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古時期,當其它種族還未出現時,這世界上只存在著三個種族,一為魔族、一為神族、一為金龍族,這三個種族分別各占德拉姆斯大陸中的三大塊大陸,三方不互相爭奪,想處起來也挺為融洽,互相各有貿易往來。 

此時的翟秋,方走進了一家武器店,這家武器店外表雖然簡陋,且在巷裡營業,大部份的客戶大都不會想要進去,但與這家武器店關係良好的翟秋,方走了進來,就受到一鼓熱烈的歡迎,武器店大叔,是一個滿臉鬍鬚,個性卻正直的老好人,一看他走了進來便問起需要什麼? 

「大叔,不先奉個茶給老主顧嗎?」微微笑著,讓人有一股親切感。 

「呵呵,呵呵,真是抱歉,我這就去泡。」看他一被他逗著就慌忙離去,這不禁讓他啞然失笑。 

等了一會,一壺上好的茶從大鬍子叔叔的手中端了過來,見他似乎有些笨手笨腳的,這讓他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不再逗他,他站了起來,緩緩的走過去接住茶,並向他道了聲謝。 

「大叔,我想要一隻祭師專用的武器……」最近聽說,阿拉拉山上空似乎出現奇怪的洞,他想去看看,也許可以查出會破一個洞的原因。 

「祭司嗎?我幫你看看……」有靈魂的武器其實是會選主人的,只不過翟秋似乎無意自己看,那就只好由他這位專業的打鐵師來幫他找了。 

翟秋沒意見的點點頭,他實在不是個會祧武器的人,雖然說是老主顧,但大都是來找大叔聊天,喝免費的茶,因為大叔這家店,若沒有他的光顧的話,也許早就倒了;而大叔執意不關這家店的原因,大概是他父親唯一留給他的,他雖然很努力的經營,但開在暗巷裡的店,毫不起眼,若不是他在某天閒著沒事亂逛,也不會發現這裡有家武器店。 

說起武器來,其實他原本是用劍的,但最近在路上,到處都可以看到用劍的高手,說真的,金龍族的人大都用劍,也從小就習劍,每個人都熱愛劍術,唯獨他例外,從小就喜歡魔法,而他的魔力也像神族或魔族一般的強大,在金龍族若要魔法大會賽的話,他敢肯定,他就算無法奪冠,也是名列前茅的。 

他的劍術只能說普通,勉強可以防身罷了,而且他不是戰士型的,也不太有機會近距離跟人搏鬥,如此一來,有沒有劍已經無所謂,他現在需要的是可以在他唸誦咒文時,能幫他防禦的武器罷了。 

去阿拉拉山,八成也不會遇到什麼敵人,他要對付的,只是上空的那個大洞罷了。 

他不知道的是,金龍族的族王已經下了令,凡是能填補上空的大黑洞者,賞「金」十萬,十萬在這個時代,已經足夠讓人溫飽一輩子了。 

他之所以不知道這個消息,完全是因為他老爹,金龍族的四大長老之一的霍迪斯‧卡拉‧吉拉斯‧艾肯羅斯‧普斯普,阿爾肯斯,沒有告訴他罷了。 

看這麼長的姓,就知道翟秋‧卡拉‧吉拉斯‧艾肯羅斯‧普斯普‧阿爾肯斯是個貴族了,他的父親是木系長老,掌管大地的樹木與土地,在族中所擔任的要務,他的父親是掌廣土地開發與房屋建造、市區規劃等,而傳說他的一吼,便能讓大地震動,他的奮力一睬便能讓大地龜裂,有時連神族和魔族都忌他三分,而他本人,卻是寵兒子出了名的,但常常在其它城市忙於工作,翟秋幾乎要隔一、兩月才有機會看到他父親,所以有些王直接下令到各城鎮的事,整天在家與武器店、書店跑的翟秋,反而不容易得知。 

翟秋不是個愛冒險的人,也不是個喜歡爭奪的人,但他卻不是個看到自己家鄉的山頂突然破了一個洞,而悶不吭聲的人,他的父親若是夠聰明,就該早點告訴他,他們的族王已經下令頒發十萬的獎金了,要他不要去跟其他族人搶這十萬獎金,否則到時戰況激烈,非死即傷,而他的劍術也相當的普通,在他唸咒時,別人就可以砍他數十刀了! 

