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流星從眼邊閃了過去,方夏孟眼角流下了一滴滴淚,剛被情人拋棄的他,半夜不睡一個人開夜車上山,只是為了來這邊看星星,卻發現自己看到了一顆流星。

他向流星祈願,希望自己下一次,不要再愛錯人。

就在這時,幾個人影走了過來,他疑惑的站了起身,想知道是什麼人會在三個半夜到這裡來,豈知還沒站起,有人拿起棒子就要往他的頭上敲下去,他慌忙一躲,微微笑著,剛好他今天心情很差,這些人不知死活的來找砸,他也必需回報一下吧?
經過了五分鐘後,只見那些人全都躺在地上,輕者牙齒被打斷,重者骨折,方夏孟微微笑著,「你們究竟為什麼突然要攻擊我……?」他從地上拖起一個人問著。
那些人顯然是痛的說不出話來,想當然,原本應該是被攻擊的一方強烈反擊之後,還能微笑著散發著寒氣,而後還拖著他們的兄弟逼問,早已經嚇的說不出原因,怎麼還敢說出背後的理由。
方夏孟見他們不回答,微微笑著,覺得揍了人之後感覺心情好多了,於是也不再繼續追究,而後便走到自己車旁邊,當正要開車之時……
一輛車以極快的速度衝了過來,而後攔起了他的腰,硬是把他脫離了自己的車……
「你一個人三更半夜跑來這裡做什麼?」
方夏孟楞了楞,「我倒是比較好奇你怎麼三更半夜不睡覺,跑來這裡找我是為了什麼……」而且居然還能找到他。
他的車還在山上,這樣他明天要怎麼去上班?
原以為跟璠靖魁只是朋友、情敵關係,卻沒想到,這時應該待在那個人身邊的他,會沒命似的到這裡找他?他真的不知道現在該用什麼心情面對他。
「我也不懂為什麼……不過當打你電話找不到人時,我卻不明所以的莫名慌張!」
「……你為什麼要來找我?為什麼要在贏了之後跑來?是想看我笑話嗎?」方夏孟怒瞪著他,一點也不領情,這樣到底算什麼?
「你想太多了!我沒這種意思。」說完,他突然停下了車,抱著他,而方夏孟在楞了一陣子之後推開了他。
「……我現在不能,沒辦法接受你的擁抱。」嘆了一口氣,他跳下了車,現在要走回去開車太慢了,還不如往下走……
「不管多久,我都會等到你!」璠靖魁知道要讓方夏孟接受他,絕對不能操之過急,所以不管多久他都會等下去。
「……隨便你。」這句話說的極小聲,「反正吃虧的是你,與我無關。」
之後他硬是要送我回家,而我也沒有多餘的反抗,他現在很累,不管是在心靈方面還是身體方面,所以他妥協了,一回到家就開始呼呼大睡,連課都忘了要去上……
當他睡醒時才發現時間已經那麼晚了,看看時鐘,已經九點多,嘆了一口氣,他打了個電話請了個假,便又倒頭繼續睡。當他準備又要繼續睡時,電話響了起來,「喂,你沒事吧!我今天還特地在你任教的校門口看著,結果居然沒看到你。」
「沒事……」他有氣無力的說著,說真的還沒有人對他這麼關心過,頓時有種不適應的感覺,「我很好……」
「你沒什麼精神?我等等去你家,等我……」說完璠靖魁也不道再見,就切下電話,以極快的速度奔到了方夏孟家,連方夏孟說不用的機會都沒給他。
性急的傢伙,方夏孟苦笑著,掛上了電話,起身梳洗一下,他不想讓那個人看到他太過沒精神的樣子,免得對方擔心這擔心那的,嘮嘮叨叨都可以煩死他。
果然不到十分鐘,他家的電鈴就響了起來,而且還按的很急,方夏孟又再度確認了璠靖魁的性急……又一陣無言和想翻白眼。
「來了,不要再按了。」他家的電鈴如果壞了,絕對要璠靖魁以十倍的價格奉還。
璠靖魁見他開了門,又忙著審視著他一番,「還好真的沒怎樣。」他璠靖魁這一生還沒有如此心急過,該死的連他都為自己的行動感到可笑。
