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惑人的狐狸,是否想過有一天自己也會踢到鐵板?

埃卡奈邪媚的微微笑著,她從來不認為自己會踢到鐵版。她要全天下的男子都拜倒在她的石柳裙之下,為她所用、為她所『吃』,吸光他們的陽氣。

就像商周的妲己,那是她最崇拜的對象。

今夜,她接到一張殺人的密函。似乎是要她去殺了赫連皇朝的太子。但是她聽說赫連的太子到現在仍然懸空,所以……這是故意製造給她的難題,她非常清楚。

引她上勾,雖然不知道發函的人是誰,不過她打算去赫連皇宮,會會那個釣人的人。看看是他釣她;還是她釣他。

她在深夜,靈巧的躍上了屋頂,躲過了巡邏兵,躍進了一處看起來相當華麗的宮殿。她如貓般一樣的靈巧,卻有如狐般的魅惑人心的身材。

她走到了屋內,無光的室內坐著一個人,她看不清楚他的五官。

那個人看到了她進來,微微一笑,「你很準時。」

「我辦事從不拖泥帶水,更堅持自己的原則,老人小孩我不殺,現在……你說吧,你要我殺誰?」

那個人丟了一張紙給她,「這個名單上的所有人,十天之內,你必需殺光他們,否則就算是你違約,錢我不會付給你,還必需供我所用,隨傳隨到。」

埃卡奈大致的看了一下,微微笑著,「十天麼?好,成交。」

那人滿意的笑了笑,看著她離開的背影,「你一個也殺不了的,哈哈哈!」

埃卡奈躍近了赫連鱗漓所居住的寢宮,看到他還批著奏摺,一旁的宮女遞上燕窩,他微微笑的道了聲謝,一口盡全部喝光。

他不知道,她在來之前在那裡面下了軟筋散。

待宮女捧著碗出去之後,埃卡奈才從暗處走了出來,走出來之後,他發現那個赫連鱗漓,瞬間消失在她的眼前。

「怎麼會!?」

「很驚訝嗎?」鱗漓微微笑的坐在她後方,「吶……你要用毒還早得很,其實……那些毒對我來說,就像小時候在試藥一樣,什麼毒藥到我身上都沒用,更別說一般的軟筋散了,我喝下去之後,身體反而更加輕盈了呢。」

說罷,鱗漓將劍抽出,射出──

那把劍擦過了埃卡奈,削下了她幾根頭髮。

「對了,你最好在成汐哥還沒來時滾遠一點,不准靠近他!」

埃卡奈咬牙離開,決定去找下一個獵物。

上面寫著櫻,似乎是櫻公主。

這位公主一向沒什麼威脅性,而且已經出嫁了?為什麼還要殺她?

在她到達時,只見一名黑髮的青年微笑的在那邊等著她。

「請你立刻離開,否則別怪我手下不留情。」洛苦笑著站在那邊,已經有好一會,方才在她來的那段時間,他收到了鱗漓的飛鴿傳書,所以特地在這裡等著,並未驚醒熟睡的櫻。

「我既然已經答應了,就不會輕易的離開。」方才讓赫連鱗漓逃過一劫,已經是她最大的恩賜了。

洛看了她一會,「我不想跟女性打鬥,請你離開。」

就在這時,櫻披著衣服走了出來,「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什麼,只是家裡來了一個不速之客。」洛無奈的苦笑著。

「咦……她好像是最近很有名的殺手。」櫻回想著自己曾經得過的訊息。

「嗯,她是來殺你的。」

「……是麼?」櫻低下了頭,而後看向她,「我聽說你殺人沒有理由,只要有人肯付你錢,你就會殺人是麼?」

「沒錯!」人命一點都不值錢,殺一兩個人明天還是會有人出生,其實殺人根本沒什麼。

「為什麼呢?你也是人身父母養的,或許你不重視生命,可是那些被你殺的人也是有父母的啊。」櫻低垂著頭說著。

「哼,我根本就沒有父母,我一出生就在狐狸窩裡,哪可能知道我父母是誰,他們生了我又不要我,那我輕賤將人踩在腳底下又有何錯?」埃卡奈輕篾的一笑,看著櫻,「你在幸福之中長大,又有多瞭解我?」

櫻被她說的說不出話來,良久之後才開口,「並不是每個人都在幸福的環境下成長,我亦是。」她並沒有退縮,看了洛一眼,「但是,只要能活著,看著人民幸福的表情,我就很滿足了。」說罷,她微笑的看著洛。

