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新手任務

北邊的聖龍之谷的暗處,一道人影悄悄的佇立於此,觀察了片刻之後,舉起手中的劍,斬下了唯一的通道,迷之橋……

但在他斬下之前,另一道人影卻祖止了他,看那身手和人影,應該是個女性,不過那人卻不理,自顧自的切斷了唯一的通路,導致後面的玩家無法繼續前進。

這次也引來了官方人員的注目。

而現在德亞拉公司的老闆和經理別是正在某個飯館裡,正在吃著『現實中』無法餵飽肚子的義大利麵,只是那色香味卻一點也不比現實世界所賣的五星級飯店中的差。

「好吃嗎?」天野聖助微笑著一張臉,看著眼前的烈滅天。

「不錯,幹嘛,你要餵我?」烈滅天問著,現在公司裡正雞犬不寧,他這大老闆卻還在這裡閒瞌牙。

「喔,如果你的手廢掉,我會考慮考慮。」天野聖助笑的說著。

「真是可惜,我的手不可能廢掉。」烈滅天一臉婉惜,而後正色的問著,「你說這次遊戲發生這事,上面那些老頭一定會吵個不停,可是我又不想去理他們,該怎麼辦?」

現在他們處在一間極隱密的包廂中中,因此他們的對話絕不會有第三者聽到。

「讓主電腦在二十四個小時內修復應該不是難事,另外就是找出兇手,擺平囉。」

「這差事又落到我頭上了。」烈滅天走到了窗邊,看著窗外。雲古大陸是以中國風為主的建築,所以從窗邊看過去,清一色都是古代的建築,有時候還可以看到玩家在屋頂上施展輕功。

「能者多勞。」天野聖助喝了一口龍井,笑的說著。

「煩哪煩,乾脆弄個組織,若是崇拜我的人自然會加入,否則神魔秘境這麼大,我去哪找那個破壞狂?」

「不錯呀,弄個組織,你也好有人可以指使,不用累死我這個小經理。」天野聖助燦笑著,他也可以趁機會去,抱著他的小霜霜好好的睡一覺。

烈滅天給了他一個白眼,「如果你真的那麼累,那方才那頭蒼鷹,是怎麼被你一個小小的魔法師給燒死的,或者那隻鷹,是看到你的笑容,所以被迷惑,就這樣呆呆被你打死的……」

「事實上,剛剛系統的確出現了迷惑的技能。」天野聖助說著,而這也讓烈滅天再次確定,這人的運氣真的好到家了,搞不好玩吃角子老虎機,也可以用此技能,對吃角子老虎機施展魅惑……只是,不知道是否對機器有效。

「改天你去賭場,玩玩看吃角子老虎機,如果我記得沒錯,霜霜一直很想要一枝S級的『露雪飛霜』魔杖,也許你可以搞到它。」據說目前有十幾萬的玩家,有5000人玩過吃角子老虎,並且在這上面投注了不少錢,卻無法得到他,但他相信,如果是某人的好運,搞不好可以。

「你確定?這個是神魔秘境中,目前唯一的S級魔杖……拿來私吞不太好吧?」雖然他一點也不介意拿去送給自己雖親愛的小霜霜,不過公司嚴格禁止這件事,而這命令,還是烈滅天親自下的。

「運氣好的人自然會拿到,否則告訴一堆人,他們也未必有那個好運。」他拍了拍他的肩,「我不也是因為運氣好,才有如今的『變態』實力。」

「這句話我喜歡。」天野聖助微笑的很燦爛,似乎是下了決定了。

「那……創組織的事就交給你了。」烈滅天晃了晃手中的扇,一副翩翩貴公子的樣子,笑道。

「代價是,你要做一個月的苦力。」他桌上的那堆公文,就煩請他這位大老闆批吧。

「……還是算了,最近公司的員工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我還在想要找個時間來大裁員,第一個裁的就是你。」

「請便。」他笑的說著,知道烈滅天說的絕非假話,但也不完全是真,至少他還無法動到他這個擁有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的員工。

「嗚……我好可憐,公司裡面居然沒有半個員工肯聽我的。」烈滅天趴在窗台,佯裝哭泣。

天野聖助卻沒理會他,只是笑的,「好吧,看你可憐的份上,我就去幫你搞這些事。」

烈滅天一臉狐疑的看著他,似乎不相信,「沒有別的企圖?」

「呵呵……」天野聖助但笑不語,「我現在還沒想到要跟你要什麼,以後再說。」

「哈,我早知道沒那麼好的事。」烈滅天說著搖了搖頭,無奈的表情清楚的呈現在他臉上。

之後談論了一些組織的細節,他們便到公會去辦理了手續,就這樣,『黑曜天帝』就此誕生了。

這個組織似乎是不限任何人,只要做事誇張,喜歡出風頭,都可以進,但內部管理其實相當嚴格,特別是不允取有叛逃者的產生。

另一方面,莉亞費盡了千辛萬苦,終於來到了位於楓亞大陸的新手村,一進去,就看到兩名男子被幾個大漢團團的圍了起來,那似乎是附近的土匪,當下莉亞決定先觀察一陣子,再考慮要不要幫忙……

「呵呵,把錢交出來,我就放了他。」指著另一名男子,其中一個禿頭長的像金鋼的大漢說著。 

「真是沒想到最近的NPC也好男色。」莉亞在一旁看著,還打了個大哈欠。心裡想著這世界真是越來越腐了,剛剛在路上見到的那三名也都是極品啊,可惜都名草有主了,囧。

「要錢做什麼?還不如將人帶回去……搞不好在兄弟們爽過之後還可以賣到不錯的價錢。」另一名土匪NPC淫笑的說著。

聽到這裡,莉亞已經受不了,當下決定這事她管定了,於是便走上前,不過卻被一名女子以及身邊的小劍給拉著,劍凌苦笑著,「那只是NPC就算真的被怎樣,他們也不會有什麼感受,別忘了他們是虛擬人物……」

「可是在我看來他們就像活生生的人沒有兩樣。」而且這不是任務嗎?既然是任務那就快接吧!莉亞覺得自己都熱血沸騰起來了!

「那我去幫你捏一捏他們,順便教訓一下好了。」一旁的女子終於開口說著,而此時莉亞才發現還有另一隻手抓住自己。

「咦~你是哪位啊?」莉亞的注意力馬上被轉移,好奇的看向女子,那邊再吵再鬧也進不了她的耳,頓時那些NPC就像空氣一樣,完全沒有人理。

也因此那兩名男子就被一群土匪給帶走了。

「煤凝風,十五級馴龍師,你們好。」粉紫色的長髮綁成了公主頭,眼前甜美可人的女子用著她的紫色雙眸眨了眨,笑道。

「劍凌,十三級武戰士,我的興趣就是吃肉,什麼肉都吃,啊,前面有一隻貓,你不要跑……」只見劍凌追了過去。

「喵喵~~~」前方傳來了貓的慘叫聲。

「啊,劍凌該不會真的把貓給吃掉了吧。」莉亞汗顏的連忙走過去阻止那隻什麼都吃的人。

「呵呵。」煤凝風在一旁苦笑著,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而後過了不久,聽到了劍凌的慘叫聲,這讓兩人面面相覷,決定先過去看一看,結果一看發現,劍凌的臉被貓抓出了五道血痕,此時正流著血。

