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躺在床上,看起來精神委糜,形容憔悴,想著這兩個人可能要補一下,於是這下問題來了,他是可以去藥局買藥,可是萬一他不在的時候,又有人來該怎麼辦?

想了一下,他從他的寶物庫中拿出貴重藥品,並倒了水。他配著水餵管家服下,並且也分了點給潔緹娜,讓兩人狀況可以更穩定一點。

喝了藥水之後,兩人的情況逐漸穩定,他此時也覺得有些累了,就坐在椅子上休息了起來。

另一方面,在皇宮之中,嵐凌此時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

見她沒事,風等人都稍微鬆了口氣,比較安心了些。

「那個,你們都沒事吧?那個大魔頭呢?伊萊斯現在怎樣?」嵐凌一起來就著急著問了許多的問題,略為緊張的看著他們。

「我們沒事,那傢伙也被我們殺了。伊萊斯現在由他哥哥在照顧,身體狀況應該還算穩定。」烈特爾有耐心地一一為嵐凌做解答。

「那就好。」嵐凌鬆了一口氣,「要是我的力量可以恢復就好了,這樣伊萊斯也不會變成那樣。」對此,她深深的自責著。

「煌夜想的大概也是那樣吧?如果他再強一點,你就不會受那麼嚴重的傷。」說罷,烈特爾深深嘆了口氣。「如果你的傷再重一點,恐怕那個封印就......」

「不......他一直拼命的保護著我,所以他不需要自責啦。」嵐凌苦笑的說著,「唉,我真是太沒用了。」

「唉,你也別這麼說了。」烈特爾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要她不要那麼想。

「對了,我昏迷前卓延路還在的,那傢伙呢?」嵐凌疑惑的看著烈特爾問著。

「他家似乎有事,人都不見了,所以他去找了。」烈特爾回答著。

「喔......這樣啊,我問一下好了。」嵐凌想了想,於是用著心靈感應問著卓延路,「嘿,你家沒事吧?小家和小潔都還好好的嗎?」

然而,她並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也不知道是魔法還沒恢復還是怎麼著的?

這讓她很著急,「卓延路沒有回應耶。」

風聞言,苦笑著,「你的魔法還沒恢復啊,別慌,我想依卓延路的能力來看,他不會有事的。」

「是呀,你好好休息,也許晚一點他就會過來看你了。」烈特爾跟著安撫道,對於傷患較為溫柔。

「喔......好吧,如果小萊有醒來,就幫我問聲好。」說罷,嵐凌又躺下去,繼續休息了......也只有她這種粗線條的人還能在這種情況下睡著吧?

不過這倒是讓眾人都鬆了口氣,否則要是她抱傷亂跑,傷腦筋的可是他們啊!

就在這個時候,遠方閃過一道閃電,而後開始地牛翻身,不停的震動起來,搖晃了很久,只聽遠方碰了一聲,一座山似乎硬生生的段成了兩節。

不過這個時候烈特爾不想再增添事情,因此並未湧出想要前往一探的想法。現階段,伊萊斯和嵐凌的休養在他來看才是最重要的。

遠方的火山開始噴著岩漿,這個世界似乎正一點一點的崩壞之中。

此時風一直覺得心神不寧,走到窗前去看著遠方。

「那個......烈啊,那座山好像正在冒奇怪的東西。」風汗顏的說著,他沒有看過岩漿自然不知道那是什麼。

「什麼奇怪的東西?」烈特爾問著,走了過去。

「那裡好像在噴火?」風指著一個遠方的山。

「火山爆發嗎?」烈特爾劍眉一皺,同時這個現象很多人也發現到了。

「不知道耶。」風苦笑著,「不知道持續下去會怎樣?」

「山下的村莊全部都會被淹沒,生物都會死。而且,它流過的地方,就什麼也不剩了。」

「這樣啊......那我出門一下。」風想了想,決定去想辦法挽救那邊的村民。

「你一個人不要緊嗎?」烈特爾問著,雖然先前那傢伙已經被他們解決了,但是難保沒有其他敵人。

「只是去救人的話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風想了想,「那不然我叫晝林比跟我一起去好了。」

「晝林比?那不是反而更危險?」

只見烈特爾一臉的「你誰不好找居然找他?」,顯得非常不放心。

「會嗎?」風不解著,「那我找簫皇后陪我去好了。」

「嗯,他身邊的那名少年在能力上應該值得信任。」僅管他很討厭他的態度。

「那我這就去找簫皇后和封幻,請他們幫忙。」風微微笑著,就往外面走去。

而烈特爾則是目送著他離開,一邊思考著。他總覺得那不是自然的爆發,但卻又不是人為造成的......

風走到伊萊斯的房間,想著方才爾簫說要端飯去給伊萊斯和成汐,他想應該可以在那邊找到到他們。

結果他才一開門,便看到成汐和一隻大狐狸窩在一起。

「呃......」風看到一隻成汐趴在一隻狐狸上面睡著,疑惑的在那邊看著,『現在該怎麼辦?』先叫狐狸?還是把狐狸趕走?還是叫醒成汐問問看

爾簫並沒有睡著,所以風一進入時他就發現了,抬起頭來看著他,「風有什麼事麼?」

「外面好像噴著岩漿,我想請王后娘娘幫忙,可以麼?」

「嗯,可是成汐還在睡。」

「我沒睡,那是不同次元世界將要融合所造成的毀滅,不阻止的話,這裡會毀滅掉。」成汐說著,一邊站了起來。為了不讓這世界的爾簫消失,他打算幫忙。

「這樣麼?可是該怎麼阻止呢?」風看著成汐問道。

爾簫看著成汐思索著,也爬了起來,恢復了原狀。「這個世界有著一則上古預言,當時的預言家預言著,每隔數十萬年,這個世界就會發生大崩毀的情況,所以必需收集七樣水晶,保護這個世界。」

「可是光收集水晶似乎也沒什麼用。」風知道事情絕不會這麼簡單。

「嗯......這世界的最頂層有一個水晶塔,必需在滿第五十萬年之前,將水晶收集齊全,放至水晶塔中,方可讓這個世界安然無恙。」爾簫看著他說著,這些事情他原以為是古書記載,原本並不當一回事,可是事實似乎並非如此。

「而第五十萬年,正好就是明年。」成汐將話接了下出,說出了最後的預言。

「這樣沒剩多少時間了。」風苦笑著,這麼嚴重的事情,應該跟大家商量一下,不過現在救人如救火,他打算先去救人再跟大家說這件事。

也因此,他提出了此刻一同去阻止的請求,準備和爾簫等人一起過去。

爾簫當然二話不說,連跟傲天通知一聲都沒有,就離開了皇宮。打算瞬移去最邊境的城鎮看看,就在這個時候,如同影子一般的封幻,也跟著爾簫一同前往了。

而樓殊感覺到了他們的離開,於是便去通知傲天了。

不過傲天判斷他們應該能夠處理,因此並沒讓樓殊去阻止他們,反倒是讓他去調查卓府的事,讓他去看看那裡的情況。傲天總覺得,御祈亞等人還不安份。

樓殊應了一聲,就去調查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