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藏國(東京都、埼玉縣)某村落,住著兩個樵夫,老樵夫名叫茂作,年輕樵夫巳之吉年方十八。

兩人每天到村落三里外的森林砍柴。前往森林途中有條大河,必須利用小舟渡河。至今為止村人也曾在河上搭過好幾次木橋,只是每逢颱風或豪雨,河水便會上漲,木橋總是不堪一擊。

某個冬夜,茂作和巳之吉歸家時,不巧碰上暴風雪。兩人東倒西歪地好不容易才抵達渡口,卻不見船夫人影,小舟也繫在對岸。

這天氣溫非常冷,加上暴風雪,根本無法游泳渡河,兩人只能逃進岸邊的船夫茅屋。茅屋雖簡陋,至少可以避風雪。

茅屋內只舖了兩個榻榻米,除了入口處有扇門,屋內沒窗戶也沒炭盆,更沒有可以生火的地爐。

茂作和巳之吉關緊門扉,蓋著簑衣躺下。兩人起初不感覺冷,認為暴風雪應該不會持續太久。

過一會兒,老樵夫睡著了,巳之吉卻因屋外的風雪聲而輾轉反側。河川轟隆作響,風雪呼呼地吹,茅屋像一艘浮在大海中的小舟,搖來晃去,咯吱咯喳。大氣愈來愈冷,巳之吉裹著簑衣凍得發抖,不知不覺中他也打起盹兒來。

迷迷糊糊中,巳之吉感覺臉上很冰冷,猛然醒來。他發現入口處的門已被打開,不斷吹進風雪,而且屋內有個全身白衣的女子。

女子在茂作枕邊蹲下,對著茂作臉龐吹氣。那氣息,像一陣白煙。

不久,女子又轉頭望向巳之吉,移到巳之吉枕邊。巳之吉嚇得張大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那女子美得猶如仙女下凡。她蹲在巳之吉枕邊凝望著巳之吉一會兒,嫣然一笑,悄聲說:

「你名叫巳之吉吧?不用怕,我本來打算讓你跟那老樵夫一樣,不過,你還年輕,這樣做太可憐。我不會對你做什麼,但你要記得,你絕對不能向任何人說出你今晚看到的事。即便是你母親,也不能說出。你一說,我會馬上知道,到時候你就會沒命,懂了嗎?千萬要記得我說的話。」

女子說完,站起身走至門外。女子消失後,巳之吉立即跳起來奔到門外觀看,門外的世界白茫茫一片,尋不著那女子身姿。

巳之吉趕忙關上門,用好幾根棍子堵住門扉。

「難道我在做夢?大概風雪吹開了門,我把雪片看成白衣女子了吧。」

巳之吉回到老樵夫枕邊,喚了幾聲,但老樵夫沒回應。屋內黑漆漆的,看不見老樵夫的臉,巳之吉伸手摸索,摸到老樵夫的臉──冰冷得像冰塊。原來老樵夫茂作已凍死了。

第二天清晨,天氣轉好,船夫來到小屋,發現茂作已斷氣,巳之吉則在一旁不省人事。

船夫帶巳之吉回村落,經過一番搶救,巳之吉總算醒來。只是,或許凍了一晚,巳之吉病了好幾天才恢復健康。之後,他依舊單獨一人到森林砍柴,以賣柴為生。

翌年冬天,有天傍晚,巳之吉歸家途中,背後有個姑娘趕上來問路。那姑娘身高很高,膚色非常白皙,身材也很苗條,長得很美。兩人並肩一起往前走,那姑娘自稱是阿雪,因最近雙親過世,她打算前往江戶投靠親戚,雖然那親戚也是窮人,不過應該可以幫她找到工作。

巳之吉對這姑娘一見鍾情,愈看愈覺得她長得很美。巳之吉問她有沒有互許終身的人,姑娘笑著回說沒有。這回換姑娘反問,巳之吉回說,家中只有一個老母,而且自己還年輕,從未想過終身大事。

聊著聊著,兩人抵達村落,巳之吉向姑娘說:

「阿雪姑娘,天已經黑了,如果妳不嫌棄,今晚住在我家吧。明天再動身比較安全。」

阿雪有點害羞,但仍跟在巳之吉身後走。巳之吉的母親看兒子帶回一個漂亮姑娘,高興得忙東忙西,準備了一頓豐富晚餐。老母親看阿雪言談舉止都很溫雅,勸阿雪多住幾天,這一住,竟讓阿雪成為巳之吉的媳婦。

阿雪是個非常盡職且孝順的媳婦。五年後,老母親過身,臨死前口口聲聲說她得到一個好媳婦,非常幸福云云。

十年後,巳之吉和阿雪之間有了十個孩子,每個孩子膚色都像母親,白得近乎透明。一般說來,白天做慣莊稼活兒的女人老得快,但生了十個孩子的阿雪卻一如當初,歲月沒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某天夜晚,孩子們睡著了後,阿雪在座燈旁縫衣服。巳之吉在一旁觀看妻子,感慨地開口:

「看妳這樣在燈火前縫衣服,我想起年輕時遭遇一件很詭異的事。那年我十八歲,在岸邊船夫小屋遇見一個皮膚白得透明,跟妳一樣美得不像這世間人的女子。現在想想,那女子長得實在很像妳。」

阿雪仍埋頭專心縫衣服,不經意問:

「那女子是什麼樣的人呢?你怎麼會遇見她?」

巳之吉便一五一十地描述起十年前那個冬夜所遭遇的事。說完後,又慨嘆道:

「不管是做夢還是事實,反正我這生只有那次看到像妳這樣美的女人。那女人當然不是這世上的人,我那時很怕,怕得要死。不過,她真的是個膚色很白的美女。我到現在仍搞不清楚那時到底是在做夢,還是那女人是個雪女……」

阿雪突然拋開手中的針線活站起身,望著坐在地板的巳之吉,悲傷得顫顫巍巍地說:

「那女人……那女人……正是我,是我阿雪呀。我那時不是告訴你,如果你說出那晚的事,你將失去性命嗎?要不是孩子們正在睡覺,我會馬上殺掉你……可是,這樣做的話,孩子們太可憐了,我下不了手。但是你既然爽約,我就必須離開這裡,請你代我好好照顧孩子。萬一你對孩子不好,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算帳……」

說著說著,阿雪的聲音逐漸減弱,身子也化為一陣閃閃發光的霧氣,搖搖曳曳地升上天花板,自通風孔飄至屋外。

那以後,巳之吉再也沒遇見阿雪。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