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瀰亞點了點頭,而後略為艱辛的站了起來,因為手上腳上的東西讓他感到相當的沉重,差點就要往前栽去。幸好他及時的扶住了一旁的桌子,才得以悻免摔的四腳朝天。

維斯瓊琳見他這麼辛苦,有些不忍,想幫他把腳上的腳環拿下來。可是轉念一想,還是選擇放棄。

這就是現實的殘酷,瀰亞不加緊練習。不止會在之後的旅途造成重大的麻煩,還有可能會因此而賠掉一條小命。同時他們也不知道魍酖會不會追來,也因此真的是時間緊迫。

不過瀰亞本身是無辜的,是因她而被捲入,所以她認為自己有責任。至少要教導瀰亞武術的基礎。

瀰亞並不明白維斯瓊琳的心思,所以並未表示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船艙的門打了開來。

維斯瓊琳首先印入眼簾的是──一個身穿很奇……特的『女人』。之所以會頓了一下,那是因為維斯瓊琳一時找不到適合的辭來形容。

感覺會化著超濃的妝,穿著超長的裙子的人並不多。和看起來不太搭襯的高跟鞋,背後的毛髮是深深的黑,整個感覺就是怪異。特別是對方一進來,還朝著自己猛笑。

這讓她覺得更加怪異。她認識她嗎?

此時的維斯瓊琳並沒有把他當成了一個『男性』只當是個穿著很怪異的『女人』,以為他喜歡化濃妝和穿著一身不搭稱的衣服。

同時她也忘了,這船上不會有他們以外的陌生人。

疑惑著看著他一會,感覺有點熟悉,又不知道是在哪見過。她將頭轉向藤封瀾,「藤封瀾,這個穿著奇異的『小姐』是誰呀?」

聞言,藤封瀾差點沒笑出來,只能故做疑惑的轉移話題,「維斯瓊琳小姐,以後請叫我小封就可以了。」

「這樣好嗎?」維斯瓊琳看著他,並不是很贊同。

「嗯!以後大家都是朋友了,而我的責任就是保護……小姐的安全,所以請小姐把我當成朋友一樣。」藤封瀾微笑著,執起維斯瓊琳的手,在上面輕輕吻著。十足的像個紳士。

維斯瓊琳因他突然的舉動,靈魂深處似乎輕顫了一下。感覺不知道多久以前,初識時『他』也曾經這樣對待過自己,這一刻讓她覺得熟悉。

同時藤封瀾也沒想到,他小小的舉動,會牽引出靈魂深處的前世感覺。同時他也看到了,前世的維斯瓊琳……戰火瀰漫,耳邊傳來痛苦的呼救,她的身影穿梭在其中,不停的拯救著族人,以及受傷的夥伴。當時的她力量並不強大。但她有堅毅的眼神和慈悲的心和強烈的親和力。

那就是前世的她。其餘的,他就再也看不到了。

就在這時,忌殤天看到他們彼此凝視著對方,不禁哪裡來的不悅,他自己也說不上來,也因此他穿著那身奇怪的洋裝往外走去。

瀰亞和尤莉瑪蓮見狀,疑惑著看著他。而藤封瀾則是笑笑沒說什麼。

維斯瓊琳則是問道,「那個穿著怪怪衣服和一臉不搭稱的濃裝的到底是哪位小姐?」

瀰亞看了看離開的忌殤天一眼,「那位與維絲瓊琳的英氣不同,完全沒有女孩子的感覺,我想應該是……」怪物吧?瀰亞在心裡疑惑的歪著頭。就在這時,他似乎也忘了方才進來時,自己和尤莉瑪蓮所說過的話。

藤封瀾苦著一張臉,這樣的效果到底是算好還是算不好?好的是,維斯瓊琳沒有他想像中那麼低落和痛苦,以及代表著自己和雨緋的化妝功力還不算『差』;壞的是……搞不好忌殤天會有一陣子在哀怨中度過。不過其實這也不關他的事。他現在的目標是超躍晝林比。

不過他想,以晝林比的態度來看。或許還會把這樣的目標視為無聊。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所搭乘的船巨烈的搖動了起來。維斯瓊琳緊張的從床上爬了起來,但卻被藤封瀾給阻止了。

「小瓊,這件事就交給我就好了。」藤封瀾微笑著看著她,給她一點強心劑一般的笑容,畢竟他並不想當個無用的男人,處理這類的小事他辦的到。

「是呀,姊姊在這裡躺著就好了。」尤莉瑪蓮微笑著看著她。

「沒錯,維絲瓊琳小姐就好好的休養,若是不休養好或許反而會成為大家的累贅呢。」瀰亞看著她,而後首先往外走去。他並沒有因為方便行動而拆下那些手環和腳環。他認為這是測試自己的好時機。

維斯瓊琳看著他們,雖然有些不放心,但還是只能看他們的了。夥伴之間要互信,不要太過逞強,這點她比誰都懂。畢竟若是不相信自己的夥伴,但也無法達到互信互助了。

「那就拜託你們了,不要太過逞強。」維斯瓊琳看著他們,眼上有的是全然的相信。

就因為她全然的相信,毫無保留的信任,讓三人都相當的高興。三人點了點頭,而後便走出去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