「唉唉……你真是笨蛋,難不成連貓肉都要吃嗎?」莉亞苦笑的走向前,用手帕幫他擦臉。

「貓肉好吃啊。」劍凌笑著說著,感覺到莉亞的柔嫩掌心在上片觸碰,有些不好意思。

「哦~?聖龍山谷的龍肉,你有興趣吃嗎?嗯?」莉亞笑的說著,還故意加重了力道。

「龍肉……聽起來好像不錯。」劍凌的口水都快滴下來了,而莉亞則是搖了搖頭,心想此人沒救了。

「喵嗚?」劍凌懷中的貓咪不停的掙扎,眼汪汪的看著他,看起來楚楚可憐。

「這隻貓看起來很可憐啊。」莉亞說著,看牠的貓身是一隻灰色的虎班貓,兩眼中的楚楚可憐更是惹人憐愛,當下莉亞便決定要養這隻貓做寵物,只是不知道劍凌肯不肯『割愛』。

「牠哪會可憐,剛剛還抓了我的臉。」劍凌不滿的嘟著嘴抱怨著。

「小貓咪,你是不是迷路了,別怕姊姊帶你去找主人。」莉亞說著便接過了小貓,而劍凌也沒說什麼,就任由莉亞接過去了。

這時系統顯示:玩家莉亞接到了隱藏任務,小貓咪尋母。

「咦咦咦……我接到了隱藏任務耶。」莉亞說著,有些驚喜有些惶恐,畢竟她才一進入遊戲就接到這種任務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好幸運。」煤凝風和劍凌同時說著,想不到連小小的一隻貓都能觸發隱藏任務,看來莉亞最近真的在走好運?不過這樣也好,總比在家裡時那種強顏歡笑要好的多了,身為朋友,劍凌為她高興。

趁這個時候,莉亞叫出了系統選單,果然看到了那個任務,沒有詳細解說細節,似乎是要自己去解,她叫出了狀態欄看了一下──

莉亞:等級6             職業:賽車手(此為隱藏職業)

性別:女               聲望:零

生命力:250            魔力:50

種族:人族

基本屬性:

力量:10

速度:10

體質:5

智力:7

幸運:8

魅力:0

招式:

遊靈身反(1/000)

反彈(0/000)

撚爆狂飆(0/000)

治癒(0/000)

看到魅力零,莉亞心裡想著,嗚……她果然是沒有什麼魅力的女生,嘆了一口氣,她將狀態欄叫了回去,而後飄著鬼火走到兩人身邊。

「你怎麼了?」煤凝風關心的問著,因為她不懂為什麼眼前的人,會一下子心情起伏這麼大。

「嗚……沒事。」囧”反正她就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嘛……(?)

看她這樣子,凝煤風上前抱抱她,拍拍她,一臉甜笑的說著,「沒事沒事,反正就是魅力低嘛。」剛剛她用探測術,全都看到了。

而劍凌則是苦笑著,心裡想著,魅力低有這麼重要嗎?為什麼莉亞要在乎這些?

在他看來魅力似乎是不太重要的,因為那樣也吸引不了太多的動物,主動向他『靠』過來,所以,魅力強不強自然是不重要,所以他也無法瞭解,身為女性的莉亞,心裡的感受。

煤凝風的話讓莉亞更加難過了,而那隻小貓似乎也發現了她的心情,舔了舔她,『喵嗚』兩聲蹭著,而莉亞在看到牠的舉動時,瞬間從難過中恢復,「謝謝喲……小貓咪。」

「咪~」小貓咪似乎很開心的晃了晃尾,又繼續窩著她。

而後莉亞站了起來,打算前去解救那兩個被擄走的人,但之前劍凌有說過,他們只是NPC就算被怎樣也不會有什麼感覺的,不過她方才所看到的表情和動作,就像真的一樣,那種擬真程度,絕非祖先所開發的那種電腦網路遊戲,而且在她所看到的大部份網路小說中,所有的主角,都是因為好運,所以才有那麼高的成救,要不要賭一賭她那幸運有八的幸運值呢……

還是不要好了,太危險了,就算她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同行的劍凌和煤凝風想一想,還是先把等級練高一點,再接任務吧……

只是練功的話就休想她會乖乖的來了,「小劍和煤……我可以叫你凝風嗎?」

「可以啊。」煤凝風笑的很甜的說著,「反正我現在也沒事,就帶著你們到烏拉拉平原去練功好了。」

烏拉拉平原,有兩種怪,一種是蒼鷹,攻擊力很強,而且速度很快,一般人都打不到牠,但煤凝風身為馴獸師,雖然她是專門討伐龍的,但一般的怪卻比龍更加得心應手,打起來自然不是問題,更何況蒼鷹給的經驗值又高,認真打約一、兩個小時的話,莉亞便能升上十級可以轉職了。另一種是可愛的小松鼠,小松鼠非常怕人,所以見到人都躲起來,不過如果要送禮,大多數女孩子都會喜歡的。

煤凝風看兩人是一起來的,似乎在心裡有個小小的誤會,誤會成他們是公婆的關係,也因此才會想帶他們去打松鼠,她的目標反而不是經驗值較高的蒼鷹了。

「咦,好啊。」莉亞笑的說著,「不過我想先瞭解一下這座村子,等等再跟你們會合好了。」

「好啊,那我先去買些肉帶在身上等一下吃。」劍凌說著一想到肉就迫不及待的想往肉攤去了,他要買三大斤,然後晚點打怪打累了還可以回帳蓬去煮,哈哈哈……

「那我去幫大家準備一點補品,一個小時應該夠吧?」煤凝風問著他們。

「嗯,夠。」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著,而煤凝風見他們默契那麼好,誤會又更加深了。

於是三個人就這樣去辦各自的事了。

新手村是以稻草為屋頂,牆是以泥土砌製而成,牆面留了一扇橢圓形型的圍窗,一眼望去,這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小村子,但路上叫賣的玩家卻不少,也因此讓平凡無奇的村子添加了一股生氣。

就在她在亂逛的時候,突然一位小弟弟撲進她的懷裡,模樣似乎很著急,莉亞在詢問過後才知道他家的小白不見了,所以便接了這個任務。

只是小弟弟並未跟她說明清楚,『小白』究竟是貓還是狗,所以莉亞只好在村子裡面似處找著,接著在屋頂發現一隻在睡覺的小白貓,心想大概是牠吧,於是便上前,想要抓牠,不料還沒靠近,牠就先跑了過來,對她懷中的小虎班貓叫著,那種叫聲,好像是在示情意?

不過虎班貓一看到牠就縮進了莉亞的懷裡,喵嗚喵嗚,根本不理會牠。

可憐的小白貓,就此失戀……不過莉亞找到了牠,也算是完成了任務,所以便帶著小白貓回去了。

任務獎勵並不特別,僅僅是一個新手劍和聲望值五十。雖然不知道聲望是做什麼的,但莉亞還是非常慶幸,至少等一下自己不用拿著匕首砍怪了,當然她那朝佛山無影腳也很好用啦,只不過看那些怪被踩的稀巴爛覺得很嘔。

在新手村做了不少任務,也接了不少任務後,最後她在新手村的一處偏僻角落,看到一名少女,少女拿著數位相機拍來拍去,不過觀察了一陣子後,又發現了她似乎愁眉苦臉,於是莉亞好奇的走向她。

「請問……」莉亞話還沒問完,那名少女看到她,就走了上來,「這世界帥哥真是越來越少了,唉唉,小姐你可以到多克萊草原幫我收集五名帥哥的相片嗎?」多克萊草原,又名商務市場,許多想要販賣道具的人,都會選擇在那邊擺癱,所以那裡的人自然也最多。

「可是我等一下要去烏拉拉平原耶……」莉亞苦笑著,不知道該答應比較好還是不答應比較好,畢竟她不是單獨一個人,若是跟劍凌和煤凝風說她要改到多克萊去,她也會覺得過意不去。