洛微笑的看著她,摸了摸她的頭。

看了埃卡奈一眼,「姑娘何必做賤自己,要有人愛首先要愛自己,這我想你應該很清楚。」

埃卡奈看了他們一眼。同樣的,她亦無法下手。

埃卡奈看著天空漸漸出現的陽光,而後微笑著。笑的很邪、很媚。

她從來不懂得什麼叫愛惜自己。勾引男人讓他們為自己所用,這就是她愛惜自己的方式。

看著名單上的人嵐、夜澄,她維微一笑,笑的很殘酷,這次不論如何,一定要殺了他們。

在太陽升起的那一刻,她步入了嵐所居住的宮殿。但卻看到宮殿之中,什麼人也沒有,只有一隻小隻看起來很毛絨絨的母狐狸,窩在一隻灰色的小狗的身邊,舔著他,狐尾在他身上甩來甩去,似乎捉弄的很快樂。

「汪……」有人來了,有殺氣。

母狐狸微笑著看著他,繼續拍著尾巴,似乎把來人當空氣耍?

「汪汪……」別鬧了,快點恢復。

「哼哼……真無趣。」嵐一邊哼著,一邊變回了原狀看著來人,「也是一隻狐狸,嗯……似乎還會魅惑人,真好玩!」嵐一繃一跳的跳到來人面前,戳著她,「唉呀,眼神好兇惡,感覺好可怕,小路,這隻狐狸要咬我。」

「你不要咬她都不錯了。」路雷音懶的理她。

「我咬她又賺不到錢,倒是她咬我一口的話你還可以跟她要醫療費一千萬兩銀子呢!」嵐微笑的看著他,「很合算的!」

「我覺得一千萬似乎太少。」路雷因想著。「對了,一千萬兩黃金還差不多!」

「呃……那是在坑人吧?」嵐窩到他身邊,在他身上畫著圓圈。刻意的勾引他。

「那根本不算什麼?對了,你要動手還是我動手,你看刺客姑娘都快睡著了,啊啊,還有好重的黑眼圈啊。」路雷因哇哇叫著,可是卻惹毛了埃卡奈。

「嗯?快睡著了?那邊有床啊……要睡可以去睡。」嵐聳了聳肩,似乎一點都不在乎刺客下一秒會不會從她後面殺過來。

埃卡奈忍無可忍,在嵐凌說完的那一刻,用毒針射向嵐。

就在嵐要閃開的時候,卻被自己的狐狸尾拌到,整個人跌在地上,眼睛呈螺旋狀。

路雷音無奈的拉起了她,「把你的大狐狸尾收起來。」

嵐收起了狐狸尾,而後用一旁的劍射向埃卡奈,「害我出糗,我殺了你!」嵐爆發力竄升到百分之兩百,埃卡奈只能一步步後退,而後見完全打不過,只好快閃。

就在埃卡奈退出去時,卻撞到了一個全身被燒的黑炭的男子,男子冷冷的看向她,而後從她身邊穿過。

他得去洗一洗然後去找擎上藥,免的被看到了。重點是某個傢伙看到會心疼。

埃卡奈在他身上下了迷魂散,而後瞬間躍到樹上。

一刻鐘、一刻鐘過後……那個黑炭就要任她擺佈了。

薩薩似乎沒發現自己中了毒,只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越來越熱了,於是便沖了一盆冷水,把黑炭洗乾淨,再走往擎所在的醫館。

不意外在那邊看到他家的兔子。

倒是方才與他擦肩而過的女人似乎也在那邊?這讓他覺的不明所以。

埃卡奈抽出了一個笛子,開始吹了起來,魔音傳腦,讓夜澄和擎都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就全身癱軟坐在地上。

而薩薩則是不知道哪裡來的武器,就往小夜身上招呼去。

「借刀殺人!哈哈哈……真是痛快!」埃卡奈看著薩薩,眼見劍就要刺向小夜的心臟……夜澄的手扣住了薩薩的手,將劍擊飛。不過他自己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為了讓自己有力氣擋下這一擊,他用隨身攜帶的小刀,往大腿上一劃。

不過現在擎和薩薩都中了招,一堆傷兵,要怎麼對付埃卡奈?

就在他不知道該如何解決時,只看到埃卡奈緩緩的走上前,撫摸著薩薩的胸肌。不過這時,他和擎、薩薩都看到了埃卡奈的背後出被一把刀貫穿。

埃卡奈甚至連死時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誰殺的。

薩薩看著他,別過了頭。

他被抱了起來,至於往何處和做了什麼,這就……要問直到三天後才出的了房門的恨恨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