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可是明明昨晚應該睡在身邊的人卻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隻趴在桌子上睡覺的……兔子,擎沒有多加注意,他以為昨晚跟夜同床共枕只是一場夢,又習慣性的到夜的房裡要叫他起床。

然而,說是同床共枕,其實在赫連擎瀅來看,不過就是類似於哄小孩睡覺之類的狀況,和平常沒什麼兩樣,兩人並沒有做出什麼特別的事。

可是原本應該在房裡抱著被子大睡的人卻……不見了蹤影,此時的兔子還趴在擎的桌案上,不知道是否是覺得冷還自己拿了一個紙張蓋子身上,可是這樣真的會暖和嗎?

見人不見了,赫連擎瀅大驚,立刻要人去尋找祈龍國國主--祈龍夜澄的下落,看看他是不是已經去用膳之類的,還是趁著機會到外頭去散心了?

過了一會,有人回報皇上並未前往用膳也沒人看過皇上外出,也就是說,現在整個皇宮裡裡外外皆找不到祈龍夜澄的下落……

整裝完畢的赫連擎瀅一聽到這個消息,立刻派人往宮外去找,甚至出動暗部去搜索,決心要找回皇上,而且是越快越好。

就在這個時候,在桌案上睡覺的兔子剛起來就聽到外面的騷動,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後,他突然發現自己變成兔子了?

說不出內心是什麼感覺,他嘆了一口氣,就往外面走去想要去找擎,可是卻被在走廊上慌慌張張跑來跑去的人給驚到,於是他只好走在最邊邊,慢慢的往外走去。

「阿咧?這裡有隻兔子耶?為什麼呢?」一名看起來俊逸非凡,舉手投足都有吸引人目光之強烈魅力的男子微笑問著,一邊抱起面前的夜澄兔,只見男子身著祈龍國的禁衛軍服裝,拿了把和他的氣質有些不配的長矛。

兔子眨了眨眼,看著眼前的男子,『氣質優雅,俊逸不凡,做禁衛真的是太過浪費人才……』

「會在這裡應該不是食物......那是國王的寵物囉?去問擎看看好了。」男子笑道,抱著兔子移動,也一邊引來相當多人的注意,盡是訝異與愛慕的視線。

縮在男子的懷裡,夜澄打了個哈欠,繼續睡著,今天看來是不用上早朝了。

過了一會兒,男子才找著擎瀅,抱著兔子告訴他說牠差點被踩扁,詢問牠是不是他們養的。

「兔子?不是我養的……」看了看之後,他決定先把兔子留著,就在這時,他發現兔子的耳朵有個較詭異之處,似乎跟一般的兔子不太一樣,只見他的內圈是粉紅色,外圈是黑色,最外面才是白色……

察覺到他的眼神有點變化,男子便好奇地問道:「怎樣了?發現是熟識的兔子?還是是從御膳房內跑出來的?不過那樣的話牠可跑得真遠......」

「是認識的兔子……」擎苦笑的說著,嘆了一口氣,擎該慶幸這隻兔子沒有被煮來吃了。

「這樣呀?那就交給你了。」男子笑了笑,將兔子由懷裡抱到擎瀅的手上,此舉也讓兔子不得不清醒。

夜見到自己已經到了擎的手中,微微笑著,晃著兔耳。

「嗯,謝謝你。」擎微微笑的接過了兔子,順手摸了摸牠的頭。

「不會,倒是今晚要不要來我家一起吃飯?」男子--戚乘風笑問道。

「不了,今天還得忙著找皇上......幫我跟橙華他們道聲謝。」擎瀅笑著。

「嗯,那就下次吧。」

隨後,戚乘風便拿著不相襯的長茅走了,而擎則是看了看懷中的兔子,他正想開口跟兔子說話之時,一道風襲來,隨即他懷中的兔子也跟著不見了人影。

這讓他相當訝異,連忙左右看著,看看是不是兔子跳到旁邊去了。結果,他在一旁的草叢找著夜澄兔,這才放心地將牠再度抱起。

夜兔摔的頭暈目眩,原本是白夜的身體也轉成了黑夜,目露兇光的看著一處應當是無人的地方,看了一會之後他才又轉回了白夜,繼續窩著。

「變成兔子了......怎麼辦啊?又有誰會相信這種事?好端端的人怎麼會變成兔子?」擎瀅垮下肩膀,低下頭,無奈地重重嘆了口氣。隨後,他又睜大眼睛,自語道:「該不會是有人動手腳?」

