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名女》--宮女卷

斑竹點點湘妃淚


在高雷澤不遠的地方,有兩條小河,一條南流,名叫溈水;一條北流,名叫汭水,

舜就住在這裡。那晚他做了個夢,夢見自己抖散了頭髮,在那裡櫛沐,但覺兩道眉毛也

漸漸地長起來,竟長得和頭髮一樣齊,拖在地上。醒來後想到:「人的百體,發居最上,

彷彿是國家的最高地位一般。其次便是眉毛,它的位置也不低。現在我夢眉與發齊,不

要是天子聽了人的薦舉,竟來叫我,使我代行天子的職權,和天子一樣麼?」但終於還

是覺得異想天開,是白日做夢,狠狠地打了自己一耳光,披了襏襫到田間去勞作。然而,

正在田間勞作的時候,忽見有一輛車子來到田邊,車上立著一個官員,方面大耳,正笏

垂紳,氣象尊嚴,慢慢地跳下車來。那隨從的人,早提起嗓子喊道:「哪一位是虞仲華

先生?」舜還沒有答應,那官員便不顧腳下的爛泥,忙走過去拱手作禮,連說:「久仰!

久仰!」等舜在溪中洗去腳上泥巴,草草地問過舜的生辰八字。那官員的話便直奔主題,

說是當今天子堯帝有兩個女兒,大的叫娥皇,年二十;小的叫女英,年十八,願一齊嫁

給舜為妻。又說道聖天子持躬以儉,齊家以禮,兩位女兒秉承庭訓,熏陶涵育,性質純

良。更兼婀娜靈秀,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一般。意思是要舜非娶不可。

舜生在平陽西南數百裡一個小小村落的農家中,他的體形有非常奇異的地方,他眼

內瞳子都有兩個,他的掌心紋路象個「褒」字,他腦球突出,眉骨隆起,頭大而圓,面

黑而方,口大可以容拳,龍顏面目角,取名叫舜,舜是一種花卉,他的號就叫華,排行

老二,就叫仲華(與今天的「中華」諧音)。可惜不久他母親去世,他後母性情悍戾,

尤其是他的弟弟象出生後,就更沒有好日子過了。舜在家中常只能看著後母所生的三個

兒女喝飽吃足,他只能枵腹而寢。然而不管後母如何待他,他總是笑臉相迎、謙謙如也。

有一年冬天,氣候大寒,舜身上還只穿兩件單衣,瑟縮不堪,鄰里秦老漢實在看不過去,

出面干涉,並希望虞家能送舜去讀書,但家中卻堅持要舜放牛,好在教書先生善良,在

秦老漢的幫助下,舜一邊放牛一邊學習,他從先生那裡知道:一個人雖有聰明睿智之質,

經天緯地之才,仁聖忠和之德,但是「學問」二字終究是不可少的。要求學問,必須讀

書,要能讀書,必先識字。他也悟出為人要誠實,要有腳踏實地的實干精神。

這年過了殘冬,舜已經十六歲了,生得高大,儼如成人,從此開始艱辛的耕作,後

母規定他一天到晚都必須勞作,連中餐也不准回去吃,有人問他,他答道:「農家以節

儉為本,一日兩餐足矣,何必三餐?」他漸漸得到當地人的敬重和稱譽,但舜無緣無故

被三次逐出家門。這其中日子雖然清苦,但舜卻加緊學習,包括師事八歲的兒童蒲衣子。

他從蒲衣子那裡學到許多運動的道理,包括足的容宜重,手的容宜恭,目的容宜端,口

的容宜止,聲的容宜靜,頭的容宜,直,氣的容宜肅,立的容宜德,不偏不倚,無懈無

情。

舜的道德修養越來越高,他多次耕作的歷山地方人越聚越多,已由一個荒僻的地方,

成了個大都會,但他卻仍得不到家庭的溫暖,在一日田間勞作時,他以鳥為例,信口而

歌:

