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翼連聽了點了點頭,「我明白了,我會調查清楚,你們幾個先回去等消息吧,有需要你們的時候再傳喚你們。」

「是。」三個人應了一聲,正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卻被溫翼連給叫住了,「對了,你說你就赤燁對吧?」

赤燁見溫翼連叫住他,疑惑的轉過身來,「嗯,草民是名叫赤燁。」

「你真的有辦法解決那些不尋常的事件。」溫翼連又再度確定著。

「是,草民可以解決。」赤燁微笑著,信誓旦旦的保證著。

「那兩個是你的同伴?」溫翼連問著他身後的赤龜和小滿。

「小龜是,小滿是將軍府的ㄚ頭。」

「我瞭解了,那麼城裡那些已呈死相的人就麻煩你解決了,若是解決了,我格外另有賞賜。」溫翼連做下了保證,赤燁覺得他為人還不錯,不像有些貪官污吏,讓他打心裡喜歡,所以點了點頭,「草民一定竭盡所能。」

就算沒有人拜託,這件事他也一定會管的,所以其實溫翼連不需要做到這種程度。

待三人離去之後,溫翼連起了身,打算先到刑部的牢房去看看。於是他出了書房,直往牢房走去。

一踏入陰暗的大牢,就聽到皇上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之前當雷京宇進入,想要救走雷祐均之時,突然被大批的人馬圍住,讓他想出也出不去,一時之間,整個刑部亂糟糟。雷京宇為了救父親,打傷了不少人,但還是敵不過人海戰術,被人擒了下。

在南宮傲天來之前,他已經不停的被鞭打著,中途暈死了數次,直到南宮傲天來,鴻圖海被拿下,他才被喚醒,得已正式的問話。現在全身上下都是被鞭打過的痕跡,一旁原本威風凜凜的雷佑均也是全身怖滿了傷,此時正跪坐在地上,披頭散法的,看起來相當狼狽。

南宮傲天坐在大位上,看著雙手被高吊在鐵鍊上的雷京宇問道。

「雷京宇,朕問你,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天晚上喔......就......」雷京宇正要說,卻被爹的一個眼神搞的話也說不下去。

看的出來這一切都是雷祐均在干涉,所以南宮傲天直接下令,「雷祐均,你不讓他說,我就把你們一家滿門鈔斬!」

雷祐均沒辦法,只好垂下了頭,「是。」

看到父親已經同意,雷京宇看著南宮傲天,「那天晚上母親似乎生了一場病,應該說被邪靈附身,所以我為了要救母親,便與父親合作,用了一點特殊的方法,將那道邪靈給逼了出來。」

「喔,那麼那道金光是從哪裡來的?」南宮傲天托著下頷疑惑的問著。

「金光......我不知道,因為我正忙著修復母親體內被毀損的經脈。」雷京宇想起當時根本沒時間注意什麼金光,便轉頭看向父親。

雷祐均看向南宮傲天,「老臣也不甚清楚,因為當事情解決後,內人就暈倒了,所以我便將她帶到床上去睡了。」

南宮傲天看著他們,覺得他們不像在說謊,或許那道金光會出現只是一個偶然,而且就算真的是他們弄出來的,也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他們想要謀反,看來只能放他們回去了,倒是圖德海利用職權,抓了許多的朝廷命官,這件事一定要解決才行。

否則誰還會服從他的命令?

南耀皇朝在他的統治之下,一向沒有什麼內亂問題,每個臣子都對他唯命是從,並不是他仗著勢力壓人,而是因為他本身的治理有道,若是歸順他者,還能受他朝的蔽護,是其他王國無法比擬的。

「朕瞭解了,侍衛,放雷京宇下來。」南宮傲天看著一旁的侍衛說道。

「是。」

當雷京宇被放下來後,他首先蹲了下來,看著雷祐均的狀況。

「爹,你沒事吧?」

「還挺的過去......不過......」

「不過什麼!?爹你哪裡不舒服,我立刻就帶你回家馬上找大夫來看。」雷京宇有些慌張的看著雷祐均,看著父親傷的比自己還要嚴重,更加的手足無措,內心感到相當的自責,如果他早一點來,或許就不會變成這樣。

可惡,那個鴻圖海,他一定不會放過他!不管他抓爹和其他人有什麼理由,那個卑鄙的小人一定會得到報應。雷京宇咬牙切齒的想著。

「先別著急,老父身體硬朗的很,不會隨便的倒下的。」雷祐均微笑著看著雷京宇,拍了拍他的手要他冷靜一點。

雷京宇稍微冷靜一下後,才看向父親,「那爹的不過......是要說什麼?」

「這件事,我回家再告訴你。」雷祐均看向雷京宇,接著又轉頭看向南宮傲天。

「皇上,既然老臣無罪,是否可以請你為這件事做個處理,否則老則自願告老還鄉,再不插手朝中之事。」

「嗯......的確是這樣沒錯。」南宮傲天看向一個角落,那個角落,溫翼連已經在那站了許久。

溫翼連感覺到南宮傲天在看著他,從角落走了出來。

「皇上。」

「朝臣私抓朝廷命官,濫用你的名義抓人,要處什麼刑?」

不是他不知道,而是他要讓溫翼連無法對這件事有什麼置啄,畢竟鴻圖海也算是他的手下,理該問問他而他也相信溫翼連不會循私。

「依照南耀皇朝律法,應革去官職杖責四十大板,並且發配邊疆,鴻家子弟永世不得入朝為官。」溫翼連看著南宮傲天說著。

「嗯......這件事明日早朝,朕會當眾處理,還給雷家一個面子。另外,雷京宇打傷侍衛,因護父心切原應杖責二十,朕念你救人心切,所以免除杖刑,朕賜你金牌一面,以後只要在南耀的領地內,不管在哪都可以用那面金牌救人。」

「謝皇上恩典。」雷京宇磕頭謝恩。

南宮傲天的這條賞賜,無疑就是告訴雷京宇,他現在就有如欽差大人一樣,可以在巡迴各地之時,利用那面金牌,拯救有冤屈需要救的人。

南宮傲天賞賜完之後就站了起來,看向雷祐均,「雷將軍,若是需要大夫,朕可以為你請朝內最好的大夫為你醫治。」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