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簫領著眾人瞬移到邊境一帶,只見那邊四處都是火海,看起來慘不忍賭。小孩在火海中哭喊著救命,已死之人的屍首則是漂浮在火海之上,看起來觸目驚心。

風二話不說就馬上衝下去,救起那個燒傷的嚴重的小孩,小孩不停的哭喊著。

而爾簫則是使用水系魔法,將火澆熄,並且要封幻去搬一塊大石頭過來,把岩漿給賭起來。

「娘娘你的那個方法不行,壓制它只會讓別處噴發出來。」成汐在說話的同時,讓周圍結成冰與岩石,化成了一條通道,打算讓岩漿改道,流入不遠處的海中。

「這樣啊......」爾簫苦笑著,轉往將四周變成樹林,以穩定山脈的情勢,以及讓樹枝吸收水份,可以這一代的地基更加穩定。

因為成汐的輸通,以及附近的地脈改善,這附近可以算是暫時沒事了。

不過當眾人正要離去的時候,卻發現附近有個人帶了另一個人,進入了暗處,而且似乎不害怕岩漿。

而這個時候,烈特爾判斷卓府的事應該解決了,想著嵐凌應該會想知道卓延路的安危,於是就使用移動魔法,替她跑了這一趟。

到了卓府的烈特爾,看到卓延路已帶回了管家與潔緹娜等人,發現潔緹娜他們傷得不輕,因此也幫了卓延路一些忙。

另一方面,雷宇克羅此時和晝林比兩人則是前去工作,在眾人奮鬥的時候他們也在努力打拼,賺取之後的旅費。當然,晝林比是做了別份工作,傲天讓他和自己的幾個部下轉而去調查先前那間大宅,審問那間大宅的主人。

那間大宅的主人什麼都不肯透露,只說是克里亞有一天找上門來,要他配合他引一些人過來,除此之外什麼都不知道。

不過他虐待礦工們是事實,因此晝林比和一些武官便把他和他家的人都抓起來,查封了他的宅子,打算交由刑部來處理。

而此時樓殊則是跟著那兩人的後面,進入了岩漿旁的一個小洞穴裡。裡面可想而知,也是屍橫遍野,可是這個時候,他們無法光明正大的在路上行走。

御綺亞一定要找一個地方,為埃卡奈療傷才行。

「她受傷了,得快幫她治傷才行。」

這個時候,傳來一道讓樓殊訝異的熟悉聲音。

『什麼?這聲音......這不可能吧?』為了不被裡面的三人發現,他不敢靠太近,但是他很想過去確認聲音的主人究竟是誰。

那道聲音,是目前應該在皇宮裡休養、擁有兩個名字的少年的聲音。

樓殊疑惑著,照理說伊萊斯應該要好好的在皇宮休養,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這個時候,山洞中發出一道柔和的光芒,只見埃卡奈的左手漸漸癒合,回復到原有的樣子。

樓殊見狀,知道是伊萊斯特地跑去幫女子治療斷掉的手,他嘆了一口氣,走了出去,「你這又是何必?」

少年偏著頭,他的眼神訴說著他不明白樓殊在說些什麼。與平日不同的,少年的眸子是金色的。

樓殊驚訝的看著他,「你是誰?不是伊萊斯嗎?」

少年直視著樓殊,沒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而後轉過頭望著御綺亞,道:「走吧。」隨即,他們周圍颳起了大風,讓樓殊踉蹌幾步。在他站穩的時候,御綺亞等人也消失不見了。

這件事真是太奇怪了,他一定要趕快回去,跟傲天和娘娘稟告,還要告訴烈特爾等人才行。於是他也用著瞬移,一瞬間就不見了人影。

這個時候,風等人也回到了皇宮中,看烈特爾不在,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去卓府了。

因為爾簫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所以風只好去卓府,把路雷音和烈特爾暫時找回來,至於潔堤娜和管家,則是暫時由小小烈照顧著。

另一方面,封幻也將雷宇他們找了回來,眾人一同聽著。

爾簫拿出了在幾年之前,他無意中在書庫翻到的一本書給眾人看,「這上面寫著,幾十萬年這世界會崩毀一次,必需收集七樣水晶,放置在水晶塔之中,這個世界才會得以繼續存在。」

聽他這麼說,烈特爾先接過書,翻了一下便道:「我有看過類似這內容的書。」

「在哪裡看過的?」爾簫好奇的問著,「這上面還說,若水晶若入壞人的手中,執行著不法之事,水晶將會永遠銷毀。」

「在我的王宮。」說罷,烈特爾又道:「是呀,這麼一想,或許雷宇身上的那個東西,還有水藍玉,也許就是其中的關鍵也說不定。」

「原來這東西有這種功用啊。」雷宇克羅玩了玩,「我前幾天還很無聊的,用冰將他冰了起來,希望這東西沒有壞掉。」

「如果是真貨的話就沒那麼容易壞。」畢竟烈特爾沒見過那些水晶,所以他並不確定雷宇手中的是真的。

「另外水藍玉現在已經完全下落不明了。」風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不是在卓延路手裡嗎?」烈特爾問著。

「不在我手裡,那東西被一個女人搶走了,當時我為了要救管家和潔堤娜,並沒有將那塊玉搶回來。」

「是嗎?那看來情況似乎不妙......」烈特爾摸著下巴,邊想邊說著。

就在這時,樓殊瞬移到大家的後方,「我遇到一件怪事,伊萊斯還在睡嗎?」

聞言,先前沒說話的傲天點頭,道:「是還在睡沒錯,朕方才有讓人去看護他和嵐凌。」由於成汐和烈特爾等人都不在,所以他讓人去照顧他們了。

「我剛剛追到御綺亞和埃卡奈那邊時,突然聽到一個很熟悉的聲音,你們猜我看到誰了。」樓殊故做神秘的微笑的問著。

「你看到煌夜?怎麼可能?」成汐訝異地問著,隨即他奔了出去,準備親眼確認伊萊斯是否在房間中。

「絕對沒有錯,除了眼瞳顏色不一樣之外幾乎一模一樣。」連身上穿的衣服都是。

「眼瞳?是什麼顏色?」烈特爾也訝異地問著。

「金色,而且我問他是不是伊萊斯,他還裝傻。」在他眼裡的確是裝傻沒錯,就不知道真實的感覺是如何了。

「『金色』嗎?他的眼瞳確實能化為金瞳,但是,他的情況應該還沒恢復到能夠到外面活動才對啊?」烈特爾皺起了眉,也是不解。

「最奇怪的是他好像完全不認識我,還幫埃卡奈治療斷掉的手。」樓殊看著卓延路說著。

「喔?那就是敵人了吧?」卓延路瞇起了雙眼,傷害他重要人們的人,不管是誰他都不會輕饒。

「不,情況還不清楚之前,他還不能算是敵人。」風苦笑的嘆了一口氣,「如果他真的是伊萊斯那該怎麼辦?」

「對呀,誰都不準隨便傷害我兒子。」雷宇克羅無奈的說著,他怎麼越來越覺得他好像伊萊斯的媽媽了?(=口=!?你不是公的嗎?)

這個時候成汐回來了,只見他似乎安心下來,對眾人道:「他還在休息沒錯,床舖和被褥我也摸過了,是溫熱的,不像有離開的樣子。」

「莫非是......」封幻想了想,看著他們,「那是『這個』世界的伊萊斯。」

「應該不會......吧?」成汐也不敢肯定,但是他還是接續低喃道:「如果是這個世界的他,那我應該也會有所感覺才對啊......」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