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長安:東漢末年,因董卓兵敗之故,長安有短暫的首都史。該地的經濟發展水準,在當時應是僅次與洛陽的。長安更重要的是它的戰略位置。開始一直作為抗擊西涼馬騰、馬超進入中原的咽喉。三國鼎立後,蜀漢北伐也是以長安為戰略大目標的首要,諸葛亮夢中都想著這塊肥肉。長安同時也是漢人抵抗西羌異族進犯的堡壘。

  2.洛陽:漢時首都,當時在全國的地位恐怕現在的北京也無法相提並論。不僅為政治中心,同時也是經濟最強、人口最多的城市。大量御用文人雲集於此,使其文化也相對繁榮。那時的文官自不可與如今的幹部們同日而語,那可都是正經的文化人。建安文學的幾位重要人物也與洛陽密不可分。董卓造亂時洛陽雖有過焚城的痛苦經歷,但後來曹丕篡漢,重新定都洛陽,洛陽便迎來了第二春,直至西晉,洛陽一直作為首都存在。

  3.襄陽:襄陽地理位置優越,地處水陸之衝,陸路往北,經新野、宛城,可抵首都洛陽;由水路往南,經宜城、當陽、江陵,可達漢壽(今湖南常德),再南可至交州,番禺(今廣州)一帶。襄陽的繁榮,劉表功不可沒。當年劉表被任命為荊州刺史後,偏偏州治所宛城為袁術所佔。不得已只得移師襄陽,從此襄陽“地方數千裡,帶甲十余萬“。更不可多得的是,得益於當時中原戰亂頻繁,大批名士因避難雲集於此。看過“三國演義“的朋友肯定會對劉備求賢的那段記憶深刻,這一段就從側面烘托了當時襄陽名士匯聚的景象。如龐統、龐山民、黃承彥、馬良、馬謖、蒯良、蒯越等等。當時的襄陽可以說是我最為神往的地方。

  4.鄴:今河北臨漳。河北軍事要塞。起初為袁氏門生、幽州刺史韓馥所有,後被統一河北的袁紹佔據。官渡之戰後終為曹操所得。曹操為紀念平定河北的功績,特建銅雀臺於此。鄴城的繁榮大體也應歸功於曹操。世子曹丕襲魏王之前,屯於鄴城,也為此地的持續發展製造了先機。鄴的城市建設一直為後來的都市建設提供借鑒。後來西晉八王之亂時,鄴成兵家必爭之地。

  5.許昌: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以後,搬獻帝於此。曹操乃傑出的政治家,既以此為家,必能很好地建設。屯田制的施行使許昌大治,人口增長,經濟繁榮。自此許昌一直作為中原重鎮存在。至今,許昌人還以三國時的許昌盛況為榮。

  6.成都:劉焉由幽州遷往益州後,成都一直是他們父子倆的州治所。可以說,成都的發展是在劉氏父子二十餘年統治中打下了基礎。劉備得益州後,也將其作為首府,稱帝後便以此為都。之後成都又經過了諸葛亮、蔣琬、董允三代建設,西南第一城名副其實,不像現在,四川還有個同重量級的重慶(古江州)。由於地理的原因,益州一直是個偏安的好地方,五胡亂華時以流民起家的李特父子又在此建立了國家,首都又是成都。成都正是在這樣的歷史選擇中獲得了持續發展。

  7.建業:今南京玄武湖南岸,現已不復存在。孫權一手建立,稱帝後以其為都,直至西元279年王濬兵臨石頭城,孫皓降晉。幾十年的首都史,使其穩居“江南第一名城“之稱號,而不似今日之XX大學,“江南第一名校“稱謂岌岌可危。

  8.南皮:天下之重,莫過於河北。作為河北軍事、經濟重鎮的南皮,則是重中之重。曹操平定河北後此地不再遭受戰亂,經濟很快得到恢復。

  9.漢中:今陜西寶雞。漢中的第一位建設者是五斗米道(邪教?)教主——張魯。張魯是背叛了益州政府後據有漢中的。他的政、教合一的管理倒也促進了當時的經濟發展,當時的漢中不失為世外桃源。張魯降曹後漢中短暫為曹氏所統治,不過很快又被如日中天的劉備攻佔。當時劉備自立為漢中王,可見漢中的重要地位,太守一職更是由名將魏延擔任。漢中的戰略意義主要體現在蜀、魏之爭上,因為漢中是由蜀地通往中原的門戶。諸葛亮北伐一直以此為屯兵之所。

  10.宛:今南陽,原荊州首府。最早的主人是袁術,可惜袁術小兒稱帝時已失了宛城,否則必當定都於此。宛的重要性主要體現在軍事方面,它是聯繫中原與荊襄九郡的通道。“隆中對“中孔明平定中原的兩條出兵路線,其一便是由宛城直指洛陽。可惜關羽這個自大狂失了荊州,致使孔明的北伐孤掌難鳴,成了聊盡人事的徒勞。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