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因為秋說的很小聲,利穎並沒有聽的很清楚,再加上情慾所以秋的告白,利恩只是模模糊糊的補捉到。

當利穎清醒時,秋已經不在他的身邊。他慌忙的爬了起來,叫來白和納,「秋上哪去了?」

「……呃,秋世子不是在王的房裡麼?」白汗顏的問著,他們一直待在外面,並沒有看到什麼人出來。

納搖了搖頭,他們的確沒看到秋世子出來。雖然他世子的身份他還相當質疑,並不認同。

聞言,利穎看著房內……

他果然走了,走的無聲無息,連一張字條都沒有。或許他至始至終都未曾愛過他。

看他失魂落魄的樣子,白苦笑著,「是否要屬下去尋找秋世子?」

「大海撈針,你找不到的,有緣,就是你的;沒有緣,你強求也沒用。」說罷,利穎看向白和納,「準備一下,我們該啟程回去了,對了,那老和尚也讓當地官府的人將他押上京,另外,派人去調查那老和尚殺人的罪證,若是找不到,就從當年與他接觸過的人找。」既然秋留了一道訊息給他,他或許……還可以再見到他。

「是。」

「屬下遵命。」 


兩人向利穎做了一揖後,便離開了那裡。

而利穎則是看著樹上,而後才走回房去。

秋蛇蛇窩在屋頂上,看著他們,而後又在屋頂上趴了一會才離開了那裡。

隔天,利穎回京之後展開一連串的調查。後來的確證實了和尚並未兇手,當年的謠言,是一名書生透過和尚發出的。目的就是要搞的人心惶惶,讓他有機會次殺皇帝,至於為什麼要刺殺……

那名書生微笑著,只有在受刑時說了……

他不尊重神道,難道就不該殺。

他的子民處處破壞森林,擾亂人界秩序,難道就不該殺。

他這些話,讓利穎重重一震……雖然他不相信神,但是他的確無法否認,大部份的人類,的確是破壞了自己的生存空間。人類,只顧著自己的生死;可想過動物們的生死,秋……他並非人類。

在處斬的前一天,天象異變,比前次還要濃密的雲,盤旋於半空中。那樣的黑,那樣的死寂,人民煌恐的四處逃竄。夷親王奉命鎮住那些人,但卻沒有用。就在這時,秋從樹上落了下來,穿著一身的白衣,像個仙子似的,飄了下來。

他,當眾施了『妖』法,奇異的是,人的情緒穩定下來了,空中的雲也散了。揚光,露了出來,他看著夷親王。夷親王也看著他,良久之後,夷親王才說著……

「秋……兒……」夷親王慚愧的想上前,可是秋在看了他一眼之後,轉過頭,看向利穎,無比認真的說著,「我要告御狀。」 

利穎眼眨了眨,心裡疑惑的問著,「你要告誰?」不過利穎問出口後,就想自打嘴巴了,除了夷親王還有誰,但是,依法審判,他的確是需要問。

「夷親王,我要告他棄子之罪,另外這是書狀,還請皇上審閱。」秋看著他嚴肅且恭敬的說著,大庭廣眾之下,他要自己異族的身份,讓所有人都知道。他要的不是身份、地位、財富,只是想要讓不承認他的人,承認他的存在。

雖然他也曾經想過,不需要把事情搞的這麼僵。但不這樣,他父王會承認他麼?他可以安心的跟利穎在一起麼?他仔細思考過後,還是選擇了最艱難的一步。 

「孽子,你做什麼,有什麼資格告本王!」

秋並未理會暴怒的父王,只待君利穎審判……

「……你知道,告御狀自古以來的慣例麼?」利穎看著他,神色哀傷,他並不想看到滾釘床,傷痕累累的秋。

「我知道,放心,我絕不會用自身的法術治療身上的傷……我要讓父王正視我,我要堂堂正正的,跟你在一起,我不願再當湖中的小蛇,日日的等待你的到來。」 

他這樣的話,讓夷親王渾身一震。他……寧願用這種方法自殘,也要讓自己正視他,可是,他是那個會毀了本王一生名譽的人啊!