「噢,我的照片不急啦,你只要找到五張簽名照拿回來就好了。」少女說完便又到處東拍西拍了,而莉亞則是看到任務欄裡多了一個遙遙NPC任務……這個好像是強迫的啊……

「真是的,我又還沒接,這要不要跟GM反應看看啊……」搞不好是程式怪怪的,她才會無緣無故多了一個任務……

不過這時系統似乎在反應她的想法,一道電腦聲波傳進了她的耳裡,表示過年期間GM都放假,所以目前只有電腦GM,只是電腦還沒聰明到可以指示這些事,所以目前無人可以回答。

「這系統真是神奇啊,好像是故意跟我做對似的。」莉亞皮笑肉不笑的說著,除此之外,她有種想把系統解體的衝動。

「我也好想實驗這個系統。」一旁的少女說著,這少女不知道已經在旁邊站了多久,連莉亞都沒發現,只見她笑的一臉燦爛,似乎也是遙遙任務的受害者之一。

而一旁在看書的青年則是一臉汗顏,似乎有些頭痛,只不過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依舊翻著手上的書。

兩個人一起奸笑著,此時神魔秘境的工作人員,無一不覺得一股冷意傳來,就連烈滅天也感覺到一股不太好的預感。

遙遙NPC萬萬想不到,就因為她的緣故,造成了兩個少女顛覆神魔秘境的開始。當然之前也有一些受害者,但那些受害者並不似兩位少女一般,他們認為接了就接了,解了就算了,也沒去找GM的麻煩。而另一種人則是認為系統怪怪的,找GM商談卻得不到什麼結果,GM說要問工程師,結果工程師也回答不出個所以然來。

「不知道在這裡面大亂一場會怎樣呢?」紛雪飛雨,笑的極其燦爛的說著,當然,她只是不滿,並非腹黑。

「大概會很有意思吧?就如同當年在賽車場上,贏了各國選手的快感,那種感覺真的有說不出的好。」懷念的說著,「不過如今已經是不可能了……」眼中閃過一絲失落和無奈,不過一下子又恢復成了原狀。

「這麼說,我還要感謝這個任務了。」紛雪飛雨笑的說著,「若不是這個任務,也不會出現這麼有趣的連鎖反應,不是嗎?」

「嗯,你說的對。」雖然沒有少女的興奮,但卻覺得自己體內的熱血,似乎又回到當年。

見狀,一旁的青年頭痛愈加厲害,閤上書,「小雪……你就不能過幾天清靜日子嗎?」

「哥~拜託嘛,我保證一年內不在現實世界惹事,好不好,好不好?」扯著自家哥哥的衣袖,紛雪飛雨拼死命的楊晃著自家兄長,逼的一旁的青年只好無奈的點點頭,「別做的太過份就好。」

「耶~我一定會努力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紛雪飛雨的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天野宇心也就是淡金髮青年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默默的在事後幫妹妹收拾殘局了吧?他有些無奈的想著,而後拉了深藍髮的紛雪飛雨就想走,只是紛雪飛雨一直看著莉亞,似乎大有結交之意?

只不過對方似乎正打算要走,前面似乎是村長家,村長家附近還有一個任務,如果沒記錯應該是在找藏寶盒的任務,想著想著,紛雪飛雨打算上前搭訕……咳咳,上前結交,於是便一路拉著天野宇心追了過去……

按理說,魔法師應該是拖不動弓箭手的,特別是弓箭手若是特別想要迴避,魔法師絕對追不上他,可是魔法師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一股強大力量,竟然就這樣的把弓箭手拖著走,還不會氣喘呼呼……

不過可憐的就是被拖著的天野宇心,他這樣被拖著走,都無法看書了,只能皺著眉頭任妹妹拉著,再度感到無奈。

莉亞走到了一名張惶失措的少婦面前,少婦的臉上有些憔悴和一股楚楚動人之感,是會讓男人想要保護的那種感覺,而且看她的樣子似乎是丟了什麼東西,那東西似乎是對她很重要,於是莉亞便上前問著……

跟少婦聊過後,發現這名少婦在婚前有一名埔此相愛的男友,只是男友是已經消失的魔族,在幾十年前,魔族尚未被封印時,她曾經與此人私訂終生,只不過後來這件事被家人知道了,她的父母皆反對這門婚事,加上之後魔族跟外族發生了戰爭,以致於被許多高等屠魔師封印,後來這段感情就這樣結束了……

唯一的紀念就是一個藏寶盒,盒中有著許多回憶,少婦希望莉亞去幫她尋回……

莉亞在問過少婦他的藏寶盒大概是掉在哪裡後,便先看了看時間,發現還有三十分鐘,心想應該來的即在會合時間趕回來,於是便放心的到城外的去挖寶了。

但挖著挖著,她發現路上有許多坑坑洞洞,似乎不小心掉下去,下面就是無底深淵,無奈的她正要放棄,後面的紛雪飛雨適時的使了一記魔法,讓她能夠飄起來又不致於離地太遠。

但如此一來她也構不著地,只能用半跳躍的方式前進,幸好的她的幸運值高,速度又快,所以才能平安無事的穿過那些坑坑洞洞,但最大的功臣還是莫過於幫他施了飄浮術的紛雪飛雨。

到了一個大樹下,紛雪飛雨終於將她給放了下來,笑吟吟的出現在她面前,而莉亞看到她則是微微笑著,「謝謝你的幫忙,那不然我可就傷腦筋了,我可不想摔下去變成一堆白骨。」

「哪裡,不過你若能變成白骨,搞不好我也能正巧拿來研究呢。」紛雪飛雨看著她,笑了笑,而天野宇心則是繼續看著書不發一語。

他並不擔憂妹妹會把人拿來實驗,而觸犯國法,因為一但死了,結果就是飛回重生點,只是今日系統似乎怪怪的,這裡平常是沒那麼多坑坑洞洞的,而且也有怪物存在,怎麼今天一點怪物也沒見著?對了……他記得……這附近的寶物還蠻多的,難怪會被挖的坑坑洞洞,只是也有些深的過頭了……但沒有怪物這點就有些奇怪了。

突然他有種不妙的感覺,拉著紛雪飛雨的手便要立刻用回城卷軸,只不似乎遲了,只見一大群的蜜蜂離開牠們的巢,紛紛往這裡飛了過來,這個時間蜜蜂喜歡集體到城市收集食物,而這期間所經過這地方的人、以及怪物都會受到無差別攻擊,也因此這時間才沒什麼人到這附近來。

蜜蜂的針帶有毒性,一隻就夠讓人受不了了,何況是一群?

但莉亞看到卻非長的鎮定,只是看著那群蜜蜂,她記得自己在進入遊戲時,系統已經送了她探測術,也因此她光用眼睛看,就知道蜜蜂對她一個人來說可能會過於勉強,但三個人一起解決應該不成問題,只是很可惜怎麼沒有打蜜蜂的任物呢?