但他不知道,所以他會去。 

他這個人也不會看什麼公告的人,明明公告貼在他行走的路線上,他也不會花點時間去看看,也就是說,其實他這個人很懶,若不是為了某些人、某些他在乎的事務,他會一輩子悠閒的過下去。 

此時,在武器點裡,鬍子大叔一個一看的看著武器,但似乎都沒有他覺得能給翟秋的,不免嘆了口氣,就在要向翟秋道歉,他在請打鐵匠幫他打一把武器時,翟秋已經喝完了一壺茶,且站了起來,左看看右看看。 

突然,他看到了一個用金屬打造的前端有個巨圓;圓頭上方有以星星的方式排列,就像是一個紅色的太陽,在他的上方結合的星星的金屬棒,他想,用這個即時是他在唸咒時,若有敵人靠近,也可以仗著星星上的尖頭,而瞬間把敵人打的頭破血流。 

他將它拿了下來,很奇異的,在他拿下它時,手上除了冰涼的感覺之外,似乎還有一股熱流流近他的體內,之後又感覺到了冥界的冰涼,讓他似乎感受到了冥界的力量。 

這也成了之後讓他可以出入冥界的力量。 

「大叔,我要這隻,帳單你幫我寄回去給我爸……」他出門只帶了早、午餐的錢,而且要買一枝這麼有靈氣的武器一定要很多錢,他想還是寄回家,叫父親幫他付好了。 

「翟秋啊,你知道我這老店是沒有信鳥飛的進來的,所以,你要的話就下次再帶錢來給我沒關係,可不要給我出難題呢……」鬍子大叔苦著一張臉,無奈的道。 

這個世界寄信大約都以飛行鳥寄收信,飛行鳥是一種很有靈氣的鳥,會辯識方向,牠肚子裡的潔白羽毛有一個凸出的小袋子,就像袋鼠一樣,裡面可以放下一千封的信件,在經過訓練之後,就成了這世界的信鳥了。 

但信鳥體積有點龐大,所以若是在巷子裡,牠可能就無法進入,因此鬍子大叔才會如此道。 

「嗯,的確,是進不來……」翟秋走到窗前,目測著,結果結論是,這條巷子只能供一個行人行走的寬度,所以比兩個成年男子的還要寬大的信鳥是進不來的。 

測量完後,翟秋走了過來,從他的身上掏出他所有的飯錢,總共十銀一百銅,也有等於兩個銀幣的價值,他看了看,笑道:「大叔,兩個銀幣夠不夠買這隻日星鎚?」 

老實人總是做虧本生意,鬍子大叔看了看,「本來應該要算一金三銀的,不過大叔常常有幸讓你陪我聊天,所以這枝日星鎚就按照你給的價錢便遺賣給你好了。」 

「嗯……那就謝謝大叔了。」他笑了笑,又拿了一個套繩,將日星鎚綁在背後。 

鬍子大叔嘆了一口氣,「翟秋,你真的要上阿拉拉山嗎?你可能一去無回呀!」 

「嗯……即使如此,我還是不能放著不管,而且若讓別人去犧牲,不如讓魔法最強的我去比較適當,因為要填補大洞需要相當強大的魔力嘛。」他笑了笑,站了起來,「那麼,大叔保重。」 

看著翟秋漸漸離去的背影,似乎泛著透明的白光,鬍子大叔有一刻似乎覺得,這裡將不會再有他的身影,也不再會有人來白吃白喝了。
瞬間,他感覺到了寂寞,慢慢的走回了椅子上,「也許這間店該關了。」 

翟秋走在龍神族的首都的街道上,看著前方單獨的高大城堡和四周與樹相隔的房子,不免有些感歎,「回的來嗎……」 

但過了一陣子,他就收拾好了心情,慢慢的走回家去。 

翟秋的家只有他和父親兩人一塊居住,房子不是很大,擺設也相當簡單,一進屋裡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張木製的圓桌和四張椅子,中間有個隔間,前廳放有一個櫃子,放了一點酒和書籍,後面是他與父親的房間,他走了進去,看著紫色系的房間,又不免一嘆,「不知道有沒有命回來,再跟爸爸一起生活,少了我,爸爸大概就活不下去了吧!」 

