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啊,現在是怎麼回事,一群人等著逮我嗎。」衛驥恨汗顏的看著他家娘子寒氣沖天的看著他,而段崇樂,他家臣子,雖然還是微笑著一張臉,但他可以覺得,其實他應該在生氣吧……



「終於肯回來了?」項灝薩全身散發著冷空氣,冷冷的問。



衛驥恨聞言微微笑著,「原來娘子這麼想我啊,那要不要今晚就來圓房……」



怒怒怒怒怒,項灝薩身遭的冰越來越強,強到後來開始噴起火花來,「誰是你娘子了……」



「咦,反正早晚都是娘子,有差麼?」衛驥恨說著說著,還故意湊進項灝薩,而項灝薩則是臉微微紅著避了開來,「你給我滾!」



之後,他就像落跑似的,一路奔回房間,甩上大門,如果這裡是書房的話,他會乾脆貼一張紙,衛驥恨禁止入內的字樣。



「娘子還真是害羞啊……」衛驥恨在原地看著自家娘子奔遠,一臉微笑,而後看向段崇樂,眼中滿是無奈,「你幹嘛跑來這裡打擾我和娘子平靜的婚前生活啊!」



「屬下只是覺得王……公子該回去了。」段崇樂微笑的說著,「更何況,西北諸國因為鎮國公的關係已經開始蠢蠢欲動,再留在赫連可能不太安全了,公子應該趁這個時候,以準備婚禮為由,盡快回國,免得萬一赫連與西北諸國打起來,情況可能不利……」



「……你說的沒錯,也很有道理,不過他們難道不知道,跟親親娘子完婚之後,我國跟赫連就是友邦的關係,找死才會這個時候來找麻煩。」衛驥恨微笑的說著,臉上有著冷峻的笑,一副他們又能拿我怎樣的樣子,不過他也不是笨蛋,知道對方一定會在這個時候加緊安排刺客突襲。



段崇樂嘆了一口氣,「既然公子不會去,那在下也只好捨命陪公子了……希望我家小翎不會因為我死了而跟著……」



「好好好,我跟你回離宮總成了吧!」衛驥恨嘆了一口氣,無奈的往項灝薩的房門看了一眼。



「那麼公子請吧?回去前要不要跟項公子說一聲?」段崇樂微笑的看著他,而衛驥恨微微笑著,「不急在一時。」雖然他也很想跟他家親親娘子報告,不過這種以退為進的方法,搞不好也別有一番風味。



缺點就是如果未來不幸讓娘子知道他在玩他,可能自己會逃不過追殺的命運,雖然他不覺得娘子殺的了他。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