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歌點了點頭,「小歌知道了。」

一旁的影魏王發誓,以後要帶著妻子到遠一點的院落,免得被小歌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只有將彩歌當成一般深苑、不懂情事的官家小姐的乘風完全聽不懂這對話,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等候看看有無其他的指令。

「沒事的話都回去休息吧。三天後立即起程。」夜澄說著。

聞言,眾人紛紛對夜澄作揖,而後一一退下。

待眾人都走了之後,他的兔耳就豎了起來,前後晃著,而後到擎身邊去,玩著那隻黑兔子。

擎笑得很開心,也跟著玩那隻黑兔子,晃了晃自己的狐狸尾。

「你的狐狸尾又跑出來了,明明應該是兔尾或貓尾的呀……」夜澄微笑的說著,很想摸摸看。

「是麼?」擎瀅苦笑,又說:「這是父皇的遺傳吧?」

「一點都不適合你,貓尾可愛多了。」晃了晃兔耳,「會擔心麼,這次我們倆無法跟去,希望你介紹的雲公子可以保護好他們……」

「嗯,我想雲大人沒問題,他一定能勝任此任務的,還有乘風也是。」擎瀅微笑道,輕撫著夜澄的兔耳。

「鱗漓一定會趁這個時候多接近乘風的。」就在他剛說完時,門輕輕的被打了開來,鱗漓微微笑著,「不好意思打擾了,小舅舅你有沒有棋子……」

「棋子跟侍官拿就好了不是麼?」擎瀅好奇地問著鱗漓。

「我要特殊打造的棋子,因為買新棋子太麻煩了……」鱗漓微微笑的,看著夜澄,夜澄微微笑著,「你要的那種棋子,大概只有赫連方面的鐵匠才打造出來吧。」

「這樣呀……那我去找侍者要一般的棋子好了。」本來以為小舅舅應該有辦法,要不然也會刻意收藏一兩盒。

「如果要特殊製的,時間上可能會來不及......距離出發的時間。」擎瀅想道,畢竟製造還是需要一些時間。

「不要緊的。」鱗漓微微笑著,「有敵人來時……就恢復我的閒散王爺本色好了。」鱗漓竊笑的說著。

「啊?」擎瀅不解,隨即又道:「不過我想應該還用不著你動手,要等到了巫族領地才是危險。」

鱗漓點了點頭,「不過為了不拖累他,還是得防著一點才行。」鱗漓難得很正經的說著話,跟方才完全判若兩人。而那個他,當然指的是乘風,可是如果被乘風大哥知道,他大概會覺得他當小孩讓他保護就好了吧?

「只是,彩歌妹妹比你更讓人擔憂......」擎瀅無奈地苦笑道,便問夜澄:「為什麼您會允許她跟去呢?」

「是啊……」

「因為,不讓她跟去的話,小歌也是會去的,這點我太清楚了。」夜澄苦笑的說著。

「以她的歲數和力量以及江湖歷練,我想要跟上乘風等人......困難。」

「理論上這麼說沒有錯。」夜澄看著他微微笑著,「不過祈龍家沒有弱者,就算會成為累贅,但最後也會思考著該怎麼讓自己變強,變得足夠保護其他人,雖然過程很艱辛,但我相信其他人必定不會讓他受到傷害……」

「關於這點,屬下無法認同您的想法......」擎瀅認為,無關是不是祈龍家的人,讓那麼小的孩子跟去巫族那般危險之地,根本是個不智之舉。不只是對於那孩子本身,對於在她身邊的大人們亦然。

夜澄摸了摸擎瀅的頭,「別想太多。」雖然他也知道這麼做不妥當,但是不答應又能怎樣呢?他可沒忘記當初栩泉是怎麼堅持要外出找哥的。而彩歌,在這點上,倒是跟栩泉那時一樣堅持,祈龍彩歌,絕對不會只甘於做一個官家小姐……

而後,擎瀅沒多說什麼便退下去做別的事了,似乎是對於夜澄的這個決定很不能認同。

夜澄見狀,微微嘆了一口氣,在夜晚的御花園中站了一夜,不知道在想什麼,只是到後半夜時又走回了書房,要侍衛去請玄晁均過來。

過了一會兒,玄晁均便突然出現在夜澄背後,這般神出鬼沒,將他嚇了一大跳。
「玄公子,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夜澄走到他面前,語帶懇求的說著。

