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有點知道他在想什麼的爾簫,無奈一笑,「你啊......就只想到吃。」

「不是那樣,是因為那傢伙做的事啊......唉......」

爾簫微微笑著,將貓咪放下,而後看著貓咪一瞬間跑遠之後,又是無奈一笑,「明天還要上早朝,早點睡吧。」

「嗯,一起睡。」笑了笑,傲天牽起爾簫的手,一同回寢宮休息了。

在離開前,爾簫看著封幻,希望他可以去注意一下那個人的動靜。而樓殊則是跟著他們一起回去了。只是他是在外面看月亮餵蚊子,保護裡面的人的安全。

他回神後,便發覺全身上下被蚊子叮了好多個包,差點癢死他了!

而風晏則是探到了不少消息,打算先回去找烈他們商量看看,便躍出了皇宮,變回人形,飛回家去了。

晝林比見狀,也跟著回去,但心中疑惑著風不是要去救那個跟他長得有些相像的人嗎?

風看那兩個人講話的樣子,料想那個人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所以這件事,他打算等今天跟烈他們討論過後再看看是否要劫獄。冒然行事,一向不是他的作風。

過了不久,風和晝林比便回到家中,總算是平安無事地到了。

風進了房裡換下了夜行衣,卻發現烈特爾躺在他的床上而伊萊斯擔憂的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只有雷宇一人在方才被按摩過後就又舒服地抱著小小烈睡得很香,沒有起床等待風他們的回來......

看兩人都睡著了,風無奈的嘆一口氣,而後脫下衣服,換為平常慣穿的白衣,看向烈躺著那張床,臉有點微紅著,只好坐在桌子前,趴在桌子上睡了。

而晝林比跟著忙了一晚,也有些累了,也因此更完衣後也在自己的房裡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眾人先後清醒,隨後便問起風他們去的情況。看兩人並未帶那個人回來,其他人還以為他們行動失敗了。

風將自己聽到的都轉述給烈特爾等人聽,「他目前應該還不會有什麼危險,我打算今晚再去看看狀況。」

「那你不要再自己一人行動了!雖說晝林比發現了所以跟著你去,而且運氣好並未碰上那人。可若是你一人行動並碰上了那傢伙,這是多麼危險的事?你知道自己該反省了嗎?」烈特爾嚴厲地對風這般說著。

風點了點頭,「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不要再有下次。其他人也一樣,盡量避免單獨外出,特別是入夜後。」烈特爾表情嚴肅,訓誡著眾人。「至於嵐凌,她的那個老公不是省油的燈,加上那傢伙似乎不愛女人,所以較不用擔憂。」

「白天也要注意,我昨天下午的時候才差點被他抓了。」雷宇克羅環胸站在牆邊看著大家說著。

「看來他越來越不挑了......」烈特爾不忘損了損雷宇克羅,一邊想著再這樣下去,或許他需要向其他人求援。

雷宇克羅瞪了他一眼,「唉......我昨天差點去賣身你居然說那些沒良心的話,我好可憐喔。」說完便假裝抱著風痛哭著。

而風則是苦笑著拍了拍他的背。

晝林比看著他們,「他似乎不敢接近皇宮。」

「有人要買你就不錯了。對了,既然他不敢靠近,那我們乾脆集體搬到皇宮去?」烈特爾半開玩笑地問道,望向其他人。

「可是烈......你上次才挽拒了人家的好意。」風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上次是上次,這次是這次嘛!」烈特爾不以為意地說著,不過皇宮中的那名叫做封幻的少年,和他的波長確實是不怎麼地合......

雷宇克羅微笑著,「那邊確實比較安全......」

「我沒意見。」晝林比點了點頭。

風雖然有些猶豫不過那似乎是現在最好的方法,因此也不反對。

聞言,伊萊斯思考了一下,而後問道:「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是不是該先跟皇宮裡的人連絡一下?還有嵐凌姐姐那邊。」

雷宇克羅看著他,「要怎麼連絡還是個問題,嵐凌那邊自然要去說一聲。」

「不過對方並不一定會肯讓我們搬過去,必需做好被拒絕的心理準備。」風將一碗『泡麵』遞給烈特爾說著。

跟風道過了謝,烈特爾回道:「被拒絕的話就跟現在一樣住這嘛,沒什麼好在意的。」

「連絡的話可以用我的符紙鳥或是烈哥的小小烈......風哥昨晚那趟應該見過上頭的人物,只要描述一下對方的樣子應該就沒有問題了。」伊萊斯認真地說著。

「這樣嗎?我想想看......其中一名是長這樣的,一頭紅色的頭髮,身高很高,嗯,還有......」風將自己看到的其中一名說了出來。

眾人點了點頭,而後就開始討論信的內容以及用詞等等的事。畢竟對方是此處的高官甚至是統治者,不謹慎不行。

最後雷宇用著敬重的語句在後面加了一段,附上了自己的龍族王子玉珮,希望對方多少看在這實在沒什麼用的東西的份上,多少考慮一下。

最後,任何條件,我們都可以接受。

「......這句話好嗎?萬一那個人也是個色鬼怎麼辦?」烈特爾戒心很重地這般問道,他已經受夠了色鬼了!

「那改成合理範圍內呢?」雷宇看著他問著。

「可能比較好吧。」不過這個合理的定義不知道彼此的一不一樣?

「小萊和風、晝林比覺得呢?」雷宇問著他們。

風看了看,「應該還算合理吧?」

「應該可以吧。」伊萊斯也不是很確定,但至少比剛才那樣好了。

晝林比沒有意見,他想對方是個有夫之夫,應該會懂得節制吧?

於是,再次確認過信的內容後,為了以防萬一,又寫了一封,分別由符紙鳥與小小烈送到皇宮內去。

那隻鳥,自然是被克里亞截了下來。而小小烈則是努力躲過他的追蹤,進到了皇宮內苑裡,不過一進入就被封幻所發現,也抓住了他。

「嗚嗚嗚......放開人家啦!人家要去找這裡偉大的人物說......」小小烈拉扯著封幻的衣袖,哀怨地這麼說著。

封幻摸了摸他的頭,「我帶你去,那個人在附近。」

見狀,小小烈笑了,窩在封幻懷中,讓他抱著走。

封幻抱著他,走進了赫連傲天的書房。在經過了侍衛的通報之後,他進入了房內。

「皇上,這個小孩子要找你。」封幻認不出那是不是分身,他只知道,這個小孩很像他在一間房舍裡遇到的其中一名男子的小孩。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