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爾簫又敲了敲裡面的房門,將早膳交給烈特爾和風。最後又端著一盤去找成汐。

這個時候他正坐在床邊,一邊照顧伊萊斯,一邊拿了面鏡子,用術法弄出畫面,和他另一個弟弟對話,告速他這裡的事情。

『這樣啊......大家都受了很重的傷啊。』鱗漓苦笑著,垂著貓耳和貓尾,『哥哥要好好的照顧小萊喔......他身子本來就弱,現在又受重傷,等我找到小乙就過去幫忙。』

不過成汐搖了搖頭,回道:「目前看來應該是不用,畢竟最可恨的傢伙已經死了,所以等他情況穩定,我也會回去了。」

「喔......那你小心一點。」鱗漓微笑著看著成汐,「如果有需要再喚我,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去幫忙的,要小萊也好好的照顧自己喔。」

成汐點點頭,苦笑了一下,回道:「嗯,我會的,你也要小心。」

「那我要去跟小乙玩了。」鱗漓微笑著晃著貓尾,「哥哥加油,還有不要氣壞身體了。」

成汐對他揮了揮手,隨後就將鏡子放下,結束了與異世界的通話。

爾簫看著兩人的通話終於結束,將稀飯端給成汐,「你弟弟很可愛,早膳吃一點後再補眠吧?不要累壞了,伊萊斯我會幫忙照顧的。」爾簫像媽媽一樣,摸著成汐的頭,給人一種很強烈的安心感。

「嗯,好久不見了娘娘......」僅管知道這是另一個世界的爾簫,成汐還是不禁如此說著,對他露出安心與開心的微笑。「娘娘在這裡幸福麼?」

「嗯?很幸福啊......」爾簫雖然不明所以,但是還是微笑的回應著,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成汐給他的感覺很熟悉,但他確實不認識這個人啊。

「嗯,那就太好了。」成汐笑著,笑得是真誠的喜悅。

爾簫微微笑著,不由自主的將成汐抱在懷裡,用著比方才更溫柔的方式,撫摸著成汐的頭,似懷念的聲音問著,「我們以前認識嗎?」

「我想不認識。」成汐苦笑說著,看來自己還是說了奇怪的話讓爾簫不解了。不過僅管這樣,他也想跟爾簫多說幾句話,確認他有得到幸福。

「我一直都很幸福喔,只是自從封幻出現後,傲天就常常派封幻在旁邊嘮叨,害我有些困擾呢,也沒辦法像以前那麼自在的想出宮就出宮了。」爾簫看著成汐,不禁說出了這些日子困擾他的事。就這樣很自然而然地說出。

「呵呵,因為擔心你有危險吧!如果是我,也會很擔心娘娘的啊!娘娘太愛插手一些事了,所以更令人擔憂,一刻都不敢放鬆呢!」成汐笑說著。

「唔,你居然笑我。」爾簫垂著狐耳委屈的嘟著嘴,「不過他們的心意我都明白,所以叨唸歸叨唸,其實我也漸漸習慣封幻老是跟在身邊了。」

「那樣不是很好麼?」成汐笑問著,伸手摸了摸爾簫的頭以及頭上那對狐耳,似乎很開心。

「唉......那也是不得不接受的事啊。」爾簫有點無奈的說著,隨即感覺到成汐的觸摸,狐耳動了動,狐耳音為他的摸似乎變的更柔軟了些,好像心中那顆最柔軟的稻草也被觸動似的,「對了......如果會造成你的困擾我先說聲抱歉,回去前能不能叫我一聲母后呢?」

「呃?你沒大我多少吧?」成汐苦笑地問著,雖然大概猜得出原因,不過兩人現在根本沒差多少歲,這樣叫恐怕不是太妥當?感覺把爾簫叫得好老......

「不要緊的,如果被叫老了也沒關係......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成汐就有種懷念的感覺,很想觸摸,很想擁抱,但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是個為親近的那種。」爾簫微笑的說著。

「嗯......母后......」成汐叫得很小聲,臉也因為不好意思而染上了紅暈,雙眼東張西望地顯得很無措。

爾簫開心的將成汐整個都抱在懷裡了,「好可愛喔......小汐當我的兒子好嗎?」

「呃?您有我這兒子也太大了吧?」成汐苦笑地反問,更是不好意思了。

「很剛好啊,而且我已經二十六歲了。」爾簫微笑的甩著狐尾,「是該有一兩個孩子了......不管是大的還是小的都沒關係,反正只要有個孩子就行了。」

「你二十六歲......可是我也超過二十了呢!」成汐苦笑著,又說:「您總沒辦法六歲就有個小孩了吧?」

「何必計較那麼多呢?我就當我以前就有個兒子了,只是現在這個兒子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所以我等於又撿回一個兒子了。」爾簫開心的晃著狐尾,將稀飯放在一邊。

「可是......」成汐害羞地頭低著,似乎還想說什麼,但又很高興,顯得有點兩難,不知該不該繼續阻止只大他六歲的爾簫。

「好了,快點把稀飯吃了去睡覺吧。」爾簫見他明明就很想,更加放心的拿起稀飯,就餵成汐吃著。

「嗯,娘娘也要早點睡......」成汐一邊說一邊讓爾簫餵著稀飯,開心地笑著。

「那我跟你一起睡吧。」爾簫繼續晃著狐尾,雖然已經睡飽了,但跟兒子一起睡覺,聊聊天應該不錯。

「呃......這樣不好吧?會給人誤會的。」成汐苦笑地說著,深知這樣爾簫的處境可能會不太妙,所以決定婉拒。

「那我變成狐型讓你抱著睡好了。」爾簫的狐狸尾巴大大的甩了幾下,就變成一隻很大隻的狐狸了,抱著睡一定會很溫暖。

「好......」不過為什麼會變成狐狸呢?成汐不解地想著,疑惑難道爾簫真是一隻狐狸精麼?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問,爾簫用著心靈感應說著,「因為我是狐狸族的,像這樣變成大狐狸不是問題,還是要更大一些?」

「原來如此,好可愛的狐狸娘娘呢。」成汐微笑說著,輕輕抱住大狐狸爾簫,閉上雙眼趴在牠溫暖的背上。

爾簫的心跳似乎傳到了成汐的耳裡,感覺更是安定。似乎感覺到他睡熟了,爾簫意讓身體更加柔軟一些,更用大狐狸尾巴蓋住成汐的身體,讓他覺得更溫暖。

另一方面,卓延路發現他的府邸的人幾乎都不在了,潔堤娜和管家也不知道上哪去了,正當他愁眉苦臉,打算到外面去找的時候,他發現他暗室有一道門微微敞開著,於是他好奇的走進去。

走進去後,他發現裡面還是一個人也沒有,也感覺不到氣息。究竟是誰做出這樣的事呢?他不覺得只有一個人,不過他想到了一個人,就是當初想搶水藍玉的那個人--御祈亞。

於是他往屋外走去,想看看能不能碰到御綺亞。就在這時,他屋內突然閃出了一道人影,但因為天太暗,沒辦法看清楚,卓延路只好快速的追上去。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