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鴻圖海,他現在假你的名義,四處抓朝廷清官,現在已經有不少王爺都在他的手中了。」殺手手臂上的疼痛,使的溫翼連沒有使用什麼強烈的酷刑就讓對全招了。

「鴻圖海?那不是我的副官嗎?」溫翼連皺了皺眉,沒想到他會背叛自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後,溫翼連在殺手身上點上幾處要穴,讓殺手施不出武功來,「你現在已經是一介凡人了,我不殺你,你必會殺我,看你還算配合的份上,所以我封住你的大穴饒你不死。快離開吧,別再讓我看到你。」

刺客用著懷恨的眼光看著溫翼連,他知道他沒有力氣可以報廢武功之仇了。不過他相信有朝一日,他一定可以搞的溫翼連家破人亡。

他這樣的表情溫翼連當然是看到了,抽出侍衛的劍,他立刻往他的腹部刺了一劍,讓他立刻去找閻王喝茶,「饒你一命,你反倒要殺我,看來做人還是不能太仁慈。」

有點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溫翼連一邊思索著一邊走回轎子裡面。

『鴻圖海不過是一個未滿弱冠的孩子,我不相信他會背叛我......這其中一定有文章。』

看來最近這不尋常的一切,一定與一個暗中的勢力有關。

當溫翼連的馬車繼續往京中的方向前進的時候,此時在魔族宮內,埃卡奈看著一架架的魔族兵器,哈哈大笑著,「這東西不就是幾塊廢鐵組成的東西,有什麼了不起的。」

一旁的創造者──時宇,此時穿著黑色的重盔甲和紅色的披風站在一旁,他長像邪魅而俊美,是一個相當高大有魅力的男子。聽到自己的研究被這樣批評,他淡淡而驕傲的回應著,「這東西是由西分引進過來的,裡面有各種魔法屬性支援,幾乎什麼屬性都可以用,不怕相生相剋這種無聊的生態反應,比夫人的魔鞭要有用的多了,以後王要統治三界,肯定要靠這個東西才行。」

被這樣一貶,埃卡奈有點不滿的揮著魔鞭,打向眼前的高大機器,「我就不信我的魔鞭會輸給這幾塊廢鐵。」

一旁的時宇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埃卡奈做無謂的浪費力氣行為,心中暗自嘲笑著埃卡奈真是一個無大腦只知道魅惑人的狐狸。

四周傳來碰碰碰的聲音,是埃卡奈不死心一再的嚐試,但不管聲音有多大,那些鐵塊就是不動就是不動。

一旁的浪衵似乎很滿意這項研究,他微笑著,「這個東西看起來很強啊......就不知道威力如何了。」

時宇微微笑著看著浪衵,「大人,只要您將您的邪惡法力注入裡面,這些怪物們就會依您的意思行動了。」

「是這樣嗎?那我來試試看。」

說罷,魔王浪衵便上前,將黑暗力量注入了機器裡面,接著一隻鐵豹眼神似乎染上了黑暗的精光,溫馴的躺在浪衵的腳下蹭著,聽候著浪衵的指示。

浪衵想了想看著埃卡奈,「埃卡奈,本王要你與這隻雄豹對戰。」

埃卡奈聞言微微笑著,「是。」

浪衵點了點頭,看埃卡奈並沒有反對,就帶頭走向這個放滿了機器的倉庫,轉身往外走去。外面,一個圓形的競技場,埃卡奈與機器豹分別站在兩側,浪衵與時宇分邊坐在觀戰臺上。

浪衵微笑著對著埃卡奈說著,「等一下這條布落下的時候就是開戰的時候,我們點到為止就好,畢竟我也不忍心我的愛后受到很嚴重的傷。」

但這麼一說,反而讓心高氣傲的埃卡奈感到有些不高興,她發誓要用盡全力把這隻魔豹給打壞,反正只是一堆廢鐵而已。

浪衵微微笑著,「那麼準備開始囉。」

聞言,埃卡奈擺出了架勢,看著眼前的機器豹,她將牠想成了一個可惡的人類,想著她幼時是怎麼被親人背叛,以及是怎麼後來性格大變,以致於後來是怎麼 糟踏人類,後來死後才成為魔類,到魔族的日子,經過了幾百萬年的時光。

浪衵看著埃卡奈頭上的魔紋閃著強烈的黑暗光茫,他知道她認真了。不由的在心裡露出了一抹狂妄的笑容,覺得這個時候,他再開心不過了。

當布巾一掉落的時候,埃卡奈的魔力就傾巢而出,此時競技場的上空不但佈滿了滿滿的黑雲,四周的陰氣還是前所未有的強烈,就連在人界的人類都感覺的到,更別說是五靈以及上神了......

任他們誰也沒想到,魔族的氣息會突然變的這麼強烈,只不過是因為一場比試。

魔族競技場的狂風大作,幾乎將浪衵他們所坐的檜木椅給往後吹去。

就在場面一觸即發的時候,時宇突然奸笑著冒出了一句話,「好強烈的氣勢啊,夫人......不過魔豹可不是靠氣勢就打的贏的喔。」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時宇和埃卡奈明爭暗鬥,看的浪衵更開心了。

「好戲現在才開始,時宇你少廢話。」

此時豹分成了好幾個,從四面八方朝埃卡奈攻了過來,不只如此,五行法術紛紛往埃卡奈招呼過去。

埃卡奈不閃也不躲,僅以氣勁和防護的功夫,就將五行法術給消滅掉了。畢竟一堆法術打在防護罩上,也只會碰一聲,整個化為雲煙而已。

「看吧,你的機器根本不堪一擊,少在那裡囂張了。」

「那可不一定喔......夫人,您的背後。」

埃卡奈當然知道那塊死廢鐵就要往自己的身後招呼過去了。開玩笑如果被那雙利爪抓到,她的美麗皮膚可是會破相的,到時就不好看啦。

一瞬間,埃卡奈消失在整個競技場裡,魔獸感受不到埃卡奈的氣,所以只能東張西望著,不停的嘶吼著。

「看來你輸了,時宇,這樣的機器有一個最大的斃病,就是一旦察覺不到氣息,就跟廢鐵沒有兩樣了。」

浪衵站了起來,用飄浮術飄浮到空中與在那邊的埃卡奈會合著。

「浪......」埃卡奈窩上前,用手指在浪衵的胸前畫著圓圈,而浪衵的手也摸了摸埃卡奈的頭,「你做的不錯,告訴了時宇這東西最大的斃病。」

「我才沒有特意要告訴他,其實他能創造那個東西已經很不錯了,對付神和靈當然不行,但要對付無路用的人類,卻是最得利的工具了。」埃卡奈拿出絲巾竊笑著。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