當然這點其他兩人也注意到了,只是現在的莉亞身上能使用的武器只有一把劍,而紛雪飛雨和天野宇心身上的武器也是一把長弓和一把長劍而已,說起來除非有遠程性質的武器,否則這一大群蜜蜂,在短期間內也很難能夠打的完,看了看,紛雪飛雨唸起了魔法咒語,一道火之舞,展現著優美的狐度,往蜜蜂群急射而去,而沒有防備的蜜蜂,被這一擊去掉了一半的血,但也讓蜂王震怒。

看到蜂王,莉亞第一個想到的是,「蜜蜂肉不知道小劍吃不吃?」

「蜂蜜比較好吃……」紛雪飛雨說著,「蜜茶消暑解渴最棒了。」

「其實我們也沒必要正面跟蜂王打嘛,誰都知道會死。」紛雪飛雨呵呵笑著,有點無奈。

「也是,而且遊靈身法在這方面也派不上用場,而且撚爆狂鏢也不知道該如何發動。」莉亞也是有點無奈的看著天上的雨針,不斷的落下,而他們也只能靠著自身的敏捷閃著。

弓箭手的速度本來就快,而莉亞的速度本來就有十,自然也不成問題,也只有紛雪飛雨是魔法師,行動上感覺比較辛苦,而無法放下妹妹的天野宇心,也只好抱著她躍來躍去、閃來閃去。

「哥,你這種抱法應該去抱別的女孩子,抱自己妹妹真的是……」紛雪飛雨還沒說完,就換來天野宇心的一記冷眼,「別胡說八道,先解決目前的困境比較重要。」

「打不過那只好逃囉……」

「我們是能逃,不過沒有回城卷軸的莉亞小姐就不能逃了。」

兩個人說著說著,結果收到了來自秋天的憂鬱的組隊訓息,只見『秋天的憂鬱』人究竟在哪裡呢?他們四處看著,卻沒有看到。

「啊,該不會是這顆樹吧。」莉亞首先發現樹上有眼睛和嘴巴、鼻子等等,而且對方還微笑的一張臉,又對他們發了組隊訊息,而後將他們全部變成樹……

如此一來,蜜蜂的針再也攻擊不到他們。

而秋天的憂鬱則是等到牠們累了時,對牠們發出風刃,將他們一一打倒,莉亞等人也受到了組隊的好處,連升了好幾級。

當然蜂王爆出來的東西也不容小覷,一件蜂王的羽衣、十幾個蜂巢再加十罐的蜂蜜,另外,附近也因為位秋天的憂鬱,整個地上都是蜜蜂暴出來的蜂蜜,看了看,秋天的憂鬱微笑道,「這些東西你們平分吧?」意思是說他不需要。

「啊,真是可惜,要是早來一步的話就可以馴服蜂王了說。」一道女性的顙音從眾人後面傳出,莉亞轉頭看,發現是原本跟她約在城鎮裡的煤凝風還有劍凌。

「咦,你們怎麼來了?」莉亞走到他們身邊問著。

「當然要來啦,都遲到了半個小時了,反正我身上有雷達,隨時可以知道你們在哪。」煤凝風笑的說著,將她身上的一顆像懷錶的東西拿出來,只見上方有各種顏色的點,若是一一放大的話還可以看到上面出現了人名以及等級。

當然這一個雷達要價也不少錢,一個就要十萬遊戲幣,若不是煤凝風運氣好,剛好跟上一任公又寵她,一要就給,否則十五級的她也不可能得到。

「當然是因為擔心了。」劍凌笑的說著。那半個小時他已經吃了一碗牛肉麵,再加三個肉包了,雖然他還想繼續吃,但是卻不勉擔憂起好友,連忙問著煤凝風是否有辦法找到莉亞。

當時只見煤凝風笑了笑,從她懷中拿出一個遠古時代所演出的動畫,一種類似龍珠雷達的東西,而後對著那雷達唸了莉亞的名字後,莉亞的位置立刻顯現出來。

當然還包括在她身邊的人的名字以及資料。

因為雷達上會顯示名字,所以煤凝風和劍凌一開始便知道了他們的名字,其中就屬秋天的憂鬱讓他們最好奇,因為如果他們記得沒錯,秋天的憂鬱這個名字就是在上一屆的神魔秘境大賽中,拿下亞軍的黑夜盜客組織的魔法師樹精,當時他最後的那一記從敵人背後用樹枝穿過敵人身體的影像,讓即使已經過了一年,卻還讓大家印象深刻。

只是他現在怎麼會一個人待在那,莫非是跟組織裡的人發生了磨擦。

這些事,剛進入遊戲不久的莉亞是完全不知道的,她雖然認識現實中的晏劍秋,但卻不知道秋天的憂鬱便是他,因遊戲可以將樣貌上調百分之十和下調百分之十,而秋天的憂鬱在進入遊戲時,則是選擇下調百分之五,再加上樹精的設定,所以他現在的身材比原先高了五公分不止,也稍稍的壯了些。

現在的她只是在意自己沒注意好時間,讓兩人擔心而感到愧疚,正在道歉著。

而劍凌則是因為比她還要早一個月進入遊戲,雖然沒有見過晏劍秋本人,但消息自然是從不少人口中所得知,所以也對秋天的憂鬱會出現在這裡而感到好奇,只是那是人家的私事,他們也不好過問。

「不用在意。」煤凝風笑著,用手摸了摸一臉抱歉的莉亞身上。

「那我就不特別答謝兩位囉。」莉亞眨了眨眼,而兩然則是莞爾的笑著,紛紛看向在莉亞背後,那兩個不認識的人,「莉亞,不介紹一下嗎?」

莉亞聞言尷尬的笑了笑,「其實我跟他們還不熟,是剛剛才認識的,所以也不清楚他們的名字。」
劍凌聞言在心裡想著,「莉亞真是迷糊啊……」

紛雪飛雨聞言,拖著哥哥走了過來,「我是紛雪飛雨十八級魔法士,他是我哥哥天野宇心,十八級神射手,請多指教。」

「你們好……」

當大家在互相介紹時,秋天的憂鬱並沒有上前,只是變回原來的樣子,站在原處,及腰的長髮隨風飄著,看著他們,想著自己該不該加入這個團體,亦或者就這樣刪號,離開這個遊戲。

其實一開始他就認出甄鎧莉了,也因此才會出手幫忙,用著他那個受到禁咒魔法封印,已經弱的不堪一擊的實力幫忙。當然,這是以一個七二十級的暗黑屠魔的實力來說,但對於是新手的甄鎧莉等人,他想他還是有足夠的實力可以幫助他們……

只是他變的如此之弱的事情絕對不能讓不信任的人知道,否則在恢復實力之前,他又被殺回零級那就真的欲哭無淚了,都怪自己太相信那女人了。

雖然一開始就察覺到了她的不懷好意,但無法對女性兇惡甚至狠心強硬的叫她遠離自己,以致於到後來被她逮到機會陷害,再加上被隊友的背叛和利用,都讓他覺得心灰意冷。

「你是秋天的憂鬱吧?那個在上一屆的神魔秘境大賽中拿到亞軍的隊伍中的樹精……」煤凝風問著,呼呼,好繞舌啊。

笑了笑,「原來我這麼有名啊……」

「對啊,走在路上大概會有很多人認出你來呢……」

他就是不想被認出來才會躲在這裡,真是的,重練的話大概要很長一段時間了,只是憑著他對這裡的熟悉程度,當然也知道怎麼練,可以讓等級快速增加。

「既然你一個人在這裡,那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練啊……」察覺到他的不對勁,莉亞伸出手問著。

「如果我跟你們說,我現在的實力是三十級上下,你們還肯跟我練嗎?」秋天的憂鬱微笑的問著。
這話讓大家都很吃驚,特別是知道秋天的憂鬱幾級的煤凝風和劍凌。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這是當然的,莫非……」莉亞沒有在說下去,因為秋天的憂鬱的表情已經告訴他們一切,也因此他們紛紛伸出手,不管他要不要,硬將他帶入這個團體。

一個七十二級的的暗黑屠魔樹精,一個十八級的神射手、一個十八級的魔法士,再加一個十三級武戰士、一個十五級馴獸師,一個八級的賽車手,這樣的陣容,可知在將來會有多麼的強了。

