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沉默不語的朵娜喵,此時正大笑了起來,「耶!有架可以打了!我一定要把他們打的落花流水,讓他們瞧瞧貓爪的厲害……」

「呵呵……現在大概只有朵娜喵笑的出來吧?不過這件事就先鴿一邊吧?秋天的憂鬱想先去洗禮教堂還是先找出昔日的夥伴?」莉亞微笑著看著他,覺得自己的事並非很重要,重要的是該怎麼讓秋天的憂鬱恢復。

「先去洗禮教堂。」除非他真的很想對那女人進行報復,否則還是先到洗禮教堂恢復功力會比較好。

「這樣沒問題嗎?」劍陵的頭探了回來,方才他在注意著外面的狀況,確定那些並不會太囂張之後才又轉頭回來問著。

「什麼現在這樣沒問題嗎?」莉亞好奇的問著。

「我們還沒出去就會被圍住了吧?」劍陵苦笑著。

「劍陵還想問我,我這樣去洗禮教堂沒問題吧?」秋天的憂鬱微笑的問著。

劍陵點了點頭,他的確很擔心沒錯,不過光擔心也解決不了事情,這點他也知道。

「不用擔心,反正最糟的結果就是重練。」

「不過那些人,會這麼容易的就讓我們過去嗎?」莉亞看著下方,有點無奈的說著,他這職業,居然也能惹來這麼大的麻煩。

「不知道在我們之間,有誰已經學會變身術了?」靖熙問著。變身術是一種可以暫時隱藏自己原貌的魔法,需等級以上,可以向各地的魔法師公會習得,練到最高者,甚至可以一整天都保持著不同的外觀,只是變身術越高等越難練,到現在能練到十級以上的,只有三人。

秋天的憂鬱微微笑著,「我知道你想做什麼,不過那東西只要有偵測術都可以偵測的出來,更何況……」

「想必你已經忘了,我是個盜賊了吧?」靖熙一副你真笨的樣子,搞的秋天的憂鬱微笑更加的燦爛,「你說的也是,盜賊最強的,就是行動最快,但你選了龍族,又另修了戰士,讓敏捷大打折扣……不過也比在場的幾個,要快多了。」

聽聞他們說的話,其他人也紛紛叫出了自己的狀態,看看自己的速度有多少,除了莉亞之外,幾乎所有人都是八,天野宇心較幸運一點,因為弓箭手這職業,也是以速度為強項,當然他是暗夜魑魅,所以在攻擊上也有一定的強度。

「的確是這樣沒錯,看來只好賭我們的速度以及運氣了。」秋天的憂鬱笑了笑,也不再想太多,就賭一把吧。

「既然你都決定好了,那麼……」靖熙笑了笑,「我們就來個聲東擊西之術……」

「聲東擊西,的確是個好辦法,到時就讓靖熙帶著秋走,我們幾個分成兩路、還是三路,往各個不同的方向跑去,引開那些人,待傍晚再集合。」天野宇心微微笑著,用眼神警告紛雪飛雨,到時不要自顧自打自己的,要注意配合著大家。

「嗯,就照著小宇說的。」劍陵也沒有意見的點點頭,心裡相當佩服天野宇心的決斷力,以及想出聲東擊西這辦法的靖熙。

其他人也沒有意見的點了點頭,紛雪飛雨和朵莉兒也知道這時不是執行『正義』的好時機,所以點了點頭,「我們會配合大家……」當然如果有人太欠扁,嘿嘿,那就別怪她們了。

「到時我負責斷後,你們就盡量跑吧。」劍陵微笑的說著。

「我陪你一起。」莉亞看著劍陵,詢問著他的意思,雖然她知道那些人想找的就是她,留下來斷後難免會遇到危險,但她的速度快,如果打不過還可以跑……

「你?你應該跟著紛雪飛雨他們快跑吧……」劍陵苦笑著,心裡想著難道她不知道自己的處境是第二危險的嗎?居然還想留下來斷後。

「可是你一個人?」她總覺得不放心。

「喵~不如我留下來支援小劍,你們幾個就快跑,這樣不就好了,莉亞也不用操無謂的心,再說小劍一個人就可以抵好幾個人了。」如果再加上她就更萬無一失了。

「這樣啊,既然如此,那你們幾個就加油吧!可不要互相扯對方後腿了喔!」莉亞微微笑著,「如果現在有酒就好了,好想小喝一杯,而後一起拼命的……跑吧!」

瞧她豪氣萬千的說完,聽到最後,眾人全倒,就連秋天的憂鬱和天野宇心,也忍不住嘴角抽搐一兩下,秋天的憂鬱的笑容還不自覺得垮了幾分……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你下次還是不要隨便發表這種言論比較好……」劍陵汗笑著,任誰被激起了鬥志之後又在一瞬間為了想笑而全部垮掉時,都會有一種真受不了你的感覺。