他的母親在他三歲時便已經身亡,父親早期工作忙碌,他是由奶奶帶大的,但奶奶也在去年病逝,因此若是他再離開,他認為父親遲早會過勞死,用工作壓抑著空虛的心靈。 



嘆了一口氣,他緩緩的站起身,將自己需要的行囊準備好,再看看四周,見床邊的木桌上放了一張相框,他拿了起來看了看,也塞了進去。 

自三歲後,他父親便沒有再請畫師來畫他們的全家福了,所以,他得把唯一一張留下來的畫帶走,免得思念家人時,什麼也看不到。 

但父親呢?他回到家時會怎樣?若是自己不幸,反而被時空洞吃了,回不來時,他父親該由何人照顧? 

思及此,他往外面走去,來到了娜露亞的家,娜露亞從小便是他最好的朋友,拜託她幫忙照顧一下父親,應該不會太為難她吧? 

一走進去,就看到她拿了一本又厚又重的書坐在大廳裡看著,見到他來,只是輕輕的微笑著,拿掉了眼鏡,她站了起來,卻不小心被一旁的橡木桌絆倒,見狀,他連忙跑過去扶住她。 

「對不起……」 

聞言,他苦笑著,「為什麼道歉,你又沒做錯事?」 

「不過我還是要說對不起……因為我偷窺了你的未來……」深褐色的長髮及腰的披散在後面,身穿白色上衣加紅色長裙的娜露亞,在龍神族是以智慧和占卜能力而出名的,她甚至可以看透人的一生。 

但這都不是重點,他嘆了一口氣,「沒關係,我知道有時候不是你自願要看的……」 

「不是的,翟秋,是我自己要看的……」她的頭微微的低了下來,似乎是怕被他責罵似的,雖然他不喜歡別人窺探他的未來,但還是沒有責怪她,只是輕輕的將她欖在懷裡,「算了,看都看了……」雖然語氣很無奈,但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不怪我嗎?」她抬起臉,直視著他,但只在他的眼中看到微笑。 

「嗯,我不怪你,應為我知道娜露亞是在擔心我……倒是說說看你看到了什麼吧?」他笑著輕輕的將她放回椅子上,而後字己則是坐在另一外邊。 

此時女傭走了過來,「翟秋少爺,請問你要喝什麼?」 

他笑著看著娜露亞,「跟她一樣,蘋果紅茶……」 

「是的,請稍等。」 

見她慢慢的走遠,他才開口問了一次,「娜露亞,你究竟看到了什麼?」 

「阿拉拉山上度十日,千里長空萬里情,龍神族人自相殘,獨留翟秋護龍神……」她一邊說,一邊流著淚,因他的未來沒有她的存在,翟秋不懂她為何流淚,只是嘆了一口氣,「為什麼哭……」 



「我沒事,一切小心,路上注意不要接近太過豔麗的女人……」她垂下眼簾,小聲的道:「還有,我喜歡你……」 

翟秋驚訝的抬頭看著她,他的耳力一向很好的,即使很小聲,他還是能聽的一清二楚,「你說,喜歡我?」這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只是他不敢相信,在學院裡擁有才女之稱的她,會喜歡一個平凡的人,至少他一直認為自己很平凡。 

而且,這是他從出生後第一次有女生跟他告白,之前遇到了都是一些怪人,因為全都是男的。 

深褐色的長髮隨著她低著頭,而看不出她的表情,但她會這樣,表示她已經害羞到極點,見狀,也不需要再次確認了。 

「謝謝……」他輕輕的道了一聲,「家父就有勞你了。」他將自己的家交給她,用意是他接受她的感情,「我會回來……不管多久,我都會想盡辦法回來……」 



她抬起頭來,「真的嗎?你接受……?」她顯然是不敢相信似的,看著她不敢置信又有些臉紅的樣子,真的讓他覺得很可愛,「真的。」 

『謝謝你,翟秋,只是,不管我占卜幾次,你的未來還是沒有我……』她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股又喜又悲的心情,站了起身,「我會等你回來的……」 

不管是他,還是她都很傻吧?他心裡有她,卻回不來,而她心裡有他,卻盼不回他。 

翟秋見狀,苦笑了一下,問道:「我可以抱緊你嗎?」 

「抱……抱緊?」她有些驚訝,不過還是臉紅的點了點頭,也許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機會呢,而緊緊的窩在他懷中,這是她夢寐以求的事,怎麼會不要? 