果然當年應該狠心殺了他,免得……

君利穎看著他,而後嚴肅的問著,「你是認真的麼?沒有人可以在釘床上面存活下來……如果……」如果,你活不下來,那我該怎麼辦?利穎在心裡想著。

「當然是認真的。」秋微笑的看著他。

利穎點了點頭,要人去宣佈刑部升堂。

利穎不懂,為什麼這個時候,秋還笑的出來。他看了白一眼,要白去請夷親王妃,而秋,也被帶到了公堂之上。

而後,經過了一連串的檢查之後,利穎不得不命人將釘床搬上。秋看了那張床一眼,又看了自己父親一眼,而後說著,「我在賭,賭你對我的愛,賭你對我是否真的那麼恨,如果我能順利存活下來,你是不是能正視我?」

夷親王看了他一眼,而後看著門口。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錯了麼?已經死了一個兒子,又要將另一個兒子逼上死路?可是……

秋看了他很久,沒等到回應,又看著利穎,微笑的說著,「今日之後,不管是生是死,我的心,都如池塘裡的我一樣……」說罷,他便用輕功,躍上了釘床,可是還沒滾上去前,就被一條白色的綾帶給纏住,將他拖了下來。

夷親王妃,如秋一搬,有著一頭白色的長髮,素淨的臉上有著堅毅的眼神,但此時卻佈滿著淚痕。

「我不准你這麼做,來人,把釘床給我徹下。」夷親王妃威嚴無比的說著,抹了抹淚,而後上前,巴了夷親王和秋一人一掌。

兩人公然被巴,都有些楞住,夷親王楞楞的看著自己的妻子,「穗琉,你……」

利穎微笑的坐在公堂之上,叫人拿了點心,開始吃起點心看好戲。這齣戲肯定很精彩。

「住口!我不是你的妻子,我也沒有你這種只愛好名利的丈夫,名利薰心,你只想著地位,可是你可曾像初婚那幾年,想過我,想過秋兒,還有死去的孩兒,為什麼你能狠心到如此地步,當年若不是我悄悄的救了秋,他哪能活到現在,現在……你又要親手殺了他麼?這世界怎麼會有你這麼狠心的爹!」一旁的人都看呆了,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夷親王妃……生氣,甚至是教訓罵人的話。原先,他們都以為,她是那種逆來順受的類型,是那種標準的賢妻良母型,甚至是好脾氣型。

「還有你也是,我是要你認祖歸宗沒錯,可沒要你認這個祖、這個宗……」夷親王妃看著秋,一臉無奈和憐惜,但更多的是『你怎麼這麼笨!』

秋汗顏著,看著母親,「這……」

不等他說完,夷親王妃上前,「皇上,請您下令,一年之內,將夷親王降為庶民,夷親王的職責,由秋暫代,一年之後再復職,而奴家甘願陪伴夫續,與他暫時過著務農生活。」

她的用心良苦,利穎看得出來。利穎認為這是個不錯的方法。可是,夷親王會讓她好過麼?這一年的日子,她要用什麼方法,改變她的丈夫?

利穎從公堂之上走了下來,而後看著夷親王妃,「這,有用嗎?」

「有,沒有,但看人心。」穗琉微笑的說著,而後變成半人半蛇,「如果不成……就我們夫妻兩,在蛇洞過一輩子似乎也不錯。」

夷親王看了她一眼,不做聲。而秋則是微笑著,看著利穎。

利穎相當佩服夷親王妃,而後馬上就依言下令。

夷親王肯不肯都沒有用,因為穗琉已經變成了半人半蛇,用術法打開了一個洞,兩個人進入了一個洞窟之中。夷親王再不肯,最後還是被穗琉捲了進去,當然,是用拖的……

秋微笑的看著自家母妃拖著自家父王進去,而後看眾人也像他一樣看呆了。不過利穎倒是很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這讓他……

秋變回了蛇狀……拖著利穎離開了,至於去哪,應該就是那個初識的池塘邊。

一人一蛇到了湖水邊,秋看著前方,「利穎,我真的……很高興那時候,你總是來到我身邊,跟我講話。」

利穎微微笑著,看著天空,「我何嘗不是,當皇帝的孤獨,除了白和納之外……能信任的人有多少,我不知道,當我迷惘總是會想到湖中的那隻小蛇……從不離開的小蛇……」

兩人相視,微微笑著,吻上了彼此。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