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 光影兩面雷宇克羅之章‧兩面之鏡

船行駛在於海上,桑德納斯站在甲板前,眼望著前方的那片陸地,海風呼呼的從他的耳際邊吹過,吹散了他的髮,卻吹不散他與賽菲莉兒相處過的點點滴滴。

眼見就快要看不到自己所生長的地方,他心裡有說不出的感覺,似乎是失去了一直保護的東西。但他知道,自己在生命終結之前,一定要尋得兩面之鏡中的滅世之鏡,將它妥善處理,否則後果將不堪設想。

 聽黑旋所說幽靈谷與連山之境之間的小孤島中,有一股黑暗的能量,他不知道那是什麼回事,是滅世之鏡剛好在那邊嗎?
  
不過幸虧那裡是一座無人的島嶼,否則現在的情況,搞不好只能用慘和糟來形容了。  

船在海上駛行已經有三天了,而越是靠近那個海中島嶼,越是能感覺到那股黑暗之氣越來越強,再這樣下去,那座島嶼將會竉罩在黑暗之中,而後漸漸的竉罩到整個世界,再這樣下去絕對不妙。

正當桑德納斯要喚來黑旋,趕緊過去察看之時,只見半空中的黑色能量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散了開來,取而代之的是七道光芒從那座島嶼上射了出來,有一道能量還射入了自己的體內,使他身上的黑暗能量在一瞬間壯大了許多,原本委糜不振的力量隨著這股能量,身體的狀況也比之前好上了許多。

這讓他感到相當的迷惑……這股力量是?似乎很像在時間之塔中感覺到的力量?難道創世之神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這時,小島中的少年正楞楞的看著自己腳下所踩到的東西,那是一面鏡子,一面剛剛射出了怪異的光芒的鏡子,只是少年年紀還小,不知道那是做什麼用的,轉頭微微笑著看著在一旁的猩猩,「真是奇怪的東西,小米你說是不是。」

「吱!」被嚇到瑟瑟發抖的小米,緊抓著少年的稻草衣服,害的少年原本就鬆垮的衣服,頓時成了『國王的新衣』。

「欸……」少年有點汗顏的嘆了一口氣,「小米你真變態……」。他自出生開始就因不明原因被丟棄在這裡,雖然被雙親拋棄很難過,但幸而這裡的猩猩朋友將他給養大,否則他老早就餓死了。

「吱吱!」小米不開心的叫了兩聲,似乎是在說牠不是變態。

『脫我的衣服不是變態是什麼……不知道在這裡沒穿衣服會很冷嗎?』少年在心裡無奈的想著,用手扯了扯小米的尾巴,讓他痛的哀哀叫。

就在這時,他發現一旁的草地上,似乎躺了個什麼人,他好奇的走了過去,察看著,「這人很像我耶……」雖然這島上並沒有什麼銅鏡之類的東西,可是他曾經在湖邊看過自己長的什麼樣子,也因此他很清楚,這人跟自己根本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他跟他一樣有著一頭金色的長髮、臉長的比他還要成熟,看起來大約是二十歲左右,而眼角邊有一顆痣,那痣的樣子有些奇怪但也說不上是哪兒奇怪。
  
但是少年──也就是雷宇克羅皺了皺眉,他在他身上感覺到,有股他不太喜歡的力量。不過不管怎麼說,還是得先把人給救回去才行。

  就在他要帶起男子的時候,那男子的身上卻掉出一面鏡子,一面黑色六角型的鏡子,上面還有一個詭異的魔法陣。讓雷宇克羅看了渾身很不舒服,於是他讓小米撿起鏡子,把它丟到附近的湖裡,就又繼續帶著男子走了。

將男子給放在他的草蓆上時,他發現男子雖然五官像極他,可是那一頭髒污的頭髮卻慢慢的由金色轉為黑色,眼角中也長出了奇異的紋路,這讓雷宇克羅相當的不解,更讓他不解的是,為什麼有人的髮色可以由金色轉為黑色?

