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思考著究竟要打電話給洛還是自己尋找,她嘆了一口氣,早知道會變成這樣應該騎車出來的。思考過後,她想翔翔大概是受傷了,所以看了一下,她往最近的內科走去。

在走之前,她拿起了翔翔被搶走的錢包,看看裡面是否有健保卡之類的身份證件。幸好裡面有,於是她便打電話報警和叫救護車,雖然他們將翔翔打傷,她大可以不管他們,但見到人受傷不救並非她本性,所以她還是幫他們叫了救護車。

人則是往最近的內科診所走去。但翔翔似乎不在裡面,於是她又往下一間走去……找了好幾家,櫻都不見翔翔,於是她打電話回家……如果再找不到,她就要打電話給洛了,讓洛一路開車找去。

嘟嘟嘟……

響了快十聲的時候,翔翔才終於接起了電話。

「喂,哪位?」翔翔喘著氣問著,頭上冷汗直流。肋骨斷了,好痛啊……不過他們也沒好過,只可惜他的錢包因為要彎下去撿太痛了,所以就乾脆送給那些渾蛋了……

「翔翔……你在家太好了。」櫻總算鬆了一口氣。

「嗯。」翔翔給自己找了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而後問著新媽媽,「媽媽,你現在在哪裡……對了,幫我問老爸藥箱擺在哪,我想先睡一下。」新家是他們佈置的,他根本不知澳什麼東西擺在哪。

「啊……你等一下,我馬上就回去,很快!錢包我幫你拿起來了,你先休息,我打電話給洛!」櫻的語氣聽起來很激動,能讓她情緒起伏這麼大的事並不多。

翔翔苦笑著,「不用那麼緊張,我沒事,媽媽慢慢來就好。」

「……嗯,我先掛了,等會見。」櫻掛了電話之後又想著翔翔不知道傷的怎樣了,於是便先幫他叫了救護車。叫完她又打電話給翔翔,不過電話沒有人接……櫻緊張的打電話給洛,跟他說了方才的事。 

洛接到電話之後,問著櫻是否叫救護車了。櫻表示她叫了,只是那些孩子打傷了翔翔該怎麼處理?

洛微微笑著,「反正人沒事就好,小孩子打架很正常。」他這麼說,該不會意味著自己年輕時也與同年齡的孩子打過架?

「咦,可是……那些人是不良少年,他們吃了虧之後,或許還會欺負翔翔。」櫻汗顏著,她總是猜不透洛的想法,但……雖然她不是要諾去報復什麼,但總要做些適當的處理吧?

櫻並不是那種別人打我,我就要打回去的人。只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她總認為應該要做一點處理,以絕後患。或者是稍微警告一下,在淺意識當中,她已經把翔翔當做自己的兒子看待了,所以才會如此保護著他。 

洛微笑著,溫柔的安撫著櫻,「放心,他們不會再來的,對了,我正在開會,開完會我就去醫院,這件事我會找人處理。」

「……好,那我先去醫院了。」

掛了電話之後,櫻想到她叫了救護車,可是翔翔沒接電話,不知道現在怎樣了,於是她並未立刻前往醫院,而是招了輛計程車回家去了。

回到了家,醫護人員果然在外面,有人似乎打電話給開鎖的,似乎是要請人來開鎖,櫻見狀向他們道了歉,而後急忙開鎖,讓他們進入。 

一進入就看到應該是倒在沙發上顯得很虛弱的翔翔,正拿著醫藥箱,準備為自己包紮,當然,此時他的上半身是沒有窗衣服的。

翔翔一看到櫻,便微笑的晃著看不見的狗尾,「媽媽,我找到醫藥箱了。」

「咦……呃……哦……」櫻有些呆滯,因為她沒想到翔翔能恢復的那麼快,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她覺得還是上醫院仔細檢查比較好。

所以她請醫護人員把他抬上車,而後上醫院去了。當然翔翔的包紮也沒包紮完啦……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