但他就是無法不在乎眼前的人。
被他看的有點不自在,方夏孟微微笑著,盡量不在他的面前表現出什麼,「這麼急著趕來做什麼,我真的沒事啊……」
「那就當我多事好了,來,這是我剛在7-11買的,吃一點吧!」
「……嗯,謝謝。」微微笑著,他點了點頭,也不潑璠靖魁冷水,其實他會煮飯、燒菜而且還做的不錯,以一個單身男子來說,只是他不煮罷了。「下次……空手來就好。」
「嗯?」璠靖魁沒聽清楚,只是看方夏孟神情有些怪異,好像是不太好意思,只是為了不讓他察覺,刻意隱藏著。
「沒什麼……」偏過了頭,不去看他,逕自坐了下來,開始吃起他帶來的東西,而後看他坐在身邊。
突然,璠靖魁看著他,似乎下了什麼決心,「我以後接你上下班好嗎?」反正他很閒,「還是……你要乾脆搬到我家來住。」壞笑著,他故意在方夏孟耳邊說著,只是下一秒就看到對方驚跳起,紅著一張臉怒瞪著他,讓璠靖魁覺得他真的很可愛。
「你如果不想死在拳頭之下,現在立刻給我滾!」怒瞪著他,他生氣了,他為什麼一定要被如此玩弄?
才剛有的好感,頓時又煙消雲散,有的只是氣忿。
「其實小夏夏只是在不好意思吧!」他笑著,不過知道今天只能到此為止,想要追到方夏孟,只能一步一步來,當然也有可能會造成反笑果,不過他不怕對方無法對他日久生情……
「呵呵……」
之後的十分鐘裡,鄰居只聽聞裡面的打鬧聲,以及東西碎掉的聲因。
過了一會,聲音終於止住了,只是屋內也一片狼藉……
「呼、呼……」方夏孟冷靜下來之後,自己已經被璠靖魁給抱在懷裡,「別氣了,氣壞了身子我可是會心疼的……」
「……」現在該怎麼辦,還好客廳能砸的東西不多,否則肯定完了,冷靜後的他,也對方才自己的失態感到好笑,不禁低聲笑了出來。
「你笑了?」璠靖魁看著他,有點楞住,早知道砸一砸東西會看到方夏孟的笑容,搞不好他會瘋狂的鼓勵他多砸點東西?這個想法真的很可笑,他也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嗯……璠靖魁,謝謝你。」
「?」
「謝謝你這麼快就讓我振作起來……可是我還是覺得你很欠揍。」
「哈哈哈,不要太誇獎我!」
「……」推開了他,他準備收拾一地的殘籍,不過卻在要離開前,被拉了回來,吻了上去,驚的方夏孟臉閃都來不及閃,楞在原地不知道怎麼反應。
舌與舌交纏著,方夏孟紅著一張臉,不知道該不該反抗的他,在楞著時也錯過了反抗的時間,也因此也錯過了可以拒絕的時間……
不過璠靖魁在最後停了下來,畢竟他還沒有情調到在一片狼籍中歡愛,只是看著方夏孟迷硭著紅著一張臉,身子縮成了一團,十足像隻貓咪……
微微笑著,將他抱到了床上,他自己則是開始收拾著……
但他不知道這樣子,讓方夏孟以為自己魅力不夠,所以璠靖魁才會在這時停下手,不禁苦笑著,將臉埋在枕頭裡,心生一陣寒意……
過了不久,璠靖魁走了回來,「下次我帶你去看流星雨……」
「……你為什麼突然停下來,在我下定決心要接受你時。」
「我只是想找氣氛好一點的地方。」
「……」方夏孟徹底無言了。
「我喜歡你……」
「我討厭你!我在這世界上最討厭的就是你!」
微微笑著,「不老實的傢伙……」吻了上去,不過這次卻被方夏孟推開了。
錯過了一次,等要有下次也不是在此時,方夏孟哼哼的想著。
看來他們的情路還長的很。
一個月後,方夏孟看到了此生最美的流星雨,而身邊的璠靖魁,則是第一次看到方夏孟開懷微笑的樣子,忍不住又上前,吻住了他。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