「涉彼歷山兮崔嵬,有鳥翔兮高飛。思父母兮歷耕,日與月兮往如馳。父母遠兮

吾將安歸?」

歌罷,悲從中來,放聲大哭,這年舜已經三十歲了,也就在這時堯帝已深知舜的為

人,終於把兩個女兒娥皇和女英嫁給他。出嫁前堯帝囑咐兩個女兒:「大凡為妻為婦之

道,總以『柔順』二字為最重要。男子氣性,剛強的多;女子氣性,假使也剛起來,那

就不好,夫婦之間不可能事事都能同心協力,遇到這種情況,為妻的總要見機退讓。」

完婚之後,舜帶著兩個妻子回見父母,想不到遭到父母的拒絕,而他那後母生的弟弟象

見到兩位嫂子的絕色姿容,竟起了不軌的心思。

娥皇、女英嫁給舜之後,過起了艱苦的生活。

象念著兩位嫂子的美貌,常乘舜不在家的時候找嫂子閒談,希望用弔膀子的方法來

勾引嫂子,娥皇、女英是聰明人,但不敢得罪他,怕他在父母面前說舜的壞話,越是如

此象便越是有心,竟覺得只有殺死舜,才可將嫂子搶到手。象通過母親叫舜去修房子,

去疏通井,然後放火燒屋,用泥土封井,妄圖把舜燒死,把舜封在井中悶死。每次娥皇、

女英都通力合作把舜救了出來,舜總是不記前嫌。

在這一系列的事情中,堯對舜更加欣賞,終於堯把舜召到京城,開始委舜重任,舜

大舉推薦人才,舜於是「賓於四門,納於大麓,烈火風雷不迷,虎狼腹蛇不害。」於是

堯死後,舜即位為天子,定都於蒲阪。

舜勤政愛民,為加強中央與各地的聯繫,他規定各部落君長每五年前來蒲阪朝見天

子一次,而每五年天子也照例前往全國各地巡狩一次,每次除了大臣隨扈以外,蛾皇與

女英都隨行照顧他的起居,三人同行,恩愛非常,舜左右逢源,二女雨露均沾。這年盛

夏來到洞庭湖,因天氣太熱,娥皇、女英就留在洞庭湖中的君山,舜繼續南巡。

這晚,女英忽然夢到了舜帝,不像個天子模樣,坐著一輛瑤車,有霓施、羽蓋擁護

著,自天空降下來,對她說,自己已經不在人世,大家不要悲傷,人生在世,總有一日

分散的,並說自己在天上是「上理紫微,下鎮衡岳。」女英醒來,非常焦灼,惦念舜帝,

急急告訴娥皇,娥皇口中雖說「妖夢是不足為憑,只怕你平日掛念極了,做的是心記夢,

你放心吧。」但內心也十分焦灼。不久,果然傳來了舜死在蒼梧山的消息,還帶來了舜

帝給娥皇、女英的遺囑:

「汝戒之哉!形莫若緣,情莫若率。緣則不離,率則不勞。不離不勞,則不求文以

待形。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

聽到噩耗,覺得一切希望都已不存在了,那麼多年的艱苦奮鬥,那麼多年的恩愛相

親,都一去不復返了。娥皇、女英渾身哆嗦,哭了好幾回,身心受著火一般的煎熬。娥

皇、女英一天比一天悲傷,健康也受了損害,眼淚漸漸地哭干了,一滴一滴的鮮血從眼

中流出來。這晚濃霧漸漸地把整個君山罩住,天空中閃電一道急過一道,雲越積越厚,

天空好象要倒扣下來,突然間狂風捲著暴雨呼嘯而來,洞庭湖掀起層層巨浪,都似乎要

把岳陽城撼倒。娥皇、女英一片至誠的思念、悲痛終於感動了上天,天神將她們流出的

眼淚,流出的血淚都一點點收集起來,現在都把它們灑在洞庭湖君山的翠竹上。在這狂

風暴雨中,蛾皇與女英突然間頭腦是那樣地清醒。突然間明白好象舜正在召喚著她們,

兩人都好好地修飾打扮了一番,就象是迎接遠行歸來的舜一樣,攜手投入洞庭湖中。頓

時風停雨住,波瀾不驚,君山上那叢叢翠竹都浸染上斑斑點點的淚跡,成了二妃對舜帝

一片至情的象征。半個月之後,娥皇、女英的屍體浮出水面,當地人懷著敬畏的心情將

她們葬在君山,並立湘夫人廟來紀念她們。至今君山上還有二妃墓,墓旁斑竹叢生,青

翠欲滴,令人暇想不已。李淑曾的《斑竹怨》詩寫道:

二妃昔追帝,南奔湘水間;

有淚灑湘竹,至今湘竹斑。

雲深九疑廟,日落蒼梧山;

余恨在湘水,滔滔去不還。

毛澤東在吊唁他的愛妻楊開慧時寫道:

九疑山上白雲飛,帝子乘風下翠群;

班竹一枝千滴淚,紅霞萬朵百重衣。

九疑山就是舜死的地方蒼梧山,在今天湖南寧遠縣。《水經注》載:「九疑山盤基

蒼梧之野,峰秀數郡之間,羅若九峰,各導一溪,蛐壑縱橫,異嶺同勢,游者異焉,故

曰九疑山。山南有舜廟。山共有九座峰頭,即舜源、朱明、石城、娥皇、女英、蕭韶、

桂林,其中舜源又叫華蓋,最高。」

據湘中友人說,一般鄉人不太了解蛾皇與女英的來歷,甚至訛傳為天帝的二女,因

犯過失而嫡降塵寰成為「湘水之神」。舟人拜她們可保航行安全;仕女拜她的,可增美

艷與聰穎。就象閩浙一帶居民膜拜聖女媽祖一樣歷歷大爽。

據傳,秦始皇南游洞庭,遇大風,有人告訴始皇,這是湘夫人發怒所至,始皇問湘

夫人是何方神聖,侍臣答稱是舜的二妃。秦始皇也是個不可一世的人物,他就因認為自

己的功勞超過了歷史上的三皇五帝,而把「皇帝」合起來做自己的稱號。他一怒之下,

下令伐完君山上的山樹班竹,然而三年後這裡又是一片蒼翠蓊鬱。

已經是四千二百多年的事了,蛾皇、女英賢淑、英慧、癡情的形象,仍然活在炎黃

子孫的心中。湘女美艷、多情、貞烈與聰慧,或多或少,直接間接地受到了蛾皇、女英

的影響。

帝子降今北進,目渺渺兮愁予。

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參考資料 網站 http://www.angelibrary.com/real/no_name/china2/001.htm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