當然這些都已經是後話了。

因為越來越熱鬧,也因此眾人都很高興,劍凌想了一下後便問著大家要不要參觀他的家,隨即也不等眾人發話,便自顧自的叫出了中國古風味的建築,進入後,裡面是一個小院子,院子不大,但若是以一個帳蓬的設計,又太寬廣了些,這些不禁讓眾人驚嘆。

裡面的桌椅全都是用檜木製成,這些都是他一一的去打樹精,慢慢的收集木材建製而成,裡面的裝設完全呈古風味,一進去就是正廳,正聽中有木製的花雕木椅,兩側各有四張椅子,劍凌看了看,想著還好連主位在內的椅子還夠人坐……

莉亞走到了木椅上,發現木椅上還有天然的樹木香味,覺得很新奇,「劍凌你好厲害,把家做的這麼漂亮……」

「哪裡,只不過是花了一點時間罷了,其實只要找到了材料,系統就會自動而成了,只是找材料也不是很容易就是了。」劍凌笑了笑,看著莉亞,「有時間的話我再幫你找材料吧。」

「嗯……不用啦,我還沒想到要做成什麼樣子……」她比較喜歡歐式的風格,而且她還想參關別人的屋子,再慢慢決定樣式。

「嗯嗯,有要做的話再通知我。」

莉亞好奇的東看西看,只見劍凌喚來了穿著古風衣服的傭人,讓他們去準備一些點心過來。

「天哪,真實度好高……」

「當然啦,真實度百分之九十九,當然很票亮的了……」煤凝風笑的甜甜的說著。

這時傭人已經端來了茶水和一人一碗的燕窩,眾人便很開心的一邊吃著一邊聊著……

「聽說這裡的床還能增加魅力呢……」煤凝風說著,而且因為劍凌的窩跟一般人風格不同,所以如果長久的在這裡睡著,就算下線也把人物寄養在家裡,練練廚藝的話,很有可能不止廚師等級增加,連幸運及魅力也會增加。

「魅力增加的話,那要迷惑大魔頭應該更容易了吧!搞不好再遇到一次毛毛蟲BOSS,牠們再也無法攻擊,而是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之下?」

「哈哈,那也太誇張了,不過如果連毛毛蟲BOSS那種低智能的怪物都不敢攻擊你,那之後那些高智能的神獸,大概只能成為你的專屬寵物了!」劍凌笑的說著。

紛雪飛雨笑著,「不過這項功能只有針對辛辛苦苦將家建置完成的帳蓬主人呢……」她家都是一些實驗器材,很少努力的把家佈置成可以讓人參觀的樣子。

而天野宇心則是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只是拿著書,難得清閒的他,非得看上一天一夜才肯罷休。

而秋天的憂鬱也安靜的坐著,手中捧了一杯茶,一邊發著呆。

眾人見秋天的憂鬱和天野宇心都沒有說話,紛紛的看向他們,因為紛雪飛雨相當了解自家哥哥,所以已經代為解釋了一番,而秋天的憂鬱至始自終都很沉默,這不禁讓大家相當擔憂,特別是正義感極強的紛雪飛雨和莉亞,已經在想辦法,要幫秋天的憂鬱將這筆帳給討回來!

「秋,打起精神來吧?我們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紛雪飛雨說著,噢,太好了又可以打架了!

「不過我們現在應該先加強實力,還要幫秋想辦法恢復等級應有的實力,畢竟這款遊戲本來就有個技能可以封印對方的魔法,所以找GM和公司談也沒用。」天野宇心說著,看著眾人,也打斷了妹妹的衝動。

「臭哥哥就要潑我冷水。」紛雪飛雨抱怨著,拿起茶來繼續喝著,而秋天的憂鬱則是笑了笑,「謝謝,不過討回公道的事我還要再想想。」畢竟若是搞的太大,事情只會越來越糟,對於曾經是隊友的人他還狠不下心去談判。

當然之後搞不好會一言不合打起來,所以他還沒想過要去尋仇,他氣的,頂多是自己的交友不甚,以及不小心被人逮到機會對他施魔法……

「秋啊,你有什麼辦法可以讓自己的實力恢復嗎?」劍凌問了一個大家最想知道的問題。

「有,找到那個女人,讓他幫我恢復,要不然就要到中央大陸的洗禮教堂,在一個人過迷途之路後,得到了聖母瑪莉亞的祝福,自然就會恢復原狀。」但不管哪一種都很不容易,這也讓他相當傷腦筋。

首先那女人身邊肯定會有人罩她,因為光看外貌的話根本不知道她心如蛇蠍,也不知道她曾經用過那樣的外貌欺騙過多少人,所以到最後只會蠢蠢的上當,而他雖然早有防備,但還是逃過不過她撒下的天羅地網。

「呃~洗禮教堂,那一進去就很難活的出來的洗禮教堂,而且進去也不能使用魔法和兵器,只能用新手使用的武器……而且裡面的怪都在一百級上下,如果運氣好也會碰到七十級上下的蛇怪精和巨石怪精,真是太恐佈了。」紛雪飛雨汗顏著,想著這系統真是變態,不但可以詛咒人,連個教堂都要設定的這麼變態,只是這款遊戲怎麼還會有這麼多人玩?

就是因為如此,所以大部份的人都稱教堂為黑暗教堂,再怎麼說洗禮教堂真的是太好聽了,而且跟事實也完全不符,有些人甚至想過要去炸教堂,但結果就是被附近的保安抓走,被關在牢裡三點不得行動,也因此那三天只好乖乖的待在家裡或跟朋友出去,根本無法上線。

「所以說,最好就是去找出那個人,然後想辦法讓她幫秋恢復囉。」凝煤風笑的甜甜,而其他人聞言也點了點頭,就是這樣,只有莉亞從頭到尾都搞不清楚狀況,必竟對一個新手來說,實在是太難懂了,更何況是一個從來沒玩過網遊的新手。

而劍凌則是閒著無聊,在他們已經討論出結果時,跑到廚房去做菜了,畢竟雖然幾個小時前才吃過兩碗麵,不過他現在已經又餓了,再說難得家裡有客人來,他想要好好的表現一下他的廚藝。

見狀,紛雪飛雨也走了過去,甜甜的笑著,問:「這裡有蝦子嗎?」

「蝦子啊,好像沒有……」已經許多天未曾去河邊釣魚了。

聞言,紛雪飛雨一臉失望,「好想吃炸蝦喔……」

劍凌沒辦法,也不想看到女性失落的表情,只好微笑著,「那我去幫你抓蝦子吧。」

「噢,耶,我最愛劍凌哥哥了……」紛鱈飛雨高興的又叫又跳,而劍凌則是汗顏的要她小心不要撞到一旁的餐桌。

而紛雪飛雨則是吐了吐舌笑著,天野宇心走了過來,將好動的妹妹給拉到椅子上坐著,「小心一點,撞到的話可是比在現實世界撞到桌子還要痛,最慘的是還會損血。」

「呵呵,我知道啦。」紛雪飛雨無奈的笑了笑。

看到劍凌拿了釣竿、網子、藍子要出去,莉亞和紛雪飛雨打算一起去,而其他人因為不想出門、懶得出門所以留下來。

幾個人到了河畔,莉亞放下灰色虎班貓,讓牠在樹下睡覺,而後幾個人便開開心心的去抓魚了。

這地方雖然常常有人來,但因為這裡有巨大魚精BOSS還會發出難聞的魚腥味攻擊,所以有些人不太愛來這裡,特別是受不了魚腥味的人。

「魚精大約三到四十分鐘出現一次,也就是說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抓蝦子,所以大家不用繼慢慢的抓吧。」劍凌笑了笑,將網子撒了下去。

「耶,炸蝦炸蝦。」紛雪飛雨高興的轉圈圈中,結果不小心差點滑倒,一旁的劍凌連忙將人扶住,「小心一點,石頭很滑。」

「嗯,謝謝劍凌哥哥。」紛雪飛雨甜甜一笑,而後便去抓蝦子了。而莉亞則是將自己帶來的烤肉工具拿了出來,問他們要不要烤魚烤蝦子?