「耶,為什麼?」渾然不覺有什麼奇怪的莉亞,好奇的問著劍陵,以及把眼轉向在一旁想笑又覺得大笑很失禮的紛雪飛雨。

「……沒什麼,總之,你下次還是少說比較好。」那不然他們的士氣一定會一落千丈……

莉亞嘟著嘴臉頰氣的鼓鼓的似乎很不滿,眼神哀怨的掃視每一個人,只見眾人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咳咳,看來玩遊戲真的有用,你現在總算變的比較開朗了,呵呵……」劍陵微微笑著,而朵莉兒也點了點頭,「放心好了,我們不會互扯後腿的,倒是妳自己才要多小心一點……」

「沒錯,我想天野宇心還是帶著紛雪飛雨逃比較好,至於劍陵當然是確定跟小朵了,而我……呵呵,我對自己的速度有自信,所以就一個人逃好了。」莉亞說著,眼中是反對無效的表情,見狀,眾人就算不放心,看到這麼堅定的眼神也很難以反駁說不行……

「如果可以的話,盡量不要掛點了。」秋天的憂鬱說著,「現在大家都只有二十幾級,好一點的靖熙算等級高一點,所以不能再降低隊伍的素質,也許以後會有更多人上來找麻煩呢。」

劍陵點了點頭,「知道了……小莉,你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嗎?」

莉亞微微笑著,「沒問題,我會跑很快的。」

『沒問題才怪。』眾人心想。

眾人皆嘆了一口氣,「想太多也沒有用,還是趕快回去睡覺吧……」

聞言,其他人便各自的散去了,而莉亞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準備就寢,順便下線去吃點東西裹腹。

各自回房的幾人,似乎也透過團頻知道莉亞下線,劍陵在想了想之後,也跟秋天的憂鬱和天野宇心等人道別也下線去了,畢竟不管怎樣,勸莉亞跟他們一起行動他是一定得做的。

而劍陵走了之後,紛雪飛雨也拉著天野宇心一起下線了。莉亞是她在這裡交到的第一個朋友,不管怎樣,該做的還是要做。那不然……她就拉著哥哥跟莉亞一起行動好了。

見他們都離開,秋天的憂鬱和靖熙也紛紛下線了。

莉亞一下線,肚子就餓的咕嚕咕嚕叫,坐在電動輪椅上,她到冰箱前,拿了雞蛋和白麵,打算隨便料理一下自己的五臟廟,「唉唉……要是有個會做飯的男朋友就好了,這樣就不用這麼麻煩了啊……」

就在她在下麵時,外面客廳的電話響了起來,她推著輪椅走到外面去,接起了電話,電視的畫面上隨即出現劍陵的影像,這是這個高科技時代的新產品,若有設定電話一來隨即會在電視上顯示出對面的人的影像,看劍陵蹙著眉,她就知道今天的麵大概會爛掉了。

