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如此。」雷祐均一臉擔憂著垂著臉,看上去好像老了十幾歲。

這個樣子雷京宇看在眼裡,更有許多感觸,爹果然非常在乎娘親,這也讓他下定決心,今晚一定要去找桃仙。

就在雷京宇吃完豬腳麵線的同時。在茶棚的赤燁也站了起來,微笑著看著赤龜,「我去解決一下城裡的異樣,不會擔擱太久。」

「嗯,小心點,千萬不要明目張膽的施用法術。」

「嗯,這我知道,雖然我們是神,但在人類世界做事還是不要太明目張膽比較好,我可不想被一堆道士追殺。」雖然他很喜歡人類的生活,但他也知道有些人不是會跟人講理的,所以即使他很容易跟人打成一片,還是要相當的小心才行。

赤龜點了點頭,「嗯,那你快去快回。」

赤燁應了一聲後,就往城內走去了。來到了城鎮之中,他明顯感覺到似乎又有許多人受到魔物的控制。不過他也知道那是人類心中的雜念促使魔物控制他們的內心,那就是心魔,其實魔無所不在,無所不能,但只要保持愉快的心情,其實心魔並不容易控制人類的心。

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人類的壞處就是慾望太多啊。』一邊想他一邊躲道牆後面,曲指一張一道符咒立刻現出原型,隨即在幾句咒之下飛上了天,他喃喃的唸著驅邪咒的咒語,一道透明的光就緩緩而上,而後籠罩在整個城的上方,隨後過了沒多久,一縷縷的黑煙就瞬間消失。城中的人也因此呆了一下,但卻沒有感到任何不適,又持續做著他們原本的事情。

這樣的法術並不費力,一切弄好後,他赫然發現有個小孩直直的看著他,這讓他感到相當的驚訝,這個小孩在他的旁邊多久了?他居然都沒發現,更加奇怪的是他看到似乎也不驚訝,反而向他笑了笑,就往反方向跑走了。

赤燁想追上去問個清楚,可是當他追上去時,那名小孩已經跑的無影無蹤了。

他嘆了一口氣,「算了,反正只是一個小孩,更何況看他的樣子應該也不會四處去說。」

赤燁一邊說一邊往茶棚走去,他不知道有沒有看錯,那個小孩似乎沒有影子。

傳說這個世界上沒有影子的,只有一個人──影魔。

影魔可以隨時隱藏在人類的影子之中生活,吸取人類的精華並從影子之中控制人類的行動遂而成長。

他看到的影魔雖然是一個小孩,卻未必是小孩。影魔可以隨著心意,可以幻化為任何一個人,不過時間的效果比幻魔要少而已,但只要儲夠需要的力量,他也可以幻化相當長的時間。傳說影魔和幻魔為雙胞胎,就算兩個人站在一起也不知道哪個是影魔哪個是幻魔。

但可以確定的是,要消滅他們,就他和赤龜來說還是感到相當的頭痛。

特別是萬一對方真的是人類呢?剛剛他只是匆匆一髻,並無法斷定那就是影魔,或許這一切只是他看錯罷了。

回到茶棚之後,赤龜詢問起了驅魔的狀況,赤燁微笑著告知他過程之後,並未將那名小孩的突然出現透露給他聽。

在事情尚未查清楚時,他還是暫時保留比較好。

而赤龜雖然覺得他神色有異,不過並沒有放在心上。

夜晚很快就來臨了,在用過餐後,雷京宇便一個人坐在庭院裡,呆呆的看著父母親所居住的那間閣樓,看著看著,連小滿已經走到身邊都未發覺。

小滿微微笑著,鬼靈精怪的轉了轉眼珠,便繞到雷京宇的背後......哇!了一聲,讓雷京宇嚇了一跳,無奈的看著她,「鬼ㄚ頭,你這樣會嚇死人啊。」

「嘻嘻,誰叫你出神出的那麼厲害。」小滿微笑的說著。

「你啊......我真是拿你無可奈何。」雷京宇的口中有些無奈,有些寵暱在他的眼中,這府裡的下人就像他的兄弟姐妹一樣,而小滿無疑是其中最得人緣的。

「嘻嘻,小滿覺得整人真是太有趣了。」小滿眨了眨眼,微笑的說著,接著又神色一凜,有些擔憂的看著他,「少爺,告訴我吧?你好老爺到底是怎麼了......今天你們回來後好像一直都很不對勁。」

「......沒什麼,一點小事罷了,天色晚了,你該去睡了。」說罷,雷京宇站了起來,輕輕的摸著她的頭,「早睡才會變瘦一點,看你這麼圓,以後會嫁不出去喔。」

小滿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淘氣的笑容,看著雷京宇說道:「如果我圓的嫁不出去,少爺會願意讓我在你身邊侍候一輩子嗎?」

「小滿你在說什麼啊,這種事......還言之過早,再說你遲早也是要嫁人的。」雷京宇微笑著嘆了一口氣,這麼明顯的示愛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不過看小滿的樣子,大概也只是在開玩笑吧?

「嘻嘻......小滿是說要在你身邊侍候你又沒說要嫁給你。」小滿眨了眨眼,飛快的跑走了,在袍走之後雷京宇似乎遠遠的聽見她在說『天晚了,早點睡吧。』

雷京宇無奈的扠著腰,緩緩的走向自己所居住的樓閣,帶上了門,看著天色果然很晚了,他也不再煩惱父親和母親的事,逕自的進入了夢鄉,在睡著之前他祈禱著希望睡夢中可以去找到桃仙。

夢中他果然來到了桃仙的住所,桃先似乎打定主意他會來,早已經準備好剛釀好的酒看著他,淡淡的笑著,「我就知道今晚你會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