劍凌想了想,有些心動,但最後還是搖著頭,萬一烤肉時遇到巨大魚精BOSS那他們有幾條命都不夠死。

紛雪飛雨一心只想著炸蝦,自然也不想在那邊烤肉。

莉亞見狀無奈的笑了笑,只好跟著一起抓著,還一邊玩水,她已經有許久不像這樣,在河邊抓魚了,雖然不是在現實世界,但這裡有山有海有水有得玩還有朋友,搞不好再過一段時間,她就會迷上這種虛擬世界,無法自拔。

就在此時,劍凌腳一個沒踩好,在抓魚時栽到了河裡去,因為水流很急,他連忙將手抓住一旁的大石頭眺上去,「呼,好險,差點就玩完了。」

只是他現在渾身濕答答的,頗有春光外洩之感。

莉亞和紛雪飛雨兩人都有些嚇到,齊喊著,「喂,小劍(哥哥)你不要緊吧?」

「還好……只是……」劍凌苦笑著,他身上沒有帶半件可以替換的衣服,而在真實度百分之九十之下,他覺得再這樣被風吹下去,很有可能會感冒,只是神魔秘境玩到現在,他還沒有聽說哪些人感冒過?他不會丟臉的成了第一人吧?

「怎麼了?」莉亞擔憂的問著他,不知道為什麼他話只說了一半,「該不會是你沒衣服換吧?」

「嗯。」劍凌苦笑著,沒發現紛雪飛雨一直對著他看著,只是無奈的點著頭,而後從一旁的石頭上跳到岸邊。

看著籃子裡已經裝滿了蝦子,他想就這樣帶著她們回去,就在此時,河面上慢慢的出現了旋渦,這是巨大魚精出現的前兆,他心中大感不妙,連忙喊一聲,「快點下線,我們打不過巨大魚精BOSS的!」

「啊啊,我的蝦子啊!」紛鱈飛雨喊了一聲,接著就按了下線,而莉亞雖然動作頓了一下,也連忙聽話,跟著下線,只是他不懂劍凌為什麼不帶著他們回城?

回城卷軸的準備時間為十秒,再加上他身上沒有集體回城卷軸,經過考慮之下,才決定乾脆下線,等一個小時候再上線。

巨大魚精在出現時會對附近的人做無差別攻擊,不管是否有惹到牠,牠都會對附近的人攻擊,曾經有人試圖找出原因,但下場往往都很慘,更行況他們只有十幾集,怎麼可能對付的了一百零五級的巨大魚精?

下了線的楚劍陵拔下了虛擬頭盔,看著松凌提著大袋的日用品回來,「咦,我不是說晚上再一起去購物嗎?」

聞言,松陵苦笑著,「因為閒著沒事,所以就出去逛了逛,剛好看到超市就走進去了。」
「啊,好順便,可是你身上沒有錢吧?」劍陵苦笑著,在袋子裡面找了找,不知道有沒有肉,他的肉……

「其實我有存一點錢起來,總不能什麼都靠哥。」松陵苦笑著,拿了剛買的牛肉,「哥的牛肉,不過還沒煮就是了。」

「喔喔,真是太好了,晚上又可以吃好料了,對了,不如叫雪宇和玥雨兩人過來一起吃飯怎樣?」雪宇和玥雨……雪宇和玥雨……他們跟天野宇心和紛雪飛雨有關係嗎?

想了想,他也不太確定,如果冒然去問,萬一認錯人就糗了,反正時候到了自然會知道。

松陵點了點頭,「好啊,那我去打電話,希望他們已經下線了。」

劍陵看著他離去,而後走到廚房去,開始處理著那些肉,當處理完後,他看到松陵還沒播通電話,疑惑著走向前,「沒人接應該是還沒下線吧?」

「嗯。」看到松陵呆呆的看著外面,不知道在想什麼,劍陵苦笑著,「既然想他的話,不如直接去他家找人吧?」

松陵點了點頭,便走了出去,騎著飄浮機車以百米的速度飛奔到丁雪宇的家了,劍陵看到那種速度有點汗顏,不過一想到等等丁雪宇來了,他家那隻巨大老鷹應該也會來,不禁就直流口水……

就在這時,他家的電話響了起來,他走了過去,按下接聽鍵,而後看到大螢幕上出現了甄鎧莉的影像,「咦,小莉呀?」

「對呀,你家真好,有巨大影像可以看到對方,等我有錢時也要去買一種那你那樣的實體播放機,啊,我不是打來說這個的啦,想要問你剛剛那是什麼回事,為什麼突然要下線呢?」說了一大串話都沒有換氣,甄鎧莉覺得自己的肺活量越來越驚人了。

「喔,因為已經來不及回城了,等我們準備要回去,可能巨大魚精已經出現了,所以還是小心點比較好,噢,這些事你可以到網路上去查,那不然在書店也有在賣攻略,可以去參考看看。」劍陵微微笑的說著,「對了,晚上我家要煮大餐,要一起過來嗎?」

「啊……呃……」甄鎧莉有些汗顏,她有辦法到劍陵家嗎?噢,她好想要一雙能跑能跳的腳啊……

「啊,抱歉,那我過去載你過來也可以啦,呵呵……」苦笑著,發現自己失言,劍陵連忙道歉,「對了,那隻灰色虎班貓不知道怎樣了?」

「呃,事實上那隻灰色虎班貓,現在正在我的腿上……」莉亞汗顏著,不知道為什麼虎班貓也跟著她下線了。

「呃……他不是現實世界的寵物吧?」劍陵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事實,但只見莉亞回應著,「當然不是……但我也不能確定呢。」

「我覺得這件事有必要向GM問一下,不過也不急,等吃過飯再上線問。」劍陵笑了笑,而這時劍陵則是又想到秋天的憂鬱他們還在他的窩待著,而他一下線,他的窩也會跟著不見,呃……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摔了一跤。

「嗯,那就這樣囉,我先去換件衣服等你過來。」甄鎧莉笑著便道了聲掰掰,然後將電話掛了。

而灰色虎班貓至始自終都窩在甄鎧莉的腿上,慵懶的打了個哈欠,而後睡著。

<O+++++++
另一方面,騎著飄浮車到雪宇家的松陵該停完了車,就看到雪宇的家一陣爆炸,他汗顏的看著,急忙的要衝進去,不過卻被人一把拉住,回頭一看,是一個提著飯盒的年輕高大男子。

