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 七色光茫‧獄之界

坦培新鎮位於東大陸西南方,是個著名的貿易港口。許多貨物要進行買賣行為,必定在此下貨。交給地方上的小攤販販賣。

海風呼嘯而過,海鳥在天空飛著,晴空萬里的天氣,似乎是說著世界的和平,就像是這片天空下一般,在東大陸上,甚少人知道前段日子,金龍族被滅之事。

就在此時,雷宇克羅所乘的木船正在偏遠的地方著岸。因孤島上不可能有船隻通行,所以他自行伐木做木筏,在為期七天的海上生活後,終於到達了久違的陸地。不理會旁人對他的側目眼光和些微的同情的目光,他緩緩的上岸,一邊思考著接下來該怎麼做。

想了想,他決定先到街上去逛一逛,瞭解一下人類的習俗,畢竟他一個鄉野莽人要突然進入人類的社會還是有一定難度,還好他年紀小歸小,卻不是笨蛋,還知道第一步該怎麼做。

他穿著一件稻草做的衣裳,身上身無分文的走在大街上,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有些人看他可憐年紀又小,重點是長的又標緻又可愛活潑,便給了他一枚銅板。接著往前走了幾步,又有人拿了一件她兒子不要的衣服讓他換上,雷宇克羅感激的收了下來,道了聲謝謝,打算晚點找個人比較少的地方去換。

『看來人類還蠻和善的,一堆人幫助我。』雷宇克羅心裡想著,看著剛剛拿衣服給他的婦人離去,心裡又想起了他那薄情的父母親。

就在這時,一名頭髮全白藍色眼瞳,身穿著白色連身長裙氣質不俗的女子突然站在他面前,她淡淡的打量著雷宇克羅,而雷宇克羅也疑惑的看著她。

「姊姊,你擋到我的路了。」

這名少女是神族派到人界的暗使,為的就是要保護人界的和平。近來轉生之湖裡常常出現怪異的東西,可是卻沒有半個神族從那裡出生,這樣的現象在神族從未出現過,神族的大長老猜測,或許是關於創世之神遭逢不測,所以才會讓祂的直屬子民出現這麼奇異的現象。

如果神族都出現了這麼嚴重的問題,那人界的災難更是不想而知,所幸目前看起來情況並不嚴重。所以她暫時隱身在人界,所擔任的工作是馬戲團的工作人員,而他們現在正缺一名小丑。

因都找不到適合的人選,所以她今天才會跑出來在街上找找看是否有人願意擔任這個角色。這個角色需要一名膽大心細、不畏艱難的人。只是走著走著,她也不知為什麼就被引導到這名少年前面了。

而且直覺告訴他,這名少年不是一般人。

既然可以讓她遇上,那就是早就註定好的。神族從來不懂得違背命運,於是她淡淡的開口道:「小朋友,你是哪裡的人?」

雷宇克羅疑惑的看著她,心裡想著這人真奇怪,一般人都會先問名字吧?不過他還是照實的搖了搖頭,「我不清楚,我懂事以來就是個孤兒了。」

碧莉亞點了點頭,看向他,「既然是孤兒,那麼你要不要先找份工作?」

雷宇克羅微笑著點了點頭,「姊姊要介紹工作給我嗎?」

「嗯。」碧莉亞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淡淡的溫柔神色,若不仔細看很難看出她的情緒變化。她從自己的袖子裡拿出了一張紙,而後遞給雷宇克羅。

雷宇克羅接了過來,看了半天,挫敗的嘆了一口氣,老實的說著,「我不識字。」

碧莉亞聞言,淡淡的笑了笑,輕聲道:「不要緊,我可以教你。」

雷宇克羅高興的歡呼著,「太好了,那個叫桑德納斯的人真是個好人,我果然遇到了姊姊這個奇遇!姊姊更是大大大的好人!」

桑德納斯!?碧莉亞眼神閃過了一抹讓雷宇克羅看不出來是怎樣的眼神。應該是有些懷念、不捨、難過的表情吧?可是為什麼呢......

雷宇克羅不懂,不過他也沒有問。

因為直覺問了,他會觸及到桑得納斯目前最不想讓人知道的傷痛。

對碧莉亞而言,神族和魔族一向不交好,但也沒有多大的紛爭,促使兩族可以和平至今的,莫過於桑得納斯,只要魔族一天有他在,魔族人就一天不敢發動大規模的動亂。因為雖然桑德納斯的生育力奇低,可是他的魔力卻是歷代魔族王之中最高的。

只是他現在也只是風中殘燭,神族的人都為他而挽惜著,如果他不要如此珍愛他妻子,甚至不惜動用到癒念之力的話,他至少還可以活個好幾千年。

可如今他的生命卻已經是風一吹就會滅的程度。

碧莉亞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今天情緒起伏太多了。一碰到這位人人尊重的魔王,連她這個不易有情緒起伏的性子,都難免要感到傷心、懷念、難過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