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征去啦?那還有相關人士在這裡嗎?」沒有的話他們就要當作沒這回事,然後兩人好好地玩一玩,再回去原來的世界。

「請稍等一下,我這就去喚人來。」管家做了一揖,便急急忙忙的跑向屋子裡,喚來滄琉和子歆。

過了一會兒,滄琉和子歆才緩緩出現。

子歆優雅的微微笑著,「兩位公子好,謝謝你們來幫忙,請先坐吧。」隨即子歆呼叫著某個人,吵的某個人無法安寧。

「聽說他們已經出征了,那誰能帶我們去呢?」亞恩點了點頭,而後這麼問著。

子歆微微笑著,「小滄,你覺得呢?」

「就派個士兵用快馬帶他們去我想是最快的了。」滄琉撫著下巴,這般說著。

「這樣似乎不夠禮貌,人家是來幫忙的呢,起碼你也該帶著他們去啊。」子歆皺了皺眉說著。

「我不想去啊......萬一有人趁我不在時欺負你怎麼辦?」

「哼哼。」子歆嘟著嘴。

這時翟秋微笑的很燦爛,「你們究竟討論夠了嗎?」

滄琉點了點頭,回道:「嗯,我們會讓人用快馬送你們去。」

翟秋點了點頭,繼續喝著手上的茶,看向亞恩,「亞恩,我們何時起程?」

「隨時都能啟程。」亞恩聳了聳肩,若不早點啟程,他就想和翟秋一同去遊玩了。

翟秋微微笑著,「那就現在吧?」

子歆看他們打算立刻出發,便喚人去備馬,甚至連鱗漓的千里駒都用上了。

於是,他們便快馬向著子陵等人所在的方向前進,準備在短時間內就趕上他們。

因為是騎鱗漓和成汐的馬,所以他們不到半天就追上了。而那隻精靈則是窩在亞恩的頭上,跟著他們一起回去。

「喂喂!本王高貴乾淨柔順亮麗華美的頭髮,不是隨便可以窩的!」亞恩對著那隻精靈這般說著。

莎菲莉亞聞言,飛了下來,微微的欠了欠身,表示道歉,接著飛到翟秋的肩膀上。

亞恩哼了兩聲,又策馬前進,隨後就到了其他人所在的營帳。

這時子陵剛好看到他們過來,走向前迎接他們。

「嗨,我們是來替換某個還小的弟弟的。」亞恩輕鬆地說著。

子陵微笑著,「能與這麼高貴優雅俊美大方的公子見面,真是我的榮幸!」

「噢,您真是我的知音啊!」亞恩大悅,笑得可開心著呢!

子陵微微笑著,「請兩位公子到軍帳吧?我會喚人來打理兩位的起居。」看出了他們身份不同,於是子陵喚了個士兵來。

見狀,翟秋搖了搖頭,「一切照舊就好,這樣一來對其他人很不公平,亞恩若是需要什麼我幫他就行了。」

「但是我要比較乾淨的地方。」這個沒得商量,畢竟亞恩可是潔癖到一個不行啊!

子陵微笑著,「這當然沒問題,如果你需要的話,我還可以搬一桶洗澡水過來。」

「嗯,那就麻煩你了。順便跟其他人講一聲,說亞恩和翟秋來了。」於情於理,那些比他們小的弟弟妹妹們都要來問候一聲才對。

子陵微笑著走了出去,過了一會一大桶水桶就被搬了過來,有幾個人陸陸續續的搬著熱水進來,過了一會,其他兄弟們也來向他們打招呼。

於是,他們那眾位弟弟妹妹們就分別向兩人問安。畢竟年齡差了那麼多歲,所以該有的禮儀還是要遵守的。

當晚,眾人舉行了一個小小的歡迎宴會,而後隔天繼續行軍,直到五天後,他們才過了赫連的邊境。

這五天倒是沒再發生什麼問題,只是先前封幻的那個師妹有時還是悄悄地跟著他們。

就在這時,暗處一道箭雨射向了他們,子陵見狀,連忙揮箭擋開,將曜沁護在身後。

憶蕾看著他們每個人都蒙著頭巾,於是邊刮起了一陣風,掀開他們的黑布。

沫文為一般士兵們張起了結界,雖然他才學不久力量並不是很強,但也足以為眾人做個基本的防護了。

翟秋見狀,也不知道使了什麼魔法,只見一道氣刃飄了過去,一堆人被打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但翟秋並未殺了他們。

而亞恩正懶洋洋地在樹下乘涼,這種程度的還不需要他動手,他在一旁看其他人運動就足夠了。

翟秋倒是很無聊的,連續使出了三道魔法,把那些人都壓倒在地上,這才走去休息。「都解決了。」

此時亞恩已經癱在樹旁一付快要睡著的樣子,以「訓練」之名,完全不顧忙碌的眾人。

翟秋比較好心,使了幾道風刃斬,將那些人壓倒在地上,供子陵等人觀賞。把那些敵人當展示物一樣,還順邊畫花他們的臉。雖然一滴血也沒流……但卻變成了熊貓臉?貓臉?狐狸臉?狗臉……

這讓伊萊斯與沫文他們不禁開始同情起敵方,兩人對視,隨即無奈地嘆了口氣。

過了一刻鐘,魔法才自動解開,而隊伍已經走遠了。那些人想必也跟不上了。

有了亞恩與翟秋,看來這趟戰爭會變得相當輕鬆,不需要怎麼擔心了。

過了幾天,他們終於到了塞那境內,但風沙卻吹的比上次伊萊斯和維爾斯來時還要厲害,似乎快成了沙漠了……這讓子陵皺了皺眉,「怎麼會變這樣?」那廣大無際的草原呢?

事實上他們上次來也不過是十多天前的事,根本沒過多久,會改變得這麼多,肯定是有人為的原因,而不會是自然形成的。敵方可能要利用此處做某事也不一定,這些都是子陵等人還不知道的事。

翟秋微笑著看著前方,要眾人退後,隨即刮起了一陣風,那些風沙都往一塊空地飛去,堆了起來,四周又變回了草地。

見狀,眾人也感覺翟秋很可靠,特別是士兵們,開始想著也許交給翟秋一人就夠了,他們想返回家鄉。

翟秋看了他們一眼,沒有微笑,嚴肅的說著,「如果你們鬆懈下來,那一百個翟秋來也沒有用,這世界不是我的世界,是你們的世界就該靠自己守護,我只是讓你們的路比較好走。」

「一百個......」沫文瞬間真想像了有一百個翟秋,而且還在燦笑,整個起了雞皮疙瘩......

憶蕾苦笑著,腦袋中所想的與沫文一樣,那簡直比敵人還可怕,如果一百個敵秋在微笑……憶蕾不禁開始渾身顫抖……不管怎麼說,如果讓翟秋不微笑,那才是真正的可怕。

『不過還是一起燦笑比較嘔心......』沫文汗顏地想著,全身狂起雞皮疙瘩,隨後搖晃著自己的頭,想把裡面的嘔心畫面甩出去。

在他們發呆的時候,子陵並沒有停下來,他並不受那些奇異的能力所影響,一般人有那種力量很稀奇,但對於翟秋和亞恩這種在另一個世界,擁有一定地位的人一點也不稀奇,他不能因此而怠惰,翟秋說的沒錯,塞那是他的國家,他要靠自己守護。

見子陵如此,一旁的伊萊斯偏著頭,思考著。隨即,伸出右手,對他比出姆指,露出笑容。人是會怠惰的,在許多人陷於安逸而怠惰的情況下向前,那是很值得稱讚的。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