只見他掏出了手機,「丁玥雨,你在做什麼?又把家裡炸了?」

「啊,我在想要怎麼把巨大魚精殺了嘛,呵呵呵……」玥雨的聲音從上方傳來,見狀,簫凌焱才鬆了一口氣,

「你這次又在做什麼實驗?」簫凌焱汗顏的問著。

「噢,我在研究一種程式,可以把現實的物品帶入虛擬世界,不過失敗了呵呵。」丁玥雨甜甜笑著,而後看著哥哥在收拾殘局。

「呵,你真是太異想天開了。」簫凌焱已經汗顏的笑不出來,掛掉電話,跟著楚松陵上樓去去。
一進去就看到丁雪宇正在清理屋子,而丁玥雨則是嘿嘿笑著,請他們進來。

「對不起松陵哥讓你見笑了。」丁玥雨汗顏著笑了笑,「松陵哥特地來這裡有事嗎?啊,抱歉,我和焱先進去好了,你們慢聊,」

「等等,小玥,我是來問要不要到我家吃飯的,我哥今晚要煮牛肉大餐。」松陵問著,而後看向丁雪宇。

「哥哥啊,好啊,上次去吃了一次之後我就還想再去一次呢。」丁玥雨高興的說著,「不知道會不會有炸蝦……」

「啊,抱歉,我今天忘了買蝦子了。」松陵汗顏的說著,只見丁玥雨的表情整個都垮下來了,而一旁的丁雪宇則是淡淡的開口,「冰箱有,帶去就好。」

「噢,對喔,那我去準備一下,你們慢聊。」丁玥雨走入了廚房開始準備著。

簫凌焱見丁玥雨等人都要出去,本來拿便當來想問小玥要不要吃,看來是不用了,等一下自己啃掉算了。

楚松陵微微笑著,「凌焱要一同前往嗎?」

「好啊,不過方便嗎?」剛垂下的狗尾又晃了晃,楚松陵微微笑著,「嗯,我想哥可能會……嫌自己肉吃的不夠,不過不要緊的。」

「噢噢~肉啊,我打電話跟我家隔壁那個賣牛肉的老闆要他送十斤過去你家好了。」說罷,簫凌焱就要掏出手機,播打電話,不過被楚松陵阻止了,畢竟十斤真的是太多了。

「謝謝,不過十斤真的是太多了,再說家裡也放不下。」松陵汗顏著挽拒著。

「噢這樣啊,沒關係,那先買個一斤怎樣?」簫凌焱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又問著。

「這,好吧。」楚松陵有點不好意思,畢竟他們窮歸窮卻沒跟人要過東西,也鮮少受過別人的幫助。

但其實他們家已經算有錢了,畢竟現在的網遊雖然無法得到錢買現實中的物品,但要兌換一樣東西絕對不是不可能,如果再賣個神器的話,或許能得到的物品就更好了,到時候別說牛肉了,搞不好山珍海味都沒問題,當然這也要配上一流的廚師才做的出來。

而楚劍陵的廚藝自不在話下,曾經有許多高級餐廳想要雇用他,但他還是選擇待在自己開的小飯館裡,畢竟那是他和松陵努力組成的小天地。

過了一會,丁玥雨拿了一包東西走了出來,「好了,大家可以走了。」

聞言,丁雪宇閤上書,跟在楚松陵身後走了出去,而簫凌焱則是幫她拿那一袋東西,而後將手上的炸蝦便當交給她。

而後他們雙雙的走出了公寓,但因為飄浮機車只有兩臺,所以簫凌焱只好坐上丁玥雨的車,而丁雪宇則是坐上楚松陵的車。

「抱好。」楚松陵看到丁雪宇呆呆著,大概是在想著不知道要不要抱他的腰,而完全沒有動作,無奈之下只好苦笑的開口提醒。

丁雪宇點了點頭,將手搭上他的腰,見狀,簫凌焱問著,「小玥,我可以抱你的腰嗎?」

「想都別想。」丁玥雨連考慮都沒考慮,便一口回絕。

「喔喔,好吧。」簫凌焱只好改抓後面的扶手,以免等一下丁玥雨騎快車掉下去。

騎了三十幾分鐘的路,眾人終於到了楚松陵所住的公寓,只是開了門卻沒發現楚劍陵在,只有一盤剛切好的肉和正在燉的湯。

沒看到人,松陵想著大概是出去了,於是便先招呼著其他人……

而此時在鎧莉家的劍陵則是看著那隻貓,正在研究牠是怎麼從虛擬世界出來的?研究來研究去還是搞不清楚,最後只好放棄,而鎧莉則是不太在意,反正都出來了,也只能就這樣照顧牠,總不能放任著牠,不管讓牠變成流浪貓吧?再說現在這個社會,也不允許流浪貓狗的存在,政府提倡讓寵物有最好的家園,所以要買貓狗的人,不但要負責牠的生命安全,也要報戶籍,若是中途棄養可是要懲罰的。

「我第一次聽說遊戲中的寵物會跑到現實來的。」劍陵苦笑著看著牠,但貓此時正在睡覺,所以並未理會他。

「相信我,我也是第一次聽說。」鎧莉抱著貓,坐在電動輪椅上,「要走了嗎?對了,你有告訴松陵要過來我這嗎?」

「呃,沒有耶,我想一下子就會回去了,沒想到會多待了一下,啊!我的湯,希望松陵會記得關掉。」要不然牛肉湯沒了湯,他可是會囧死。

鎧莉汗顏著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搖了搖頭,一臉無奈,而後將電動輪椅推了出去,而劍陵自然也走了出去順便幫忙帶上門,而後載在鎧莉回家了。

吃過飯後,眾人開始聊著天,而劍陵則是將貓的問題提了出來,玥雨看了看,「咦這不是莉亞手上那隻貓嗎?牠怎麼會自己跑出來,可惡,我想把我改造的大扇子帶進去用都不行。」

「大概是系統出了什麼問題吧?」雪宇想了想說著,「也許主電腦錯亂了?」

「這個實在太匪夷所思……」

「是啊,只要是人,都不會相信這種事吧?這麼麻煩的事居然被我們遇上了。」方才經過了簡單的介紹後,終於證實了他的想法,紛雪飛雨果然是玥雨,天野宇心則是雪宇。

「還好啦,反正我們也沒特別重要的事要做,就一邊享受遊戲,一邊幫忙找出原因好了,或許在下次登入時,這隻貓又會回到該去的地方。」甄鎧莉微笑的說著。

聞言,丁玥雨笑了笑,「鎧莉真是悠閒啊,真的沒想到你就是那個F1的賽車手呢,在電視前實在看不太出來你是女的耶,更意外的是在經過那麼大的事故之後,你居然還能如此開朗。」

「沒什麼,低潮實在不適合我嘛。」鎧莉笑著,心裡則是微微嘆氣,他是開朗,但並沒有豁達到那種程度啊。

「對啊,活著就要開朗一點,想太多也沒用,我只要每天有肉吃,能三餐溫飽就滿足了。」劍陵微笑的說著。

楚松陵也點了點頭,問著丁雪宇有沒有吃飽,而丁雪宇則是點了點頭,淡笑著。

「對了,你們都下線了,那秋天的憂鬱呢?」甄鎧莉汗顏著,不會他一個人在那吧,「喔,還有煤凝風。」

「秋天的憂鬱說他想先到中央大陸看看,至於煤凝風我不太清楚。」丁雪宇算是最後一個離開的,自然清楚。

「呃,他現在一個人跑到那裡去太危險了吧……」甄凱莉汗顏著。

其他人並沒有說話,當然他們也同樣覺得危險,只是他們現在也無法阻止,光是著急似乎也無際於事,反正吉人自有天相,也因此他們還是很悠哉的喝著茶。

而時此的德亞拉公司,正在暴動著,髸冀烈在稍早之前,被公司的人硬是叫醒,因為太過突然而覺得頭痛,只是公司的程式發生了問題,主電腦似乎也不太對勁,無奈之下,神為秘書的薛逸風只好把他叫起來。

「什麼事,我剛才在跟助討論要創組織的事呢。」龔冀烈揉了揉頭,看著薛逸風,而後者則是一副無奈的苦笑著,「抱歉,公司的電腦出了點問題,所以想問一下你打算什麼辦?直接更新程式,還是將機器換掉,你知道現在遊戲都相當人性化,而主電腦在有必要時,也有權利更改或調整任何程式,可能在調整時出了一點差錯,現在裡面有一些BOSS和任務出問題了。」