翟秋微微笑著,上前抱住她;娜露亞也回抱著他,頭靠在他的胸前,靜靜的靠著,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倆才分開彼此。 

「那麼,我走了……」說罷,他便往門外走去,打開門,回頭看了她一眼,靜靜的過了一會,才轉身離開。 

娜露亞見狀,嘆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要太難過,因為翟秋的未來本來就沒有她的存在,而且,在那個時代待久了,他搞不好也會忘了她的存在,因為人是健忘的,但她,會永遠的記住他的。 

翟秋靜靜的站了一會,才往家裡走去,就在這個時候,遠方的時空洞似乎又更加的大,時空洞的周圍,有許多雷電在閃爍著,轟隆轟隆的雷餉聲不絕於耳,但因為距離太遙遠,所以翟秋並沒有聽到。 

許多人已經被捲入了時空洞之中,去了未來的世界。而翟秋,則是在家裡整理了一些東西,並且在桌上留了一張字條,要父親回來時記得要好好休息,他要出外一趟,不知道要多久才會回來。 

整理過後,將包袱揹在身後,拿起他的日星槌,也不等天亮,就開了門,往阿拉拉山的方向走去了。 

遠遠的,他注意到了有人在默默的替他送行,所以他走的很慢、很慢,他也曾想過,要回頭邀她一起去,或是讓她陪著,直到阿拉拉山下,但那都太危險了,他不能讓她去涉險,所以,他只是慢慢的走了一會,才停下腳步…… 

「娜露亞,回去吧,不要再送了……」她爸要是知道她這麼晚還跑出來,他會擔心的。 

「……嗯,一路上保重。」她黯然的回過身,而這時翟秋跑到了她身邊,將自己的守護龍神項鍊掛在她頸上,「你應該知道守護龍神項鍊的意義吧?」 

「嗯……不過這樣你會失去了龍神的庇佑……」這東西一向是龍神族的定情之物,但她認為這個不應該給她,而是給另一人才是,但翟秋卻給了她,這不盡讓她覺得很不好意思。 

而且失去了龍神項鍊,他的身邊再也沒有龍神的庇佑。 

他搖了搖頭,不是很信那些東西,「沒關係,我想你會需要這個……」他溫柔的一笑,而後才再度轉身離開,這次速度快了很多,而他也不打算讓娜露亞有機會跟上,就這樣,他一路跑著,一路上見到了不少人,似乎都是要往阿拉拉山上去的,這讓他不解,為什麼明知道危險,還有人要去? 

他不知道他們的族王已經下了令,只是好奇的拉了一個人問著,這才知道,原來已經下了令,他嘆了一口氣,但都已經走了這麼遠了,也不好再回去,便繼續往前走著。 

一路上鮮少看到動物,大概是因為害怕吧?畢竟這關攸著這世界是否能夠存留下去,若是上空的洞一直無法填補起來,那這裡八成也將要毀滅了。 

就這樣,他一邊用飛行術,一邊用走的,才在第三日到達了阿拉拉山的山頂,在那裡,他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磁力,好像自己要是不小心,隨時都會被吸進去一般。 

他想了想,先施了防護罩,但在這時,他看到與他同行的人正逐漸的被吸進去,情急之下,他拉了他的腿,阻止他繼續被吸進去。 

他不懂,現在的人為了錢,連命都可以不要了嗎?嘆了一口氣,他將福護罩弄大了些,自包袱中掏出一包乾糧讓他吃…… 

那人接過後,臉上並沒有感激的神情,只是不停的吃著,而翟秋也沒理會他,就這樣,讀起了咒語,與上方的時空洞對抗著。 


時空洞也不甘示弱的與他對抗著,時而小了一點,時而大了一些,似乎是故意要玩弄翟秋的力量般,翟秋見狀,只好使出了渾身的力量,也因此,此時的他並沒有注意到身後的危險。 

『過幾日、再過幾日,等他的力量用盡後,就可以搶了他的東西,如果能夠殺了他,那就更完美了……』那少年起了惡毒的念頭。 

他憎恨一切幸福的人,因為他打從一出生,就是在破爛的貧民區長大,也因為要生存下去,他使盡了各種方法,明明知道自己不會武,卻還是冒然的跑到了這裡,想要賭一賭自己的運氣,看他能不能一步登天。 

