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哥哥,媽咪他生病了。」


「所以?」我看到你皺了皺眉,問著我。


「爹地說要搬家,搬到比較鄉下的地方,可能對媽咪的病比較有幫助,可是這樣我就見不到席哥哥了……」


「喔。」書。


「席哥哥,你會想我嗎?」


「嗯。」


「那席哥哥,你可以親親我嗎?」


當時我看你楞了楞,吻了我的額頭,「不是這樣啦,人家隔壁班的小明和小紅都嘴對嘴耶……」


……我看到你默不作聲,拿起書,往前走去。那天之後我就沒再見到你,只是在我搬家那一天,我似乎隱隱約約注意到,你透著窗,看著我們一家搭車離去。


九年後──


已經多久沒有見到那抹沉靜、總是捧書在看的人影了呢?


我微微的笑了笑,將最後一個紙箱搬上了車,而後父親跟我進入車內,心裡想著,席哥,終於又可以見到你了。


那日的午後,我正式的搬到了你家隔壁的那間透天公寓裡,事隔九年,有些人和有些事都改變了不少,當然,我也不確定你是否還記得當初那個鄰家小妹妹。


不過其實你不記得也無所謂啦,不過人嘛,還是期待著,如果有一點點可能的話,還是希望你能記得我。微微笑著,我覺得思考過多的我有點愚蠢,畢竟我不是那種多愁善感的人,此時這樣,搞不好老天都要覺得我怪怪的了。


幫忙將東西搬進來後,接下來就是整理那堆東西,那東西短時間是整理不完的,不過也不要緊啦,明天我會打電話,找幾個幫手來幫我,嘿嘿,陷害人這種事我最會做了……


結果被陷害的有小潔、小夜、風哥、小櫻……,嗯,這幾個人真是倒楣啊,不過沒辦法,我給自己定了一條規定,在家裡不整理完之前,絕不去見你,所以我需要幾個幫手,畢竟娘親已經不在了,光爹地一個人在工作,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


但說真的──這不表示我不會偷偷的隔著窗看你啊……


整理時,我跟小潔有以下這番對話,至於男士們在搬完紙箱後就紛紛告辭了,所以現在只剩我和小潔、櫻在。


「嵐,真虧的你能忍這麼久,你回來都三天了吧?怎麼不去看看他呢?」我的死黨之一的司悠潔,在還沒搬家時,我是跟著他們混大的,說大也沒多大啦,當時不過是十一歲……


「聽說他正在準備畢業考,所以我不好意思去打擾他……」這消息是從莫君風那邊得來的,應該是不會假,可是我知道,其實我只是怕這麼久見了面會尷尬罷了……


「這樣真不想你,當初不知道是誰一直纏著他的,不要退縮,勇往直前才像你……」


我真的有變的這麼多愁善感嗎?連小潔都要虧我,此時櫻遞了一個鼓勵的眼神給我,我笑了笑……


今晚……就去你那看看吧。


走正門不夠刺激,就爬窗好了。


當夜十一點多,我注意到你的房間的燈媳了,推算再過十分鐘你就會去跟周公下棋,所以我悄悄的換下了一身衣服,改穿無袖的短衫和短褲,便悄悄的溜進了你的房間……


咦……怎麼沒人?我左看看右看看,雖然很暗可是我還是可以看出,房間裡一個人也沒有,書倒是很多,還有百科全書、原文書、各式各樣的書籍,不知道有沒有黃色書刊……


東看西看果然沒有半本,結果當我要把書放進你的書櫃時,突然一道人影在我身後,呃……真的好不巧,那個人肯定是你……


「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我來看你……」


「看我犯的著拿我的書嗎?」


啊,慘了,你該不會在生氣了吧?汗。


「……回去。」


「不要。」我站了起來,「我一直都很喜歡你,你應該看的出來吧?席哥哥……」


「……」


我知道,一直以來你都只把我當妹妹看待,可是,從小我就一直跟著你的腳步成長,我放棄了我所喜歡的運動,選擇在圖書館看書、學習那些我看了會眼花潦亂的事物,為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成為配的上你的女人……


「別勉強……」你站在我旁邊小聲的說著,可是我不懂,你那句話的意思。


「什麼?席哥哥你講清楚一點嘛!」


「我累了……」或許你認為我不懂也好,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那句話所透露的究竟是什麼。


「席哥哥……?」不要繼著趕我走好嗎?我們都九年沒見面了呀……就算是一般的青梅竹馬,見了面也不會這麼生疏的不是嗎?一定會有很多話想講的……


看你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走過來面對著我,「我不希望你勉強自己……」


我還是不懂,楞楞的看著你。


「你比較適合待在陽光下。」


你的意思是說,我不用待在圖書館裡,默默的看著你嗎?可是我不看著你,你會離我越來越遠吧?

「待在你該待的地方吧。」


我微微笑著,點了點頭。


回去後,我打算參加運動社團,在大學三年級時,我要盡量的瘋,而後,如果能在大舞臺展現出那種鋒芒,我想你應該也會以我為榮吧?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