「先不要強行更改吧?」龔冀烈在想了想之後說著,「先找出原因,能盡量解決就盡量解決,更換機器不但費時費利,而且如果因為一點小問題就換機器,公司有再多錢也不夠用,而更改程式也需要時間,還是先從解決問題開始著手比較好。」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薛逸風點了點頭。

龔冀烈笑了笑,從床上爬了起來,「只是得找些人來解決問題才行。」

「嗯?你打算怎麼做?」

「就提供一些獎勵,讓人來做任務囉。」

「那我馬上去連絡工程式,讓他們進行程式更新。」

「等等,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問題嗎?」龔冀烈叫住了他。

「據說是幾個任務出了問題,其中是一個隱藏任務,還有幾個BOSS突然大範圍的開始攻擊人。」

「噢,先不用更新……」

「你打算自己做……?」

「我想這個可以當入團測試……」龔冀烈微微笑著說。

聞言薛逸風微笑著,「你在公器私用了……」

龔冀烈呵呵笑著,有些無奈,「現在幾點了?」

「晚上八點十五分,怎了?」

「沒什麼,我在想要不要回家了……」

「呵呵呵,可以啊,不過宇利明天可能會找你麻煩。」

「為什麼?」

「因為他今晚要加班,沒辦法睡覺……」

「這關我什麼事了?」龔冀烈汗顏著,把薛逸風抱在懷裡,而薛逸風則微微笑著,「因為睡眠不足的人心裡不平衡嘛……」

「呵呵,反正他平時都在偷懶吧,身為工程式卻在遊戲裡逍遙,我真沒看過那麼悠閒的工程師了。」龔冀烈笑了笑,悠閒的喝著茶,另一隻手還沒離開薛逸風的腰。

「這倒也是。」薛逸風臉紅著,想要掙開他的手卻掙不開,其實薛逸風還想跟龔冀烈說,『你這個大老闆卻比我閒,這整個公司的小事都快變成我在裁決了……』

「累了?」龔冀烈問著,語氣帶了點擔憂。

「不,只是覺得你太悠閒了……」

公司裡的每個員工都有一個封測帳號,那雖然是測試用的,但說真的,裡面的小道具(例如:藥水)絕對在一開始得取得量多過一般普通玩家,但卻比某些特殊帳號來的一般,例如烈抽中的神魔之子,裡面的基本道具都比一般人來的優。

龔冀烈無奈的苦笑,看來他真的閒太久了,看來如果他不認真點,到時整個公司都要來向他抗議了……

「那麼今天早點回家,明日再用功的辦點事吧。」龔冀烈微笑著說著,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房間,打算帶薛逸風回家了。

「嗯。」

就在這個時候,秋天的憂鬱正在船上,看著海面,想著被人背叛的種種經過,微微笑著,「經一事長一智,但若在遇到他們,我又該如何?」

但答案,目前還是未知數。因為其實他自己也很迷網。

雖然系統已經提示過他上線時間已經太長,不過他卻不想下線,仍舊繼續待著,就在這時,海面上突然很不平靜,前面似乎有海盜,海盜的等級大概都在四十到四十五級之前,海盜的攻擊力很強,但防禦力一般,海盜海分海盜王、海盜參謀、海盜小兵,大海盜,大海盜也就是BOSS級怪。

「所謂的禍不單行便是如此吧。」秋天的憂鬱微笑的說著,漸漸的笑容變大,「真慘,樹精在海上可是會死的很慘的……」

就在這時對方的船已經撞到了秋天的憂鬱所搭程的船,而秋天的優鬱在搖晃了一下後,隨即掏出他的魔仗,「這個時候我真後悔,在註冊時沒選戰士系的,用法師系的我要打海盜根本就難如登天嘛……如果是以前的七十幾級可以說毫不費力,可是現在……」

只見海盜一個一個上岸,他先是用召喚樹精,而後讓樹精一個一個對付他們,但海盜的招式雖一般,可是殺傷力卻出奇的強,他召喚的樹精沒到五分鐘就死了一個,而秋天的憂鬱在無奈之下,也只好用人海樹精擋住,而後用風系的風刃術一一的攻擊著……

「像你這樣打要打到什麼時候?不如我來幫你好了!」一名青年從船的上方躍了下來,秋天的憂鬱看著他,一邊將一名海盜打趴在地上,順驗踩他一腳,送那名海盜歸西,而後問道。「你是?」

「靖熙,只不過是一個閒著無事的人而已。」

秋天的憂鬱看他拿出了一把銀色的長劍,猜想著他大概是屬於戰士系的中級魔戰士,等級大概在二十到三十之間,有戰士系的幫忙,他應該能輕鬆一點。

他先對自己施了強化術,而後便開始游走在海盜之間,隨著海盜的數量逐漸減少,壓力也減低了不少,他們一個用風系魔法進攻,一個用戰士士加魔法劍,在十級分鐘之後,終於將所有的怪都清的差不多,但還是不敢掉以輕心,因為海盜王和大海盜並未出現……

不過這也讓他們暫時鬆了一口氣,「謝謝你,靖熙。」

「不用客氣。」

就在這時,莉亞等人也都上限了,他們打算先去把基本的任務做完,而後離開這裡,但在離開前,莉亞和紛雪飛雨想到遙遙的任務還沒解完,就整個囧了……

「抱歉,你們可以先走沒關係,最多一個月我們就會去跟你們會合。」莉亞汗顏的說著。

「哥,你要先跟劍陵他們走嗎?」紛雪飛雨笑的問著。

「跟你一起,否則會天下大亂……」天野宇心蛋笑著,而劍陵也不可能丟下一堆女孩子不管,特別是松陵還特別交代他要好好照顧天野宇心。

「噢,哥,我又不會亂來……」

淡淡的搖了搖頭,「我已經決定好了。」

「那我們就先去解任務吧?」看著手中的藏寶盒,莉亞微笑的拿去給那位夫人,換來了幾瓶藥水和幾個肉包子和一些聲望。

「嗯!」不過其實除了莉亞之外,其他人的基本任務都解的差不多了,最多的還是卡在遙遙的任務那。

除了莉亞和紛雪飛雨和天野宇心之外,其他人打算先到多克萊平原那,尋找可以吃,不不,是可以給他們簽名照的玩家或NPC幾個人約定一個月後在多克萊平原前的茶棚中會合,便各自離去了。

莉亞組走到了村長的家,跟村長說了幾句話後,村長表示世界在少了光與和的屬性,以及神魔兩族之後,這個世界似乎亂了套,少了兩族的強大統治者,四處都是魔獸,就連新手村附近也都是狼群肆虐,看著村長一直哀聲嘆氣,莉亞便問可否幫的上什麼忙,村長希望莉亞若有一天離開新手村,可以按時寫信回來,報備外面世界的狀況……

莉亞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村長笑著,說著終於見到一個肯答應他老人家這無理要求的人了,當下就送了莉亞一本日記本和一本童話書,童話書可以裝備,攻擊力會增加二十點,但這東西很神奇,似乎不是一般人都可以裝備。

接著村長又一陣哀聲嘆氣,似乎對外面的狼群很頭痛,他希望莉亞可以到外面去剷除狼群,並帶回狼王的頭,莉亞想了想後,也答應了下來,於是便問著紛雪飛雨要不要一同前往?

「好啊,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嘛,而且我也想打架……呃,是做見義勇為的事,所以就跟莉亞一同去囉。」紛雪飛雨笑著,搭上了莉亞的肩,莉亞笑了笑,「那我們走吧……」

天野宇心跟在後面,搖了搖頭,一臉無奈的跟了上去,只見妹妹過了一會又跑了回來,拉著他的手又繼續一繃一跳的走著。他微微笑著摸了摸她的頭,一臉無奈的跟著他們去打狼群。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