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利恩回來了,帶著滿滿的珠寶,看來進行的很順利。

一回來就聽說他的家多了一隻狐狸,於是熱愛動物的他興沖沖的跑去看,可是看到的卻是化為狐型的簫正在廚房大顯廚藝,突然他很好奇的跑去看,結果本來以為狐狸做的東西不能吃的他,在看到色香味俱全的糧食時,不禁讚嘆的說著,「沒想到狐狸也會做飯。」

一看到小白和沃克斯以外的人,簫害怕的窩到角落去,對利恩吼了兩聲,以示警告。

「唉呀,真的是好受的狐狸呀,嚇到你了嗎?」利恩微笑著看著在角落的狐狸,雖然是在關心的語氣,但聽起來卻很像在在玩一隻有趣的小動物。

簫的頭上冒出了許多的問號,『受』那是什麼,原來他是說男女『授受』不親啊,可是他們都是男的啊?

見他不說話,利恩微笑的走上前,「算了,歡迎你來我家,在這裡沒有什麼主人與下屬的分別,只有朋友和親人。」

『他說的話跟小白一樣,是他教小白的嗎?』簫在心裡問著自己,,而後微笑著,「我是簫,你好。」

在彼此簡單的介紹之後,利恩看著簫,忍不住想要說著,「那個......用狐型做飯會不會掉毛。」

「嗯?應該不會吧?因為我並沒有直接碰觸到食物,都有用工具,噢......這個是沃克斯教我的,本來我也不懂要用工具。」簫微微笑的搔著頭。

「噢......沃克斯教你的呀,那我就放心了。」

這天夜晚,簫做的食物得到大家的好評,幸好並沒有脫毛,否則簫可能就要將裡面的東西全都吃了。

到了夜晚,因為今天是十五號,所以簫無法變回人形,因為他還在幼狐時就被巫師下了詛咒。雖然當時有很多的同族都被下咒,但只有牠一隻幸運的活到現在,還沒被人類抓前,母親在死前曾經說過,其實牠的父親是妖族的王,但狐狸王多情,有許多的妃子,或許在哪個時候惹到了某個人類巫師,所以才會被下詛咒,幸好似乎是因為簫天生有著許多魔力,使得咒語無法傷害他太深,只有十五號這一天會沒什麼魔力,所以無法變成人形。

因此他就窩在床邊趴著睡著,但在睡著之前不知不覺之間,似乎有什麼人抱住了他,將他緊緊的抱在懷裡,這讓他覺得很溫暖,所以也沒有什麼掙扎就睡了。

記得以前的主人也常常這樣抱著他的狐型睡著,對牠來說,只要主人覺得舒服那就夠了,所以就算被人抱著睡覺得怪怪的他並不在意。

『嗯......真的好毛好柔軟喔......真希望簫一直都是狐型,這樣抱起來溫暖多了,哼哼,誰叫小白長大以後就不讓他抱了。』利恩就這樣抱著簫狐,在不知不覺之間也睡著了。

隔天開始利恩晚上都會要簫簫變成狐型,讓他抱著睡。而簫簫也沒有反對。因為他也覺得利恩身上很溫暖,所以已經開始漸漸的習慣。

當牠已經漸漸習慣這個家之後,鎮上傳來狐狸抓傷人的事件。

眾人雖然不認為是簫做的,但還是忍不住懷疑著。因為傷人的時候簫都沒有不在場證明,因為來這裡許多天之後,簫會開始一個人外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外出,但因為沒人問,所以簫也沒有說明。

當事件越演越烈的時候,市府的人已經跑出獵者要獵殺簫。

而此時的簫正在森林裡採著磨菇和青菜,完全不知道市區已經發生了足以毀滅他的事件。

就在這時,利恩家的書房裡,小白和沃克斯正站在裡面,跟利恩討論著。

「你覺得會是簫做的嗎?」沃克斯問著他們。

「不可能。」小白直接了當的說著。

「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不是簫做的嗎?」利恩好奇的問著小白,因為小白幾乎是不加思索就說了出來。

「......呃......動物的直覺。」因為簫身上沒有血腥味。

「這種事不能感情用事,雖然我也想相信不是簫做的,但這個城鎮的人不可能都養的了狐狸,因為狐狸的戒心很重,還有也很容易懷疑別人的真心。」

「......這個我知道。」小白無奈的嘆了口氣,「但他的身上沒有血腥味呀,雖然他每天都出去,但回來的時候只會帶著一些吃的回來。」

「總之要保護簫的話就只能盡快找出那個犯案的兇狐了。」利恩微笑著說著,但心裡其實有些無奈,若不這麼做的話那些獵兵一定會挨家挨戶的找犯人,而他如果不能拿出證據的話簫簫就會被抓走了。

如果有必要的話還要跟簫說明這幾天他最好少外出會比較好。

至少可以排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那麼主人認為該怎麼做呢?」雖然利恩一在表示他們是朋友,但小白還是很不習慣那種稱呼,所以平常有事時還是稱呼利恩為主人。

「......晚上或許會有動靜吧?」利恩微笑著心有成竹的想著,聽消習指出范人都是夜間才攻擊人的,因為夜晚人類眼睛沒那麼好,可是動物的靈敏卻可以攀升到最高,看來這隻狐狸是一隻非常有心機的狐狸呀。

「嗯。」小白點了點頭,「那我吃完飯就在上空巡迴一下好了。」

「我也會幫忙。」沃克斯微效著,「因為簫已經是我們的親人了。」

「是呀。」小白點了點頭。

親人嗎?利恩在心裡面想著,可是感覺又有一點不對。其實他是一個內心非常冷漠的人,會這樣幫助一隻狐狸絕對不是因為他平常就喜歡動物的關係。

那是為什麼呢?可能是前幾天在街上不住意的時候發現他在街上幫助著人類的老人和小孩吧?看著他那樣,他心裡想著,人類對動物來說應該在某種程度上算是敵人吧?為什麼他可以拋棄種族成見,那樣和平的對待人類呢?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