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沁,你知道這世界上,最稀有的是什麼嗎?」子陵望著一旁穿著白色衣衫,有如天使的曜沁。

曜沁微微思考了一下,而後把問題反丟回去,「我想聽聽你的見解。」以她對他的瞭解,她知道,他會這麼問一定有其理由。

子陵聞言微微一笑,「你相信天使的存在嗎?」

「我啊……當然不相信。」曜沁踢著腳邊的草,輕聲說著。

──可是,我面前就有一個天使啊,我願化為天使的羽翼,伴隨你身邊──

回到家後,曜沁拿著手上的毛絨絨的天使翅膀,微微笑著。

──天使──

──對,你是我的天使。──

──獨一無二,最稀有的天使──

她不明白,為什麼那男人可以浪漫到這種程度。可是,她好喜歡好喜歡,如果有一天他的眼睛看著別的女人,她不知道會怎麼做。

就在她沉思的時候,她頭上的無線電話響了起來,那是專屬於他的電話。

「嗨……天使,你現在有什麼感想啊?」子陵愉悅的聲音傳了過來,讓曜沁又是幸福一笑。

「沒有什麼感想欸,大概就是……」曜沁故意賣關子的停了下來。

「嗯?你要說,大概就是,你這男人真是太浪漫了對不對?」

「厚!為什麼你總是能猜透我在想什麼?」

「哈哈哈──因為羽翼是黏在天使的翅膀上的啊!」

聞言,曜沁整張臉羞紅,而後嘟著嘴,「我不跟你說了,討厭!」

子陵微微笑著,「對了,打開你房門的窗簾吧,看看外面,會有意想不到的禮物喔……」

「……你到底要給我多少驚喜啊?」曜沁聞言打開了窗簾,而後看到的是一隻通體全白直朝著他笑的……馬爾濟斯。

馬爾濟斯看到了她,用手掌拍著窗戶,但……那不是馬爾濟斯拍的,是那男人,用著馬爾濟斯的手拍的。

她只好拉開了窗戶,看著馬爾濟斯跳到她的床上,而子陵則是趴在窗戶上微笑的看著她,「有嚇到嗎?」

「……已經習慣了,你的行動總是那麼突然。」

「我想多看看你。」

──我想多看看妳──原本,聽到這句話她應該要開心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有一種快要失去他的感覺。

子陵沉默了一下,將她的頭按了下來,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小聲的說著,『明天,我要去洛衫機,八年,都不會回來。』

「……不要忘記我、不可以看別的女人,男人也不行……」曜沁有點語無倫次的說著,子陵微微笑著,「回來,我們就結婚吧……」

這句話讓曜沁臉微微的暈紅,用手輕搥了一下他的胸。但卻在下一秒,手被拉住,往前一扯,子陵將她壓在牆邊,深吻著她。

──你是我的天使,我怎麼可能會忘記你──

八年後,曜沁穿著一襲白紗新娘服,站在子陵的墓前。

「今天剛好滿八年,你說過,你會回來娶我。」

可是你卻已經與世長辭──我知道,依你的浪漫,你一定會用最特殊的方式來迎娶我,可是我確再也見不到那一天──

──所以,今天我為你穿上新娘婚紗,希望你可以看到我最美的那一刻──

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愛綿綿無絕期。

──愛你,如果你在我身邊,真的是我的羽翼的話,請你輕喚我一聲──

「小沁。」 

當曜沁回過頭時,看到的是頭上纏著繃帶額頭上還有血漬,穿著一身白色的燕尾服,但卻腳拄著拐杖的子陵。他正用一種無奈的微笑看著她,「對不起,你的新郎現在很狼狽。」

「沒關係,你回來就好。」曜沁又哭又笑的看著他,而後走到她的身邊,「我以為你再也回不來了……遇上颱風,而且……電視上已經報出了死亡的名單……」

「唉呀,我只是降落傘穿的比較快,跳機跳的比較快,運氣稍微好一點點,沒被死神召喚去而已,再說我也捨不得我的天使哭泣……用爬也會爬回來的。」子陵微笑著,將她摟進懷裡。

曜沁聞言,哭的更加厲害。把他的白色燕尾服都弄的濕透了。

而子陵則是抱著她,坐了下來,也不怕會弄髒身上的衣服。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背,而後幸福的微笑著。

──我的天使,我回來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