「莉亞,我們不可能放下你一個人……」劍陵劈頭就是這麼一句。

「劍陵你聽我說……我在下麵。」請不要浪費她的時間,以前有句俗話叫說吃飯皇帝大。

當劍陵正打算說服莉亞的時候,突然被這一句搞的足足呆楞了五秒,而後嘆了一口氣,「算了,等你吃飽再打來給我吧……」劍陵無力的嘆口氣。

「是是……」會打給你才有鬼咧,莉亞在心裡想著,而後微微笑著,「那我等一下再打給你,掰掰……」

「嗯,你不打來的話我還是會打過去的。」劍陵桅笑著,掛斷了電話。

楚松陵則是在一旁問著,「哥,今晚吃什麼?」

「醃燻馬肉、紅燒兔肉、糖醋排骨、炒竹筍……」

「哥你今晚心情不好嗎?」

「有嗎?」劍陵疑惑的看著他。

「前面兩道菜很恐佈……」

「是這樣啊,還好吧?」

「呃……」他們從不吃馬肉和兔肉的不是嗎?而且今晚的菜單也沒那個吧?楚松陵在心裡想著,可是卻不敢再問下去。

另一方面,玥雨也想打電話給莉亞,可是卻發現她沒有她家的電話,嘆了一口氣,她只好跑去問哥知不知道劍陵家的電話,而後才從劍陵那知道莉亞家的電話。

莉亞接起電話時,正吞下最後一口麵,「喂……小劍?啊,小玥啊……怎麼了?」看丁玥雨一手捧著一盤炸蝦,一手拿著電話,似乎是想長篇大論時,莉亞又一陣汗顏。

「小莉,你明天一定得跟我們一起行動。」

「可是他們的目標是我呀,如果我一個人跑,你們就能輕鬆很多了。」莉亞微微笑著說著。

「你明知道我們不可能丟下你不管。」丁玥雨嘟著嘴,嘴裡用力的咬著炸蝦。

「但是……」

「大不了就一起飛回重生點嘛,而且狀況又不一定會那麼糟,你這麼愛操心也沒用呀……」

「……嗯,你說的也是,可是……」

「好啦,別可是了,你可是我們大家最重要的朋友,所以絕對不能讓你去犧牲,沒聽說過團結力量大嗎?再說我和我哥也不一定會跑輸你!」

看到事情似乎已經定了下來,莉亞嘆了一口氣,想著雪雨真的很厲害,兩三句就讓他無法反駁。

「好了,就這麼決定,哥在喚我去吃飯了,掰。」

「呃……」嘆了一口氣,莉亞放下了電話,想著等一下劍陵八成也會打電話來,所以只好又播過去,免得他一直掛記著那件事。

電話播通知後,是楚松陵接的電話,「喂?咦,鎧莉姐嗎?要找哥啊,請等一下。」終於得救了,他吃馬肉和兔肉都吃到快吐了,看來今天哥心情真的很糟。

過了一會,楚劍陵便來接電話,此時的他還不知道雪雨已經跟莉亞說好了,因此開頭便說著,「鎧莉……我們是朋友吧?」

「嗯,是啊。」莉亞微笑的說著。

「那朋友的定義是什麼?」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吃同吃、有覺同睡!啊,最後一句是鬧著玩的。」莉亞微微笑的說著。

『後面兩句就不用了吧?』劍陵在心裡汗顏的想著。

「對了,剛剛松陵的語氣似乎有點有氣無力,發生什麼事了嗎?」莉亞沒見他回答,便換個話題說著。

「沒什麼,大概是肚子不舒服。」劍陵汗笑的說著,可是後面卻傳來似乎是松陵的嘆息聲。

「喔?該不會是肉吃太多、不良的肉吃太多、不能吃的保育類動物肉吃太多吧!」莉亞開玩笑的說著。

「不……只是偷偷的抓了隻鹿和在市場買了隻兔子來吃而已……」劍陵微微笑的說著。

「你你你、你吃下去了!這麼可愛的動物你也吃的下去!」莉亞汗顏又驚訝的說著。

「對啊,還蠻好吃的,小莉下次來做客時我再弄給你吃……」劍陵微微笑的繼續說著會讓莉亞反胃的話。

「唔……不要再說啦!你這個不懂得愛惜動物的混球!」莉亞捂著耳說著。

「很好吃的……而且這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你不吃他們他們也會被別的動物吃了,或許還會被人類虐待……」劍陵一本正經的說著。

「喔……」剛吃下去的麵快要吐出來了,莉亞略帶虛弱的說著,「啊啊啊,反正我就是不能接受這種事啦,更何況亂吃動物的還是我的朋友。」

「我沒有亂吃啊,我很正常的烹調,還煮的很好吃。」劍陵認真的說著,可是卻聽到莉亞說著,「唔,好啦,我明白了,總之明天線上,我會跟大家行動的……」再不導回主題,她真的會暈倒。

「嗯。」劍陵微微笑的說著,「記得不要趁亂落跑……」

「不會啦。」莉亞微微笑的說著。

「那就好,那晚安囉。」

「嗯,晚安。」

就在這個時候,神魔秘境上,黑夜盜客組織裡,一個身材婀娜多姿、長像嫵媚的女子,環著手抱胸坐在一張沙發椅上,「聽說秋天的憂鬱明天要進洗禮教堂,我們絕對不能讓他順利到達洗禮教堂。」

「他畢竟是黑夜盜客的一員,難道你就不能放過他嗎?」其中一名男子問著。

「不能,他居然敢無視我的美貌,斷然距絕我的追求,我就要讓他在神魔秘境裡混不下去,想要恢復昔日的功力,不可能!」

「你常常靠在他身上,人家會理你才有鬼。」另一名男子說著。

「噢,那你們個個不都是在我身上欲仙欲死嘛?」

「狐狸女,你少糊說八道,少在那裡危言聳聽。」

「呵呵,總之我是不可能讓他繼續囂張下去!昔日聰明睿智的秋,武藝高強的秋已經不見了,現在的他只是一個廢物……」她得不到的也不會留給其他人,更不可能讓他好過!
「你這樣只不過是幫了夏祁鵒那傢伙而已,這樣只不過是壯大了黑曜天帝,呵,看來我們組織若是會滅亡,肯定是滅在你這狐狸女的手上……

「不會的,我不會讓黑夜盜客消失,那裡有兩個特殊種族,我們再找一個來不就行了嗎?更何況劍陵、靖熙、天野宇心他們個個都是人才啊!若是他們能歸我所用,將來要打倒黑曜天帝,或者是與之抗衡,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啊!」更何況個個都是美男子啊!

「很難。」一直沒說話的銀灰髮身穿白色祭司衣服的男子說著,「他們要加入很難。」

「我的術法,就是用媚術操控人心,這又有什麼難?」女子說著,看著男子,他是她這一輩子都不想靠近的人,雖然外表出眾,可是……

「媚術的時間有限。」銀灰髮男子垂下頭,一針見血的道出她媚術的缺點。也像在說這種邪魔歪道的術法,要操控人心、要掌握人心,難如登天。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