「你說。」玄晁均不反對他的請求,他會來請求他,一定是有什麼大事。

「如果彩歌發生什麼事,請務必先帶她回國,我不希望她連累其他人,更不想看到她受傷。」

玄晁均微微一笑,他本來可以不插手這些事的,「你的希望想必也是擎的希望吧,那我會竭盡所能的完成這次任務……因為我不想被他討厭。」

「謝謝你。」

而這段對話,也剛好被要來叫夜澄快點去睡的擎給聽到了。

就在這時,玄晁均反過身去,隔著一道門,似乎可以看到擎瀅正在外面,他走了過去,「擎?」

「......皇上早點睡,屬下也要睡了,晚安。」擎瀅對夜澄這般說著,作了一揖,而後離去。

玄晁均追了過去,「擎,等一下。」

「怎麼了?」擎瀅停下腳步,轉過身,問著玄晁均。

「我想聽聽看你有沒有其他請求,如果是你說的我一定會盡數辦到。」玄晁均看著他說著。

擎瀅想了想,而後回道:「嗯......幫我留意一下乘風的狀況,我擔心他還沒有恢復過來,只是假裝自己沒事了......謝謝你。」

「我知道了,你自己和小夜也要小心,雖然在這裡很安全,但也不代表會沒事,聖龍劍不在身邊,要多注意他的身體。」玄晁均溫柔的摸了摸他的頭,「沒事的話我先去準備了。」

「嗯,我知道,你也好好保重。」擎瀅露出微笑,目送著他離開。

「嗯。」玄晁均微微笑著,而後便轉過身,離開了那裡,「再見……」

很快地,時間到了鱗漓等人啟程的那一天。

因為是出使外族,所以騰熙除了王銜之外還被封為特使,隨行者約有六千人,乘風暫時被封為統帥,六千兵馬任他差遣。但眾人也說好除了危急之外,絕對不能讓這六千兵馬進駐到巫國境內,以表示對對方的誠意和尊重,而不是特地來發動戰爭的。

當然,除了兵馬外,他們還帶了許多的珠寶,表現出他們有和的誠意,而非前來威脅巫族人的。

出發前夜澄不段叮囑彩歌,危急時一定要呼喚玄公子的名字,讓他趕過去搭救,並且一定要配合大家的行動,絕對不能亂來,一切小心為上。

「堂哥你好囉唆喔,都快變成管家婆了啦。」彩歌嘟著嘴說著,「小歌知道,絕對不會給大家帶來麻煩的,而且父王在身邊,小歌會乖乖聽父王的話的。」

「那就好,小心點,不要受傷了喔……」

「好,堂哥和擎哥哥也要小心喔。」

「嗯,彩歌妹妹、王爺、鱗漓、玄公子、雲大人、乘風,你們都要多多保重,凡事小心為上。」擎瀅對眾人這般說著,露出了些許擔憂的心情。

「嗯,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平安歸來的參加你們的婚禮的。」騰熙微微笑的說著,笑起來很像爾簫。

「皇兄不用擔心,如果凜悠有過來或者寫信來,幫我跟他說他家娘子外出忙碌去了,要他不用擔心。」鱗漓微微笑著說著。

「擎瀅,相信我,這趟不會有事的,我會將他們都帶回來。」乘風微笑道,伸手輕拍擎瀅,接著又道:「倒是我不在時,你不要想太多,有不愉快就拔拔兔耳好了。」

「我不會讓他們幾個掛了的。」玄晁均說著,「為了你。」

「乘風大哥也是,這趟出去沒有兔耳可以拔,想必會非常無聊吧?不要太逞強,我等著你回來拔兔耳。」夜澄微微笑著說著。

「那你要不要先把兔耳給我,這樣就不用拔了。」乘風笑問著夜澄。

擎瀅聽著乘風和夜澄的對話感到有點無言,便下意識地忽視過去,對晁均道:「謝謝你,也請你好好保重自己。」

「如果我的兔耳能給你,那我大概也成了無頭屍了吧。」夜澄微微笑的說著。

「我們之前犯不著說請不請的,更不用說什麼道謝。」玄晁均微笑的說著。

「好嘔心的感覺......」乘風做了評語。

「嗯,總之,好好照顧自己。」乘風露出微笑。

「嗯。」最好讓你吃不下飯,夜澄晃著兔耳,微笑的想著。

起程的時間到了,雲縈桑微微笑著,給了夜澄一個安心的笑容。

「炸兔子倒是不錯。」不知道是不是猜中了夜澄心裡的話,乘風笑著反道。「對吧?玄公子?」

「是不錯吃,用煎的應該也不錯。」玄晁均微微笑的說著。

「就是說嘛。」

「呃......」擎瀅汗顏,想著這兩人對於夜澄的「敵意」可真不小啊!

一直在一旁微笑的騰熙間狀,「別玩了,該動身了,小歌你真的不留下麼?」

「不要……」彩歌小聲的說著,卻很堅定。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