他看向站在前方的夜澄,正拿起弓來,解開了方才進來時所設下的結界。

接著外面似乎出現了許多堆柴火的聲音,以及男子的怒罵聲。

「白癡啊!連火都不會點,給我滾開。」

外面那個黑衣人點起火來,就在這短暫的時間,夜澄已經抱著瀅喵,離開了山洞。

一瞬間就出現在他們背後,「你們再怎麼燒都沒有用的。」說罷,他放下瀅喵,指示瀅喵逃跑的路線後,他一瞬間,躍到了那些人中間,而後將他們擊了分散。

那些人見狀,沒什麼規律的殺了上去。

雙方你來我往,大戰了數十分鐘後,夜澄心裡想著,這些時間應該夠讓瀅喵離開了吧?誰知道他一個回頭,只見瀅喵漸漸的從一隻貓,漸漸的變成了人形。這把夜澄嚇了一跳,這個時候從妖精變化成人是相當危險的,如果不好好守護的話,即有可能在過程中就失敗了……

幸好現在所有人的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但是自己還是必需想辦法遠離這裡才行,也因此他一躍,躍上樹上,飛快的離開了剛剛的地方。

瀅喵看著夜澄遠離,在剛剛他突然想要變化成人,保護夜澄的時候,心中那抹身為守護妖精的使命的鎖鍊似乎解開了,也因此他才沒辦法幫助夜澄,只能專心的讓自己幻化成人。

「小夜……我很快就好了。」此時的瀅喵專心的鑽到樹叢裡去,此刻的他,正專注於自己想要的外貌之上。

附近的熊妖、蝙蝠妖、鳥妖、樹妖,花妖、蟲妖,似乎感覺到附近有人正在化人,也因此紛紛為他把關著,不讓那些敵人靠近。

也因此瀅喵的幻化過程可以說非常的順利,沒過多久,他就變成了一個黑髮黑眼,頭上有著貓耳朵,大概十五歲的少年了。

就在此時,夜澄知道自己若是再久攻下去,必定會力竭,雖然他剛剛已經殺了一、兩名欲取他性命的人,但若是不阻止那個男人,這場殺戮將會不停的重複下去。

也因此,他突然不再跑了,而是站定,喃喃的唸起了咒文。他的魔法能力並沒有特別強,但是要將這些人擊退卻綽綽有餘了。

如果可以的話,自己並不想殺人啊。可是他也知道,若是對敵人存有一分善心,將為自己帶來萬劫不復,他永遠也沒辦法擺脫這些想殺他的人……更沒辦法保護瀅喵,在這短短的兩三天之中,他跟瀅喵已經是生命共同體,他不能讓他們傷害這附近的生靈,還有瀅喵。

當然,若是真的想要永遠的遠離這些……

在他心緒煩雜的時候,敵方已經漸漸的靠近。

就在這個時候,那些黑衣人的腳上,出現了許多的藤蔓,將他們捆在半空中。

「這是心影‧藤蔓,只綁的住心中有邪念的人,所以你們就在這邊,徹底反省吧。」夜澄此刻的笑容有點冷,「我留你們一條命,不是用來讓你們殺我的,這些藤蔓在接下來幾天都會綁著你們,在反省過後……它們就會自行解開。」

他這樣的行徑,可以說是殘忍的,畢竟不喝水不吃東西,就這樣被吊在半空中,被曬成人乾可以說是遲早的事。

但夜澄此刻只是微微笑著,當然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種,「對了,明天會下雨,所以如果確實反省過後,明天下雨之前這些藤蔓就會自行解開。」

夜澄循著回去的路,看到瀅喵時,此刻他正光溜溜的爬了起來,打算回去找他。

而此時的瀅喵,則是急忙的衝上去,抱住小夜。

「瀅,恭喜你幻化成功了。」夜澄微笑著抱著瀅,而後在他耳邊說了什麼。

-即使在我身邊很危險,你還願意陪伴在我身邊嗎?瀅-

瀅喵毫不考慮的就答應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