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廳候著呢。」

「我們去看看。」雷佑均對著雷京宇說完後便邁開腳步,往大廳去了。

雖然雷京宇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人會跑到自己家來,但既然爹都如此說了,他除了跟去看看也別無他法,總不能在這個節骨眼還說,『我累了,想睡了。』吧......

跟著來到大廳中的雷京宇,就看到一個十五歲大小的孩子一直看著他,似乎對他有著高度的好奇。

雷京宇不管他,涼涼的站在一邊,看著父親與皇帝的侍衛──鄭煦席談話。

「不知大人和小王爺今夜來府上有何要事?」雷佑均恭敬的問著,不知為什麼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看向雷京宇,該不會是這逆子在外面給他闖了什麼禍。

身為皇帝的護衛,鄭煦席淡淡的說著,「今晚的事。」

「啊?」雷京宇和雷佑均紛紛疑惑的相望,對於過於簡短的話完全不懂。

「喔,是這樣的皇上要問你們今晚貴府上出現的奇異現象的事,你們不會不知道貴府金晚發出了強烈的金光吧?」身為皇帝的表弟──獨孤鱗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的看著他們。

「這個......有發出金光嗎?」雷佑均問著兒子。

「這個......好像有吧?」雷京宇也歪著頭想著,該不會是他在用那顆球的時候所發出的奇怪光茫吧?

難道他們想矇混過去?可是好像又不像呀......獨孤鱗用扇子敲了敲手。

「我先告訴你們啊,欺君可是要滅九族的,不要用裝傻來矇混過去。」獨孤鱗微笑的說著,可是看在雷京宇的眼中,卻像是頭上長了一個可怕的角的魔鬼......

鄭煦席則是看著獨孤鱗問話,低頭思考著感覺他們不像在裝傻,「若真的不知,可以問人看看。」

「喔......那我就去找個人來問問看好了......」雷京宇走到外面,喚來了在花園中打掃加偷聽的小滿,「小滿啊,我們家有發出什麼奇怪的光茫嗎?」

聞言,小滿拋下了布,高興的跑了過來。因為這代表他可以就近聽聽看兩位俊俏公子爺來府上有什麼大事了。

「喔!有啊,好亮呢......那時我還以為神明降臨要把夫人帶走了,還跪下來祈求祂,不要把我們家夫人帶走。」小滿誇張的一邊說還一邊比手劃腳,還學著當時的舉動,跪了下來,似乎也忘記了眼前的人是雷京宇,就對著他三跪九叩。

「喂喂......我是在問你話,不是要你拜我啊!」雷京宇頭大如斗,無奈的將他扶起。

問完了話,雷京宇返回屋內,將門給關了起來,不讓外面那個古靈精怪的ㄚ頭聽到絲毫。而後面對著雷佑均說著:「嗯......父親啊,看來確實有這麼一回事呢。」

雖然對這件事半信半疑,但小滿雖然古靈精怪,卻是府上最老實的下人,是不可能會欺騙他的。

「嗯。」雷佑均低頭苦思著,很想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看來他們父子倆似乎完全不知道這麼回事......但是奇怪的是府中的下人似乎都知道。看來當時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導致他們父子兩不知道這麼回事。獨孤鱗如此想著,正想問話的時候,卻被鄭煦席先問了......

「今晚發生什麼事麼?」鄭煦席看著雷京宇問著,看來他的見解跟獨孤鱗差不多,都認為今晚平延王府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該不該老實對他們說呢?雖然這是私事,可是不說外面的上百名大軍搞不好會進來把他們都桶成蜂窩......噢,他還不想年紀輕輕的就死掉呀。

不過他還沒有說話,頭腦古板的雷佑均便說,「府上私事,請大人不要過問。」

「既然如此,那就告辭了。」鄭煦席淡淡的回應後,就拉著獨孤鱗從大門離開了。

「王爺和大人慢走。」雷佑均對兩人做了一揖後,命人送他們出府。

兩個人一走到外面,獨孤鱗便甩開了鄭煦席的手,「席哥哥,我還有很多事要問呢。」

「問不出來,我們另想辦法。」鄭煦席依舊惜字如金的說著。

無奈的獨孤鱗只好走來走去,想著另一個辦法,就在外面的兵馬都看著他們兩個時,獨孤鱗突然用扇子敲了一下手,微笑著看著鄭煦席,「席哥哥,那我們把雷京宇抓到皇宮去問話如何?」

「皇上裁決。」他只聽於皇帝的旨意,若不是皇帝同意獨孤鱗同行,他也不會特意的讓他跟隨,所以不管獨孤鱗說什麼,他的回答都是那樣子。

「喔,好吧。」

當兩個人回到宮內,已經接近四更天了,折騰了一夜,他們兩也有些累了,做了簡單的回報之後,便先回房去睡了。

至於魏樂皇朝的王──南宮傲天則是徹夜未眠,他對那道金光非常在意,雖然金色帶表著吉祥......卻也同時代表著權勢,這是否意味著有人要密反?

看來是應該把他找來的時候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