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雷京宇身上到處都是一條條的鞭傷,雷祐均心疼的用手指沾了一些藥膏,塗到他身上去。這個藥膏是他雷家祖傳的藥膏,對刀傷、劍傷、挫傷、擦傷都很有效,可能雷家的祖先有人懂的醫治之理,所以雷家的祖傳藥膏比外面賣的還要好用。


感覺父親心疼的手在他身上到處塗抹著,雷京宇有些感動的低下了頭,一時之間,竟然捨不得將想要說的話給說出來了。


兩父子沉默著,誰也沒有先開口。


過了一會,雷京宇才終於受不了這種沉默的氣氛,背對著父親,苦笑的問著,「父親的傷都上藥了麼?需要我幫你上麼?」


「為父的傷沒什麼大礙,方才已經先行處理過了。」雷祐均看著雷京宇的背,突然有一種心神不寧的感覺,好像再過不久,雷京宇就會從他眼前消失一般。或者是父子連心吧?他看透了雷京宇心裡所想的,「為父不准你離開家裡。」


「啊?」雷京宇楞了楞,心想父親果然是瞭解他的吧?不過若是他不離開,只會讓這個家更加的......這樣大家也不會開心吧?


雷京宇苦笑著,如今的他只有一個辦法,一個讓大家都能夠開心的辦法,就是他的離開,換來這個家的和平。


「父親,男兒志在四方,而且我也不可能永遠都不長大,所以我還是決定離家去闖蕩一番。」雷京宇微笑著,不打算把大娘的事告訴父親了,破壞人家夫妻間的感情是會倒八輩子的楣的,他才不要那麼衰。


「你有那個心是很好,可是你一向不是很懶,又不愛練武,要是出去了小心被人欺負了......」雷祐均嘆了一口氣,欣慰孩子長大了,又怕他出去被人欺負,到時滿身是傷回來,看了更加心疼。


雷京宇苦笑著,轉過頭看著雷祐均,「父親,我是不想變成道士沒錯,但並不代表我不愛練武啊,而且......我懶歸懶,該做的我還是會做。」


雷祐均用著懷疑的眼神看著自家兒子,不是他不相信他,實在是因為護子心切所以才會這樣,更何況他其他兒女大多都在外面生活,難得家裡還有一個陪在身邊,卻也是要離開家裡了,說有多捨不得就有多捨不得啊。


所以雷祐均選擇沉默著,沒有再說話。


雷京宇看著窗外,也沒有說話。


室內一片寂靜。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