幸好,他的運氣一向不錯,這次讓他遇見了一隻大肥羊,搶了他的包袱後,他就可以逃的遠遠的,也許到神族的領地去不錯,呵呵呵……這樣即使他在龍神族犯法,到了神族也沒人知道…… 

但他的行徑,根本就不是講義氣的龍神族人所能夠做的出來的。
但遺憾的是,龍神族人,也會分好人和壞人,有義氣或無義氣的,但這種沒義氣又想害人的人,在和平的龍神族裡,是少之又少的。
也許只有在貧民區長大的人,才能瞭解這世間的醜惡。 

這幾日,他們兩人倒也相處的還算愉快,翟秋一有空就會陪他閒聊幾句,兩人有說有笑的,漸漸的成了朋友,翟秋一邊跟時空洞奮戰,一邊教了他許多防身的魔法,特別是治療術和定身術,這也讓那名少年學的很愉快,而他也暗暗的在心中嘲笑著他。 

『……不知死活。』這是他內心的想法,『呆瓜……都要被朋友背叛了還不知道……』 

朋友?等等,難道他已經下意識,把他當朋友看待了?這樣不行、不行,他不能把他當朋友,因為他想要財富,他不要過貧民生活,他不要搖尾乞憐的要人施捨東西給他,他不要! 

可惡,他會什麼會感到不忍…… 

翟秋笑了笑,這幾日他一直都在觀察著少年,發現少年雖然有些偏激,但其實本性還算善良,也因此,他覺得自己應該感化他,所以一有空就跟他閒聊,還教了一些魔法給他,為的就是可以讓他防身,而少年也學的很好,同時他也發現了,少年是個習魔法的奇材,這在龍神族裡很少見。 

少年有一頭紫色的長髮卻顯得凌亂的長髮,黑色的眼眸,長大後大概是屬於邪魅的那種人,他有一雙明亮的眼睛這種眼睛只有靈魂清澈的人才會有,所以他很喜歡他,他收起的魔力,今天是第幾天了呢?第七天了吧?不知道娜露亞的預言準不準? 

他收起了魔力,上空的黑洞還是那麼的大,隱隱中還閃著雷電,像是想要把他吞噬進去一般,總是頑強的不肯復原,而他,也快要力竭了,他知道最後少年一定會有所行動,所以並沒有讓自己的體力太過的消耗,坐了下來,他開始冥想。 

他要賭,賭的是少年的心,也許龍神族的一切,還需要他的幫忙……
少年看著他,想著現在要下手的話,絕對是個好時機,只不過,他不喜歡趁人之危,他也覺得自己其實很白痴,這麼好的機會都不懂的利用,真的是有夠白痴的! 

翟秋騰出一些意識,默默的觀察著少年,微揚著嘴,現在他的內心相當的高興,知道少年一定是下不了手,所以他全心全意的冥想,只是想要快點恢復自己剩餘不多的體力。 

少年則是繼續的低頭嘆氣,手裡摸著一把小刀,暗暗的唸了定身的咒語,他不知道翟秋的想法,只是想著,自己應該先搶了他的行李再說…… 

少年行動了,看來是翟秋的識人眼光還是不及人的真心,他大概料不到,少年已經被利益蒙蔽了真心,本來清澈的眼神,也變得暗淡了許多,他拿起小刀,猛的往翟秋的後背插進去,翟秋吃痛的皺了眉,往前倒去,雖然沒有刺中要害,不過他感覺到血正不停的緩緩流下。 

