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瀰亞現在還有力氣可以反抗赫安斯‧葛立的掌控。那代表著他有不輸給赫安斯‧葛立的精神力。

精神力是驅動魔法的一大要素,精神力強的人,感知非常的廣,廣到可以感受到從這裡到精靈之谷的變化。但,瀰亞此時並不知道,而他的能力也沒有那麼的強。赫安斯‧葛立在周遭出現淡藍光芒之後,就離開了。而瀰亞則是回來後,整個人虛脫的倒在地上。

尤莉瑪蓮和雨緋上前查探著瀰亞的狀況,發現他只是精神力消耗過度,所以才會導致虛脫的現像稍微休息一下就會好了。

這時忌殤天已經換回了衣服,輕輕鬆鬆的抱起了瀰亞,「我送他回去休息。」

這一切的一切,維斯瓊琳都不知道,她只感覺到方才空氣中的波動,似乎變的不太一樣了。但沒過多久又恢復成了原狀。

維斯瓊琳披著衣服,走了出去,看到事情似乎解決了,便好奇的問著他們,「方才有發生什麼事嗎?我總覺得空氣中流動著一股強烈的風。」

藤封瀾看著維斯瓊琳,「那是瀰亞造成的,應該說是赫安斯‧葛立造成的。」再怎麼說,他也不會承認瀰亞就是赫安斯‧葛立,兩個人的強度、感覺相差太多了,雖然赫安斯本人似乎並不在乎這芝麻綠豆的小事。

最近他的心裡其實是相當感嘆的,急著想要變強,但又知道這種事急不得。記得魍酖說過,若是要找回失去的力量,就往碧落之泉。在那裡,會有什麼等著他,他並不清楚,他只知道……那個地方絕對不會太安全。因為碧落之泉,又名死亡之谷。意指重生再造之意。

維斯瓊琳點了點頭,不過赫安思‧葛立不是已經死了嗎?還是……他的轉世在瀰亞的身上,維斯瓊琳看著忌殤天的背影發著呆。而後又看向藤封瀾,「藤封瀾先生,你在想什麼?」

藤封瀾聞言,大大的皺著眉頭,「以後直稱我小封就可以了,不需要這麼客氣。」

維斯瓊琳點了點頭,淡淡的微微笑著,「嗯,那小封,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要怎麼變強。」藤封瀾苦笑著,看著她、還有尤莉瑪蓮,「守護你是我天賦的使命,無論如何,我都要保護你和尤莉瑪蓮,還有成千上萬的女子。」

維斯瓊琳低著頭,而後看著遠方,「這種事是急不來的,就算急了也沒有用,只要時機到了,自然就會有成長。」

不知道為什麼,當她說這句話時,不管是藤封瀾,還是已經離去的忌殤天,心中都有一種莫名的燥動。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有個女人,踩在向日葵花叢中,穿著白衣長袍,向他們說過同樣的話。

「那麼小瓊是覺得應該順其自然嗎?」藤封瀾微笑著看著她問著。

「嗯!如果太過急燥,反而會造成反效果,這就是我不願意幫住瀰亞快速成長的原因,我希望他可以好好的打好基礎。」人的力量不可能一步登天,所以只要慢慢來,慢慢的受過歷練,就會變強。雖然還有一種是很極端的方法,但是……她相信,不會有人想要使用的。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