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天注定,各位請節哀順便吧。」小二苦笑著看著他們,突然覺得現在的他好像人界的和尚。

「一命償一命,這樣很公平!」另一個淡淡的說著,但卻在語氣中表示出了他的希望。

「沒錯沒錯。」

就算要她死的聲音此起彼落,大夫──南苡夢只是鎮定的站在那邊,「那位公子在我到前已經瞳孔放大,沒有脈博和心跳了,如果真的很想知道,他是怎麼死的,需要請仵作驗室,才會知道究竟是怎麼死的。」

「妳的意思是要我們開棺驗屍?」

「沒錯,唯有如此才能證明我的清白。」她並不喜歡被人冤枉,尤其是在父親含冤而死之後,她也不想坐冤獄,因為她覺得不被人信任太過可悲了。

「好,這件事我們會稟告王爺,由他作主。」原本最激動的那人已經冷靜下來了,他點了點頭,又說道,「不過你別想在事情未查明之前落荒而逃,否則王爺必定以重兵將你抓拿歸案。」

「你想太多了。」南苡夢微笑的看著那人,眼神堅定的說著。

得到保證後,那幾個人就先行離開了。雷京宇雖然從頭看到尾卻沒有插手管,只是再度認為那個店小二不是一般人。

關於瀰南王府的案件,他也覺得不尋常。

怎麼辦,這件事他要插手管嗎?雷京宇想了想,思考了許久之後才搖了搖頭,『太麻煩了。』

於是他繼續喝茶著吃著饅頭,等他離開茶棚時,已經是掌燈時分了。

而扮演小二哥的──玄武赤龜,則是在送了南苡夢回去以後,才回去顧攤子。會選擇當茶棚的小二哥,是因為這個地方比較容易看到各方的局勢,所以他才會如此選擇,不知道五靈的其他人動向怎樣,他不禁在此地留下了一股靈氣,吸引同伴的到來。

雷京宇在用過茶點之後,見已經夠晚了,便前往自己常去的酒樓用膳,途中常常聽到附近的什麼人似乎像中了邪,這讓他微微的留意在心裡,雖然心裡排斥,但冥冥之中,還是有股責任感驅使他去在意這些奇異的事件。

不只如此,他還打算用過膳之後到那個瀰南王府去夜探一下。

搞不好可以查出可以證明那名姑娘是無辜的證據。

就在進入酒樓之中,他與一名火紅髮的男子擦身而過,男子似乎身上帶著與小二哥同樣的『氣味』,似乎是不屬於這世間的東西,不似仙也不是妖......那是什麼呢?雷京宇在心裡想著,可能是靈吧?可是又不是幽靈什麼的,或許比幽靈還要高的等級,接近神的存在吧?他的氣味跟桃仙有點相似。

只是比桃仙還要渾濁一點。

或許是靈比較接近人界吧?雷京宇在心裡想著。

當然那名男子也發現了雷京宇的不同,雷京宇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人類但又不是人類的感覺,算是一種互相吸引吧?他想了想,還是決定主動上前去打招呼,順便試探一下。

於是他走到雷京宇正坐下來的窗前位置,「你好,我叫赤燁,請問可以坐在這裡嗎?」

「喔,可以呀,敝姓雷,名京宇,是平延將軍最小的兒子。」雷京宇微笑著看著他,「要不要來壺酒,就算我請客好了。」

「好呀,謝謝。」聽他應許還如此的大方,赤燁不禁對雷京宇生出了一些好感。

「不用客氣,反正既能相見便是有緣嘛,對朋友何必小氣。」雷京宇微笑著,「不過赤燁公子應該用完膳了吧?」

「這麼容易看出來麼?」赤燁微笑的問著。

「因為有你身上有香燉烤鴨的味道還有......爆香羊肉的味道......」雷京宇一邊想一邊說著,洋洋灑灑就說了十幾種菜名。

「真恐佈,你是怎麼聞出來的啊。」赤燁不禁汗顏的說著。

「嗯......狗類的天生嗅覺吧。」雷京宇低頭思考了一下,得到了如此的結論。

赤燁聽到這裡,出現了一抹苦笑,看著雷京宇啃雞骨頭的樣子,還真的有點像可愛的小狗,他不禁有些想要捉弄雷京宇,不過畢竟對方與他是剛認識的所以他還不敢做的太超過。

「對了......赤燁公子特地來找我聊天,肯定有事吧?不瞞你說我對你也有一絲奇異的感覺。」雷京宇看著他遲遲未表明所以便直接開門見山的問著。

「嗯......你身上有一股感覺讓我覺得很在意,請問......」赤燁看著館子之內到處都是人,於是用手沾了些酒,在桌子上寫著,「你是人類嗎?」

雷京宇見自己心中的猜測就要呼之欲出,於是也學著赤燁在桌子上寫著,「是啊,可是有個『人』說我不是。」

「誰?」

「......非人是也。」雷京宇寫上這四個字之後,突然感覺自己家的小婢似乎往這裡跑來,於是往外看去,果真小婢沒過多酒,就跑到他前面。

「公子,呼......呼......我就知道你在這裡,夫人出事了,將軍要你快回府。」

雷京宇點了點頭,知道慌忙也沒用,於是他看著赤燁,「我爹找我回去了,赤燁公子是從外地來的吧?而且似乎有不少事想要問我,不嫌棄的話要不要到府上來小住幾天,好讓我盡盡朋友之誼。」

「不用了,我還有些事,需要調查和處理一下,而且我已經在客棧訂了房了,夫人身體微恙,你還是快點回去吧?不用顧慮我。」

「那麼,告辭。」雷京宇手抱著拳,就與小婢快速的趕回去了,路上,雷京宇問著他娘親的狀況,「我娘他怎麼了,似乎下午開始就有人跟我說他身體微恙,有些不對勁,怎麼沒有請大夫看看?」

「夫人似乎中邪了,一下子又叫又跳,一下子又倒地不起,一下子拿刀割腕,一下子又勒住我們的脖子,還對我們很兇......」小婢委屈的說著。

「喔......」雷京宇汗顏著,怎麼每個人有事都跑來找他,他又不是大夫也不是半仙,除了會一點點武功之外,驅魔驅邪之法他是一點都不懂的,就算他回去了又能如何?

就算有些東西只要被他一碰就會好,可是他也不是神,力量也不穩,而且也不見得每件事都會奏效啊。

雷京宇不想承認,他天生就跟一般人有一點點的不同,有些較輕微的病,只要他一碰到就會好了。父親發現他有這種才能以後,爹曾經要將他送往茅山習法,可是被他拒絕了。因為他一直相當有主見,所以爹親苦勸之後,見勸不動也只好放棄了。

也因此他的力量一直都不是很強,比起施法,他對武功和肉博還比較有興趣,所以他苦練了許久。

沒過多久,他們就雙雙的回到了府裡,一回到府裡,雷京宇的父親,平延王就拉著兒子到廂房,去看他的娘親,「快給你娘看看,剛剛大夫已經看過了,可是怎樣都沒有效啊!真是急死老夫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