他不是仙人,並沒有那種神力的。

就在這時,一位銀藍色長髮的青年憑空出現在他面前,這讓白兔又立刻轉為黑兔警戒著,他一身的仙風道骨之氣,舉止優雅,眉心上有一顆硃砂痣,聲音飄乎不定,似遠似近,「如果你想讓他恢復,我可以幫你……」

然而,擎瀅倒退了一步,抱緊兔子,一手抽出配劍戒備,略帶殺意,冷冷地問道:「你是誰?這事該不會就是你搞的吧?你有什麼目的?」

「唉呀,別這麼兇嘛,我可是一片好心耶。」男子的臉上保持著微笑,「祈龍國的地下內幕,也只能仰賴你自己調查了……」

「一片好心?那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你是人類麼?」擎瀅絲毫沒有放鬆,持續對此人警戒著。

「我啊,只是一個好管閒事的人,至於為什麼會在這裡,那是因為我太閒了,半夜跑到祈龍國皇宮的屋頂上小憩,誰知道睡到一半發現了不尋常的氣流,當我想去查看時,祈龍國的國君已經變成了那副德性……」見他衣服飄揚的樣子,似乎一點也不像人……

「那你有何要求?看你這樣子,應該不會一口就答應救人吧?把你的目的說出來!」

「很簡單,我要他做我的夫人……」男子微微一笑,用手指勾起了黑兔的臉,只見黑兔瞪著他,似乎相當不高興。

「那是他的自由!恕在下無法決定!」擎瀅抱著夜兔退後一步,讓男子碰不到兔子,隨後便不理男子,往反方向前進。

只見男子手一揚,擎瀅又立刻回到了他面前,他順手一把抱起了兔子,隨即消失。離開前他只說了,想要回兔子就到不歸山的山頂……

「該死的!」震怒的擎瀅手握拳,用力擊向一旁的柱子,瞬間將柱子擊成了兩段。

男子很快的就回到了山上,只見夜兔正用非常忿怒的表情看著他,男子笑了笑,「就在這裡等他來吧……當然要我現在將你恢復也可以。」不過是有代價的。

夜澄不理會他,跳了下來窩在樹邊,縮成了一團睡著,來個不理不睬。

男子見狀也不忿怒,一貫的坐在了崖邊看著遠處的風景,臉上依舊是帶著笑容。

因為實在是很久沒有這麼放鬆了,所以夜在警戒了一段時間之後,居然窩在樹下睡著了。

而另外一邊,擎瀅則是開始收拾行囊,並同下屬交待一些必要事情,用以將自己與夜澄都不在時的損失降到最低。當然,他內心也有了最壞的打算,將再來的一切都想過一次。

只是,這次對上的傢伙不是人類,擎瀅也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勝算,忽的憶起方才抱夜兔給他的戚乘風,他的妹妹戚茵絕容貌不僅傾國傾城,還擁有超乎常人的能力。他當下決定,請她以預知能力詢問一下此事的解決方向。

『陛下不會有事,對方沒有傷他之意。』

當晚,擎瀅造訪了戚家,面戴紗巾的三女茵絕,於紙張上書寫了這兩句話,交到了擎瀅手中。

「......是這樣啊?那為何他要捉走陛下?」擎瀅擔憂地問著。

聞聲,茵絕又寫:『他沒事做,只是好玩。』

「呃......」擎瀅汗顏。

就在這時,戚橙華在自己家的門口,看到了一名倒在地上的男子,男子有著一頭黑色的長髮,衣衫破舊,瘦的跟排骨沒什麼兩樣,看起來似乎是很久沒有用過膳了,年齡大約十七、八歲,一看到她,他先是給了個笑容,然後沙啞的開口,問戚橙華是否可以給他一杯水和一個饅頭。

「......好啊。」次女戚橙華先是楞了半刻,而後喚了兄長來幫忙將此人帶進屋內,自己則是進入了廚房,把方才收拾好的剩餘晚飯再度端出來,給予男子吃,順便又泡了杯茶。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