但他並不是很在乎這些事,也因此也沒在理會。只是他還是覺得離這個人越遠越好,他身上的能量太危險了。 

  在山野間長大的雷宇克羅,雖然能力尚未開發、對許多事也都不懂,但卻練就了一種野性的直覺對不明的能量相當敏感,雖然下意識的不想理會這個人,可是人倒在他眼前,他又無法置之不理。並非他天性善良所導致,對他來說這只不過是舉手之勞『順便』救個人罷了。

  「現在該怎麼辦呢?先把他身上的髒污擦一擦好了……」雷宇克羅說著說著,便拿起一條破布,往湖邊走去,沾了些水又走回來,開始清理男子身上的髒污。

 就在這時,男子醒了過來,反射性的一掌打向雷宇克羅,雷宇克羅憑著本能閃了開來,當然手上的破布也掉了下去。

「你幹什麼?無緣無故就亂打人!」雷宇克羅不悅的說著,隨即撿起地上的破布。

那人並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審視著雷宇克羅,他在剛才就注意到了,他身上有一股極強的力量,渾厚的力量在腹部中極散的散了開來,中間似乎還有一股沉睡的力量,兩道力量都尚未被開發,但若是要強行破壞或殺掉此人,似乎也不是那麼容易,因為他身上有著兩股守護力量。

山野間的莽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力量!他此時散發著黑暗能量,希望能把他的守護神震退,卻不料卻讓雷宇克羅的力量在一瞬間爆發出來,頓時讓雷宇克羅被震退了好幾步,而那人雖然沒怎樣,而原本就有些破爛的衣衫顯的更加破爛,而後……想當然爾那稻草屋也住不了人了。

看著四周一片狼籍,雷宇克羅有點後悔把這個大麻煩給撿回來了,早知道他今晚會落的沒有避風遮雨的下場,他就不應該善心大發,救了個人回來。

更何況這個人還想殺了自己?沒錯他可以感覺到對方的殺意,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方才那股力量只是威嚇用,真要傷害起人根本做不到。他不懂,為什麼他明明有那個力量可以取他性命,卻遲遲不做。

就在這時,男子從草蓆上爬了起來,伸出手一步步的接近他,而雷宇克羅則是一步步的往後退。就在這時突然被稻草絆了一下,往男子的身上倒去,形成了極曖昧的姿勢。

男子邪魅的笑了一笑,「你想幹嘛?想被先姦後殺嗎?我也可以成全你……」

說罷他就把原本就一絲不掛的雷宇克羅給壓倒在地上,而雷宇克羅在驚楞過後也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一腳往男子的私處踹去,隨即跑了出去。

「完了,救到了一個變態,今天該不會死在這孤島上吧?」他才不要呢,他都還沒知道他那薄情的父母是誰?為什麼要把他一個人丟在這裡,怎麼可以輕易的死去?就算要死也要讓他瞭解到自己究竟為什麼這麼可悲的在山野間度過吧?還好這裡的猩猩媽媽對他還不錯,不如他就乾脆認猩猩媽媽為媽媽算了。

雷宇克羅心裡賭氣的想著。

裡面的男子邪妄的大笑著,走了出來,看著眼前的雷宇克羅,「你難道不想知道,為什麼我會在這裡,為什麼長的與你如此相似嗎?」

「是有點好奇,不過我不喜歡與變態結交,所以從現在起,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奈何橋!」說完手一揮,就要另覓他處找尋住所。

若是桑德納斯在這裡一定會感到啼笑皆非,順便糾正他說這句話並不是這樣說的,只不過現在桑德納斯仍在船上,遠遠的看著前方的黑霧。

「黑旋,你可以去告訴船家,讓他們在那邊靠岸嗎?」桑德納斯問著手中的黑旋,而黑旋則是點了點頭,躍了下去。隨即走到船家面前,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船家嚇了一跳他們從沒聽說一隻狼會說話。但在黑旋『兇猛』的威逼利誘的眼神(?)之下,只好乖乖的繞道,往偏離航道的地方而去了。

桑德納斯並沒有理會黑旋是用什麼方法讓船家繞道的,他只在乎接下來的事情。黑霧消失了,但他非常肯定,那個地方一定有著他要尋找的東西。

只不過他在那個方向,感覺到一股很危險的氣息,那究竟是什麼?看來事情似乎比他所想的還要複雜許多。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