他轉頭看著少年,少年大概也呆住了吧?他驚楞的呆在了原地,直直的看著翟秋,不發一語,過了許久,他才問道:「為什麼?為什麼你可以對一個才剛認識的人毫無戒心……」 

翟秋笑了笑,雖然有些苦澀,「那是因為,據我的觀察,你並不如你想像中的,那麼的貪婪,或者該說,是我太過相信自己,才會導致今日被你所傷……」 

少年低下了頭,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向翟秋道歉,而翟秋則是將小刀拔了出來,當然,血也是跟著噴了出來,他站了起來,走到少年身邊,「你知道,傷人是不對的,下次不可以這麼做哦,不過,如果你認為那個人是敵人的話,就要心狠一點,用力的刺下去,當然能一刀斃命更好,這樣敵人在還未感覺到痛時,就會死掉了。」 

少年聽到他未責怪的話,眼淚掉了下來,緊緊的握住雙手,然後抬起頭來,向他道歉。 

翟秋笑了笑,將他錢袋裡的一部份金幣拿了出來,將錢交給了他,「你去龍神族的首都吧?只要報出了我的名字,我相信你可以找到一份工作的……」 

少年點了點頭,「謝謝……」 


翟秋摸了摸他的頭,坐了下來,開始用治療魔法治療自己身上的傷,雖然成功的感化了少年,但他的心還是受傷了…… 

原本翟秋是非常相信少年的,至少相信著少年有一顆善良的心,也許是因為太過貧窮讓他興起了殺人的念頭,但這麼多天以來,他靜靜的觀察,少年始終沒有動手,因此他趁此時教了他一些魔法,便是希望他以後有所作為……沒想到,在最後關頭,他還是錯了。 

剩下三天的時間,即使是他苦苦掙扎,終究還是逃不過命運中他將離開龍神族…… 

「阿拉拉山上度十日……千里長空萬里情,記得娜露亞是這麼說的,這麼說我到了那世界,會發展出另一段愛情,將會有另一個女子進入我的生命裡?」翟秋此時再怎麼想也想不到,那個人絕不如他想的是個女子,反而是個男子…… 


少年不知道翟秋在自言自語什麼,他只是靜靜的待著,帶著濃濃的懺悔,翟秋冥想了一會,而後才睜開眼,看著少年,「如果你到了族裡,幫我跟一位娜露亞小姐說……如果我一直沒回來,請她不要等我了,畢竟若是她等著我,也許根本就盼不到我回來。」如果有好對象,不如嫁給別人,也許娜露亞會幸福。 

「……好,我會轉達。」少年點了點頭,這種基本的事他還做的到。 

就在此時,時空洞的吸力似乎越來越強,翟秋見狀,抬頭往上看,「怎麼回事,時空洞似乎越來越大了,這樣不行……」他連忙站了起來,張開結界,將這個世界都納入他的結界之下。 


「你不要這樣,這樣下去你遲早會死的。」少年略顯著急的提醒,他不希望一個大好人就這樣死了。 

「我不會死,因為我相信娜露亞的預言……」翟秋神色自若的笑道,頂多就到另一個世界去罷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雖然看不到娜露亞會讓他感到隱隱的心痛…… 

嘆了一口氣,少年也不便再說什麼,他什麼忙也幫不上,只能靜靜的待在一邊看著,但此時,他卻覺得,他至少應該做點什麼…… 

於是他學著翟秋張開雙手,用著自身不多的魔力幫忙撐著時空洞,但翟秋見了,搖了搖頭,要他不要忙了,這個時空洞沒有那麼容易擺平,而且以他現在的魔力,太花魔力的話也許會虛脫,甚至喪命。
但少年不理會他,兀自將自己的魔力發射出去,翟秋教他魔法,這時總算派的上用場了。 

就這樣,剩下的兩天半兩人便在不需要幫忙與想幫忙之間爭執著,直到第十天的晚上,少年終於不支倒地,翟秋見了,只好用轉移魔法將他轉移到金龍神族境內,而他則是獨力硬撐著。 

當天晚上,他發現時空洞的吸力似乎越來越強,而他的身體也因為再也撐不下去,而顯得沉重,一種非常想睡的念頭出現在腦子裡,就因為這時的恍神,讓他被時空洞吸了進去,告別了金龍神族。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